565受罚(1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想到鹤表哥如今正在受罚,韩绮霞咬了咬下唇,脸色有些纠结,惭愧,自责,歉然……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鹤表哥是因为担心她,是为了救她,才会擅离职守,都是因为她的太大意才害了鹤表哥。

韩绮霞很想帮傅云鹤说情,但是她也知道军令如山的道理,怕自己令萧奕难做。

萧奕倒是没有看出韩绮霞眼中的担忧,只是随意地说道:“本来应该是杖十军棍的,但大战将至,就先欠着,暂且让那小子扫三天马房去。”

萧奕说得轻描淡写,却故意没提如今雁定城里的马房规模可不一般,里头养了数千匹战马,虽然不可能让傅云鹤一人打扫所有的马房,但是这一整天打扫下来,却也决不会是一件轻松的活,更何况他还直接让傅云鹤这几天睡马房了。

听到是扫马房,韩绮霞长舒一口气,稍稍放下心来,但想到鹤表哥还欠着十军棍就又有些纠结。不过,鹤表哥近日屡立战功,到时候应该能将功赎过吧?说来说去,都是她的错!

韩绮霞眼帘半垂,心道:等过几天,她养好了伤,鹤表哥也领了罚,她去给鹤表哥做些点心、买些他最喜欢的扁食送去。

南宫玥注意到了韩绮霞的一脸纠结,暗暗地叹了口气。

她昨日就觉得韩绮霞和傅云鹤相处间似乎有些怪异,如今瞧来,莫不是……彼此动了情?

想到这里,她瞪了一眼萧奕,罚归罚,可别当着霞姐姐的面说出来啊,闹得霞姐姐忧心忡忡的,多不好。

萧奕无辜地看着她,一脸茫然。

这家伙莫非是没瞧出来?南宫玥不禁笑了,冲他眨眨眼睛,示意一会儿再说,然后又对韩绮霞道:“霞姐姐,快趁热喝鸡汤吧。外祖父您也是……”

四人一块儿用过了膳,南宫玥就催促着韩绮霞赶紧去休息,又盯着林净尘让他今晚不许再熬夜,得了他的应承后,这才与萧奕一同告辞离开。

外面,银色的明月已经高挂在夜空中,为两人照亮了前路。

一出院子,南宫玥就不禁嗔怪道:“阿奕,你也知道阿鹤是为了救霞姐姐才犯了错,你又何必跟霞姐姐说那么多,害得她心烦意乱呢!”

萧奕一脸委屈地说道:“我已经很委婉了……”说着,他就把刚才没说的那一半也给说了。他这么罚还不是想给小鹤子将功赎罪的机会,他这做大哥的,也是为小弟们操碎了心!

南宫玥听着听着,已经魂飞天外,忍不住又想起了韩绮霞和傅云鹤的事,他们俩都是她和萧奕的密友,她当然是乐见其成,问题是,以霞姐姐的身份实在是不方便再回王都,而傅云鹤也不可能永远留在南疆……

南宫玥眉宇微蹙,不敢再想下去,只能对自己说,桥到船头自然直。她又何必庸人自扰。

话语间,萧奕住的院子已经出现在了前方。

两人进了屋后,萧奕一眼就看到了床榻上的两床被子,眉尾一挑,朝百卉和画眉瞪了一眼,肯定是这两个丫鬟在用这种方式警告他晚上要跟南宫玥保持距离。

哼!他是这么冲动的人吗?

百卉和画眉若无其事地避开了世子爷的视线,虽然可能让世子爷不高兴,但是为了世子妃,该提醒的事还是要提醒。毕竟她们的主子是世子妃……而且世子爷正处于精力旺盛的年纪,多提醒一句总是不为过……

两个丫鬟在净房时备好了水,便悄悄退了下去。

从前只要萧奕在家,就不需要人值夜,如今自然而是。

等两人分别沐浴更衣后,夜已经深了,萧奕毫不迟疑地把一条薄被扔到了窗边的圈椅上,和南宫玥挤到了一个被窝里。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萧奕清朗的声音带着一种奇异的节奏,让南宫玥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而一双桃花眼的主人还在温柔地看着她,舍不得闭眼。

随着南宫玥的入眠,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直到南宫玥已经熟睡,萧奕这才蹑手蹑脚地起来。

南宫玥睡得迷迷糊糊的,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含糊不清的嘟囔了两句,但被他在背上轻拍了几下,低声哄了哄就又睡着了。

一直到天亮,当醒来的时候,南宫玥这才发现萧奕不在身边了。

南宫玥有些失落,没想到,来了雁定城,与他近在咫尺反而变得更加想他了。

用过早膳,南宫玥百无聊赖的发了一会儿呆,就让百卉拟告示去了。

口罩得尽快做出来。

不多时,那张告示就由守备府的差役贴到了守备府门前的布告栏上。

随后,就惹来了众人的围观。

雁定城的秩序已经渐渐井然有序,虽还没有摆脱家破人亡的悲哀,可人活着,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这些日子以来,雁定城一旦有什么大事,守备府都会专门贴出告示,就好比城里要发粮了、需要征召百姓修建瓮城、向全城征集治水土不服的方子等等。因而,百姓们也习惯时不时地来这里瞧瞧,而今日果然有了新的告示。

穷苦的百姓大多是不识字的,于是守备府就专门请了一个老秀才,一旦有新的告示出来,便会在布告栏前为他们一一讲解。

就听那老秀才摇头晃脑地说道:“守备府征召会女红的妇人,年龄不限,数量不限。有工钱。”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一个老妇人不解地道:“这是要做什么?”

有人猜测道:“该不会是要给那些军爷们缝补衣裳?”

“你说得对!”

“一定是这样的!”

这好像是最可能的猜测,众人纷纷响应起来:

“我婆娘的针线活好着呢,一会儿我让她来试试!”

“我也会使一些,缝缝补补绝对没有问题。”

“我赶紧回去和我家婆娘说说!”

……

是南疆军给他们带来了安居乐业,他们一直都希望能够为南疆军做些事,不过是缝缝补补的小活,别说还有工钱拿,就算一文不给,他们也不会推脱。于是,还不到半天的工夫,就有几十个妇人来到守备府报名。

她们大多是上了年纪的,正值芳龄的新妇和姑娘少有躲过城破时的那一劫的。不止是妇人如此,男人同样也是,整个雁定城里,青壮年的男人少得可怜,不少人家都是一个或两个老人带着一两个孙儿勉强度日。

妇人们被迎进了守备府,站在院子里,不时的东张西望。

她们这还是第一次进守备府,原本还想象过里面会有多么的富丽堂皇,可现在看来倒是简陋的很,除了大点以外,和别的院子也没多大区别。

等了没多久,她们就见到两个穿着青色比甲的俏丽姑娘伴着一个小夫人走了出来,那小夫人才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穿着一身素色的窄袖褙子,下套同色镶边襦裙,挽了一个随云髻,只斜斜的插了一枝翠玉钗,很是素净,却通体气派。

她们不过是平头百姓,哪里见过如此贵气逼人的夫人,不知不觉中,所有人都噤了声。

“诸位大婶。”南宫玥先开口了,声音清澈地说道,“今日劳烦你们前来。其实是有一件事需要拜托一二。”

南宫玥使了个眼色,百卉就把自己做的口罩取了出来。

“需要劳烦诸位大婶做的就是这个。”南宫玥面带微笑,轻柔地解释道,“用多层白纱布折叠在一起缝合制成,配之两个挂耳,使其能够戴在脸上,以完整的覆盖口鼻……”

南宫玥耐心的一一说明,而妇人们似懂非懂的听着。

她们一开始都以为这次被召过来是给那些官兵们缝补衣裳,可如今……这要做的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个小夫人又是谁?

雁定城里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位贵气的夫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