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8亲家/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次日起,接了活的妇人们就陆续带着做好的口罩过来了。

这一次南宫玥没有再亲自出面,而是全权交给了画眉去处置。

画眉一一验收,发现有问题就当场指出,再告诉她们正确的制法,最后又给了每人十尺纱布,让她们带回去慢慢制。

忙了大半天后,画眉把收到的口罩拿回去给南宫玥瞧了。

南宫玥随手拿起一只,细密而又平整的针脚一看就知道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世子妃,她们都很用心。”画眉说道。就算有做错的,也只是理解上错了,无关别的。

在经历了那场战乱后,雁定城的所有人都在努力的重新振作起来,努力的忘记伤痛,努力的去生活。

南宫玥含笑颌首,吩咐道:“你去整理个箱子出来,暂时把收到的口罩放在里面。”

她稍稍估算了时间,等周大成带来足够的纱布或者绢布,每人每天至少可以制作十个口罩,等熟练起来后会做的更快。

这两日来,陆续有妇人来守备府报名,算起来,只要招募到两百个妇人,短短五、六日,制作出来的口罩就足以配备一支万人大军,甚至一旦急需,还能招募到更多的人。

确实比做药丸要快速而且安全的多。

外祖父果然比自己想得周全。

昨日夜里,萧奕命莫修羽率领一支十人小队悄悄去了那个沼泽,为的是试验药物和口罩的效果,快马加鞭,预计六、七日就能来回,而那个时候,口罩也基本制作妥当了。

南宫玥觉得也该把药材准备起来。

想到这里,她的双眸熠熠生辉,选择来雁定城是来对了!

时间在忙碌中悄然而去,终于到了众人约好出游的日子。

一大早,众人就在守备府集合。

南宫玥是和韩绮霞一起过来的,为了出行方便,几位姑娘包括百卉、百合,全都换上了男装,一个个英气勃发,有几分雌雄莫辨的味道。

萧奕、官语白和傅云鹤已经牵着各自的马等在了那里,众人很快就互相见了礼。

短短几日不见,傅云鹤看来似乎瘦了一圈,眼下有一圈淡淡的阴影,显然这几日很是辛苦,不过看他眼眸清亮有神的样子,精神还不错。

“鹤表哥……”韩绮霞想问候傅云鹤这几日如何,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堂堂咏阳大长公主府的嫡孙跑去扫马房,如今的她早已经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王府贵女,完全可以想象这几日傅云鹤过得有多狼狈。

想着,韩绮霞的表情变得更为复杂。

迎上韩绮霞充满歉疚的眸子,傅云鹤直觉地想说自己没事,这并非是安慰人的话,这两年来,他经历了与百越以及南凉的数次战事,早就习惯了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的军旅生活,也习惯了战场上的血腥与残酷,相比下,扫扫马房什么的也就是个力气活,虽然马粪的味道实在不讨人喜欢,虽然劳碌了三天,他浑身的肌肉委实有些酸痛……

不过,就算他说自己没事,霞表妹也不会信的吧。

他眼珠滴溜溜一转,干脆就诉苦道:“霞表妹,你那里可有什么熏香?扫了三天的马房,我现在无论闻着哪里,都是马骚味和马粪味!”

他苦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没注意到在他提到“马粪”的时候,后方的百合默默地后退了一步,然后又一步,捏了捏鼻子,撇开了脸。

韩绮霞怔了怔,眼中浮现笑意,说道:“鹤表哥,外祖父那里有几种熏香,清新淡雅,芳香持久,而且清爽醒神,应该适宜男子熏染衣物。等今日回来,我给你送去。”

“那就麻烦霞表妹了。”傅云鹤乐滋滋地说道,抬了抬下巴,神采飞扬,隐隐透着一丝显摆。

一旁的小四淡淡地看了傅云鹤一眼,心道:果然是物以类聚,萧奕的这些小弟都跟他是半斤八两……

“人到齐了,我们赶紧出发吧。”这时,萧奕朗声道。

众人纷纷翻身上马,鱼贯地出了守备府,公子、姑娘们骑在骏马上,一个个都意气风发,英姿勃勃,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目光,让看者不由赞叹好些个俊俏的少年郎。

有萧奕这张脸等于就是令牌,立刻有城门守卫给众人开了城门……

出了城门后,众人就沿着官道一路往南,萧奕与南宫玥并肩而行,一边奔驰而行,一边道:“阿玥,我们今日要去的雨澜山距离雁定城不过六七里,我和小鹤子、韩姑娘,还有小白之前去过一次,那里风景不错,山清水秀。”

他们这么多人出去玩,自然而然地把小灰也吸引了过来,萧奕说话的同时,就听小灰在上方发出鹰啼,仿佛在附和主人一样。

它似乎知道他们要去哪儿,欢快地拍着翅膀,眨眼就冲到他们前方近百丈外。

萧奕抬眼看着小灰,得意洋洋地说道:“你看,连小灰都知道那里好玩!”

瞧他那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样子,后方黑马上的小四无语地眉头抽动了一下。这个萧世子还是轻浮得跟个纨绔似的……

想着,小四忍不住朝自家公子看了一眼,还是想不明白大裕有这么多人,自家公子这样的谦谦如玉君子,怎么就偏偏和萧世子这种不正经的家伙看对眼了呢?

这是不是就是前世的孽缘?!

要不就是萧世子的脸皮太厚?

小四稍稍加快马速,只比官语白落后一个马头,看着自家公子策马迎风、眉眼含笑的样子,小四原本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也微微勾了起来,今日秋高气爽,正适宜策马奔腾,快意江湖。

因为不是赶路,所以他们都悠闲随意,走走停停,不过六七里的路程,却足足花了半个多时辰才赶到了雨澜山的山脚下。

众人翻身下马后,竹子照例地被留在山脚下看着马儿,其他人则一起上山。

韩绮霞的脚只是轻微的扭伤,在擦在药酒,已经不妨碍行动了。

她从马侧取下了一个竹编的箩筐,熟练地背在了身上,南宫玥一看就知道是采药用的竹箩,韩绮霞明显是有备而来,南宫玥微挑眉头,好奇地问道:“霞姐姐,这雨澜山上莫不是多药草?”

“是啊。”韩绮霞精神奕奕地点了点头,说道,“玥儿,这雨澜山简直是座宝山,半个多月前,我和外祖父偶然路过此地意外发现的,这座山上遍地是药草,我上次来还采到了石荆草、紫萝藤……”说起药草来,她滔滔不绝,一双乌黑的眼睛晶莹璀璨。

每次看韩绮霞这副样子,南宫玥都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天意有时候真是太过玄妙。

她今生最大的遗憾约莫就是不能随外祖父学医,和外祖父一起去大江南北游历……可是霞姐姐却做了她今世做不到的事。每每想来,南宫玥都仿佛在韩绮霞身上依稀看到了前世的自己,约莫上天是欠了外祖父一个学医的孙女吧!

想着,南宫玥勾唇笑了,如三月迎风怒放的春花。

她亲热地挽起韩绮霞的手,道:“霞姐姐,你今日要采什么药草?我来帮你吧。”

韩绮霞二话不说就应了,听得一旁的傅云鹤委屈得瞪大了眼睛,上次他想帮忙,霞表妹还嫌弃得不得了,轮到大嫂,霞表妹的态度如此天差地别。这……也太差别待遇了吧?!

萧奕眼尖地看到了傅云鹤的表情,挑衅地抬了抬小下巴,仿佛在说,你大嫂跟你能一样吗?

傅云鹤谄媚地笑了,点头哈腰,意思是,那是!大嫂跟小弟我当然不同!

小四鄙夷地看了傅云鹤一眼,在他身旁走过。

一行人沿着之前走过的那条小路往山上而去,前方,韩绮霞一边走,一边还在和南宫玥继续说着话:“玥儿,我今日打算再去采一些石荆草,还有……”

傅云鹤终于忍不住走到韩绮霞身旁,插嘴道:“霞表妹,你上次来怎么不多采些回去?”为了那该死的石荆草,傅云鹤上次被韩绮霞当孩子“哄”了一回,实在印象深刻。他分明就记得这山上长了不少石荆草……

他话音刚落,就听韩绮霞和南宫玥齐声回道:“适度取用,不可竭泽而渔!”

傅云鹤愣了愣,南宫玥和韩绮霞也愣了愣,跟着噗嗤一声,两个姑娘同时笑出声来。

她们俩刚才说的话是林净尘出门采药时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哪怕所见的药材再罕见、再珍贵,林净尘都不会竭泽而渔。他的为医之道自然而然地影响了南宫玥和韩绮霞。

山路还是如上次一般崎岖艰难,令众人意外的是不只是韩绮霞爬山的动作利落,南宫玥也亦然,又有百卉、百合护在身旁,根本就轮不到萧奕做护花使者。

萧奕心里一阵扼腕,但他的性子一向不钻牛角尖,立刻就和官语白说起话来:“小白,你今日可是带了舆图?”

官语白点了点头:“新舆图已经完成了六七成,这座雨澜山是方圆十里最高的一座山,视野也不错,我今日也想顺便拿新舆图再实地比对一番……”说着,官语白想到了什么,眉眼一挑,勾出一抹清浅的笑,转头看向萧奕道,“阿奕,你放心,我这些日子有好好休息,不信,你问小四?”

萧奕也挑了挑眉头,还就真的问了小四:“小四,你可别替你家公子瞒着!”

小四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自从上次萧奕用林净尘“威胁”官语白后,官语白这几日的作息确实规律了不少。别人也许看不出那细微的差别,但是在小四眼中,公子的气色明显好了些许,半夜也很少咳醒了……

众人言笑晏晏地到了山腰,韩绮霞四下看了看,道:“玥儿,我记得上次我就是在这附近找到石荆草的……”

她正说着,百卉已经看到了,指着右前方道:“世子妃,韩姑娘,那里有石荆草。”

几个姑娘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各自戴上鹿皮手套,采摘起来,百合对药草什么的一窍不通,在一旁给她们打下手。

看着南宫玥和百卉熟练的动作、手势,傅云鹤在后方悻悻然地摸了摸鼻子,心想:寸有所长,尺有所短。大嫂的医术自然是自己不能比的。

不过……

他的视线下移,落在韩绮霞脖子上的白色绷带上,目光一凝,那一日的一幕幕在眼前飞快地闪过……

他心口一紧,不自觉得握紧了拳头。

这时,南宫玥、韩绮霞她们已经采好了所需的石荆草,百合笑眯眯地主动帮韩绮霞背起了竹箩,吐了吐舌头道:“韩姑娘,这竹箩就让奴婢来背吧。您瞧奴婢对药材是一窍不通,也就这一身力气可以让您使唤!”

韩绮霞也没跟百合客气,道了声谢。

南宫玥起身后往四周看去,习惯地搜索起萧奕的身影,却发现不知何时,萧奕、官语白和小四三人不见了,便问傅云鹤:“阿鹤,阿奕和官公子呢?”

南宫玥这一问,傅云鹤忙向四周看去,这才发现周围少了几个人。

他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刚才分了会儿神,以致大哥他们什么时候走开的,他也没意识到。

百合噗嗤地笑了出来,取笑道:“傅三公子,您刚才莫不是魂飞天外去了?”

百卉已然无力,警告地拉了百合的右袖口一下,意思是,别没上没下的。

百合又孩子气地吐了吐舌头,还是任子南出声禀道:“世子妃,刚才小灰好像看到了什么,过来叫世子爷和官侯爷过去了……”

姑娘们面面相觑,南宫玥、百卉和百合忍不住心想:也不知道小灰又要捡什么东西回来了?

没过多久,右前方传来树枝、树叶被撩动的簌簌声,紧接着,是小灰熟悉的鹰啼,一声接着一声,它听来很是兴奋。

众人下意识地循声看去,小灰从树荫间猛然飞蹿出来,撒下一片零落的叶雨,紧跟着就见三道熟悉的身影从林木间朝这边走来,正是萧奕、官语白和小四。

“阿玥!”萧奕远远地就冲着南宫玥喊道,加快脚步小跑了过来,脸上掩不住的笑意,“哈哈,你一定不知道小白刚才捡到了什么?”

南宫玥挑了下右眉,心道:不是说小灰又“捡”东西去了吗?怎么变成官语白了?

百卉和百合也是疑惑地互相看了看。

没等南宫玥说话,萧奕早就憋不住地说了出来:“小白给我们家小灰捡了一个媳妇回来!”说着,他往官语白和小四的方向指了指。

小四走在官语白身后,本来身形被官语白挡住了大半,直到主仆俩走近,南宫玥和韩绮霞她们才注意到小四把袍角撩了上来,袍子的下摆兜了一个小东西,那是一只毛绒绒的白色雏鸟,圆滚滚,软绵绵,一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雾蒙蒙的,身子微微颤动着,看来可爱极了。

几个姑娘家都被它看得心口一软,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唯恐吓坏了这个小家伙。

韩绮霞关心地说道:“它的母亲呢?它可是从鸟巢掉下来了?我们赶紧把它放回鸟巢去吧……”

一听韩绮霞的语气,南宫玥、百卉和百合就心下了然,知道韩绮霞肯定没看出这到底是什么鸟的雏鸟。

主仆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南宫玥清了清嗓子,含蓄地说道:“阿奕,这个小家伙就是你给小灰找的媳妇?”

南宫玥主仆三人把小灰从一只可怜兮兮的雏鸟一点点地养成了现在这头矫健的雄鹰,三人一眼就看出小四袍子里兜的是一头小小的雏鹰。

韩绮霞愣了一下,很快恍然大悟道:“这是雏鹰?”她曾听说,雏鹰身上一旦沾了人的味道,再放回鹰巢的话,会被母鹰舍弃。

萧奕点了点头,笑道:“刚才小灰发现的,小白瞧这雏鹰可怜,就把它收养了。”

小四的表情有些古怪,其实,这只白色的小雏鹰是萧奕他们家的小灰发现的,怎么也该由萧奕捡回去才是。偏偏这个萧奕委实是厚脸皮的,非怂恿着公子去救这只雏鹰,现在更自说自话地给两头鹰定起娃娃亲来。

小四看着公子平日里很喜欢小灰,也觉得养头鹰逗公子开心,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可是他们含辛茹苦养大的鹰凭什么要便宜了萧奕家!

不过,若是自家的小鹰将来能和小灰将来再生一窝小鹰,好似也不错……

这辈子,第一次要养“闺女”的小四一时纠结住了,实在是难以取舍。

即便心中已经是心念百转,表面上,小四脸上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

大概也唯有官语白看出了少年心中的纠结,官语白把拳头放在唇边,勾唇笑了,心想:也许养一只小鹰也不错。小四平日里一直跟着自己,也委实太寂寞了一些……虽然小四一直自认是仆,但是对于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并经历了常人所不能想象的苦难的官语白而言,奋不顾身地把他从天牢中救出来,并且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小四,就如同他的弟弟一般。

官语白含笑道:“阿奕,你这就不对了,婚姻大事虽然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也彼此相看对眼才行。我家寒羽若是不喜欢你家小灰,我可是不答应的。”

几句话说得南宫玥捂着嘴,差点没笑出声来,姑娘们都忍俊不禁,百合的肩膀更是疯狂地颤动着,任子南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

这么说,公子是同意养它了!小四又低头看向了兜在袍摆上的小鹰,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寒羽,这个名字比起小灰什么的好听多了。

公子养的鹰也一定比小灰那只蠢鹰讨人喜欢!

寒羽抖动着翅膀发出稚嫩无比的啼叫声,仿佛知道自己有了名字和新家一样。上方的小灰一听,盘旋着降低了身子,在小四和官语白的头上绕着圈子,一圈又一圈……

萧奕也是笑吟吟地看着寒羽,满眼的慈爱,忙不迭地点头附和道:“小白,你说的是。总要它们看对眼。”心里却想着,反正现在小白就在南疆,那么寒羽也在南疆,以后寒羽和小灰青梅竹马,自家小灰又是这么英姿飒爽、威风凛凛,哪头鹰见了会不爱?!

萧奕信心十足地想着,飞快地给南宫玥抛了一个眼神,意思是,我聪明吧?出来游玩一趟也能给小灰找好媳妇,这下省心了!

南宫玥本来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被他这个眼神又给逗乐了。

这个短暂的插曲后,众人就继续往山上走去,这一路上因为多了一只小稚鹰,几个姑娘都忍不住去逗一逗,欢声笑语。

一鼓作气地到了山顶,几个姑娘多少都有些乏了,便在这里稍稍歇歇脚。

官语白展开了手里的牛皮纸,一边对比着角度,一边用炭笔细心修正。

他居高临下地远眺着四周,似是在找寻着什么。

直到,他在不远处发现了一个猎户打扮的男人,唇边不由露出了意味深长地笑容……

------题外话------

按惯例每天6000—7000字,作者君会努力多更新的!

PS,群开了!

正版群赠送两款定制明信片(1大婚、2阿奕&小白),并有不定期的番外更新(小白和阿奕的前世番外等),详情请见书评区。加群需通过正版验证。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