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9殷勤/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傅云鹤熟练地将十根箭矢装入箭匣之中,然后来到距离靶子百步外的地方。

与此同时,小四也在官语白的吩咐下手执一把神臂弩,箭匣之中则装着以前的那种铁矢。

两人互看了一眼,然后同时发动了手中的神臂弩……

“咻!咻!咻……”

两把神臂同时发出几声利索的破空声,数道黑色的箭矢密密麻麻地射了出去,迅如流星,快得肉眼几乎无法捕捉。

下一瞬,那二十道箭矢已经分别射在了两个箭靶上,多数正中靶心。

紧接着,傅云鹤和小四又都倒退到了两百步的位置,再次往箭匣里装了箭矢,然后向另外两个箭靶驱动了神臂弩……

守备府中的这个演武场不算大,倒退了两百步已经是极限了,试了这一轮后,众人便都走到了箭靶前,比对两种箭矢的效果。

从一百步来,两种箭矢都射穿了箭靶,命中率也相差无几;再看两百步,那两个箭靶上就有了相对显著的差别,虽然都是十矢皆中靶子,但是相比下,新的箭矢命中靶心有十之六七,而旧的铁矢偏离靶心的有十之五六……

官语白把两种箭矢放在一起比对了一番,若有所思地说道:“这种新的合金箭矢比原来的铁矢轻上了一分,所以在发射的过程中下坠也少些,因此在准确率上提高了不少……”

傅云鹤赶忙也试着掂了掂两箭的分量,用力地点头道:“侯爷说的不错。”若是新的箭矢真的可以提高命中率的话,那么神臂营的战力便又可提高不少。提高战力也同时代表了减少伤亡……傅云鹤越想脸上的笑容越盛,反复看着那新的箭矢,仿佛在看什么心肝宝贝似的。

在萧奕的吩咐下,傅云鹤和小四又分别往箭匣之中装了两种箭矢,两人分别又试射了两轮……

“咻!咻!咻……”

在那声声令人胆寒的破空声中,几个年轻人却都是喜不自胜,萧奕转头问田得韬道:“下一批箭矢何时可以到?”

“回世子爷,”田得韬声音洪亮地抱拳回道,“据属下所知,下一批的三万矢已经在路上了,预计五日后应该就能到雁定城了!”

三万矢?!萧奕也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外祖父这次最多送来两万矢,没想到数量竟比预计的要多出这么多,而且时间上也完全没有耽搁……萧奕可以想象外祖父必然是耗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去安排制箭的事宜,其中包含的正是他老人对南疆军、对于自己的支持……

萧奕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定了定神,点头道:“好!这三万箭矢不容有失,我会派人立刻去接应的。”

这时,傅云鹤抓着手里的弓弩,涎着脸走了过来,嬉皮笑脸地说道:“大哥,反正接了下来的三万矢没几天就要到了,这次的三千矢就先让我们练着吧?熟能生巧嘛!”

这种新的箭矢与以前的铁矢有些许微妙的差别,虽然初步试射下来,似乎与铁矢没有太大的差异,但是也需尽早让神臂营熟悉这种新的箭矢,另一方面,也可以在反复的射击中,再看看它的效果。

萧奕既然把傅云鹤叫来了,本就有意如此,二话不说就应下了。

傅云鹤顿时眉开眼笑。

官语白笑容温和地说道:“傅三公子,你带我去神臂营瞧瞧他们的训练。”

傅云鹤立刻看向了萧奕,见他没有反对,便爽快地答应了,想了想又讨好地说道:“大哥,你也一起去吧,顺便帮我指点指点那帮小子。”

萧奕的脸色僵了一瞬,他压根儿就没打算去,反正有小白在也一样!眼看着没几天就要出征,他自然是想和他的臭丫头在一起!他嫌弃地瞪了傅云鹤一眼,心道:这小鹤子也实在是没眼力劲,也难怪到现在还没娶到韩姑娘!

嫌弃归嫌弃,萧奕还是不甘不愿地答应了,只是把这笔账先记在了傅云鹤身上。

傅云鹤一脸莫名的挠了挠头。

田得韬初来乍到,还有些不明所以,只隐隐感觉到气氛似乎有些怪异,而心细如发的官语白自然是察觉到了,好笑地扬起了嘴角。

一行人就在这种古怪的气氛中离开了守备府,策马往军营而去。

神臂营就驻扎在了雁定城中,距离城门约莫一里左右的地方,一旦城外有什么异状,只需一盏茶时间,这三千士兵就可以如电闪雷鸣般训练有素地聚集在城门处。

虽然身处雁定城中,但军营依然是守备森严,八个身穿盔甲的士兵守在军营的入口,一个个都是面无表情,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军中重地,旁人勿进,那些普通的百姓都是绕道而走,将领进出也需凭身份腰牌,但是像萧奕、傅云鹤他们自然是可以省了这道程序,直接进入营中。

此刻早上的晨练刚刚结束,一眼望去,就可以看到不少士兵都不拘小节地直接坐在地上小憩,彼此交换着水囊喝水、交谈、嬉笑……

一片阳刚之气中,就显得两道纤细阴柔的身形额外醒目,萧奕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两人身上,虽然对方背朝他们,一时看不到容貌,但是光凭那一身衣着、打扮,她们定是女子无疑!

傅云鹤的娃娃脸几乎整个阴沉了下来,这里是军营重地,竟然有女子随意出入!成何体统!

不远处,原本在歇息的那些士兵也注意到萧奕、傅云鹤他们来了,赶忙拍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来。

与此同时,那两个纤细的女子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来,只见其中一个女子容貌清丽,身穿一件湖色素面褙子,一身素净淡雅,在十一月瑟瑟的凉风中,看来有些萧索。

她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温和和煦的笑意,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孙馨逸,她怎么会在这里?

傅云鹤眉头皱了皱,而一旁的萧奕和官语白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至于可怜的田得韬,又有些懵了,再次感觉到四周有些微妙的气氛,心道:也不知道这位姑娘是何人物?……难道是……

想着,田得韬忍不住瞥了傅云鹤一眼。

孙馨逸一见萧奕和傅云鹤他们来了,心中一喜,她的运气果然不错,才第二次来这里就“偶遇”了傅云鹤和萧奕……

她压抑住心中的喜意,给了身旁的丫鬟采薇一个眼色,主仆俩便朝萧奕一行人走去。

“见过世子爷,侯爷,傅校尉。”

孙馨逸优雅地给众人行了礼,萧奕示意她免礼后,便道:“孙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的语气与表情如同平日里一般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味道。

孙馨逸却不敢怠慢,含笑地回答道:“回世子爷,馨逸今日特意做了几桶大麦茶过来慰军。”

她这么一说,萧奕、傅云鹤他们才注意到不远处放了好几个茶桶,看来应该就是孙馨逸带来的了。

一旁的一位千卫见傅云鹤面色不愉,急忙接着孙馨逸的话说道:“是啊,世子爷,傅校尉,孙姑娘真是有心了。特意给兄弟们做了好几桶的大麦茶,兄弟们晨练后喝了,平胃止渴、益气调中。”

傅云鹤淡淡地瞅了那千卫一眼,看他五大三粗的样子,自己就不信什么的“平胃止渴、益气调中”的话是他自己说的,怕是把别人的话照样复述了一遍吧。

孙馨逸感觉气氛似乎有些微妙,便微微一笑,指了指丫鬟手中的食盒,又道:“世子爷,侯爷,傅校尉,今日馨逸还亲手做了些小菜,有扁食、凉拌野蕨菜、小炒豆干、烤红薯……”

孙馨逸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这傅云鹤的神色,心想:姨娘曾经与她说话,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投其所好。以她的厨艺与心思就不怕掳获不了傅云鹤的心!

傅云鹤本来还没在意,但是听孙馨逸说得越多,心反而是沉了下去。

这位孙姑娘怎么知道他平日里喜欢吃这些……

傅云鹤下意识地朝孙馨逸看了一眼,正好对上她眸含春水的目光,清波流盼。

难道说……

傅云鹤眉宇紧锁,露出平日里少见的凝重,斥道:“许千卫,怎么可以让女子随意进军营?”傅云鹤倒也并非只针对女子,而是按照南疆军的军规,军营重地,不相干的人不得进出!

孙馨逸俏脸一僵,没想到傅云鹤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如此斥责许千卫,这跟当众打她的脸又有什么差别……

许千卫的面色也不太好看。

之前数战,神臂营多少有所伤亡,故而在这两个月里开始补充兵力,许千卫是雁定城里少数活下来的将领之一,被傅云鹤选到了神臂营,让他带领一千后补营进行基础训练。

许千卫曾与孙守备一起并肩作战过,对于孙守备的忠烈十分崇敬,也因而,明知放孙馨逸进军营有些不妥,但是她好歹是孙守备唯一的遗孤,总要照拂几分,更何况孙姑娘如此懂事明理,好意煮了大麦茶来慰军……许千卫这才大胆放她进来了。

“傅校尉,这都是馨逸的不是。”孙馨逸咬了咬下唇,楚楚可怜地说道,“请傅校尉莫要责怪许千卫……那馨逸就先告退了。”孙馨逸落落大方地福了福身后,带着丫鬟疾步离去了,那纤瘦的背影似乎显得更为单薄了,让看者心怜不已。

傅云鹤没有出声留她,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是他多心了吗?还是她真的……算了,想那么多干嘛!总归是不相干的人,何必浪费自己的心神,以后见到了赶紧绕道走就是!

许千卫看着孙馨逸离去的背影,心道:没想到平日里傅校尉看着嬉皮笑脸的,也有如此这般铁面无情、说一不二的时候!……也是啊,傅校尉能立下这屡屡战功,凭借的自然不是嬉皮笑脸,战场上凭借的唯有自己的实力,唯有众将士的齐心合力!

想到这里,许千卫第一次觉得自己往日自恃比傅云鹤年长,倒是失了些许的敬意。

“许千卫。”傅云鹤毫不留情地开口道,“自己去领罚吧,再有下次,你就不要留在神臂营了。”

许千卫心中一凛,恭身领命,“是!傅校尉。”

有赏有罚,令行禁止,乃是为将者领军的基本。

萧奕既然把神臂营交给了傅云鹤,赏罚自有傅云鹤来处置,他与官语白只是看着,直到许千卫行礼告退下去领罚,傅云鹤才带着他们继续往前走。

穿过后补营所在的外校场,就是神臂营正军操练的地方。

此时神臂营的训练还未结束。

神臂营虽以神臂弩为主要的武器,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只依靠神臂弩来战斗,甚至在体能、战斗力上都有更高的要求。箭矢总有用尽的时候,只有将自己变得更强,才是在战场制胜和存活下来的最重要的因素。

神臂营的士兵都是上过战场数次的,对于这一些都有深刻的体会,每一个都是不耐其烦、咬牙坚持着,奔跑,跳跃,挥刀,射弩……

当士兵们开始做最后的神臂弩训练时,每个人都已经是挥汗如雨,衣袍几乎被汗液浸透,本来神臂弩的分量并不重,但是此刻在经过高强度的操练后,每一张神臂弩都变得沉甸甸的,就像是一个个沙包压在了他们的胳膊上。

可就算如此,每个士兵的胳膊、手掌还是那么稳,稳若泰山,一丝不动,一股凌厉的杀气就在那一双双既沉稳又锐利的眼眸中迸射出来。

这还是田得韬第一次看到神臂营训练,之前,他也曾听祖父说起过世子爷亲手组建的玄甲营和神臂营,知道这两营乃是世子爷麾下的精锐集合,但是祖父的寥寥数语与他此刻亲眼所见相比,是那么苍白无力,直到这一刻,田得韬才算真正感受到神臂营的独特之处,这不仅是一个箭手营,且是一个单兵与团体作战能力都极强的精兵营,可以想象玄甲营也定有它的独到之处!

田得韬面色一凝,深深地感受到世子爷萧奕的雄心,不,甚至说是野心。

乱世造英雄。

田得韬的心中突然浮现这么一句老话,老王爷、先皇、咏阳大长公主他们便是上一波的乱世中所产生的英雄。

而南疆这两年的连年战乱,王爷的庸碌无能……是否也正好成就了世子爷呢?

是否祖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投效世子爷呢?

……

“嗖嗖嗖……”

前方那此起彼伏的破空声以一种铺天盖地的霸气吸引了田得韬的注意力,那令人战栗的声音就像是一片暴雨声将众人笼罩其中……不过弹指间,远处的箭靶已经一个个都被射成了刺猬一般。

当神臂的力量被数百倍甚至于数千倍地放大后,田得韬不由得震慑原地,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些靶子,久久说不出话来。

站在田得韬身旁的傅云鹤自然看出了他的震惊,心下得意不已,洋洋得意地显摆道:“阿韬,我们这神臂不错吧?”

“傅校尉……”官语白这时出声喊道。

傅云鹤忙循声看了过去,平日里,官语白都是称呼自己为傅三公子,对方忽然在自己的姓氏后加上了军衔,显然是要谈公事了。

官语白继续说道:“从今日起,让士兵们开始巷战训练!”

巷战?傅云鹤怔了怔,巷战往往发生在城镇中,在狭窄的街道中进行短兵相接,贴身肉搏。神臂营自成立以后,都是以远攻围杀的方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敌人顷刻剿灭。

这若是萧奕或者官语白以外的人提出这个要求,傅云鹤恐怕要当场发出质疑,但是他面前的人可是官语白啊,官语白既然这么提议,想必是有他的深意!

傅云鹤眼珠滴溜溜一转,无论如何,这论起打战练兵,自己跟官语白相比,那可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既然今天有机会偷师,当然不能放过这大好的机会。

他涎着脸,脱口就要喊官少将军,但还是及时改口道:“官……侯爷,不知是如何巷战法呢?”

他屁颠屁颠地走到官语白身旁,摆出一副恭听长辈教诲的样子,看得萧奕不由失笑:小鹤子就是这点孺子可教!

官语白的目光注视着训练中的神臂营,偶尔回头,与傅云鹤说上几句。傅云鹤聚精会神地听着,不时地点头应声,看那样子真是巴不得拿一支笔把官语白说的都记录下来……

不只是他,连田得韬都听得入了神,心中起了一片惊涛骇浪:这次出门临行前,祖父不止与他说了箭矢的事,也随口提了几句安逸侯的事,官家的惨案自是让为将的人家唏嘘,但是安逸侯此行来南疆意图不明,祖父就担心安逸侯会借着皇帝的名号给世子爷添麻烦,还让他来了雁定城后见机行事……

可是现在看来,安逸侯与世子爷、还有傅三公子似乎都相处融洽,又或是,面和心不和呢?

且不论这安逸侯到底心思如何,不得不说,此人在行军作战上确实有独到之处,他看来与自己年纪相差无几,却是这般惊艳绝才……让人简直怀疑对方的身体中是不是藏着一个苍老睿智的灵魂。

田得韬不由得想起今天进城后,曾听景千总说起过官语白和苏城守尉沙盘对决的事,是否有的人天生就得天独厚,注定此生都站在别人穷尽其身也无法触及的高度……

田得韬深深地看着那清雅如谪仙般的男子,微风中,他的乌发和衣袂翩然飞起,身上的没有一丝武者的锐气,一双清澈的眼眸如大海般深邃,可是,在那看似平静的海面下又隐藏着怎样的波澜呢?

这个人,会在南疆掀起一片怎样的风浪呢?!

……

一直又过了半个多时辰后,萧奕一行人才出了军营。

此刻,已过了正午,日头直射下来,暖洋洋的。

小四盯着右前方自家公子那勉强有一丝红润的面色,嘴角微微勾起。

南疆的十一月真是比王都要暖和多了。以前在王都的时候,这个时节自家公子早就已经开始烧炭了。

小四暗暗下了决心,这个冬天一定要仔细地盯着自家公子……

“阿玥,你怎么来了?”

前方突然传来萧奕惊喜的声音,小四这才回过神来,循声望去,只见一身青色衣袍、女扮男装的南宫玥带着百卉和百合就在几十丈外,她们的上方,一头灰鹰盘旋不去。

若是平日里,灰鹰一看到小四早就俯冲过来,可是今日却视若无睹、一副不屑理小四的样子,小四心里明白,还是不是那头臭鹰知道寒羽不在自己这边。

想着寒羽,小四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回守备府了,风行那家伙太不可靠了。

与此同时,萧奕已经策马来到了南宫玥身旁,毫不吝啬地对着她露出灿烂得几乎要闪瞎人眼的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