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良方/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呆呆地坐在窗边,手上拿着一个未完成的荷包,许久都没有见她动过一针。几个丫鬟想要逗她开心,任凭她们说破了嘴,她最多也就心不在焉地应上一声,好像整颗心都随着萧奕出征了。

哎。

百卉无奈了,每次世子爷只要是出了远门,世子妃就会有好一阵子都过得魂不守舍。

但也没办法,只能由着世子妃自己恢复过来,或者,若在府里的话,还能让小白、小橘它们过来彩衣娱亲一番……

想到家里的两只猫主子,百卉若有所思地往窗外看了一眼,本来只是随便看看,却不想竟然一眼就瞟到了小灰正停在院子里的石桌上,背对着窗户,似乎正低头啄着胸前的灰羽。

画眉顺着百卉的目光也看到了小灰,两个丫鬟互相看了看,都想到一会儿去了。

就把这个艰难的任务交给小灰吧。

“小灰!”画眉熟练地摸出了一包肉干,打算把小灰引过来逗世子妃开心。

小灰在石桌上动了动,慢悠悠地转过身来,它这一转身,百卉和画眉才注意到原来在它身后,还有一个篮子,问题是——

这个篮子怎么看怎么眼熟!

两个丫鬟立刻就想到了,眉头抽动了一下。这个篮子不正是小四经常提在手里的那一个?

果然,下一瞬,她们就看到一身白色绒毛的小雏鹰从竹篮里探出头来,水当当的眼睛仰望着小灰,发出稚嫩的啼叫声……

小灰拍着翅膀飞了起来,利落地抓起了篮子,就朝窗户飞了过来……

百卉和画眉已经傻眼了,心里都浮现同一个念头:小四知道寒羽在这里吗?

不过,这倒是个哄世子妃开心的好机会!

想到这里,画眉转头,兴冲冲地说道:“世子妃,小灰把寒羽偷过来了。”

果然,心不在焉的南宫玥微微一怔,闻声看了过来,下一瞬,就看到小灰平展着巨大的双翼“咻”的一下从窗口滑翔进屋,然后把篮子放在了南宫玥所在的罗汉床上。

南宫玥惊讶地眨了眨眼,看看小灰,又看看篮子里的小雏鹰,不由扶额,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小灰啊,它的行事果然是有阿奕的风格!

真不愧是阿奕捡回来的!

小灰放下篮子后,在屋子里飞了半圈,也停在了篮子旁,俯首看着篮子里的小家伙,轻轻地给它啄了啄绒毛。

南宫玥有些好笑地勾唇看着这一大一小,若有所思地说出了两个丫鬟的心声:“小四怕是不知道吧……”他若是知道,肯定不会静悄悄的,恐怕早就找上门来了。

她们都知道平日里小四要跟着官语白,没法一直照顾寒羽,因此白天有大半时间是风行在照顾的,这十有八九是小灰趁风行没注意,就把篮子叼到这里来了。

三人互相看了看,都有些忍俊不禁。这个小灰啊,实在是机灵过头了。

“世子妃。”

百合的声音打破了屋子里的静默,她兴冲冲地挑帘跑了进来。

小灰的体型这么大,这个竹篮子又如此醒目,她自然不可能看不到,眼中闪过疑惑的光芒,但心中还想着正事,便没有多问。

“世子妃,”百合屈了屈膝,语速飞快地说道,“……他们都已经走了。”

百合口中的“他们”指的是那些被召集到守备府来的将领们。

尽管南宫玥没有让她们去盯着官语白那边,可是官语白召集众将来守备府,却有大半人抗命不遵的事,多少还是传到了她的耳中。

南宫玥并不担心官语白会压不住场面,果然才不过短短半个时辰,所有的将领就到齐了。而如今……南宫玥看了一眼天色,这都已经过了申时了。

因他们在谈军情,自然不能随意打扰,除了最初上过一轮茶后,他们就连茶水都没要过,更别提午膳了。其他人倒也罢了,反正非常时期,饿一顿饱一顿也是常有的事,可是官语白的身子却比寻常人要弱得多。

南宫玥早早的就让人备好了午膳,听闻他们已经谈完了正事,她便问道:“百卉,午膳可热着?”

“是。”百卉说道,“照您吩咐的煮了些粥,一直都热在灶上呢。”

南宫玥点点头,“你送去给官公子吧。”顿了一下后,她又补充道,“还有寒羽。”

在小灰不满的啼鸣声中,百卉和百合一个提着食盒,一个提着寒羽的篮子去往官语白的住处。

小灰也不甘心地追在后方,那盘旋不去的身形仿佛是在抱怨着:喂喂,你们在干嘛?我好不容易才把寒羽带回来的,你们怎么又还回去了呢?!

南宫玥无奈地透过窗子看着小灰飞在半空中渐渐远去的身影,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轻快了许多,看得一旁的画眉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小灰过来逗得世子妃喜笑颜开,嗯,今天晚上给它加餐。

百卉和百合步履匆匆,很快就到了官语白的院外,还没进院门,就听到了小四的质问声:“你不是信誓旦旦答应我会照顾好寒羽吗?”他的声音里几乎要掉出冰渣子来。

“我真的只是去了一趟茅房而已!等我回来,篮子就不见了。”风行无奈地为自己申辩,心里委屈啊,总不能让他提着寒羽去茅房吧?……就算他乐意,小四也不乐意吧?

小四冷冰冰地说道:“那你不会把寒羽送来给我,然后再去茅房吗?”

百卉和百合好笑地互相看了一眼,并肩进了院子,就见不远处,小四正愤愤然地和风行大眼瞪小眼。

风行摸着鼻子,一脸的心虚。

看着这一幕,百合不客气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引得风行和小四齐齐看了过来。

一看到百合手中的篮子,风行眼睛一亮,又看了看百合头顶上方盘旋的小灰,恍然大悟道:“原来是小灰偷了寒羽!”

风行狠狠地瞪着小灰,这若是小灰是一个人,他就直接上去好好教训他一顿了,偏偏那是一头鹰,自己怎么跟一头鹰说道理啊!

这次真是亏大了!

百合不客气地大笑起来,“你还说,连寒羽都看不住!”说着她得意洋洋地挺了挺胸,“我以前养小灰的时候,可没把它弄丢过!”

风行摸了摸鼻子,心道:那是因为没有另一头鹰觊觎你家小灰,不像他们家的寒羽太吃香了!不止人见人爱,还鹰见鹰爱!

小四连忙接过了篮子,见里面的小雏鹰睡得正香,终于放心了。

百卉好笑提了提手中的食盒,说起正事来:“公子呢?世子妃命我们给公子送午膳……”

小四朝堂屋的方向看了一眼,道:“公子正在见客。”

百卉顺着小四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个年轻的校尉正站在堂屋里,背对着大门抱拳禀告。

百卉眉眼一挑,立刻认出了这个背影。

那是——

莫修羽!

此刻,正在屋子里和官语白说话的人正是莫修羽,他看来风尘仆仆,脸上都是细碎的胡渣子,眼中掩不住的疲倦。很显然,他一赶到雁定城,没有去洗漱更衣,就先跑来见官语白了。

可是莫修羽的表情却显得有些僵硬,在他出发前,世子爷就曾叮嘱过,让他回来以后直接找安逸侯回禀此行的结果,当时,他觉得奇怪,但是世子爷的命令就是军令,莫修羽也没有多问,只是心里隐隐猜测着世子爷是否不日就要出征。

一想到这一点,莫修羽就心急如焚,心知自己此行的任务关乎重大,因此快马加鞭而去,又日夜兼程而回,刚才他一回来,就得知世子爷一早出征的事,暗暗懊恼自己还是晚了一步。随后,他便听闻现在是安逸侯在管着三城事宜,心头更为复杂:世子爷怕是早有这个打算,才会那么吩咐自己的吧?……也不知道这安逸侯对世子爷做了什么,才逼得世子爷下了如此命令!

莫修羽心里越想越是不满,但他明白如今世子爷出征在外,绝非和这个安逸侯翻脸的时刻。

他勉强按捺下心中的不适,如实地禀告着:“……侯爷,此行末将带去的人全数平安返回,无一伤亡,只是有四五人出现了头晕的症状,还有两人出现了呕吐、腹泻,但是都没有大碍。”

“莫校尉,此行辛苦你了。”官语白含笑道,这句话发自肺腑,他计算过来回所需的时日,当然明白莫修羽一行人是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提早一日回来,还带回了这个至关重要的好消息。

莫修羽只把官语白的话当做客套,因此也是客套地回应:“侯爷,这是末将的本分。”

官语白半垂眼帘思索了片刻,看来这药汁的方向应该是对的……他沉吟着道:“这方子上应该还需要略作调整,这事儿还是得请林老太爷和世子妃帮忙了……”

说着,官语白抬眼朝屋外看去,正要传唤小四,却发现小四身旁有两道熟悉的身影。

这倒是巧了。

官语白和百卉的四目相对,对着她做了个手势。

百卉和百合一起进屋,齐齐地给官语白请了安。

官语白让莫修羽把刚才的回禀又复述了一遍,百卉一脸慎重,又细细地问了那些人头晕、呕吐的症状维持了多久,面色,呕吐物是否有异状等等,莫修羽知道百卉是世子妃的贴身丫鬟,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另一方面,心中也庆幸:幸好世子妃在雁定城。万一这安逸侯存了什么私心想要夺权,还有世子妃可以振臂一呼,主持大局。

百卉执笔仔细地记下后,就立刻告辞,和百合回去复命。

南宫玥本来以为莫修羽至少要再过一两日才能回来,没想到他竟然提早回来了。她迫不及待地接过百卉记录的纸张,又吩咐百卉去取来方子,对照着两张纸细思起来。

或许其中银蛇根草的分量还可以再减一分,环根草则加一分,还有……

南宫玥聚精会神地执笔涂涂改改,仔细地调整着方子。

一旁的丫鬟们也忙前忙后,心想:世子爷不在,世子妃能有些事做,分分心也好,也省得成天惦记世子爷以致魂不守舍的。

一炷香后,南宫玥终于放下了手头的笔,说道:“我们去外祖父那里。”

这诺大守备府也就只有林净尘那里的草药最齐全了。

今日林净尘和韩绮霞都不在,伤兵营里有一个士兵的伤腿化了脓,军医判断可能要截肢,韩绮霞就匆匆拉了林净尘去帮忙看看还能不能治,所以院子里空荡荡的。

不过南宫玥对这里熟悉极了,也不用人带路就熟门熟路地往小药房去了。心想,等她试制好了药汁,外祖父也差不多该回来了,正好拿给外祖父看看。

南宫玥嫌在药房里煮药闷得慌,就让人把红泥小火炉搬到了院子里。

她挑好了草药,就亲自熬煮药汁,不一会儿,空气中就弥漫起了浓浓的药香和热气腾腾的白烟……

南宫玥一边观察着火候,一边漫不经心地问百卉:“这几日孙姑娘怎么样了?”

百卉一直派人在留意着孙馨逸,忙答道:“世子妃,孙姑娘最近还算安份,只是每日会去伤兵营帮忙……”顿了一下后,她表情微妙地又补充了一句,“傅公子去接韩姑娘的时候,已经偶遇过那位孙姑娘好几次了……”

南宫玥并不意外,扬唇浅笑,说道:“若是她过些日子来请安,你就对她热络些……”接下来的好戏可就等她了。

南宫玥嘴上说着“若是”,但语气却十分笃定,仿佛确信孙馨逸这几日就会再次找上门来。

百卉对南宫玥的命令一向毫无异议,立刻屈膝应了。

“咦,好像下雨了?”

天空中,丝丝细雨飘落,落在南宫玥的脸上凉凉的。

南宫玥记得上次听萧奕说王都已经有两个月没有下雨了,似乎还让人利用着来构陷五皇子,如今也不知道如何了……

说起王都,如今依然没有下雨,但整个王都的百姓都已经知道,五皇子会亲自上祭天台求雨,皆都翘首以盼。

到了钦天监定下的吉日,帝后协众皇子与文武百官齐往位于皇家园林的祭天台。

十一月的王都,空中的旭日已经压不过那瑟瑟的寒风,皇家园林中,大部分的树木植被已经随着冬日的来临黯然失色,唯有巍峨耸立的祭天坛四周的古松依旧是郁郁葱葱。

巳时正,文武百官黑压压地跪伏在祭天台的下方,唯有帝后站在站在前方,仰首看着上方的玉阶。

身着皇子蟒袍的五皇子韩凌樊行走在玉阶上,不疾不徐地朝着上方高高的祭天台走去,每一步都是那么沉稳,每一步都是那么坚定。

祭天坛四周的气氛庄严凝重。

一切按照祭天的程序井然有序地进行着,韩凌樊高举着三炷香,三步一叩地登上祭台的最高处,对着天帝牌位下跪上香。

一次,两次,三次……

在韩凌樊行三跪九叩之礼的同时,地面上的群臣也是同样磕着头,一个个看似虔诚恭敬,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没底,一些相熟的大臣之间都暗暗交换着眼神,无声地交流着:

“这五皇子求雨能管用吗?”

“我看不好说……”

“既没有风,也没有一点乌云,怎么会下雨呢?!”

“……”

大臣们心里大都是暗道不好,今日五皇子向上天祈雨后,这若是不下雨的话,他们这些人就得一直在此跪着,只要皇上不说起身,跪上一两个时辰那都是轻的,弄不好,就是三个时辰,甚至四个时辰……

这若是最后下了雨,那还是一个说得过去的结果,可若是天就是不下呢?

岂不是证明了五皇子确实非真命天子?

哎,这都两个多月没下雨了,真的会说下就下吗?

下面伏跪在地的群臣各怀心思,而祭天坛上的韩凌樊却是一无所知,仍旧专心致志地磕头求雨。

待他行完礼后,一个內侍对着后方做了一个手势,紧跟着,数以千计,不,是数以万计的孔明灯冉冉而起,带着万千的祈愿,朝空中飞腾而去,就像是那夜空中璀璨的星辰一般,越飞越高,越飞越高,陆续消失在那天空中白色的云层中……

韩凌樊一眨不眨地抬首盯着天空中的孔明灯,帝后亦然,尤其是皇后背后早就出了一身冷汗。

她如何不知求雨乃是在兵行险着,可是皇帝也说晴天霹雳一事对于小五的名望伤害太大了,唯有如此才能压住朝野上下,乃至天下百姓的议论。

否则,小五的太子之位,总会有些不稳当。

皇后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握拢成拳,她其实不信韩凌赋真会毫无私心的把求雨之法交给小五,不过,皇帝告诉她,求雨只是一个过程,钦天监早已经演算过天象,说是今日会有雨。哪怕最后没有雨,他也都安排妥当了,必不会让小五去承受责难。

二十几年的夫妻,她自然是信他的。

皇后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祭天台上的韩凌樊。

不仅是帝后,就连韩凌赋都是满头大汗,自己能否重新赢回父皇的信任就在此一举了。

筱儿说只要将盐粉投入云层就可以降雨,为此,自己不惜人力物力,大手笔地准备了一万盏孔明灯……既然是筱儿的法子,一定会成功的。韩凌赋在心里说服自己。

轰隆隆……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中突然想起了阵阵雷鸣,随之而来的还要阵阵寒风,直往人脖子里灌……

可是无论是帝后,还是百官都是面露喜色。

看这样子,分明就是要下雨了。

这时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仰首看向了天空。

滴答,滴答……

几滴豆大的雨滴在阵阵雷鸣中砸了下来,起初只是几滴而已,砸在四周的松枝松叶上发出啪啪的声响,然后越来越密集,啪嗒啪嗒地落下,成为一片透明的水帘。

风声、雨声和雷声交织在一起,仿佛是上天在合奏着一曲浩瀚的乐曲。

下方的群臣再也顾不得跪伏,都是喜出望外,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扯着嗓子欢呼起来:

“下雨了,真的下雨了!”

其他人也紧跟着高喊,此起彼伏:

“下雨了!五皇子殿下果真是真命天子啊!”

“没错,皇上火眼金睛,又怎么会看错人!我大裕后继有人啊!”

“……”

在那一片欢呼声中,韩凌赋的嘴角勾起,心中松了一口气:成了!自己费尽心力,这件差事总算是办成了!

这一次真是一石二鸟,一来,赢回了父皇的信赖;二来,也对五皇弟和皇后释出了善意,以五皇弟的性子,必然得领自己这个情!

韩凌赋眼中闪过一抹锐芒,嘴角的笑意更深。这才是第一步……

祭坛上,韩凌樊亦是喜形于色,他的衣袍早已经被雨淋湿,湿哒哒地裹在了他身上。

他抬起俊秀的脸庞,任由雨水落在他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下雨了!太好了,下雨了!”

“殿下,”身后的小太监小声地提醒道,“雨大了,小心淋坏了身子。”

韩凌樊应了一声,雨水顺着他的头发、脸颊、脖颈话落,模糊了他的视线,可是韩凌樊却觉得从来没有这么畅快过。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和父皇、母后分享这个好消息,疾步地沿着玉阶往下方走去……

忽然,他脚下似乎滑了一下,身子在半空中摇晃了一下,失去了平衡。

下方的皇后立刻注意到了这一点,瞳孔猛缩,失声喊道:“皇儿……”

在皇后的尖叫声中,韩凌樊瘦弱的身子从玉阶上踉跄地摔了下来,沿着那冷硬的阶梯滚落……

四周一片死寂。

唯有那风声、雨声和雷声不绝于耳,隆隆作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