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保命/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众人灼灼的视线中,吴太医终于站起身来,与一旁其他的太医交头接耳地商量了一番了,最后他躬身走到了帝后的跟前,俯首作揖地禀道:“禀皇上,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五皇子殿下他……他可能过不了今日。”吴太医的头伏得更低了,不敢去看帝后和太后的脸色。

寝宫内更安静了,静得仿佛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无论是那些太医,还是宫人全都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一个个都心如擂鼓。

五皇子殿下可是未来的太子,只等着礼部走完全部的仪程,便会正式被册立为太子。

皇帝对这个嫡子的看重可想而知。

没想到五皇子身上竟骤然降临如此的噩运,皇帝心中必然是既悲且愤,这个时候,最容易被迁怒的大概就是他们这些太医了。

不只是吴太医,其他的太医也是心惊肉跳。

皇帝和皇后都僵直地坐在原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尤其是皇后,几乎是面如纸色,整个人如同筛糠一般剧烈地颤动不已。

突然,皇后身子一软,往一边歪了下去。

“皇后娘娘!”

皇后身旁的李嬷嬷紧张地失声喊了出来,和大宫女雪琴一起一左一右地扶住了皇后。

“皇后!皇后!”皇帝也是担忧地看着皇后,急忙对着吴太医喊道,“还不快替皇后看看!”

吴太医恭声应诺,慌忙上前替皇后探脉。

皇后只是因为一时遭受打击,才会昏厥过去,待吴太医把嗅盐放在皇后的鼻息下方,让她闻了闻后,不一会儿,皇后就幽幽转醒,眼神有一瞬间的迷茫,但随即就慌张地试图起身,嘴里叫着:“皇儿,本宫的皇儿……”

皇后整个人失魂落魄,李嬷嬷和雪琴也不敢劝她,只好搀扶着她来到五皇子的榻边。皇后紧紧地抓住了五皇子纤瘦的手指,眼泪再一次盈满了眼眶,嘴里喃喃地叫着:“樊儿,我的樊儿……”

这个时候,皇后再不是那个高高在上、母仪天下的女人,而只是一个母亲而已。

皇帝直愣愣地看着这一幕,表情阴沉悲伤,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吴太医!”皇帝僵硬地下令道,“朕要你治好五皇子,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治好五皇子!”

吴太医等人都是躬身而立,不敢吭声。

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他们身为医者行医救人,却没有本事从阎王手中抢人……除非……

医死人,肉白骨。

也唯有那个天下第一神医林净尘也许可以勉力一试。

或者,若是摇光郡主在的话,兴许也做得到。

可是五皇子殿下的时间不多了,林净尘行踪不定,而摇光郡主也远在南疆,如此紧迫的时间他们又怎么来得及!

寝宫内,气氛更压抑了,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就在这时,皇后猛然拔高嗓门,惊叫起来:“樊儿,樊儿你怎么了?太医!太医,快过来看看樊儿。”

在皇后近乎歇斯底里的喊叫声中,太医们诚惶诚恐地围了过去,替五皇子探脉、针灸、按压穴道……

帝后的心几乎沉到了谷底,心口仿佛被钻了无数的窟窿般,呼呼的冷风穿心而过。

一片慌乱和喧嚣声中,一个高挑的宫女,也就是那夏荷,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看着寝宫中鸡飞狗跳的样子,她咽了咽口水,最终鼓起勇气,禀告道:“禀皇上,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五皇子殿下的伴读南宫二公子求见……”

皇帝皱了皱眉头,大概猜到南宫昕也许是担心五皇子的病情,可是现在这个时候,皇帝实在是没心情见外人,正欲随口打发了,只听那夏荷继续说着:“南宫二公子说他要献药……”

献药?!

这两个字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一道道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在了宫女夏荷的身上,看得她越发紧张了,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吴太医眼中闪现一抹希望,南宫家自然不会随便献药,莫不是林神医,或是摇光郡主留下的奇药?

连皇后也恍如初醒地看了过来,原本死灰般的眼眸又闪现一丝光彩。

几年前,是南宫玥把年幼的皇儿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才有了这些年的母子相守;今日,皇儿再遭劫难,南宫昕又出现了……

这一定是上天的旨意!

“皇上……”皇后激动地看向了皇帝。

皇帝早就意有所动,忙道:“快!快请南宫二公子进来!”

寝宫内的紧绷得仿佛拉紧的弓弦般的气氛有了一丝松动,几乎所有人都把最后的那一丝希望寄托在了南宫昕身上。

不一会儿,南宫昕就在宫女的带领下步入寝宫中,他行色匆匆,脸上更是忧心忡忡。大步上前的同时,目光在韩凌樊如死灰般的脸上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恭敬地垂眸,给帝后和太后行了礼。

“阿昕免礼。”

南宫昕是五皇子的伴读,平日里也没少和皇帝打交道,皇帝与南宫昕也算相当熟络了。

此刻五皇子命悬一线,皇帝也没心思赘言,开门见山地直接道:“阿昕,你要献药?你有自信你的药能救五皇子?”

南宫昕定了定神,他当然没有绝对的自信,无论是他,还是父亲南宫穆、伯父南宫秦,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他们相信妹妹。

再者,此刻五皇子殿下的情况如此危险,哪怕有一丝希望,他们也必须一试。

就像父亲教导他的那样,士为知己者死。

这件事,他必须有所为!

南宫昕在心里对自己说。

因此,他便来了。

“皇上,”南宫昕双手恭敬地高抬于头顶之上,把手中的一个小瓷瓶高举,坚定地说道,“这是臣的妹妹离开王都前所留下的一丸保命丸,妹妹说可在危急关头护住心脉。”

闻言,吴太医心中一喜,也许五皇子这一次有救了!

皇帝仍是面沉如水,示意一个小內侍接过那个小瓷瓶后,吩咐吴太医道:“吴太医,你和几位太医且看看此药能否让五皇子服用!”

“是,皇上!”

吴太医恭声领命,之后就和众太医走到一边,围在一起商议起来……

五皇子的情况如此危急,太医们也不敢轻慢,打开那个瓷瓶,每个人都围着那颗药丸推敲、揣测其中的成分……

须臾后,吴太医带领几个太医来到皇帝跟前,禀道:“皇上,臣等研究过了,此药丸至少包含十数种药材,但是臣等只能揣测出其中的七八味药,有道是‘对症下药’,让五皇子殿下服用这药材不明的保命丸,臣等以为风险怕是有些大……”

这若是五皇子服下这保命丸,却反而状况更差,甚至于魂归西去,那么他们这些太医也逃不了干系。

皇帝好一会儿没说话,他如何不知道这些太医的心思,可是小五的情况已经拖不起,也等不得了。如果什么也不做,他也熬不过今晚……

“吴太医。”皇帝声音低沉而又沙哑地说道,“你与朕说实话,这保命丸可不可用?”

“皇上。”吴太医毫不避讳地说道,“若是不用,五皇子恐怕熬不过亥时。臣虽不明这药丸中的成份,但臣以为摇光郡主既然以‘保命’为此药命名,定有其特别之处。”

皇后也是一样的心思,一脸期待地看着皇帝:“皇上……”她愿意相信南宫玥!

正所谓死马当活马医,为了小五,只能放手一试了!

皇帝咬牙道:“给五皇子服下这保命丸!”

皇帝一声令下,于是,那颗保命丸就被送入了韩凌樊的口中……

这时,已经是戌时了。

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太医们都围绕着韩凌樊,细心地观察着他的每一个症状。

亥时,太医们确认韩凌樊的病情没有进一步恶化……

三更,韩凌樊不再出虚汗,脸颊上的潮红一点点地褪去……

四更,韩凌樊不再呓语,呼吸也渐渐平缓了下来,安稳地入睡了……

这一夜是如此的漫长、难熬,就像是时间被放慢了好几倍似的。

但是无论如何,黎明终将来临……

破晓时分,吴太医再次为韩凌樊探脉,原本紧绷的肩膀稍微松弛了一些,然后向帝后禀告道:“皇上,皇后娘娘,五皇子殿下的烧已经退了……暂无性命之忧。”

太后和皇后皆是喜极而泣,就连皇帝也偷偷背转过身,擦了擦眼角。

韩凌樊总算是勉强吊住了一口气,但这才只是开始而已……

吴太医心知,五皇子这次虽然保住了性命,可一日脑中淤血未除,就一日挣扎在死亡线上。日后会如何实在难以判断。也许轻则常时头痛,影响寿数,重则有可能永远这么睡着,醒不过来……只是,五皇子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只能稍后再与帝后详说了。

不远处,南宫昕在寝宫的角落里足足站了大半夜,此刻听到太医的诊断,他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心才稍稍落下了些许,压抑在心头的疲惫也瞬间涌了上来。

既然韩凌樊的病情暂时稳定了下来,南宫昕也就没必要再继续留下了。

他恭声与帝后告退后,退出了寝宫,然后长舒一口气,正要继续往前走,就见三道熟悉的身影先后从凤鸾宫的西偏殿走了出来,三个穿着明黄色衣袍、气质迥然不同的青年径直朝他走来。

无论出于何种目的,五皇子的这三位兄长都在这偏殿里守了一天一夜了,眼底能看到不少的血丝。

南宫昕面色一正,加快脚步上前,恭敬地给三人作揖行礼,道:“见过诚郡王、顺郡王、恭郡王!”

“南宫二公子免礼。”大皇子韩凌朝,也就是如今诚郡王,随意地抬了抬手,态度很是亲和,“这一次是多亏南宫家及时献药,否则本王真担心五皇弟……”说着,他幽幽叹息了一声,眉宇紧锁,看来很为韩凌樊感到担忧。

韩凌观含笑道:“大皇兄,也是五皇弟吉人自有天相!”

“五皇弟既然度过这一关,自然就否极泰来了。”韩凌赋接着道,态度比两位皇兄多了一丝真诚。毕竟这次韩凌樊是因为从祭天坛上摔下才导致重病不起,而祈雨一事,却与韩凌赋脱不开关系……

若是韩凌樊真的为此有个万一,韩凌赋真担心自己非但不能赢回父皇的信任,还会引来帝后的迁怒,那自己就真是得不偿失了。

且不说过去如何,但这一次,韩凌赋比任何人都要希望韩凌樊平安无事。

南宫昕早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痴傻的少年,在宫中进出了大半年,他见了许多,听了许多,也有了许多体会,自然也不会把这三位郡王的话当真,只是客套地应对了一番,就主动告辞了。

出了凤鸾宫后,就见那金色的初日已经在东边的天空升起,灿烂的阳光直射进南宫昕疲惫的双眼中,他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在一个小内侍的引领下出了宫。

等南宫昕回到南宫府时已经是辰时过半了,他一面派人去给傅云雁传口讯,一面先去了外书房。

今日皇帝没有上朝,南宫秦也因而早早就回了府,与南宫穆一起静等着南宫昕回来。

听南宫昕说了宫中的情形后,南宫秦点点头,让他先回去休息。

南宫昕退出了外书房,给林氏请了安后,才回了自己的院子。

傅云雁知道他彻夜未眠,早就命下人给他准备好了沐浴用的热水和早膳。

看着满桌丰盛的早膳,南宫昕却没有什么胃口,与傅云雁相邻而坐,他终于压抑不住心头的万般情绪,道:“六娘,五皇子殿下真的好辛苦……”

南宫昕一直知道五皇子不容易,虽然五皇子是嫡子,但是他的上面有三个成年的皇兄,而且一个个都很不简单,在朝中也隐隐培养了一些势力,想要他们向自己的皇弟俯首称臣,谈何容易!

五皇子一步步地走到现在,终于被皇帝认可,属意他为太子,他在其中所付出的努力,除了皇后外,最看在眼里的大概就是自己这个伴读了。

而且,五皇子为人宽厚仁慈,不近声色,每日都悉心学习,勤于政事……南宫昕相信五皇子将来一定会是一个明君仁君。

可是——

最是无情帝王家!

五皇子的身旁围绕着无数的豺狼虎豹,一个个都是虎视眈眈……

南宫昕表情复杂地说起了发生在凤鸾宫的事,叹道:“三位郡王都是惺惺作态,他们没有一个是真心希望五皇子殿下能活下来……”他们话都说得漂亮,但实际上皆是各怀鬼胎!

说着,南宫昕不由想起了远在南疆的妹妹,比起他们兄妹亲密无间,五皇子太孤独了,他的兄弟是他的敌人,他的父皇也不仅仅是一个父亲,还是天子,大概也只有皇后能全心全意地对待五皇子,心中没有任何利害……

“阿昕。”傅云雁紧紧地拉住了南宫昕的手,她个性开朗,不喜玩弄那些阴私手段,但是毕竟是咏阳大长公主教养长大的,又从小在宫中进出,对于深宫中的那些黑暗与龌蹉,最清楚不过。帝王家是没有亲情的,只有权势的争夺。

对于三位郡王而言,五皇子若是去了,他们才有机会登上那至尊之位,那种诱惑足以让人抛弃所有的亲情……

傅云雁柔声宽慰道:“阿昕,你能做的已经做了……”接下来就看五皇子自己了!

“……过一会儿再用膳吧,我去给妹妹写封信。”南宫昕神色憔悴地说道,“再问问妹妹和外祖父,有没有什么好的方子。”

傅云雁眼睛一亮,忙不迭点头道:“好啊!我跟你一块儿去,替你磨墨。”

南宫昕点点头,两人携手一起去了书房。

写好了信,用火漆封好,再由驿站送往南疆……

南宫昕的信还在路上,一只白鸽率先飞入了雁定城……

可怜的白鸽被灰鹰追得一路狂飞,最后摇摇晃晃地落在了小四的手上。

灰鹰发出了得意的鹰啼,炫耀的在小四的头顶盘旋了几圈。

小四冷冷地看了它一眼,一边暗暗思量着得把寒羽藏好,一边捧着白鸽进了书房,说道:“公子,是从王都来的飞鸽传书。”他取下了竹筒中的绢纸,递了过去。

官语白放下了手中的狼毫,含笑着接过绢纸。

刚扫了一眼,官语白就不由眉梢微挑,随后,他细细地把绢纸看完,并放在火烛上,不一会儿,就燃起了徐徐白烟。

官语白在离开王都的时候,就已经料想到,皇帝会立五皇子为储君。他同样也料想到,由于长年未立储君,早已惹得三位成年皇子各有心思,哪怕皇帝有了决断,也很难让他们放下心中的执念,向五皇子俯首称臣。甚至,他们会很乐意扫开挡路的五皇子。

为了避免王都内乱,影响到南疆这边的局势,官语白在走前刻意设计分化了成年的三位皇子,尤其是那位隐藏甚好的二皇子。他激化了他们的矛盾,让他们无法因为共同的利益而结盟,反而会各自缠斗不休,这么一来,他们也就无法一味的针对五皇子。

五皇子不会永远处于弱势的,但他年纪尚幼,羽翼未丰,还需要时间成长。

只是……

官语白看了一眼已经被焚烧成了一团黑灰的绢纸,手指轻轻地叩着书案。

一开始是因王都数月未降雨,市井之中便有了上天示警,五皇子非真命天子的言论。其后就是在那块“且择明主”的石头,把这个谣言推到最高峰……一味的禁止言论已经不太可能了,继续下去,只会影响到五皇子的在声望。

如此情况下,皇帝除非改变主意,不再立五皇子为储君,否则必要设法来挽回。

王都数月未雨,若是能让百姓亲眼看到五皇子向上天求来了雨,无疑是洗刷谣言的最好办法。尽管依飞鸽传书中所言,求雨一事是三皇子一力提出的,但显然皇帝只是在顺水推舟,就算没有三皇子的提议,求雨一事也是事在必行的。

由钦天监推算天象,五皇子上祭天台求来甘霖,王都的种种谣言也必将随雨一起烟消云散。

这一切太过顺理成章了,让官语白不得不怀疑,其实从谣言开始,就是有人在暗中推动。

若这个假设成立的话,那么五皇子会从祭天台上摔下,就不会是一个单纯的意外了。

祭天那日,官语白尽管不在现场,也可以想象到当时的画面。

五皇子从祭天台上下来,脚滑,摔落……

按祭天仪程,当时帝后和文武百官应该都在祭天台下,距离五皇子最近的只有一个人——

内侍!

官语白眸光一闪,双唇微动的喃喃自语道:“……五皇子是让他贴身服侍的内侍推下台阶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