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主使/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小小的内侍如何有胆子去谋害五皇子?更何况,如此精密的布局,也是一个小内侍万万做不到的,想必背后定有人指使。

会是谁呢?

官语白双眸微垂,沉思着。

三皇子一力促成了这次求雨,一旦五皇子出了什么事,他罪责难逃,帝后很可能直接迁怒。如今的他早已失了帝宠,在朝中势力单薄,就算没了五皇子也轮不到他上位,只会弄得一身腥。

大皇子性情莽撞,若说他冲动之下,收买了内侍把五皇子推下台阶倒是很有可能,可此事做得周密无比,就不像是他的处事风格了。

所以说……

是二皇子韩凌观吗?

二皇子一向擅于隐藏,他不像大皇子一般鲁莽,也不像三皇子那样事事显于人前,做事素来谨慎而又缜密,这倒是颇为符合他的作风。

“啾——”

一声稚嫩的叫声打断了官语白的思绪,那声音来自窗边的案几上,就见一只毛茸茸的白色小雏鹰从竹篮里探出头来,一觉睡醒后,它大张着嫩黄的尖喙,可怜兮兮的叫着……

那细微的声响立刻引来数道关注的目光,从屋子里的官语白和小四,一直到屋子外的小灰,都朝案几上看了过去。

小灰直接从庭院里的树上拍着翅膀飞了下来,停在窗槛上,亲昵地替小寒羽啄了啄羽翼下的绒毛。

小四嫌弃地看着小灰,正琢磨着把它赶走,就见官语白朝窗边走了过去,伸出一根食指在寒羽的脖颈处蹭了蹭,寒羽立刻把小脑袋凑了过去。

明明平日里,大多是小四在照顾它,可寒羽偏偏与官语白最为亲近,一感到官语白的气息,那“啾啾——”的叫声就显得更加可怜了,似乎还透着一种撒娇的意味。

小四去一旁捧了一个青瓷大碗过来,放在了案几上,里面是半碗带着血丝的肉丁。

官语白用筷子夹起肉丁,状似悠闲地投喂起寒羽来。

小灰歪着脖子,一双金黄色的鹰眼,冷冰冰地注视着他。

寒羽显然是饿了,一口一块的吃得很快。

官语白目光柔和的看着寒羽,正如寒羽一般,如今的五皇子还只是一只脆弱的雏鹰,依附于皇帝这头雄鹰,他羽翼未丰,就已经被人从高处抛下……能不能重新飞起来,就看他的命了。

若是五皇子真的逃不过这一劫,那王都的局势势必又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一会儿,半碗肉丁就已经被吃得一干二净,官语白用白巾擦了擦手,回到了书案前。

若这事真是二皇子所为,那他接下来应该会设法构陷大皇子,把整件事推到大皇子身上……

官语白对于储位之争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但想要在南疆安稳度日,有些事还是不能脱离了掌控。

他飞快地在一张绢纸上写完了一封信,仔细折叠后放进了一个小竹筒里,说道:“小四,替我把这信寄出去。再去让百卉带个话……”说着,官语白细细的把五皇子受伤的经过和如今的病况交代了一遍。

小四应了一声,从鸽笼中捧出了一只灰鸽,小心地把竹筒在它腿上系上。

他看了一眼正在案几上梳理着羽毛的灰鹰,趁机放飞了鸽子,这才去找了百卉……

当南宫玥听到百卉的递话时,整个人都呆住了,她的手不禁一抖,一只刚刚捞起来的口罩落到了盛着满满药汁的锅中,滚烫的药液溅了起来,在她绛紫色的裙摆上留下了斑驳的药渍。

“……公子说,二公子献了您留下的保命丸,五殿下暂时性命无忧。”

百卉说完话,见南宫玥久久没有动静,就自行拿起了一旁另一双长筷子,把刚刚落下的口罩夹了起来,熟练的先放到一旁的滴漏上滴干药汁。

南宫玥回过神来,微叹道:“官公子还说了什么?”

百卉应道:“公子说已派人留意王都的动向,若五皇子的病情有什么变化,会来告知您的。”

南宫玥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她低头仔细检查了那只口罩,又搅拌了一下那锅药汁,确认了火候后,说道:“画眉,把这锅药端到前院去。”

大批的药材还没有送来,但雁定城中还是有药材储备的,昨日就由军方出面,在雁定城里招募了一些大夫。今日一早,那些大夫就带着各自的学徒来了,这些学徒大多是城里的孤儿,尽管让大夫收些孤儿为学徒是南宫玥提出的,但萧奕和官语白商量过后,最后收了学徒的不止是大夫,还有一些匠人,比如铁匠,木匠,织工,绣坊等等……让城里的一些孤儿们也算有了依靠。

当然,这种收徒都是出于双方自愿的。

匠人虽要手艺的传承,而孤儿们需要有一门手艺谋生。

如今,这些被紧急征召为军医的大夫和学徒们,算是帮了南疆军一个大忙了。

这一锅的药汁是南宫玥亲手调配的,今日先让他们帮忙浸泡和晾干口罩,让这些大夫们适应一下。

画眉匆匆去办了,百卉递来一块湿布让她擦手,并说道:“世子妃,您可要休息一会儿?”

“不了。”南宫玥摇摇头,“早点把事情做完,免得误了军中大事……”

从骆越城送来的那批药丸昨日在清点后就入了库房,这已经是第三批了,先前两批,都由南宫玥亲自验过后才送来雁定城的,而如今这批,自然也需要她验了以后,才能分发下去。

南宫玥带着百卉走在去往库房的路上,满脑子依然记挂着五皇子。

她留下的保命丸的确可以在紧急关头护住心脉,但这并不在代表可以治好病,尤其五皇子是由于摔伤了头部而导致病危,单单靠着保命丸是没用的。

初见时那个小小的皇子,在逃过了一场生死大劫后,慢慢长大,南宫玥看在眼里,心里还是很欣慰的,可如今……难道这是命中注定的吗?

南宫玥心情很是低落,她现在远在南疆,心有余而力不足。

五皇子的病况,多半得以银针为主,汤药为辅,可头部穴位都是至关重要,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哪怕是得了他的脉案,在没有亲眼看到他的状况前,南宫玥都难以定下诊治的方案。

“世子妃。”百卉唤了一声,“库房到了。”

南宫玥定了定神,这批药关系重大,绝对不能有半点差错。

在迈进库房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全神贯注。

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南宫玥把所有的药都一一捡查了一遍,再让百卉把其中的一个小箱子拿去销毁。

当日,官语白就下令,把药分发了下去。

世子萧奕率两万人出征,如今的雁定城,外有游弋、先登、选锋三营作为防卫。三营共有五千人,一旦敌军有大规模的异动,必能逃不过他们耳目。

雁定城内的守军,包括神臂营在内,也有五千人。

一共一万人的守军,面对敌方小规模的突袭是不会有任何问题,哪怕敌军大举入侵,从登历城到雁定城也至少需要行军一天一夜以上,有三营巡逻守卫,他们在接近雁定城地界前就会被发现。雁定城也能立刻进入戒严,只需守上两三日,世子萧奕就能及时率大军回援。

因而,雁定城必是无忧的。

正值十一月中旬,是千曼兰最为旺盛的季节,更多的花粉顺着雁来河流域飘落,对于驻守在外的三营,影响非常大,因而每有药来,总是优先这三营。这次也不例外,由官语白做主,所有的药全都送到了三营。

不必再受“水土不服”的折服,三营的士兵自然欢呼雀跃。

完成了这件大事的南宫玥也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日子,她开始忙着教导城里的大夫们熬制药汁,两日后,骆越城送来了一大批药材,大夫们也全都上了手,很快,一只只浸泡了药汁的口罩被晾晒了起来……

时间在忙碌中飞快流逝,这一日的晚上,雁定城外,雨澜山的东北边,一支数百人的南凉精兵悄无声息地踏夜而行,从一条山间小道绕山而下,来到了雁来河的中上游。

此刻,天方亮起,天空中看起来一片灰蓝色,只有东方透着半月状的金色亮光……

“千夫长,”几个身手敏捷的探子在探路后回来复命,“小的几人已经在附近方圆一里都探查过了,没有看到南疆军的人。”

带队的是一个精瘦的中年千夫长,闻言,他稍稍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们的行踪没有暴露。

科南力副将在沼泽那带全军覆没的前车之鉴还犹在眼前,千夫长最怕的就是重蹈覆辙——也中了南疆军的埋伏。

他们已经不能再出岔子了!

“抓紧时间,行动!”

千夫长一声令下,数百精兵就行动了起来,解下背后的包袱,把包袱中的粉末朝河水撒去……

那乳白色的粉末如同一片漫天的鹅毛大雪般,随着那阵阵的寒风飘落而下,最终落入清澈的河水中,随着潺潺的水流消失不见,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千夫长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阴毒的笑意。

除了雁定城里的水井以外,这雁来河是方圆几里唯一的水源,根据以前包拉赫传来的消息,驻扎在城外的各营基本上是在辰时左右陆续地派人来河边取水。现在是卯时过半,撒下的粉末会随着水流往下游而去,然后被南疆军取走,而他们只会以为水中的粉末是千曼兰的花粉……机会一纵即逝,他们必须赶紧了!

这时,一个放哨的探子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抱拳禀道:“千夫长,有十来个南疆军的人往这边来了……”

对方好像来早了……千夫长眉头一皱,做了个手势,示意手下的兄弟们急忙撤退,而他自己则带着两个亲兵殿后,确信附近没有留下一点粉末的痕迹后,他们三人敏捷地爬到了几棵大树上。

不一会儿,果然见十五六个南疆军士兵拎着水桶朝这边走来,说说笑笑,看来毫无提防。

躲树上的三个南凉人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不动不动。

那十几个南疆军士兵很快就在河边停下,而不远处那位躲在树上的南凉千夫长双眸熠熠生辉,死死地盯着他们,心里默念着:快取水啊!快取水啊!

眼看着那些士兵俯身用水桶从河里舀起河水,不远处又传来了声响,又有一些南疆军士兵走了过来,有的提着水桶,有的拿着水囊……这两批人显然是熟人,也不顾上装水,就互相打起招呼来,看得那南凉千夫长一方面暗喜包拉赫给的消息不错,另一方面又心急不已。

幸好,那些士兵只随口说了几句,就各自取水,带着装满的水桶及水囊原路返回……

直到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树林中,那千夫长和两个亲兵这才利落地翻身下树。

其中一个皮肤黝黑的亲兵掩不住激动地说道:“千夫长,现在还不到辰时,想必那些南疆军才刚起身,过一会儿,肯定还会有更多人沿河取水,届时……”

说着,亲兵不由畅想起那些南疆军的下场,热血沸腾。

千夫长朝雨澜山的方向看了一眼,道:“走,我们赶紧去接应五王!”

算算时间,五王亲自率领的两万大军应该可以在一个时辰内赶到,到时候雁定城外围驻扎的南疆军全都已经毒发,他们南凉大军就可以长驱直入,直逼到雁定城下。

萧奕已经带走了雁定城大部分的兵力,再去掉驻扎在城外的这些士兵,城中现在留下的南疆军守兵最多也只有四五千人,与他们两万南凉大军相比,无异于以卵击石。

萧奕远在永嘉城,哪怕收到求援赶回,也为时已晚了!

更何况他们还有一颗重要的棋子……

有了“它”,别说一日,恐怕不用半日就可破城!

雁定城必将再次回到他们南凉手中!

千夫长越想越是激动,忍不住朝雁定城的方向看了一眼……

此刻,雁定城的街道上,陆续有百姓开始出行,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守备府的正门大敞,孙馨逸和丫鬟采薇被一个青衣婆子笑吟吟地迎入府中,并把主仆俩引到了二门处,只见一辆青篷马车已经停在了那里,几个婆子候在一边,忙前忙后,把几个篮子提上了马车。

那领路的青衣婆子客气地说道:“孙姑娘,您且在此稍候,世子妃和韩姑娘很快就来了。”

孙馨逸抬眼朝前看去,便见南宫玥和韩绮霞正携手朝这边走来,两人有说有笑。

孙馨逸的目光在韩绮霞的身上停顿了一下,眸中闪过一抹几不可察的冷意。

她一开始没想过要邀请韩绮霞,但那日,就在她离开守备府的时候正好遇上了韩绮霞,忽然灵光一闪。

本来这件事与韩绮霞无关,南凉人想针对的是世子妃,可是韩绮霞的存在对自己而言,实在是太麻烦了。

只要没有了韩绮霞,自己和傅云鹤才有机会!

想起这些日子来的一幕幕,孙馨逸咬了咬牙,眸中闪过一抹狠戾,怪就怪韩绮霞为什么非要和自己作对,就别怨自己借刀杀人了!……这一切都是她逼自己的!

孙馨逸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脸上却露出温柔和煦的笑容,款款地上前几步,含笑地给二人行了礼:“见过世子妃,韩姑娘。”

三人见礼后,便依次上了那辆青篷马车,不一会儿,马车从守备府中缓缓驶出,沿着东安大街一路往前城门的方向而去……

马车里,孙馨逸就坐在南宫玥的对面,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这辆马车。从外头看,这辆马车再普通不过,可是坐在里面就知道这辆马车是特别设计过的,马车里要比表面看着宽敞,舒适,就算坐了三位主子和两个丫鬟,也一点不显得拥挤。

而且,从窗帘、地毯到箱式长凳等等的各种布置,都是十分考究,低调却又不会显得奢华,甚至连这马车奔驰起来也比寻常的马车要平稳许多。

孙馨逸可以确信,就算是父亲孙守备在世时,嫡母孙夫人的马车也比不上这一辆……

自打南宫玥来到雁定城后,为人行事一直朴素低调,孙馨逸哪怕心知对方的地位远高于自己,也没感受到那种巨大的落差,直到此刻,方才赫然窥见其中的一角。

对方是世子妃,无论从身份、地位、吃穿用度,都与自己不同……无论是过去,亦或是现在。

孙馨逸半垂眼帘,掩住了眸中的异色,含笑道:“世子妃,韩姑娘,我今早亲手做了些点心,还请两位品尝。”

她说话的同时,丫鬟采薇已经打开了食盒,只见红木食盒中放着几碟枣泥山药糕,做得精致可爱,让人看着就食指大动……

马车里,姑娘们言笑晏晏;马车外,街道上空荡荡的,只偶尔有几个行人路过,一身青色短打的中年车夫扬起马鞭,不时出发呼喝声:“驾——”

“哒哒哒……”

守备府距离城门不远,不一会儿,马车就来到了直通往城门的顺德街,四周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只听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步履声,几个百姓一边跑,一边叫着:

“南凉大军来了!”

“南凉大军兵临城下了!”

“……”

车夫“吁”的一声缓下了马速,有些不知所措地询问道:“百卉姑娘……”

“杨大哥,先靠边停吧。”

百卉看了南宫玥一眼,忙对车夫吩咐道。

马车缓缓地停靠在了路边,南宫玥挑起窗帘的一角往外看去,只见外面的顺德街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踏踏踏……”

一队队南疆军士兵在将士们的带领下飞速地从各个方向朝城门跑来,然后脚步隆隆地凳上城墙,不一会儿,城墙上就站满了一排排的士兵,或执起连弩,或拔出长刀,或架好羽箭……一个个都蓄势待发,只是从下方看着他们的背影,就感觉到一种浓重的危机感。

与此同时,还有数以千计的南疆军士兵如潮水般涌来,密密麻麻,人头济济。

孙馨逸挑开了马车另一边的窗帘,也是远眺着城墙,然后目光慢慢下移,看着附近那些惶恐不安的百姓,眸光闪了闪,一瞬间,眼神更为坚定了。

“南凉人难道真的来了?”不远处,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惶恐不安地说道。

“那还假的了。”他身旁一个中年大婶皱着眉头说,“自从我们雁定城被收复后,你什么时候看到过南疆军这么戒备?!”就算是上次南凉人派了使臣过来,也就是出动了几百个士兵罢了。

“可是,世子爷不是去率兵去攻打登历城了吗?”那年轻人越发紧张了,声音中掩不住的颤音道,“这南凉人怎么又来了!难道世子爷他……”

“别瞎说!”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走到年轻人身旁,冷声打断了他,“世子爷英明神武,一定会打败南凉人的!”说着,那中年人狠狠地握紧了拳头,咬着后槽牙道,“南凉人杀我儿孙,此仇不报,我还算不算得上一个男人!”

“没错!”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也是附和道,“就算是死,也要让一个南凉人给我这老头子陪葬!”说着,他已经抽出了腰间的柴刀,一双浑浊的老眼中,迸射出仇恨的光芒。

眼看着那些百姓都是群情激愤,孙馨逸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嘲讽,心道:真是不自量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