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罪孽/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馨逸放下手中的车帘,看向了南宫玥,只见对方眉宇紧锁,清丽的脸庞上第一次出现了慌张不安的神色。

“怎么会来得这么快?”南宫玥紧紧地攥着手中的帕子,喃喃道,“游弋营他们难道都没有发现南凉大军来了?这不可能……”

她身旁的韩绮霞也是掩不住的慌乱之色,抓住南宫玥的手道:“玥儿,鹤……”她想问傅云鹤现在在哪,想问他会不会有事……

可是话到嘴边,又问不下去了。

傅云鹤身为南疆军神臂营的校尉,又能在哪儿?自然是要坚守城门!

南宫玥拍了拍韩绮霞的手,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可就连她自己的神情都有些恍惚不定。坐在她们对面的孙馨逸自然是都看在了眼里,听在了耳里,就算是之前她有那么一丝丝的游移,此刻也烟消云散了。

“苏姑娘,”南宫玥勉强打起精神,说道,“今日的情况实在是不适宜出城祭祀孙大人和那些阵亡的将士,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孙馨逸面露犹豫之色,最后欠了欠身道:“世子妃,恕馨逸斗胆,就算今日不能去城外祭拜先父与先兄,但是馨逸还是想去庙里为先父、先兄上柱香,也好请他们在天之灵保佑雁定城……”说着,孙馨逸的眼睛微微红了起来,其中浮现一层淡淡的水雾,似是想起了当初城破时的惨状。

南宫玥叹了一口气,略有感触地点头道:“……孙姑娘说得是。我初来乍到,对雁定城还不甚熟悉,不知道这附近可有什么灵验的庙宇?”

韩绮霞也没有反对。

孙馨逸用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泪痕,道:“世子妃,就在距此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座小寺庙,还挺灵验的。”

她交代了采薇一句,采薇便去与车夫简单说了寺庙的位置,很快,马车在车夫的吆喝声中再次行驶了起来……

大概是如今战事危急,车厢里的比之前安静了不少,没有什么说话的声音,只剩下枯燥的马蹄声和车轱辘声回荡在空气中。

“车夫大哥!”

马车右拐进一条空荡荡的街道后,采薇忽然挑开帘子探出了半边身子,笑吟吟地说道:“这是我家姑娘制的雕梅,大哥可要品尝一下?”只见她手掌上摊着一张青色素帕,帕子上放着几颗雕梅。

车夫愣了一下,受宠若惊地收下了:“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他随意拈了粒雕梅扔进嘴里,雕梅清香脆甜,酸中带甜,沁人肺腑,含在口中让人精神一震。

采薇咽了咽口水,笑容满面地又道:“大哥,这些你都拿着吧……”

她话还没说完,就见那车夫甩了甩头,然后骤然往左边倒了下去……

采薇急忙伸手接住了他沉重的身体,转头对马车里低呼了一声:“姑娘,成了……”她一边说,一边艰难而又吃力地把那车夫推到一边,然后自己坐在车夫位上,高高地抽起了马鞭。

“啪——”

马儿嘶鸣了一声,在她的驱使下向着一条狭窄无人的小巷子转了过去。

第一步似乎是成功了。

采薇稍稍吐出半口气,但随即心又提了起来。

真正的考验现在才开始!从半年前城破的那一日开始,自己和姑娘就已经无路可走了……

“哒哒哒……”

车轱辘的声音在细长的巷子里回响着,而后方的车厢里,早已经是一片狼藉。

三个姑娘歪七扭八地倒在了车厢的地毯上,只剩下俏脸微白的孙馨逸还力图镇定地坐在原处。

砰!砰!

砰!砰!砰……

急速的心跳在孙馨逸的耳边回响着,心脏越跳越快,她只觉得心如擂鼓,背后早已经汗湿了一大片。

成了!

她成功了!

她一方面紧张得整个人几乎都要虚脱,但另一方面看着南宫玥和韩绮霞一动不动、柔弱可怜的样子,心中又隐隐地燃起一股快意。

有的人天生好命,就如同南宫玥;有的人只会认命地随波逐流,好似韩绮霞;有的人无论沦落到什么样的境地,都决不放弃,就像自己一样。

当初,她既然给自己挣下了一条命,那么今日她就不会放弃,她要活下去,而且还要活得越来越好……

在孙馨逸复杂的心绪中,马车越驰越快,主仆俩都是一声不吭,脸上崩得紧紧的。

孙馨逸有些坐立不安,一会儿俯视着倒在地毯上的南宫玥三人,一会儿又挑开窗帘看了看外头,心急如焚:怎么还没到?!

一炷香后,马车终于在采薇的驱使下停在了城西南的一间宅子前,如今城中十室九空,宅子附近都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人烟,当马车缓缓地停下后,四周就化成了一片死寂,仿佛置身于一片空城之中。

吱——

宅子里的人似乎听到了外边的动静,大门从里面被人打开了,一个身穿黑色短打的干瘦男子目光炯炯地盯着采薇身后的车厢,孙馨逸从车厢里微微挑开了帘子,对着那干瘦男子微微颔首。

对方急切地使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们赶紧进来,喜形于色,心道:这下,自己可就立了大功了!

马车在车轱辘单调的声响中驶进了宅子里,然后又是“吱——”的一声,大门被那干瘦男子关上。

待马车在大门后的庭院里停妥后,孙馨逸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下了马车,急躁地对干瘦男子说道:“人就在里面了!”她的态度有些不客气。

干瘦男子也不在意,他勉强压抑住心头的喜悦,一边挑开马车的帘子,朝车厢中看去,一边对孙馨逸道:“你做得很好,只要镇南王世子妃落入我们的手……”

他的话戛然而止,双目不敢置信地瞪到了极致。

怎么可能?!

马车里,南宫玥三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三个姑娘清冷明亮的眼眸淡然地看着这干瘦男子。

干瘦男子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难道说……

他脑海中浮现一个念头,他们被孙馨逸骗了?!

干瘦男子瞳孔一缩,不敢置信地朝孙馨逸看去。

这个女人怎么敢!她做下了那等天理不容的事,她以为大裕还容得下吗?

却不想——

孙馨逸比他还要害怕,小脸刷的惨白如纸,没有一点血色,浑身颤抖如寒风中的落叶,冷汗涔涔……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没用了!

干瘦男子心里瞬间就明白了,孙馨逸以为自己算计了镇南王世子妃,却不知道她的言行之间早已经露了马脚,反而被对方给算计了!

这个女人虽然够狠心,却是愚蠢至极!

干瘦男子心念飞转,既然这是一个陷阱,那么这个宅子的四周必然已经被大批南疆军包围,事到如今,他也唯有拿下世子妃,才能以此为筹码给自己在这绝境之中找到一丝生机……

想着,干瘦男子已经轻巧地跃上马车,出手如电地朝南宫玥擒去。

百卉冷冷地一笑,护在南宫玥身前,与此同时,原本一动不动地靠在一边的车夫猛然睁开眼,利落地出掌,掌刃朝干瘦男子的手腕劈去。

车厢里的南宫玥淡淡地道:“萧影……”

话音未落,一个鬼魅般的颀长身形已经出现在干瘦男子身后,萧影不客气地出脚,一脚直接踢向了他的后腰……

干瘦男子感受到后方的劲风,一个驴打滚避了开去,顺势从马车上摔落,滚了半圈后,却见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另一个黑衣年轻人出现在他前方,笑眯眯地看着他,下一瞬,对方已经出手。

“咔哒——”

那清脆的一记声响,一个人的脖颈就这么被硬生生地扭断,然后软软地歪了下去,那双眼睛往外凸着,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就像是记忆中的那双明亮的黑眼睛一样……

不远处,孙馨逸把发生的一切从头到尾地看在眼里,整个人僵立原地,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画面,杀戮、尸体、血流成河……那一幕幕,触目惊心,仿若人间地狱……

“姑娘……”采薇惶恐不安地朝孙馨逸靠来,嘴唇微颤。她想说,姑娘,他们得赶紧逃走才行,再不逃,就来不及了。

采薇自小就跟在孙馨逸身旁服侍左右,主仆多年,只听她的语气,孙馨逸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嘴唇紧紧地抿在了一起。

逃?!

还有什么好逃的?!

她虽然懂几分拳脚功夫,就算是对付一个大男人也未必没有一线生机,可是,无论是这个看似平凡憨厚的车夫,还是那两个黑衣男子,都身手高超,很显然,他们应该是世子妃的暗卫,且早有准备,连这个南凉的探子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更何况是自己区区一个女子!

自己输了!

虽然自己拼劲全力想要活下去,但终究还是躲不过死劫……

她不甘心啊!她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她才不要像嫡母和妹妹们一样,毫不抗争,就用一根白绫了此余生,她才十五岁,才刚刚及笄,正是最璀璨芬芳的年华。

她要活下去,哪怕踩在别人的尸体上……

孙馨逸咬了咬下唇,语气艰涩地问道:“世子妃,我什么时候露马脚了?”是因为那些雕梅,还是说早在自己提出要祭祀先父的时候,又或者是更早的时候……

孙馨逸心跳如擂鼓,不敢再细思下去。

南宫玥在百卉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直视着孙馨逸,缓缓道:“孙姑娘,令侄究竟是怎么死的,你心里最明白!”

南宫玥看着淡然,但是语气中却透着一股逼人的锐气,言下之意更是让人听了心惊肉跳。

一瞬间,孙馨逸只觉得在场每个人的目光都如同刀子般,让她有一种在大庭广众下被一下子剥光了衣裳的感觉。她自以为自己表现得天衣无缝,就是一个隐忍悲伤的前守备之女,却不想她早就露了破绽,还傻乎乎地试图在世子妃跟前与韩绮霞争宠……

这时,韩绮霞也利落地跳下了马车,走到南宫玥身旁,目光复杂地看着孙馨逸。

她原来只是以为这位孙姑娘有些心术不正,不值得深交,因此敬而远之,却不想人性远远要比她想象的还要可怕许多。

这位孙姑娘已经不仅仅是心术不正那么简单了……不,还是自己太过粗心了。她早该注意到这位孙姑娘在雁定城破时的经历有些不对劲。

想到那日南宫玥曾说起孙小公子的死因有可疑,尤其是查到他平日里与孙馨逸并不十分亲近,城破那日却一刻也离不她……韩绮霞就忍不住叹道:“孙姑娘,令侄才两岁而已……”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彻底地刺到了孙馨逸的痛处。

孙馨逸瞳孔猛缩,眼中释放出豺狼般的冷酷光芒,与她过去那知书达理、温柔娴雅的样子迥然不同。

这一刻,她再也不想掩饰自己,再也不想伪装下去。

“我只是要活下去而已!”

她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仅仅两岁的孩子,为了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孩子,牺牲她自己的性命?!

孙馨逸越想越是不甘,歇斯底里地嘶吼道:“我想活下去难道有错吗?你们尝过刀被架在脖子上的滋味吗?你们尝过一只脚踏过鬼门关的滋味吗?你有什么资格来置喙我?”像世子妃,这辈子锦衣玉食、娇生惯养,十指不沾阳春水,又有世子爷如珠似宝的宠着,恐怕都不曾磕碰过一下,又怎么会知道什么叫生与死的选择!

孙馨逸反复地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没有错。

她的脑海中如同鬼马灯一般闪过了无数的画面。

那一日发生的事还恍如昨日,每一幕都清晰可见。那一晚,南凉大军兵临城下,雁定城岌岌可危。父亲和两位兄长出府迎敌后,嫡母孙夫人就把府中的女眷都召集到正堂中,这一待就是三日三夜。

孙馨逸知道嫡母已经命人备好了几条白绫,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她们想死,她们怕受辱,她们怕名节不保……

但是她不愿意去死,她要搏一搏!

孙馨逸仔细思虑了一番,她知道如果她想要活下去,唯一的希望就是侄儿孙佩凌。父亲和两位兄长都在守城门,他们必是不会投降的,一旦城破,估计是免不了一死,那么孙家最后的血脉就是侄儿孙佩凌了。以嫡母的性子,一定会想方设法地让人带走孙佩凌,守住孙家的香火,这就是自己的机会。

因此,从第二日起,孙馨逸就想尽办法讨侄儿欢心,把他抱在了怀里,任何一个人想要抱走他,她就暗暗地掐着他的皮肉,让他大哭大闹,做出一副他不愿意离开她的样子……足足两日,她把孙佩凌伺候得尽心尽力。

她的这番心力没有白费。在城破的消息传来的那一刻,嫡母发现无法把孙佩凌从自己身边抱走,也生怕他万一大哭大闹会引来南凉军的,小命不保,只得把孙佩凌托付了给她。她在嫡母和长嫂崔氏的跟前发誓一定会尽她所能护孙佩凌周全。

那一刻,她是真心的。

毕竟有了孙佩凌,她以后才有了根基,才不是一缕无依无靠的浮萍。

父亲和兄长英勇抗敌,舍身就义,孙佩凌作为英烈之后,想必前途不成问题,那么,她这个姑母才会好。

嫡母让她带着孙佩凌一起躲到了后院的一个枯井中,让亲信王嬷嬷用巨石盖上枯井。枯井狭窄、肮脏,只够她抱着孙佩凌勉强蜷缩在那里而已,也因此统共只能有两个人活下来——她用十五年的乖巧柔顺换来了这条生路。

可是,他们被出卖了!

那个可恶的王嬷嬷一家受孙府的恩宠,却终究是怕死了,为了保住自己和儿子的命,把南凉人引来了。

当南凉人的一支支利箭对准了井中的自己时,孙馨逸几乎以为自己死定了,却不想那个南凉主帅伊卡逻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出现,还给了她一个“机会”,一个入魔的“机会”……

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被扔到了她的脚边,孙馨逸以为自己会迟疑,会害怕,可是那一刻她冷静得出奇。事实就是,在性命攸关的时刻,她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不是吗?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就像南疆与南凉之间的这场战争一样……

她还记得孙佩凌怯怯地缩着身体,吓得嚎啕大哭,哭嚷着:大姑母不要!大姑母不要……

眼泪鼻涕在他白皙的圆脸上糊成一团,看来可怜得如同她曾经最喜爱的一只小狗一样。

软弱的情绪只是一闪而过,孙馨逸毫不迟疑地把匕首送入孙佩凌的胸口中,他那双乌黑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从哀求到呼痛再到绝望,然后随着他的气息停止,那双曾经灵动的眼睛变得灰蒙蒙的一片,失去了所有的神采……

伊卡逻的掌声唤醒了迷茫中的她,对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讽刺地说道,姑娘不愧为孙守备之女!

是啊!她是父亲的女儿。孙馨逸在心里对自己说:父亲虽然会生气,但是会原谅她的吧。父亲不是说过,最疼爱的就是她这个长女了吗?与其她和孙佩凌一起去死,还不如她好好地活下去,也给孙家留下最后一丝血脉,不是吗?

孙馨逸最怕的是对方会言而无信,毕竟南凉处于蛮夷之地,茹毛饮血,哪里知道什么礼义廉耻,出尔反尔对他们来说想必也是家常便饭……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那个南凉主帅爽快极了,立刻就命人把她从井中捞出,放她离去了。至于那王嬷嬷,她出卖主子,却也没落得什么好下场,和儿子两人被南凉人一刀砍下了头颅。

被一个南凉副将送出府的时候,孙馨逸偶然看到了采薇,可怜的采薇……那一瞬间,也许是不忍,也许是同病相怜,她向他们讨了采薇。

之后,她带着采薇,扮作普通的百姓在城中艰难地苟活着……直到镇南王世子萧奕带兵破城,雁定城重新回到了南疆军的掌控中,她才算又出头了。

无论是现在的李守备,还是父亲在南疆军中的同袍旧友,都对自己照顾有加。

她也为自己谋划了将来。

正当她以为日子会越来越好时,却没想到南凉人出现了,带着伊卡逻的命令……

直到那时,孙馨逸才明白当初伊卡逻为什么会放过自己,对方抓住了自己的把柄,那么自己就必须受命于他——哪怕是雁定城没有被萧奕夺回,伊卡逻也可以派自己作为内应前往南疆诸城,只要一番漂亮的说辞,没有人会怀疑她的身份。

从自己选择了“活”这条路的那一刻,南凉人就变成了吸附在她身上的血蛭,不吸饱了血,对方绝不甘心!

可是她也别无选择了,即便是早知如此,她知道自己也会义无反顾地做出同样的选择,哪怕有一丝希望,她也要活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