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2立斩/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和韩绮霞静静地看着孙馨逸,没有人想要去训斥、反驳她什么。

孙馨逸不过是以己度人罢了。她又如何知道别人的身上发生过什么,她又怎么会知道南宫玥和韩绮霞也曾遇到过一次次性命攸关的危机,可是她们的选择不同。

孙馨逸是孙守备之女,想必自小也是读过几年书的;孙家满门忠烈,想必也教导了她何为礼义廉耻孝悌忠信,该明白的道理她都明白,只可惜,她心术不正,自私自利,为了一己私心,就可以不择手段,丧尽天良,她与那些山林间的野兽有什么区别?

试问,人又该如何与野兽说道理呢?!

虎毒尚且不食子,即便是小灰还知道救助落下鸟巢的雏鹰寒羽,可是孙馨逸却为了苟活不惜杀害自己的亲侄儿,与这样的人,又能说什么?!又有什么好说的!

与她说大义,她只会觉得愚蠢。

话不投机半句多,她们与孙馨逸就是如此。

就在这时,宅子的正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吱”的开门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只见门外站在几人,为首的赫然是一身月白衣袍的官语白,与他并行的则是一个长发随意松散地扎在脑后的黑衣男子,俊美的脸庞上笑得漫不经心,正是官语白的好友司凛。两人的身后,还跟着几人,男男女女。

“侯……侯爷!”

孙馨逸惊讶地脱口而出,世子出征,安逸侯试图把权的行为最近在军中早已经是引起了不少将士的不满,孙馨逸经常去伤兵营,又有不少军中长辈不把她当外人,不免也听说了一二。她一直以为南宫玥作为世子妃必然会提防安逸侯,却不想南宫玥竟然也把自己的事也告诉了安逸侯,南宫玥这到底在想什么?

孙馨逸一时有些茫然了。

跟着,孙馨逸注意到官语白身后有两个年轻女子,她俩打扮得像是一主一仆,那年轻的少夫人挽了一个端庄的牡丹髻,皮肤白皙,容貌秀丽,身上穿了一件玫红色缠枝纹褙子,看来优雅大方,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夫人……孙馨逸可以肯定自己从未见过此人,可是不知道为何竟然觉得对方的打扮气质有些眼熟。

等一等!

孙馨逸想到了什么,又朝南宫玥看了一眼,心中似乎隐隐猜测到了什么,但随即又一闪而逝。

官语白的目光只在孙馨逸身上停了一瞬,便移开了。

南宫玥和韩绮霞也许会对孙馨逸的行为唏嘘不已,但是对于征战沙场多年的官语白而言,早就见过了无数在战争和死亡面前备受考验的人性,很多平日里看似和善的人在生与死的选择前,会瞬间折腰甚至堕落成恶鬼,孙馨逸也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没有与孙馨逸多说什么,他做了一个手势后,风行和一个中年女人就来到她跟前,风行笑眯眯地说道:“孙姑娘,请吧。”

他们之所以早就发现孙馨逸有古怪,却一直没有揭开,只是因为她还有用。而如今,这出戏中,属于孙馨逸的这一折已经落幕了,她也该下场了。孙馨逸罪无可恕,然而如今南凉压境,一个小小的孙馨逸自然不能与南疆百万百姓相提并论,待到此战事了才轮到她。

孙馨逸深吸一口气,想问对方打算把自己怎么样,话到嘴边,又觉得自己极为可笑。还能怎么样?成王败寇而已。再想想,这半年多来的一切仿然如梦,最终用孙佩凌的命也不过换来了这短短半年的苟活于世……

孙馨逸和她的丫鬟采薇被带出宅子,然后被“恭送”到一辆马车前。

上车的那一瞬间,孙馨逸忍不住又朝宅子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原本站在官语白身旁的黑衣男子正朝那倒在地上了无生息的南凉探子走去……

安逸侯想干什么?

她目光半垂,停顿了一下,这又关她什么事呢?她总归是逃不过一死了。

她放空思维,表情呆滞地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地驶走了,而宅子里,已经没有人再在意孙馨逸……

时间一点点过去,日头越升越高,雁定城的城门两边,都是黑压压的一片。

城外,数以万计身着铜盔铁甲的南凉大军已经距离雁定城不到一里,从城墙上一眼望去都是密密麻麻、攒动不已的人头,犹如蝗虫过境一般,充满了一种肃杀的气氛,让人只是这么远远地看着,就觉得心头好像压了一座小山似的。

?“踏踏踏,踏踏踏……”

随着那整齐而沉重的步履声,南凉大军越来越近。

空前的紧张笼罩在城墙上方,每一个南疆军士兵都是面目森冷,如同一把把闪着寒光的利剑般,透着一副杀意凛然的气势,这一刻,所有士兵的心情都是一致的,誓死要守住雁定城,带着埋骨战场的决心。

城门的正上方,郑参将、苏逾明、李守备、傅云鹤、俞兴锐等一干大小将领都已经到了,几个小将一会儿看向城外,一会儿又看向城里,似乎在张望寻找着什么。

望着那越来越近的南凉大军,俞兴锐面色凝重地说道:“这应该有两万人了吧?”可是如今城中只有五千守兵,如何与南凉两万大军对敌?……还有,南凉大军来袭,驻守在雁定城外围作为防卫的游弋营、先登营和选锋营足足有近五千的兵力,为何没有半点声息传来?难道说他们遭遇了什么不测……

那可是五千精锐啊!

俞兴锐眉宇深锁,和身旁的司明桦互相看了一眼,越想越是心惊肉跳,七上八下。

司明桦给了俞兴锐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他莫要冲动行事。

忍了又忍,忍了又忍,脾性火爆的俞兴锐还是忍不住对李守备说道:“李大人,侯爷怎么还不来?!”

小将们都是面沉如水,很显然,他们都有同样的想法。现在世子爷不在城中,把三城的事宜托付给了安逸侯官语白,可是现在南凉大军都兵临城下了,雁定城岌岌可危,安逸侯身为城中最高将领,又身在何处?!

他……总不会是临阵脱逃了吧!

俞兴锐心中不由得浮现这个念头,几乎想要脱口而出,想到之前因为那南凉奸细的挑拨差点就弄得军营“哗变”,还是握紧双拳,按捺住了。

可是无论如何,这大战将即,主帅却不知所踪,实在是军中大忌啊!

李守备也是面色凝重,额头渗出些许冷汗,他和郑参将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用安抚的语气说道:“别心急,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侯爷了,侯爷很快就来了。”

他话音还未落下,司明桦指着城门后方的顺德街,略显激动地拔高嗓门道:“安逸侯来了!”

一时间,城墙上的众将领都循声看去,只见几十丈外的街道上,几匹高头大马加上一辆马车正朝这边飞驰而来,骑在最前方的一匹白马上的斯文男子正是官语白。

俞兴锐等小将心里皆是松了一口气,晚到一会儿总比不来强,官语白来了就好。

不一会儿,官语白带着竹子一前一后地上了城墙。

“侯爷!”众将领齐齐地对着官语白抱拳行了军礼,城墙上气氛凛然。

官语白示意他们免礼后,郑参将郑重地抱拳道:“侯爷,接……”

“嗖——”

郑参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后方的一声异响打断,只见城中一支烟花如流星般腾空而起,瞬间就直冲云霄,在天空中绽放开来,就像是一朵盛开的巨花,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仅仅是城中的南疆军,也包括城外的南凉大军。

这个烟花仿佛一个信号般,几乎是下一瞬,城东、城南、城西、城北……雁定城的各个方向相继升起了浓浓的黑烟,仿佛一条条巨大的黑龙般,下方隐隐能看到些许红色的火光……

众人的面色更难看了,不知道是谁说道:“侯爷,一定是有人放火!”

仿佛在验证他的话一般,城中很快就骚动了起来,隐约可以听到有百姓在惶恐地大喊着:“走水了,快去救火啊!”

木质的房屋一旦被点燃,又有瑟瑟的寒风作为助力,火势蔓延得极快,很快就熊熊燃烧了起来……

附近一些百姓见了,赶忙吆喝着去救火。他们不能上战场杀敌,但至少也能做一些他们力所能及的事。

呼喊声、奔走声、泼水声……不绝于耳。

只是转瞬,原本宁静安详的雁定城已经是硝烟四起,人心惶惶!

城墙上的众将俯视着混乱中的雁定城,都是义愤填膺。

“该死!”俞兴锐气氛地握拳道,“一定是城中潜伏了南凉奸细,他们趁机放火伺机作乱,试图乱我军心!”说着,他气得眼睛都红了,对着官语白抱拳请命道,“侯爷,请准许末将带一队人马前去救火并擒拿南凉奸细!”

官语白还没说话,就有另一个小将理智地出声否决道:“侯爷,末将以为不妥。现在南凉两万大军压境,城中只有五千兵力,要守住城门已经是十分艰难,哪里还分得出兵力去救火?如今城中十室九空,就算是烧掉一些房屋,也不是什么问题……不如让城中百姓自行救火!”

这话其实也不无道理,四周好几个将士都是交头接耳。

俞兴锐静了一静,但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妥。他正要再说,却被司明桦拉了拉袖子,给他使了一个眼色拦住了。

官语白望着城中各处渐浓的黑烟,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缓缓道:“城中混有南凉奸细,我们必须派人去救火,以安民心。”他的声音如金玉相撞,带了几分凌厉,“要守城,不止要稳军心,也要稳民心。”

他几句话说得众将若有所思。

是啊,若是任由大火蔓延,那些隐藏暗处的南凉奸细再在城中煽风点火一番,弄不好,就会搞得城中人心惶惶,民心不稳。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官语白看向俞兴锐和司明桦,神情肃然地下令道:“俞兴锐,司明桦,本侯就命你们俩各带五十人马去城中救火。若是发现行径可疑之人,直接拿下!”

“是。”俞兴锐和司明桦抱拳齐喝一声,一前一后地沿着石阶走下了城墙……

“侯爷!”

这时,苏愉明紧张地叫了起来:“南凉人开始整军待命了。”

众人忙朝城门外望去,南凉大军已经停在了距离雁定城门六七十丈远的地方,一个个南凉士兵们开始驾起了一辆辆弩车以及一架架投石器……

看来他们是要打算开始攻城了!

尽管安逸侯曾有过如何坚守雁定城池的沙盘推演,可那次的前提在于,他们提前了两个时辰得知南凉大军即将逼近,也有足够的时间让安逸侯进行布置,而这一次,却连半个时辰都没有留给他们。

实打实的以五千人对抗敌军两万,这一仗怎么想都没有胜算。

更何况,率军出征的世子爷萧奕那边还了无音讯,或者说,生死未卜……

城墙上的众将士一眨不眨地望着南凉军的一举一动,四周的气氛越来越凝重、压抑,军中上下,无论是那些士兵,还是不少将士的心中都隐隐有一丝绝望,害怕半年前城破的噩梦会再次上演!

“小四,让他们把人带上来。”

一片寂静中,官语白淡淡地吩咐了一句,这让众将士的目光都齐刷刷地集中在了小四身上。

小四向城墙下的两人打了个手势,那两个守在马车旁的男子从马车里押下一个蓬头垢面的人,不一会儿,那个人就被推搡着押上了城墙。

这个人身形高大健硕,油腻的头发乱蓬蓬地披落下来,脸上都是细碎的胡渣,看来不修边幅,却掩不住他深刻的眉目和俊朗的五官。

这是……

众将士皆是瞳孔一缩,都认识此人——

南凉九王朗玛。

这么说,刚才安逸侯来迟了,难道就是专门押解九王去了?

南凉使臣曾经放下豪言,不归还九王,就兵临城下。如今,南凉大军确实兵临城下了,安逸侯莫非是想要违抗世子爷的意愿妥协不成?

几个将领面面相觑,暗自揣测着。

朗玛磨磨蹭蹭地走上城墙,跟着就注意到了城外的剑拔弩张,心中一喜:太好了!他们南凉大军总算来了,这下自己有救了!

自从他挟持那女人未果后,他就被南疆军囚禁在死牢中,不知不觉已经半个多月了,死牢里漆黑不见光亮,只有凭借每日的两餐来判断现在到底是过了几日……

朗玛曾经以为之前做苦力的日子已经是萧奕对他最大的凌辱,被关进死牢后,他才知道原来黑暗、孤独,不知道岁月,不知道前景……那才是最大的折磨!

现在,希望的曙光终于出现在了前方!

镇南王世子,还有这些雁定城中的南疆军将士和百姓,若是想要保住性命,就必须求他了!

朗玛的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数月前那耻辱的一幕幕,当时萧奕命人攻打雁定城,竟无耻地以自己为人质押于阵前,令得驻守雁定城的艾力达将军束手束脚,被迫只守不攻……最后才让萧奕有了机会拿下雁定城。

可是,如今情况却彻底掉转了过来。

轮到他们南凉军卷土重来!

想着,朗玛的脸上掩不住得意之色,他抬眼扫视了城墙上的众将士一番,却发现萧奕不在这里。此刻城墙上的众将隐隐是以一个斯文优雅的陌生男子为首,这个年轻男子看来不过二十余岁,无论容貌和气质都宛如书生一般。

一众将领中,也唯有他的身上没有铠甲,乍一眼看去有些鹤立鸡群,但是再细细一看,他的气质在众将领中却又毫不突兀,仿佛他天生就属于战场!

朗玛眉头一动,心道:这个人是谁?

能在南疆军中号令众将的自然不会是什么普通人,可是他在来南疆之前,曾详细查过南疆著名的将领,年轻一辈中除了镇南王世子萧奕,应该没有一个年轻将领的品级和威望到了可以让那些老将以他为尊的地步……

或者说,是这些老将不得不服从?

那么,他该不会是大裕皇帝派来的吧?!

要真的是这样的话,以大裕皇帝对南疆、对镇南王的提防,这个年轻公子是决不可能和南疆军完全一条心的,他们双方恐怕是面和心不和,在两军对垒之际,这可是大忌。

更何况,无论此人是谁,现在有两万南凉军在城外,而这雁定城中一眼扫去,不过是数千的士兵,又能玩出什么花样来,雁定城已经是他们南凉的瓮中之鳖了!

只是转瞬,朗玛心中已经闪过了许许多多念头,越发觉得对于他们南凉而言,如今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

朗玛心里得意不已,就算他还没说话,这种得意和张扬已经释放了出来。

“大裕人,本王劝你们还是赶紧把本王放了。”朗玛趾高气昂地说道,“也许本王还可以帮你们在吾南凉主帅跟前美言几句,破城时放你们一条生路。”

闻言,城墙上的气氛一冷,将士们都是满腔义愤,目光不由地聚焦在了官语白的身上。

官语白一双温润的眸子朝朗玛看了过去,嘴角微微含笑。

不知为何,在对上那双看似毫无杀伤力的眼眸时,朗玛心中莫名地生出一丝寒意。

“跪下!”

官语白给了两个字,简单的两个字听似平淡,却又透着毋庸置疑的果决,与利剑出鞘般的锐气。

朗玛怔了怔,心头冒出一个想法,莫不是此人也想学那无耻的萧奕,以自己为盾牌立于城墙上,心中不禁冷笑,正要说话,却被后方押他上来的其中一个灰衣人一脚踢在了后膝上。

朗玛痛呼一声,狼狈地跪倒在城墙上。

下一瞬,就听官语白继续下令道:“斩!”

城墙上,静了一静。

不只是朗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城墙上的众将也傻眼了。

众将本来也以为官语白或是想以朗玛为条件换得敌军退兵,又或是想借朗玛为人质拖延时间,好为雁定城挣得一息生机,万万没有想到官语白竟然下了这么一个命令。

但是这个时候,杀九王会不会太莽撞了,会不会反而激怒了城外的南凉大军?

不少将士心中都有一丝不确定。

朗玛自然感受到那空气中的怪异,疯狂地大吼起来:“你们疯了吗?吾南凉两万大军就在城外,你们还要任由这个大裕皇帝派来的王都人为所欲为吗?你们看不出……”

朗玛的话恰恰就说中了不少将士心头的顾虑,好几个小将交换了几个眼神,犹豫迟疑。然而,在官语白几次立威后,哪怕他们依然对他满心戒备,却也不敢再随意置喙。

对于朗玛的叫嚣,官语白只是用一个字冷冷地打断了对方——

“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