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秘辛/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馨说萧奕的生母大方氏是被人害死的?!

一瞬间,四周寂静无声,死一般的沉寂。

南宫玥看着萧奕冰冷如寒霜的眼神,心里有些担忧,赶忙用力握了握他的手。

南宫玥自抵达南疆后,鹊儿不时会把王府中下人口中的一些消息传到她耳中,其中也包括大方氏的死因,据说,大方氏是生萧奕时难产导致崩漏,萧奕没满周岁,人就去了,听说大方氏临产前一天曾经觉得腹如绞痛,又吐又泄,请了王府良医所的良医开了方子才缓和下来……

当初南宫玥就觉得这些症状,有几分可疑,但只凭几句可能被加油添醋的话又不足以为证。更何况,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在王府中,早就没有大方氏身旁近身服侍的老人,如今知道些皮毛的,也不过是当年王府中的粗使婆子,人云亦云罢了。

甚至,南宫玥曾也一度怀疑过,先王妃是因为乔大夫人履履给镇南王塞美人,心情抑郁才会导致难产……

想着,南宫玥眉宇紧锁,而萧奕更是面沉如水,嘴角一勾,冷笑道:“我倒要看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萧奕的声音冷得好像从地狱的最深处发出,竹子担心地看了自家世子爷一眼,也不敢多说什么,安静地在前头带路……

雁定城的死牢就在城北,距此约莫五六里的路,萧奕从巡逻的士兵那里借了一匹马,和南宫玥一同策马而去,不过一盏茶功夫就到了。

死牢中,阴冷潮湿晦暗,一走进来,仿佛是踏入了另一个世界般,再也没有了光明和希望。

“世子爷,世子妃,请随小的前面走。”

胡子拉渣的牢头提着一盏油灯,战战兢兢地在前面领路,一直把二人领到了一间空荡荡的戒律房中。牢头早已事先在里头点了几盏油灯,油灯发出昏黄的烛光,烛火跳跃着,在萧奕脸上投下半明半暗的阴影,让他看来彷如罗刹。

戒律房中,气氛一片凝重、压抑。

待两人坐下后,不一会儿,牢头就命人提来了孙馨逸。

孙馨逸仍旧穿着之前那身湖色衣裙,纤腰挺得笔直,就算在这时候,她的头发仍然梳得整整齐齐,衣裙虽然有些皱,但也勉强干净,一双幽深的眼眸坚定中透着一丝狠厉。

她带着几分揣度的目光飞快地在萧奕和南宫玥身上扫过,然后在南宫玥身上停留了一瞬,似乎惊讶她为什么也来了。

“馨逸参见世子爷、世子妃。”

孙馨逸毫不迟疑地“扑通”一声跪在了冷硬的石板地上。

南宫玥一看孙馨逸的表情,就知道哪怕被关在死牢里,她还是毫无自省的意思。

南宫玥心中暗暗摇头,在一旁沉默地坐着。

此刻,萧奕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

“听说,你要见本世子?”萧奕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漫不经心地说道。

虽然萧奕没有提大方氏,但孙馨逸当然明白萧奕为何愿意见她,否则以她的死罪,又如何能让堂堂世子爷屈尊来见她。

孙馨逸深吸一口气,也不敢与萧奕兜圈子,开门见山道:“世子爷,馨逸愿说出所知的一切,还望世子爷饶馨逸一命!放馨逸平安离开雁定城,并答应不追究过去的一切!”

萧奕瞥了孙馨逸一眼,淡淡道:“说吧。本世子倒要看看你所说的值不值得你这条命!”

孙馨逸心中一喜,世子爷生母的死因当然比她这区区罪女的一条命要重要得多。

她理了理思绪,条理分明地说道:“世子爷,馨逸的姨娘在年少时曾经在方府做过洒扫丫鬟,那个时候,方家还没有分家。……一次她在假山边洒扫时,偶然听到有两人在假山洞里说话,姨娘一不小心发出了些动静,惊动了对方,最后以猫叫声险险地蒙混了过去……后来正巧先王妃带着丫鬟往假山的方向走来赏景,就把说话的两人给惊走了。”

听到这里,萧奕面露冷色,沉声问:“你姨娘可有看到那两人是何人?”

孙馨逸忙答道:“回世子爷,姨娘没有看清,只知道其中一个是年轻的女子,而另一个男人则有着百越那里的口音。姨娘听到那男人在说‘只要助吾王得了方家在西格莱山那边的铁矿,不会少了你的好处……’”孙馨逸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萧奕,继续道,“次日,两个负责花园里洒扫的丫鬟就因为犯事,被主子给活活打死了。其实那一日馨逸的姨娘本来不负责假山那边的洒扫,是因为一个好姊妹身子不适,才帮着去代工。”

孙馨逸的姨娘不是傻子,立刻就想明白自己的好姊妹是为何被杖责至死。

分明是那说话的两人还是起疑了,所以就杀人灭口了!

“姨娘知道事情不妙,就事先买通了一个常来方府的人牙子,找了个机会故意打碎了花厅里的一个青瓷花瓶,又顶撞了管事嬷嬷几句,然后被发卖了……”那个人牙子倒也守信,给孙馨逸的姨娘选了户好人家,所以她才有机会进了孙家做丫鬟,后来由孙老夫人做主开了脸,成了孙守备的通房,直到有了身孕,又抬为了姨娘……

孙馨逸顿了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晦涩难当。

她深吸一口气,才继续道:“半年前,南凉大军兵临城下,雁定城不日就将城破,母亲把我孙家满门女眷聚集在她的院子里,打算一旦城破,就令所有人自缢殉节。馨逸的姨娘自知难逃一死,寻隙把当年的这些事都悄悄告诉了馨逸。”

孙馨逸的姨娘把这一切告诉她,是希望孙馨逸别轻易放弃。就连先王妃都死了,她却争到了一次活下去的机会,虽然没争到第二次,但孙馨逸未必没有机会。

孙馨逸咬了咬牙,又说道:“……世子爷,当年先王妃在那日之后不久后就先逝了,说不定是他们以为她听到了什么,所以才会杀人灭口!”

待她话落之后,四周陷入死寂,静得孙馨逸有些害怕,心脏“砰砰”地加快,在耳边回响着。

自从昨日她被南凉要挟不成,反被世子妃识破后,她就知道自己完了。可是,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死了,凭什么她要为那个才二岁的,不懂事的孩童偿命?她苦思冥想了一夜,忽然想到,姨娘无意中告诉自己的这个秘辛似乎能为她争到一丝生机。

见萧奕好一会儿还是没有说话,孙馨逸鼓起勇气抬眼看去,迎着对方晦暗不明的眼神,又道:“世子爷,虽然馨逸无凭无据,如今也过去了那么多年,世事变迁,但是方家犹在,以世子爷您的手段,想要查证此事,也大有可能……”

她滔滔不绝地说着,知道自己所知虽然是惊天秘闻,但坏就坏在空口无凭。

“把她带下去吧。”

萧奕再也不想听她叽叽歪歪,六个字打断了她。

孙馨逸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萧奕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是答应放过自己吗?

“你……世子爷,你怎么可以不守信用?!”孙馨逸脱口质问道。

她心里有个声音在嘶吼着,不该是这样的啊?!

世子萧奕虽然看着吊儿郎当,但是从他治军的手段可见,绝非如他外表般纨绔。治军之道,重在一言九鼎,萧奕他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他就不怕坏了他自己的名声吗?!

萧奕冷冷地看向孙馨逸,目光中透着一分锐利,两分不屑,三分冷意,缓缓地说道:“对君子,当然要以诚相待,一诺千金,但是对于连人也称不上的禽兽,讲礼节、讲诚信,岂不可笑?!”既然连她自己也放弃了为人之道,还想奢望别人视她为人吗?

萧奕的寥寥数语,仿佛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底,彻底浇熄了孙馨逸的心头的那一丝火苗,她整个人几乎瘫软下去。

牢头很快按照萧奕的吩咐请来了两人,这两人孙馨逸也很熟悉,正是李守备和景千总。

本来,李守备和景千总今儿一早就要带走孙馨逸的,谁想孙馨逸一出牢门就宣称她知道先王妃大方氏的死因!

此事非同小可,牢头请示了李守备和景千总后,就立刻派人去禀报了萧奕。

李守备和景千总便在另一间戒律房里候着,直到萧奕派人传唤。

李守备和景千总都是目光复杂地看着孙馨逸,他们二人都与先去的孙守备是故交,尤其是景千总更是孙守备相交多年的好友,把孙馨逸当做自家的晚辈看待,自从来到雁定城后,他一直对孙馨逸多有照顾,唯恐委屈了故人之后。

景千总心中早就谋算过了,孙馨逸现在无父无母,无亲无故,属于孙家的产业,自然要交到她手上,若是有恶仆胆敢欺主,也自有他们这些长辈为她做主。将来,等到三年守孝期满,再为她说门亲事也算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孙守备……景千总甚至还考虑过是否要为孙馨逸招赘,也好给孙家留下一丝血脉。

可是此刻再想来,一切却那么讽刺,那么可笑。

景千总一眨不眨地瞪着跪在地上的孙馨逸,眼睛几乎要瞪凸了出来。他真想扒开孙馨逸的皮看看,她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一个才两岁的幼儿,就算是与她无亲无故,普通人怕也是不忍下手要其性命,可是孙馨逸居然连自己的亲侄儿也可以下手!

孙家满门英烈,怎么就会被她这么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偏偏还不能简单地杀了她一了百了……不过,人总得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世子爷……唔!”孙馨逸还想说什么,但是立刻就被一个牢头捂住了嘴巴,强硬地带下去了。李守备和景千总也告退了。

小小的戒律房中又静了下来,只剩下萧奕、南宫玥和那个之前给他们领路的牢头。

那牢头有些不安,几乎是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直到萧奕转头对南宫玥道:“阿玥,我们走吧。”牢头才暗暗地松了口气,殷勤地在前面引路。

死牢中光线晦暗不明,空气更是潮湿污浊,弥漫着一种绝望压抑的气息,让人的心情也不由得变得沉郁起来。

推开牢门的那一刻,便是眼前一亮,外头仍是阳光普照,微微的寒风带着冬日略显清冷的空气扑面而来,带着阳光的芬芳。

两人没有再骑马,手牵着手缓步而行。

南宫玥不时转头看向萧奕,他侧脸深刻完美,此刻嘴角微抿,透着一分漫不经心。

可是南宫玥知道他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此事事关萧奕的生母,他又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呢。

她现在需要做的只是陪在他身边而已。

两人缓缓地往前走着,漫无目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奕忽然开口道:“臭丫头,你说那姓孙的说的是真的吗?”他声音中掩不住的晦涩。虽然萧奕对生母根本没有印象,但是血脉之情是人之天性。

萧奕心知孙馨逸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别的且不说,西格莱山附近有没有方家的铁矿,如今又在谁的手里,要查证再简单不过。

这一点,夫妻俩都心知肚明。

南宫玥沉吟一下,说起了鹊儿告诉她的那些事,然后问道:“阿奕,关于母妃当年难产的事,你知道多少?既然当时请府中的良医替母妃看过,可还能找到当时的脉案……”

萧奕抿了抿薄唇,神情低落,道:“母妃的事,我知道的实在不多,自打我记事以来,很少有人在我面前提及母妃的,偶尔提及无非也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些……母妃过世以后没几年,府里以前贴身服侍母妃的人都被小方氏打发的一干二净,至于府中的良医这十几年间也已经换过好几个了……”

说着,萧奕想起了什么,“这么说,我印象中十几年前好像有一个良医因为与一个有夫之妇偷情,被人活活给打死了。”这件事都闹到了官府,王府中也传得沸沸扬扬,萧奕难免不小心听下人们嘴碎地聊了好多次,直到小方氏下了封口令,才算消停。如今再细想,这事真的那么简单吗?是否又是有人在杀人灭口呢?!

萧奕的双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

南宫玥思索着道:“也许可以试着找找当时的稳婆。”

不过,南宫玥也没有抱太大希望,毕竟若是其中真的有问题,对方连良医都杀害了,又怎么会留下稳婆!

顿了一下后,南宫玥安慰地又道:“阿奕,做过总会留下痕迹,尤其还有西格莱山这个线索……我们好好查,总能查出个蛛丝马迹的。”

萧奕不由笑了,拉起南宫玥的手,反倒安抚起她来:“臭丫头,这事都过去了那么多年,也不急在一时。”

南宫玥对着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心道:等她回了骆越城后,再好好地、慢慢地打听便是。

想着,南宫玥眼中寒芒点点。

暂时抛掉心中的纷纷扰扰,萧奕这才迟钝地发现他俩不知不觉竟然走到城门附近了。

“大哥!大嫂!”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右前方传来,只见穿了一身盔甲的于修凡大步朝二人走来,身旁还跟着常怀熙。两人的头发凌乱,战袍上更是沾染了不少血渍,显然刚从战场上下来,形容有些狼狈。

于修凡笑嘻嘻地给萧奕和南宫玥抱拳行礼,又道:“大哥,你是来巡视城防的吗?”

萧奕怔了怔,他本来是偶然走到这附近,但是听于修凡这么一提,又觉得带臭丫头上城墙走走委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他一个询问的眼神看向了南宫玥,南宫玥还从没有上过城墙呢,欣然应了。

他俩之间的眼波流转没逃过于修凡和常怀熙的眼睛,于修凡忍俊不禁,笑眯眯地说道:“要不我和小熙子也一起上去走走?”他说话的同时,常怀熙的眼角抽动了一下,这个于修凡,又随便替他说话了!

于是四人沿着石阶前后上了城墙。

一路上,只听到众将士跟萧奕行礼的声音此起彼伏:“见过世子爷!”

士兵们一个个都是神清气爽,抬头挺胸,说话的声音更是洪亮有力,气势磅礴,让闻者不由得热血沸腾起来,哪怕南宫玥只是一个小女子,哪怕南宫玥从来没上过战场,也在这一声声的呼唤中心潮澎湃,慷慨激昂,深深地感受到了士兵们发自内心的尊敬。

也许,在南凉的眼中,萧奕是冷酷的杀神,然而在这些南疆军的眼里,他是带来胜利的战神!

很快,萧奕和南宫玥一行人就走到了城门的上方,从城墙上高高地俯视着城外。

此刻城外的战场早已经被大致清扫过了,数以万计的敌军尸体大多被搬去了焚场焚烧,但是城墙上、地面上仍有不少的残留的暗红色血渍,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四周……

但是众人都毫不在意,脸上全都洋溢着胜利后的喜悦。

萧奕微微晃了一下南宫玥的手,用显摆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在说:他可以为他的世子妃守住这片大好山河!他会让她成为这南疆最尊贵的女子!

两人的目光黏着在半空中,一旁的于修凡忽然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常怀熙毫不同情地丢给了他一个眼神,仿佛在说,还不是你自己非要跟来的!

就在这时,石阶的方向传来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跟着是一个粗狂的男音:“什么?!世子爷和世子妃刚才也来了?!世子爷还真是走哪儿都把世子妃带着……哈哈,老吴啊,以后你可别说我怕我家的婆娘,世子爷不也一样嘛……”

说话间,就见两个胡子拉碴的中年将士一边说笑,一边走上了城墙,两人立刻就看到了萧奕和南宫玥,不由得面露尴尬之色,尤其是刚才说话的那个黑膛脸。

城墙上静了一静,在场的众人都恨不得即刻消失就好,心道:瞧这人也太不会说话了!世子爷这怎么叫怕老婆呢?!世子爷和世子妃这是鹣鲽情深!

萧奕得意极了,豪爽地大笑出声,对着那黑膛脸的将士道:“老凌,你可真有眼力!”

他没明说,但言下之意分明是肯定了对方刚才的戏言。

说完,他还对着南宫玥挤眉弄眼,仿佛在说:瞧,人家多有眼力劲!

南宫玥有些不好意思,脸颊染上淡淡的飞霞。这个阿奕啊,惧内是这么可以用来开玩笑的吗?也不怕坏了他在军中的威严!

若非是这里实在人太多,南宫玥几乎要给他一个嗔怒的眼神了。

但是,撇开这些不说,还挺有趣的。

南宫玥一会儿羞,一会儿怒,又一会儿忍俊不禁。

一时间,城墙上的气氛变得轻松了不少,不少将士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一阵寒风拂过,将那笑声与欢愉传送了出去,连四周的血腥味似乎都淡了不少……

------题外话------

【奕白对弈图】的原图画完了,会做成明信片作为【全文订阅】的福利,想要明信片的姑娘可带【全文订阅】截图到【验证群】454805669进行验证,验证通过后登记收件地址。

【南宫世家】的姑娘们,需要明信片的,请在15日前按群公告找管理员登记。

以上活动纯属福利,可自愿参加。作者君【资金有限】,福利只限【全文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