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处置/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萧奕和南宫玥就从城墙上下来时,太阳已经西斜,阳光变得没有那么刺眼。

看看天色,两人对视一眼,有致一同地决定打道回府。

慢悠悠地走在空旷的街道上,拐过一条街后,他俩远远地就看到两道眼熟的身影从伤兵营中走出,一男一女。

南宫玥和萧奕满笑着交换了一个眼神,正要出声叫他们,对方的目光也望了过来,四个人的视线交集在一起。

“霞姐姐,阿鹤!”

就算是间隔着几十丈,南宫玥也看到了韩绮霞脸上的红晕,以及浑身不自觉地释放出的神采。她的喜悦又如何能瞒得过南宫玥的眼睛,看来就如同自己与外祖父说的一样,外祖父又要嫁外孙女了!

傅云鹤落落大方地对着萧奕和南宫玥一笑,与韩绮霞并肩走来。

迎上萧奕和南宫玥了然的眼神,韩绮霞的脸颊更红了。

从她冲到伤兵营看到傅云鹤安然无恙的那一刻,她就猜到自己闹了笑话,她没把话听完就这么横冲直撞了出来——这下,恐怕不只是南宫玥,就连外祖父和安逸候也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可是当时的那一瞬,当她误以为傅云鹤被伏击而受了伤时,是真的慌了……

明明上次当他说要写信给咏阳姑祖母时,她没有答应,因为顾忌她现在的身份,因为对王都的近乡情怯,她退缩了……

但是刚才,直到生死攸关的那一刹那,她才明白她所在意的那些根本算不上什么。

只要有心,只要他与她愿意一起努力,一定会找到解决之道的。

还没尝试就放弃,那不是太傻了吗?那不是枉费她“重活”了一遍,枉费她跟着外祖父的这半年多!

想着,韩绮霞的眼神变得清明起来,表情更是坚定,对自己说,只要无愧于心就好!

“霞姐姐,你是要回守备府吗?”

南宫玥亲热地挽起了韩绮霞,同时丢了一个眼神给傅云鹤,仿佛在说,阿鹤,你若是敢对霞姐姐不好的话,那可要小心一点!

傅云鹤直接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挤眉弄眼,笑吟吟的目光落在了韩绮霞身上。

韩绮霞只能赧然地当做没看到他们的眼神交流,点头道:“玥儿,我正打算回去和外祖父一起用膳。”虽然明确了自己的心意和选择,但是韩绮霞还是有几分羞赧,故意没提傅云鹤。

南宫玥掩嘴一笑,道:“干脆我和阿奕也去外祖父那里用晚膳吧……”

她话音还未落下,后面传来一个有些耳熟的男音激动地喊道:

“奕表弟!奕表弟!”

听到这个声音,萧奕眉梢一挑,脸上是似笑非笑。

众人循声看去,就见一身蓝色衣袍的乔申宇急切地朝他们走来,眼中压抑不住的喜意。

比起之前在瓮城工地那会儿的狼狈,此刻的乔申宇看来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精神饱满,容光焕发。

乔申宇先给众人见了礼后,就单刀直入地说出来意:“奕表弟,我想去永嘉城。”

闻言,萧奕发了一声若有似无轻笑。

萧奕昨日下令要从军中挑选有潜力的小将随官语白一同前往永嘉城,这个命令在军中已经引起了一片骚动,众小将们都摩拳擦掌,打算争取这个难得的大好机会。

乔申宇也觉得这是一个立功的机会,想着上次在南凉九王挟持韩绮霞时,自己是立了功的,也在萧奕面前展现了自己的能力,这一次,萧奕怎么也该看在亲戚情分上,优先把这个机会让给自己这个表兄吧!

于是,乔申宇急忙去了一趟守备府,却没找到萧奕,就想萧奕也许在巡视城墙,便又急匆匆地赶来了,唯恐错过这个天赐良机。

自己的运气还不错,萧奕果然在城门附近,而且连韩绮霞也在。

乔申宇飞快地瞥了韩绮霞一眼,心中暗喜:自己怎么说也是韩绮霞的救命恩人,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

“宇表哥,”萧奕漫不经心地抚了抚衣袖,淡淡道,“若是表哥真的有心想去永嘉城的话,就该好好回去准备一下明日的考核才是。”

乔申宇脸色微微一变,怎么还要他考核?考不考核那还不是萧奕这个世子爷一句话的事,说来说去,萧奕还是不肯对自己放水!

“奕表弟。”乔申宇还有些不死心,也顾不上傅云鹤还在这里,“那明日的考题……”若是萧奕肯透露些许考题,那对自己也是大有益处的。

萧奕已经不想听他再说下去,不客气地打断了他:“宇表哥,你若是想要去永嘉城,就明早巳时来城门集合参加考核吧。”

说完,他也不再理会乔申宇,而是一脸期待地跟南宫玥说道:“阿玥,你明日也和我一起去吧。”要不是乔申宇提醒,他都不想去想考核的事。他马上又要出征,正巴不得时时刻刻和南宫玥腻在一起,不过,他转念一眼,就像今日自己带着他的世子妃巡视城墙一样,明天也带上她一起不就得了?!

见南宫玥乖巧地点点头,萧奕的心中更是欢喜,他就知道,臭丫头也舍不得和他分开。

萧奕心情甚好地握紧了南宫玥的手,招呼傅云鹤他们一起离开了。

只留下乔申宇咬着后槽牙、面色阴沉地瞪着萧奕他们离去的背影,眼中迸射出一种狠戾的光芒。

萧奕四人步行回了守备府,一路上言笑晏晏,早把乔申宇抛诸脑后。他们一起去林净尘的院子随意用了些晚膳,跟着就各自归去。

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南宫玥先去好生洗漱了一番,之后萧奕也进了净房。

南宫玥披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坐在梳妆台前由着画眉给她绞干头发,听着那哗啦啦的水声不时自净房的方向传来,内室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熏香味,清新闲适。

这时,一阵挑帘声响起,南宫玥循声看去,只见百卉不疾不徐地走了进来,表情有些复杂,有些怪异。

她这微妙的表情不由得引起了南宫玥和画眉的注意力,百卉的性子在丫鬟中是最沉稳的,就算是南宫玥,有时候也自叹弗如。

到底是什么事让平日里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百卉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世子妃,”百卉走到近前,屈膝禀道,“孙姑娘她……”

孙馨逸?!画眉手中的动作顿了一顿,歪了歪小脸,更好奇了。

百卉迟疑了一瞬,这才继续道:“孙姑娘她被送进了军营红帐……”

南宫玥微微一愣,立刻明白了军营红帐所指之意。

百卉实在不想说这些污了世子妃的耳朵,但是世子妃既然让她查了,她也不得不如实禀了:“听说是要让她还给孙家一条血脉……”

百卉朝净房的方向飞快地看了一眼,这个主意是不是世……

“不是。”

百卉的问题没有出口,南宫玥已经坚定地给了两个字。

这么“绕弯”的做法又怎么会是萧奕的主意!

以萧奕的性子,孙馨逸既然罪证确凿,罪无可恕,那么杀了就是。

恐怕是李守备和景千总不忍孙家的香火就此断了,又想惩罚孙馨逸,才想出了这个一个主意。

而孙馨逸……

她恐怕还是舍不得去死吧?!

孙馨逸最怕死,为了“活”,她可以抛弃为人最后的底线,可以从人变为野兽,那么今日也还是一样……

她若是无畏生死,她就不会杀了她的侄儿。

她若是无畏生死,又怎么会被南凉人利用?

她若是无畏生死,她今日就不会落入这样的结局!

只要有一线活下去的希望,孙馨逸就会去尝试,因为她怕死,她舍不得去死!

……

这时,净房的水声停下了,南宫玥沉默地使了一个手势,百卉和画眉就悄无声息地退下了,只有在挑帘的那一刻珠链碰撞时发出了些许清脆的声响。

几乎是下一瞬,萧奕穿着一身白色的中衣慢悠悠地出来了。

一看他的中衣有些半湿地贴着他光洁的肌肤上,南宫玥不禁微蹙眉头,他一定是又没擦干身子,就把中衣给穿上了。

萧奕心情大好,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

刚才他虽然在沐浴,但是百卉说的那些话,他也断断续续地听到了。

想着,他脸上的笑意更浓,目光灼灼地盯着南宫玥。

他就知道他的臭丫头最了解他了。

在他看来,人死灯灭,香火什么的,又有什么意义?!

比如他,若是他的孩子没有属于阿玥的一半血,那还不如不要!

不过,世人皆重所谓的血脉、香火,所以李守备和景千总才出了这么个主意,打算让孙馨逸多活上十个月……

小夫妻俩相视一笑,谁也不打算再提孙馨逸。

对他们而言,孙馨逸的事已经过去了,在他们的生命中几乎连过客也称不上。

“臭丫头……”

萧奕笑吟吟地凑了过来,正想殷勤地帮南宫玥绞干头发,却听窗外传来一阵异动。

“簌簌……”

“簌簌簌簌……”

树枝、树叶震动的声音突然变得响亮、凌乱了不少,还伴随着一阵振翅的声音。

“是小灰回来了。”萧奕说话的同时,上前打开了窗子。

果然——

就见窗外的庭院中小灰拍着巨大的翅膀飞了过来,在半空中盘旋了大半圈后,然后落在了窗槛上。

它抖了抖羽翅,就静静地蹲在那里,一双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萧奕,仿佛在问,你们在干什么?

萧奕上下打量了小灰一番,奇怪地眨了眨眼,忽然对南宫玥说:“臭丫头,你有没有觉得小灰好像变胖了一些?”

是吗?南宫玥几乎天天和小灰在一起,之前倒是没感觉,但是萧奕这么一说,她再打量了小灰一番,发现好像真的是这样。

自从小灰成年后,要么忙着欺负府里的雀鸟,要么飞去城外给自己狩猎加菜,每日的运动量不少,也因而长得健硕精实,却不臃肿,怎么会突然……

南宫玥似乎想到了什么,忍俊不禁地嘴角翘了翘。

而蹲在窗槛上的小灰似乎也感受到了他俩异样的目光,抖了抖羽毛,表达它的不满。

屋子里长年备着给小灰的零嘴,萧奕随手拿起一块肉干丢给小灰以示安抚。

萧奕没漏掉南宫玥嘴角那抹调皮的微笑,疑惑地挑了挑眉尾。

小灰准确地一口衔住了那块肉干,跟着又拍着翅膀飞了出去,眨眼就隐匿在暗夜里……

萧奕眼角的余光瞟到了什么,朝小灰远去的方向望去。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小灰似乎没有吞下那块肉干,反而衔着肉干走了。

为什么?!

似乎看出了萧奕眼中的疑惑,南宫玥掩嘴笑了笑,这才缓缓道:“小灰估计是又去找寒羽了……”小灰每日都要去看寒羽好几回,现在南宫玥只要一看小灰飞的方向,就知道它这是要去哪儿了。

在小灰心里,主人给它的东西当然是好东西,好东西当然要送给寒羽。

想着,南宫玥眼中的笑意更浓,心中有几分自得,自家的鹰就是不一般。

顿了一下后,南宫玥又道:“我估计小灰会……”她差一点就把“胖”字说出口,但还是临时改口道,“长得健硕了一点,是因为陪着寒羽吃了不少吧。”

寒羽还是雏鹰,小动物年幼时每天都要吃好几顿,小灰经常去看寒羽,也常常很“热情”地帮着为寒羽哺食,难免就有不少食物也进了它自己腹中,也难怪小灰的体型会大了些许。

萧奕听着就有几分沾沾自喜,道:“我就说嘛,小灰就是像我!”

说话的同时,萧奕目光炯炯地看着南宫玥,视线灼热得似乎空气要燃烧起来,仿佛在说,他要是有什么好东西,那全都会送到他的世子妃跟前!

知他如南宫玥自然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这家伙,竟然用这种方式跟自己说起情话来。

她小巧的脸庞上染上一片淡淡的红霞,看来就像是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似的,看起来容光焕发,娇艳欲滴。

而他黑亮的眼眸看得几乎发直了——

他的臭丫头真是太好看了!

幸好自己机灵,早早就把人给盯准了,看牢了。

萧奕得意洋洋地想着,面上的笑意浓得快要溢出来了。

被他直愣愣的眼神看得脸颊发烫,南宫玥急忙又拿起一块肉干扔给了他,萧奕一向从善如流,一口咬住了肉干。难得有世子妃亲自“喂”他肉干吃,他当然不能辜负世子妃的一番心意,不是吗?

愉快地吃完了肉干,萧奕顺势揽住了她的肩膀,温热的气息抚过她的脸颊……

清晨,南宫玥是在一双灼热的视线中醒来的,一睁眼就看到一双黑亮的桃花眼灼灼地盯着她。

南宫玥茫然一会儿,立刻想起了今日要出门,顿时精神一振,眼中的迷茫和缱绻一扫而空,兴致勃勃地打发了萧奕,赶紧洗漱更衣。

看着她迫不及待的样子,萧奕几乎是有一分后悔了,但还是乖乖地坐到窗边去了,饶有趣味地看着丫鬟们好生装扮他的世子妃。

没有萧奕的捣乱,一切都顺利极了。洗漱、更衣、梳妆、再用了早膳……

等到两人和官语白还有特意被叫来的傅云鹤,华楚聿一起从守备府出门的时候才辰时过半,马蹄飞扬,一行人没一会儿就策马来到了城门附近。

远远地,就见城门口已经聚集了好几个小将,对南宫玥而言,其中有几张生面孔,但也有几张熟面孔,比如于修凡、常怀熙和乔申宇。

他们有些是将门之后,有些本是白身,是从士兵中一步步立功被提拔起来。

他们一个个都是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每个人脸上都是压抑不住的期待,又透着一丝不明显的紧张。

他们都明白这一次的机会是何等重要,只有在世子爷的面前露了脸,他们日后才能姚良航、田得韬,还有莫修羽这些人一样为世子爷所重用,一步步地在军中出人头地。

若是在考核中发挥不好,那么下一次机会也不知道会等到何时,甚至于,世子爷还会给他们第二次机会吗?

而这一丝紧张在他们来到距离雁定城五六里的一片空地时,上升到了最高点。

这片空地本是选登营驻扎的地方,如今原本驻扎在这里的那些营帐已经撤走了,在原地打了不少高高低低的木桩,木桩附近有近百名士兵提枪待命,一眼望去,都是攒动的人头,这些士兵看着站得凌乱,但又似乎包含着某种规律……

这是什么情况?!

来参加考核的七八个小将一脸疑惑地互相看了看,心中都有同样的疑问,这到底是要如何考核呢?

萧奕伸手做请状,把话语权直接交给了官语白。

官语白淡淡一笑,道:“只要你们能通过这个阵,就算是通过考核,这次的名额是……”

小将们的心瞬间都提了起来,一眨不眨地看着官语白。

官语白抬起右手,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个名额?!竟然仅仅只有一个名额!众小将倒吸一口气,面面相觑,这么说来,他们想要互相合作是不可能了,哪怕平日里是再好的朋友,这一刻,在前程面前,他们都是竞争对手!

但是这个阵法……小将们望着眼前的近百人,就算是这个阵法一时看不出门道,但是很明显的是,敌方的人数远超自己,哪怕是车轮战也可以拖死他们。

“天门阵……”这时,一个清朗的男音忽然若有所思地说道。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齐齐地朝声音的主人看了过去,于修凡脱口道:“小熙子,你认得这个阵法?”

众小将看着常怀熙的眼中都有一丝期待,但又怕对方防着他们不愿意多说。

萧奕当然是知道内情的,他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和官语白交换了一个眼色。

对于这些阵法、兵法什么的,南宫玥是一窍不通的,她也试着翻过萧奕随手丢在那里的兵书……才没看几眼就昏昏欲睡。不过她虽然不懂兵书,看人脸色还是会的,见萧奕和官语白的表情,就知道常怀熙应该说中了关键。

常怀熙眯了眯眼眸,喃喃念道道:“按照兵书上记载,天门阵是八大奇阵之一,已经失传数百年。天门阵依五行八卦所排列,其中大阵套小阵,子阵套母阵,纵横交错,星罗棋布,共是一百零八阵……”可以说是异常凶险。

乔申宇不屑地撇了撇嘴道:“这哪里有一百零八阵!”那眼神和语气仿佛在说,你就吹牛吧!

常怀熙看也没看乔申宇一眼,要是以他往日的脾气,不和乔申宇争个高低并好好教训对方一顿是誓不罢休,可是自从来到雁定城后,从最脏最臭最累的捡尸体做起……不知不觉中,他的性子变得沉稳了不少,更何况,此刻他们所面临的“天门阵”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