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威名/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官?好像没听说过南疆有什么高阶的将领姓官啊?

伊卡逻疑惑地挑眉,下意识地转动手上的千里眼。

等一等!

官,这个姓就算是在大裕也不常见!

伊卡逻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突然想起了大裕将领中确实是有姓官的名将,官如焰的官,如今,官如焰与官家军在西夜和大裕的博弈中烟消云散,但是官家还有唯一的一个后人,官语白。

莫不是官语白来了南疆,还为镇南王世子所用?!

伊卡逻不禁瞳孔一缩,但随即又对自己说,不可能的吧,大裕如此之大,官姓不可能只此一家。

他将手里的千里眼沿着旌旗缓缓地下移,再下移……

当一张俊美儒雅又有几分眼熟的脸庞映入眼帘时,伊卡逻的心沉到了谷底,浑身僵住了。

官语白,居然还真的是那个官语白!

尽管对方与年少时模样有了些许变化,变得更清瘦,更内敛,也更讳莫如深,但是他还是可以确信这个一身月白衣袍、仿若书生般的男子就是官语白,那个曾经被称为官少将军的官语白。

对方似乎也看到了自己,仰首朝着城门上方微微一笑,神情闲适淡然,仿佛他身处的并非是两军对垒的战场,而是文人雅士谈诗论经之地。

然后,对方含笑着启唇,吐出四个字。

两人相距一里,伊卡逻当然听不到官语白的声音,但光凭口型,他就可以轻易地判断对方说的是——

“好久不见!”

果然!当年官语白果然是看到自己了!?

原来自己只差一点就把这条命丢在大裕西疆……

一瞬间,伊卡逻浑身剧烈地一颤,脑海中仿佛走马灯一样闪过好多年前的一幕幕……

彼时,他虽然知道如雷贯耳的官家军,却不知道官语白此人。

那一年冬日,西夜王曾修书给他们王上,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他们西夜想对大裕用兵,邀约百越与他们南凉共同对大裕出兵,打大裕一个措手不及,腹背受敌。

南凉王早就对大裕的南疆虎视眈眈,只是苦于隔着一个百越,若是自己对百越出兵,又怕两虎相争,两败俱伤,反而让南疆得了便宜!

当时,南凉王派了他出使西夜,想要同西夜、百越接触一下,彼此试探……

可是他要进西夜,就必须经过大裕的西疆,西夜那边特意派来了一位将军前来接应,然而,他就连与对方碰面的机会都没有,远远地,就看到一队骑兵包围了那西夜将军所在的客栈,一干西夜人全数被诛杀,幸而自己与几个亲兵晚了一步,这才逃过一劫。

伊卡逻还记得当时那个带队的少年俊美儒雅,却又英气勃发,让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中原历史上所说的儒将约莫就是这种感觉吧。

少年回眸朝自己隐藏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仿佛能洞察一切人心,仿佛早已经发现自己躲藏何处。

当伊卡逻正迟疑要不要折返南凉时,西夜王不死心地再次派人联系他,又派了两批人乔装来接应他,一批打扮成异族商队在明,一批装扮成来投奔亲友的百姓在暗,一开始如西夜王的计然,商队被官兵盘查,而假扮成百姓的那几人成功通关,并成功与西夜王派人迎他们西夜三王子会合,没想到,就在这时,他们却发现,自己早已被一支迅如鬼魅的骑兵所尾随……

想到当时的情形,伊卡逻打了个冷颤,若非自己谨慎小心,命亲兵代替自己前往,恐怕也回不去南凉了。

那少年用兵之神,心计之深,让伊卡逻铭记于心,当时的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若是可以,今生绝对不要同这少年遇上。

后来,他才知道那惊艳绝才的少年名为官语白。

年仅十五,已是大裕赫赫有名的少年将军,官家军也正是有了官语白,才如虎添翼,从一支勇猛之师变成了一支所向披靡的百胜之师。

自他回南凉后,把所见所闻如实禀告了南凉王,南凉王英明果决,觉得此刻的大裕还如同一头成长中的猛虎,想要打下这头猛虎,就必须静待时机,等着猛虎病弱、受伤或者老去的时候……

这一等,就是那么多年。

他们好不容易等到大裕无将,等到百越在去年和南疆的大战中元气大伤,新王努哈尔王位未稳,于是就果断地借道百越,一举发兵北上,连破数城……

没想到镇南王世子亲自率军,竟然火速地扭转了局势!

没想到今日他居然遇上了当年那个让他又惊又惧的少年——官语白。

他听说过官语白现在武功全失,身子羸弱,可是为将者靠的并非是匹夫之勇,官语白在西疆可谓身经百战,就算他如今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凭借他的才智谋略,用兵如神,由他率领的军队恐怕会是他此生遇到最强劲的敌手……

难怪,五王和那两万大军会折得如此无声无息!

想着,伊卡逻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种由心底而发的惧意无法自制地在他心头弥漫开来,让他觉得如坠冰窖……

“大帅!”

一旁的那将军紧张地看着伊卡逻,他跟着伊卡逻多年,还不曾见过大帅这个样子,像是野兽看到了自己的天敌一样。

大帅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伊卡逻放下了手中的千里眼,面沉如水。他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千里眼,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他定了定神后,总算稍微冷静了一点,但是浑身还是如同一张被拉满的大弓,几乎被崩到了极致,对那将军道:“柏尔赫,立刻下令全军待命,南北两道城门全部重兵把守,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决不可有一丝松懈!”

“是,大帅!”

柏尔赫抱拳领命,心里却有一丝奇怪。就算有一万多的南疆军兵临城下,但是他们登历城也不弱,城里尚有两万大军。这登历城易守难攻,他们的胜算应该还是大于南疆军的。

似乎看出了柏尔赫心中的疑惑,伊卡逻缓缓道:“这一次的对手,我们绝对不可有一丝轻忽。南疆军这次的主帅虽然年纪轻轻,却是身经百战,老谋深算……只要被他寻到一个漏洞,我们两万大军此次怕是要止于此了。”

柏尔赫不敢置信地朝那摇曳的银白色旌旗望去,到底是什么人物竟然能得到大帅这样的评价?!

柏尔赫再不敢有一丝轻慢,匆匆忙忙地下了城墙。

须臾,整个登历城都骚动了起来,一个个火把在漆黑的街道上亮起,举着火把的南凉士兵步履隆隆地穿梭在城内的一条条街道上,训练有素地朝两边的城门出发,杀气腾腾。

而城内残余的百姓当然也注意到了城中的骚动,可是没有一个人敢点燃烛火,更没一个人敢开门,只是透过狭窄的门缝或者窗纸上的小洞小心翼翼地观望着外面,心中都揣测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城中风声鹤唳,如临大敌……

难道是南疆军打来了?!

难道他们登历城终于有望赶走这些南凉人了?

百姓们死灰般的心中终于燃起了一丝希望的火花。

隆隆隆……

在那沉甸甸的步履声中,整个登历城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那满城密密麻麻的火光就像是漫天的星辰一般照亮了全城。

待到两炷香后,城墙上的火把已经又增多了一倍,火光中,无数刀刃、箭矢闪烁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寒光。

“大帅!”柏尔赫匆匆跑上城墙回禀,“大军都已经布局好了!”

可是伊卡逻似乎没有听到柏尔赫的声音,蹙眉喃喃道:“怎么会这样?!南疆军怎么会突然又收营了?!”

这个官语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率大军逼城,并送来了宣战书以及五王、九王的人头挑衅,但临到关头,又突然偃旗息鼓地收营了?

对方到底在计划些什么?!

官语白是不是打算让他们掉以轻心,然后又发动突袭?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

自己一定要小心谨慎,决不能中了对方的诡计!

这一晚,伊卡逻注定是不得好眠了。

夜色更浓,登历城中城外数万大军对垒,剑拔弩张,夜幕中无数星子眨着眼俯视着下方,静静地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与此同时,数十里外,一大片沼泽中的一条小道上,无数马蹄声、脚步声混杂在一起,回荡在广阔无垠的沼泽上。

方圆十几里,都弥漫着一片浓重的灰色雾气,浓稠诡异,能见度不过周身三丈之内。

这是沼泽所产生的瘴气,一旦吸入体内,重则丧命。

平日里,这片沼泽荒芜冷清,没有一丝生气,活动在这附近的禽鸟野兽仿佛也知道这片瘴气的可怕,都避而远之。

可是此刻,就有数以千计,不,数以万计的士兵奔驰在这片死亡之地上。

每个人的脸上都佩戴着一个白色的口罩,脚步隆隆,精神奕奕。

就算是在刚入沼泽的时候,他们曾有一丝惶恐,但是在行军一个时辰后,发现身旁的同袍、全军将士都安然无恙,便也都心定了。

这些被浸泡过药汁的口罩果然能化解瘴气的毒性!

士兵们一双双口罩外的眼睛在如浓雾般的瘴气熠熠生辉。

“世子爷!”莫修羽策马赶到萧奕身旁,隔着口罩,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含糊,“士兵们都没有不适的反应,如此下去,再过四个时辰,我们就可以出沼泽了。”

萧奕应了一声,一夹马腹,策马而去,意气风发。

如果说,上一次战役的关键是小白,那么这一次的关键却是自己了!

踏踏踏……

一万南疆大军步履整齐地在那小道上穿过……

一夜眨眼而逝,破晓的光芒照亮了雁定城。

萧奕不在,照道理说,没人打搅南宫玥安眠,可是她反而睡不着,鸡鸣时醒来后,就无法再入睡。

她干脆就起身,简单地用了些早膳后,就去了守备府外院萧奕的书房。

萧奕为人一向粗疏,竹子做事虽然细心可靠,但是收拾实在不是他的强项。虽然半个月前,南宫玥抵达雁定城时曾仔细地收拾过一遍,可此刻萧奕的书房早已又大变样了,如同之前一样的……乱中有序。

看着红木书案上摆得略显凌乱的兵书,南宫玥不由得笑了,感觉仿佛萧奕还在她身旁的。

她兴致勃勃地替萧奕收起兵书、笔墨纸砚、镇纸、公文……原本浮躁的心在收拾中渐渐地静了下来,表情也变得恬淡起来。

两炷香后,南宫玥就收拾得七七八八,她缓缓地环视着书房,满意地笑了。

当她的目光扫视到通往内间的隔扇时,目光停顿了一下。她想到了什么,推门进去了,径直走到一面墙壁前。

这面墙壁上挂着一幅巨大的舆图,一看地形,就知道那是一幅南疆的舆图。

南宫玥朝舆图又走近了一步,一下子就找到了雁定城的位置,伸出一根食指,指尖轻点舆图。

她记得阿奕应该是往这个方向去了吧……

南宫玥按照记忆中的位置,缓缓地在舆图上移动着食指,从雁定城开始一路往东南……经过一片沼泽,然后再往南一点。

她的手指最后停顿在某个点上。算算时间,阿奕也快穿过这片沼泽了吧!

一切顺利的话,战事很快就可以结束了,阿奕就可以回家了!

想着,南宫玥嘴角微微翘起,眼神柔软甜蜜,仿佛下一刻就能看到萧奕在面前出现。

她在原地直愣愣地站了好一会儿,本来打算离去,却突然注意到什么,脚下的步子又停住了。

她的食指再次抬起,点上了舆图上的一座山脉,山脉上标注着一个有些眼熟的名字——

西格莱山!

原来西格莱山就在这里啊。

南宫玥若有所思地动了动眉头,食指继续滑动着,这一次很快就顺利地找到了骆越城。

从舆图上的位置来看,西格莱山距离她回程要走的路不远,绕道半天应该就可以到吧。

南宫玥的食指在骆越城上点动了两下,等她回了王府,想要再出来,怕是没有那么方便了。

想到孙馨逸说过的那番往事,南宫玥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趁回去的这个机会绕到那里去看看才行。

既然有了决定,南宫玥一出内间,就果断地吩咐道:“百卉,去把周大成叫来。”

一看南宫玥的脸色,百卉就知道她一定是有正事,急忙去了。

不一会儿,周大成就随着百卉一起来了,他本以为南宫玥叫他过来是为了商议回程的事,没想到在他行礼后,南宫玥第一句就是:“周大成,你对西格莱山知道多少?”

西格莱山?!周大成眉头一动,黑膛脸上难掩惊讶,世子妃怎么会突然问起了西格莱山?!

西格莱山位置偏僻,荒凉,并非是什么风景名胜,在南疆的诸多山脉中也不值一提……难道,世子妃是因为方家?

周大成立刻抱拳禀道:“属下知道方家在西格莱山有一处铁矿……”

这一次,吃惊的人变成了南宫玥。

她是想打听西格莱山的事,却没想到周大成出口就是方家的铁矿,这南疆谁都知道方家多的是矿场,恐怕连方家自己都记不清所有矿场的位置……自己只是随口问一句,周大成就可以这么明确地告诉自己这个信息。

难道是萧奕询问过周大成?

不对……

南宫玥立刻否决这个可能性,如果是萧奕问过,周大成给她的回复就不是这样了。

南宫玥也不纠结,直接问道:“周大成,以前是不是还有别人问过你西格莱山的事?”

周大成更惊讶了。世子妃怎么越来越神了?!

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周大成心里不以为和世子妃要问的事有什么联系,但是既然世子妃问了,他便如实回道:“回世子妃,其实老王爷过世前也曾去过一趟西格莱山……”说着,周大成的面色有些晦暗,“老王爷回来后不久,就把申大管事、属下、程昱和朱兴,还其他的一些人叫了过去……”

后面的事就算周大成不说,南宫玥也知道了。

这么说,老镇南王是从西格莱山回来以后,才想到了托孤,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老镇南王觉得不安,让他想要给萧奕留一条后呢?

南宫玥沉吟一下,又问:“祖父他可还有说什么?”

“老王爷说,他想要查一件事……”周大成缓缓地、艰涩地说道,想起过去的事,心情仍旧沉重。后来老王爷去世了,自然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要查些什么。

闻言,南宫玥的表情越发凝重了。萧奕的母妃大方氏的死因与西格莱山有关,现在连老镇南王似乎也和西格莱山扯上了关系,这真的只是巧合吗?

南宫玥原来就打算去一趟西格莱山,此刻更坚定了,道:“周大成,我们后日启程回骆越城,路上,我想绕道去一趟西格莱山。”

对于南宫玥的吩咐,周大成自是应下,但是也同时体会出一丝不对劲的感觉。

难道说世子妃提起西格莱山,不是为了方家?

迎上周大成若有所思的眼神,南宫玥也不瞒他,自己若是要想要调查过去的事,必然有用得上周大成的地方,更何况,这件事事关重大,也唯有交给周大成和朱兴他们了。

南宫玥不疾不徐地把孙馨逸透露的事细细道来,听得周大成的眼睛越瞪越大,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老王爷当年为什么会突然想到去西格兰山已经无人知晓了,可是后来老王爷去得那么急,那么快,难道说……

这其中也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书房里静悄悄的,无论是南宫玥,还是周大成,心里都有同样的疑问。

尤其是周大成,他的面色难看极了,心中自责后悔:隔了这么多年,他们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找到线索!

后日就要出发,自己得赶紧好好准备一番,此行必须带上麾下的精锐才行。

周大成急忙退下办事去了,留下南宫玥在书房中坐了许久,心中沉甸甸的……

时间在思绪中过去……

后日,雁定城的大门再次隆重地大敞,南宫玥、林净尘和韩绮霞在一队王府侍卫和一百精兵的护送下从城门口离开。

南宫玥在雁定城不过一月,也素来低调,可全军上下皆知,军中所用的药物全都是由她所研制,这些比以前疗效更佳的药物,不知道在战场上救了多少条性命。

郑参将、苏逾明、李守备等守城的老将带着一众将士在城门亲自相送,所有人都抱拳行了军礼,其中有感激,更有尊敬,未来的南疆能有这样的女主人,这是南疆之幸!

马蹄声渐渐远去,众将士却久久没有离开……

------题外话------

伊卡逻回忆里的那段少年官语白的故事会放在《番外:天下谁人不识君(3)》里。

(这段的小白太精彩了,我舍不得不写,放正文又不合适。好在有番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