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撞骗/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一会儿,王县丞派出的衙役就见到了西格莱山矿场的邓管事,衙役得了王县丞的叮嘱,自然特意告诉对方来的是镇南王府的人。邓管事尽管心里惊疑不定,但还是立刻赶来了。

这已经是一个半时辰后了……

那邓管事乃是一个年近四十岁的男子,一身褐色的长袍,身材矮小却精干,脸上留着精明的八字胡。

他被带到屋外候着,暗暗地把目光投向屋子里,打量着里面的南宫玥,刚才他一到驿站就已经在楼下听王县丞说了,这位萧二公子是特意来此为军中采购铁矿的,这可不太好办……

南宫玥刚刚用过点心,正接过百卉递来的茶水,漱了漱口,漫不经心地说道:“把人叫进来吧。”

王县丞这才把邓管事给带进了屋,行礼后,恭敬地说道:“公子,这位是方家矿场的邓管事。”

南宫玥随口应了一声,目光移向了邓管事,上下打量着他,仿佛这才注意到他的存在,道:“听说这西格莱山上的矿场归你管?”

“是,二公子。”邓管事躬身上前一步,故意称呼对方为二公子,“小的听王大人说公子想要为南疆军采购铁矿,军务自然是要紧,只不过……”

一听到“只不过”三个字,南宫玥嘴角那抹淡淡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翻脸像翻书似的,整张脸阴沉了下来。她猛地收起了扇子,“啪”的一声在屋子里响亮清脆。

“本公子这是军需采购,你莫不是还敢托辞拒绝?!”南宫玥拔高嗓门怒斥道,“本公子早就听说了,商人贪利,有些矿场嫌军需价钱不高,便各种托辞狡辩!”说着,她用扇子指着对方的鼻子道,“你莫不是以为本公子不敢治你怠慢军务之罪!”

眼看着世子妃这纨绔公子哥演得活灵活现,百合心里是笑得肚子都快疼了,这次真是没白跟着世子妃出来一趟,真是太好玩了!

但她面上仍是不动声色,甚至还用不屑的目光看着邓管事,那趾高气昂的表情仿佛在说,凭你也敢在我们公子面前叽叽歪歪!

见年轻公子没否认自己的身份,而屋子服侍的下人们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邓管事心里终于可以确信这位还真是萧二公子萧栾,那可不好办了!

若是对方非要把事情闹大了,对自己可就非常不利了。

还是要赶紧把这尊大佛哄回去才是!

“二公子,小的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怠慢军务、怠慢二公子您啊?!”邓管事低头哈腰地赔笑着解释道,“小的意思是因为矿场前两天刚送出一批铁矿,如今已经开采下来的铁矿余数不多,小的是想问问二公子到底需要多少矿石?小的也好赶紧回去让矿工们赶赶工……”

他本以为这个答案会让对方满意,却不想这麻烦的公子哥不悦地皱眉道:“本公子才问你一句,你怎么就有这么多问题?!你以为本公子买东西,会看都不看一眼吗?没亲眼看过,本公子如何知道你们矿场的矿石品质如何!谁知道你们会不会意图以劣等矿石蒙混本公子?!”

“公子,怎么会呢?!”邓管事眉头抽动了一下,心里暗叹这个公子哥可真不好伺候。他若是给南疆军提供了劣质铁矿,就算蒙得了这萧二公子,也骗不过那些老师傅……这么蠢的事,自己怎么会做!

邓管事正想解释一番,却听那公子哥出人意料地又想出了一个主意:“不行,本公子得亲自去矿场看货才行!择日不如撞日,你现在就带本公子去矿场看看!”

这可不行!邓管事听的是心惊肉跳,急忙道:“二公子这可使不得!矿场太危险了,经常有落石砸下,甚至矿洞还有坍塌的危险,这可不是小的信口胡说啊。”顿了一下,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对方的脸色又提议道,“二公子,不如这样,小的先带一批矿石过来给您验货,您觉得如何?”

反正萧影已经成功地潜入了矿场,南宫玥倒也不是非要自己去一趟的,只不过想诈他一诈罢了。看起来,他似乎是很不愿意自己去……南宫玥故意皱了皱眉,点头道:“那本公子就等你先带样品过来瞧瞧。”

邓管事总算松了口气,背后已经汗湿一片,口上则忙不迭地:“当然当然!”接着,他话锋一转,讨好着说道,“……二公子,您远道而来,可惜我们这镇子实在偏僻偏僻的很,也没啥好吃好玩的地方,委屈您了。不过小的那里不久前偶得了一匣子南珠,每一颗都有婴儿拳头大小,还都是一样大小,无论是用来打成首饰,还是随便把玩一下都是不错的……”

南宫玥微微挑眉,露出一丝兴味,问道:“你们这等山野之地,还有这等明珠?”

见对方饶有兴味,邓管事陪笑着说道:“也是正好,上次小的遇上一支南洋商队才侥幸得手的,待会小的回去,就让人给公子您送来,让公子您品鉴品鉴……”他对着南宫玥挤眉弄眼,所谓的品鉴自然是要献宝。

南宫玥摇着扇子,开怀大笑,一时间,屋子里的气氛轻松了不少,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仿佛不曾存在过一般。

邓管事高悬了一个多时辰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半,还好还好,这萧二公子虽然麻烦,但应该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公子哥。

邓管事匆匆地走了,当天傍晚,就命人给南宫玥送来了一匣子珠光宝气的南珠,百合不客气地替自家主子收下了。

而就在当天夜里,就有人前回禀。

因事情也不是很急,百卉在得了周大成的传话后,也就没有去打扰主子休息,直到次日凌晨,才禀道:“世子妃,昨日半夜来了一车装满了铁矿的马车,马车匆匆进了矿场……”

他们随行的一百精兵全都驻扎在城外,昨日南宫玥让周大成传令命几个人盯着西格莱山和小镇的周边。

果然有收获!

百合正在伺候南宫玥梳头,闻言,手中的动作不由顿了一下,歪着螓首疑惑地说:“那个邓管事为什么要从外头调铁矿?”

南宫玥嘴角勾出一抹似笑非笑,哪怕真像邓管事所言,矿石都已经被运走,可是,她要看的只是样品而已,这么大一座矿场,还临时拿不出一些可以看的样品吗?

除非,这矿场产的根本不是铁矿!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她这一次原来只是想来探探情况,毕竟这都十几年前的事,就这么三两天的功夫恐怕也查不出个所以然,可是,如今看来,应该不会真得一无所获。

南宫玥慢悠悠地用完了早膳,邓管事就来求见了,还带来了一马车的铁矿。

南宫玥闻讯带着周大成等人亲自下楼查看。

那是一车黄灰相间的石头,大大小小的石块堆积在一起,乍一眼看去与普通的石头似乎也没什么差别。

南宫玥皱了皱眉头,嫌弃地以扇面遮面,然后朝周大成丢了一个眼色。

周大成立刻上前查看矿石的成色,他拿起几块铁矿石掂了掂分量,又用磁石试了试后,对着南宫玥回禀道:“公子,是上好的铁矿。”

南宫玥满意地点了点头,扇子一收,当机立断道:“好,那这一批军需订单就下给你们矿场了,老周啊,”她看向周大成,漫不经心地问道,“老周,我们这次是要多少铁矿来着?”

周大成恭敬地回道:“回公子,这一批是两百石。”

见这位萧二公子出来采购军需却连此行需要多少铁矿都搞不清楚,可想而知为人办事有多粗疏,邓管事一方面心中不屑,但另一方面又暗暗叫苦:两百石?!三十斤为钧,四钧为石,那可是两万四千斤的矿石啊!这么多铁矿让他一时去哪里筹?!

可是打了两回交道后,邓管事算是稍微有些摸到这位萧二公子的脾气了,对方是王府的二公子,估计除了镇南王和世子爷没人敢对他说不。想要送走这尊大佛,就不能逆他的意……

早点把人送走,也能早点了了此事!

邓管事咬了咬后槽牙,道:“二公子,那么多铁矿小的一时半会儿也凑不齐,不如这样,还请二公子宽限几日,小的即刻就去准备,等备好了就亲自给您送去骆越城,您意下如何?”

邓管事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南宫玥的神色。

果然,对方还是不满意,收起扇子道:“不行!邓管事,本公子给你五日,五日后本公子就要亲自把那两百石铁矿带回去。”说着,她语气中故意透出一丝急切,然后眯眼看向邓管事,语气中透着一丝危险的味道,“你若是让本公子丢脸,就别怪本公子……哼哼!”

邓管事面色一正,听闻萧世子在南边履履大捷,这萧二公子恐怕是急了,也想要在王爷面前挣脸,立个军功。所以才会亲自跑来采购这区区的铁矿……哎,只能怪自己倒霉,竟然招来这么一个瘟神!

无论心中有多少不满,但邓管事可不敢露出半分,躬身行礼后,就急匆匆地退下了。

离开驿站后,邓管事翻身上马,带着两个手下径直出了镇,然后一路赶回了西格莱山的矿场。山脚下,守门的大汉一见邓管事归来,立刻敞开铁门。

一个中等身高的男子早已经等在门后,迎了上来,有些紧张地行礼道:“邓管事……”他想问问邓管事事情进行得是否顺利,但是看邓管事的脸色,就知道此事恐怕是有些麻烦。

邓管事下马后,随手把马绳丢给了一个手下,面沉如水,大步沿着山路往上走去,问道:“老宋,这几天的产量如何?”

被称为老宋的男子急忙跟了上去,回道:“邓管事,这个月基本上平均每日可以采矿二十石。”

“才二十石?!”邓管事眉宇紧锁,“比起上个月,产量又下降了!”

老宋迟疑了一瞬,还是压低声音问道:“邓管事,您说,这矿都采了十几年了,会不会快要采完了?”

邓管事的脸色更难看了,好一会儿,才道:“那个萧二公子一共要两百石铁矿,你想办法赶紧去凑凑!能凑多少先凑多少!”万一那个不省心的萧二公子追问起来,自己也可以先以此拖延一下。

两百石铁矿?!老宋倒吸一口气,他们凭空去哪里变出两百石铁矿!可这萧二公子杀不得,逼不得……除了配合,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

“是,邓总管。”老宋抱拳领命,然后又到转头下山去了。

邓总管继续沿着蜿蜒的山路前行,心里为难极了:如今大皇子殿下远在王都,以他们这边的人手该去哪里凑这两百石铁矿呢?!

放弃这里?……不行,这里可是一块宝地!再说,没有大皇子的命令,他们也不可以轻易撤退。

邓管事面无表情地走了几十丈后,突然停下了脚步,眼中一亮,眯了眯呀。

对了!还有六皇子,他可以派人去找六皇子求助!

那伪王登基后,虽然六皇子一直被软禁在皇子府中,但是以六皇子的谋略,想必也不会坐以待毙。

至于这里……

邓管事抬眼朝前方看去,偌大的矿场,忙碌的矿工来来往往,不时有矿工从矿洞里推出一辆辆装满矿石的独轮车,矿洞里此起彼伏地传来敲打声和锤击声……

不远处,七八个穿着灰色粗布短打的年轻男子畏手畏脚地站成了一排,他们身前是一个身形高大健壮的男子,抬头挺胸,说得是口沫横飞。

邓管事身后的一个手下顺着邓管事的目光看去,道:“邓管事,这批是新来的,虎爷正在教他们规矩。”

邓管事眯了眯眼,道:“你去跟阿虎说,这里还要更多的人开矿!”这个矿如此丰沛,他就不信它真的枯竭了,继续往深处挖,一定还有矿!

说完,邓管事大步往书房的方向去了,而那个手下则匆匆地朝背对着他的虎爷跑去,虎爷还在咋咋呼呼地对着新来的矿工吼着:

“都给本大爷竖起耳朵听清楚了。每日鸡鸣而起,亥时收工。”

“每天早上起身后,还有酉时,各有一炷香时间吃饭。”

“每人每天必须开采至少五钧的矿石,否则就没晚饭吃!”

“开采的矿石少于三钧的,就抽十鞭子!”

“要是谁想要逃走的,一律杖毙……”

“……”

那虎爷越说越激动,说到后来,示威地撩起了袖子,只见他胳膊上的肌肉鼓鼓的,结实有力。

站在一排矿工的最右边的萧影在邓管事离开后,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饶有兴味地挑了挑嘴角。

有趣,真是有趣!

每人每天至少五钧!矿场平均每日采矿二十石,一个月也有六百石了,可是管事却嫌矿场的产量还不够,又为了两百石的铁矿头疼得好像天快要掉下来似的……

这个矿场、还有这里的人,真是太有趣了。

萧影的眸光一闪,心里有了主意。

现在就只等天黑了……

夜幕在萧影的翘首期待中缓缓地降临了,矿工们一直忙到了亥时才收工,一瞬间,整个矿场陷入了寂静中,再没有开采矿石的咚咚声,没有独轮车滚动的声音,没有矿工们疲劳的吆喝声和叹息声……只剩下了那些沾枕即眠的矿工们疲倦的打鼾声。

冰冷肮脏的地面上,简单地铺了一张张破烂的草席,那些矿工一个个都是席地而眠,身上盖着一块块灰蒙蒙的麻布,看来也没与路边的乞丐好多少。

一片如雷的鼾声中,原本闭目而眠的萧影突然睁开了眼睛,乌黑如黑曜石的眼眸在漆黑没有一丝光芒的陋室中闪闪发亮。

确信屋子里的人都睡得跟死猪一样,萧影敏捷地一跃而起,然后如鬼魅般走到了门后,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门外的一个看守正在懒洋洋地打着哈欠,像这样的人物,对于萧影而言,只是小菜一碟。

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吹箭,对着门缝一吹,一根银针便从门缝之间射出,银光一闪而过,刺入那看守的脖颈,对方随即就懒洋洋地倒了下去……

这根银针上的迷药够他睡到大天亮了。

萧影的俊脸上露出贼兮兮的笑容,飞快地打开门,闪身出去了,当然也记得收走了看守脖子上的那根银针。

尽管来这里才一天多,但是萧影已经把这矿场外围的布局摸得七七八八了,只差这里的矿洞,他还不曾有机会进去过。他们这些新手要先跟着那虎爷学几天规矩,做做洒扫、苦力什么的。

既然对方不给机会,萧影就只好自己过来了。

夜晚的矿场灯火全熄灭了,唯有天上的明月撒下一缕缕银色的光芒勉强照亮前路。一个个黑黢黢的矿洞深不见底,就像是一头头巨大的猛兽张开了血盆大口。

萧影也不挑剔,随便选了一个最近的矿洞,就溜了进去,他的身影眨眼被黑暗吞没……

夜幕中的星辰一眨一眨,默默地将下面这片大地上发生的一切收入眼中……

等萧影从矿洞出来,又悄悄避人耳目地潜下西格莱山,赶往镇子里的驿站,这时已经三更了。

身处陌生的驿站,此行又是乔装而来,南宫玥本来就是合衣而眠,因此一听说萧影来了,她立刻就起身,让百卉帮她重新束好了头发,又披了一件斗篷,就出去外面的堂屋。

“世子妃!”萧影恭敬地抱拳行礼,笑眯眯地从怀中拿出一块灰色的石头,交给了百卉,再由百卉呈给了南宫玥。“这是属下从矿场的矿洞里取来的矿石。”

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这种灰色矿石看来与白天邓管事送来的那一车铁矿迥然不同。

南宫玥隔着一方帕子转动着这块矿石,若有所思地翘了翘嘴角。

对于矿石,她懂得不多,只大概知道铁矿也是有多种多样的,但是如果这块矿石是铁矿的话,邓管事又何必舍近求远地去别处找了一车矿石来给她。

“世子妃,属下还有事情禀告……”

跟着,萧影又把那个邓管事和老宋之间的对话都如实转述给了南宫玥,当时矿场一片喧哗,他们之间又隔得不算近,萧影当然不是听到的,他是读了邓管事和老宋的唇语才得知的。

南宫玥的表情更凝重了。

她还记得孙馨逸所言,当年曾有个操着百越那边口音的人出现在方家,并试图谋夺方家在西格莱山的矿场。可最后是不是成功了,孙馨逸也不知道。

而如今不管是那县丞,乃至这个镇上的百姓,都把这矿场视为方家所有。

就连周大成,先前在提到西格莱山的时候,也说是方家的产业。

无论是与不是,显而易见,这种矿石对邓管事这帮人而言,非常重要,而且他们对它的需求可以说如饥似渴,哪怕一个月六百石的产量也没有办法满足他们。

这会是什么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