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嫉妒/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闻言微微一诧,脱口而出道:“霞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绮霞显得有些茫然,喃喃道:“……我也不知道。”

南宫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安抚着说道:“霞姐姐,你先坐下来,别那么着急,也许她没有认出来呢?你如今的模样和在王都时已经大不一样了。就算是我,在路上突然见到你,也不一定能认得出,更何况是摆衣。你们压根儿没有见过几面。”

“可是……”

南宫玥拉着她坐了下来,又亲手给她倒了杯热茶,待她喝了两口后才问道:“霞姐姐,你是在哪里见到摆衣的?”

南宫玥的镇定感染了韩绮霞,她放下了手上的茶盅,理了理思绪说道:“……今日一早,我去了茂丰镇,给那里的几户人家送药。”前阵子,在茂丰镇义诊的时候,他们遇到过几户家中有人得了慢性病,又没钱看病买药的人家,之后韩绮霞就会时不时地送些药过去,“我是从茂丰镇出来的时候,见到摆衣的。她盯着我看了很久,又笑了笑才走,我的感觉告诉我,她一定是认出我来了。”

南宫玥确认道:“霞姐姐,你确定是摆衣吗?”

韩绮霞点点头,肯定地说道:“我确定。”

南宫玥思忖道:“除了她以外还有谁?”

“还有吴太医和一些随行的官兵。”韩绮霞回忆着说道,“不过,吴太医当时没有看到我。”

吴太医……

南宫玥回雁定城的次日,朱兴就把南宫昕从王都寄来的信递了过来。

信中详细说了五皇子受伤的始末,尽管南宫玥早就从官语白那里获知了此事,可是南宫昕的信显然更为详尽,也更为……让人心疼。

算算五皇子受伤的时间,吴太医如今到了骆越城,莫非是因为五皇子状况不妙,所以才特意来向她求诊的?那么,摆衣又是为何而来?

“百卉。”南宫玥沉吟着吩咐道,“你去一趟前边,问问朱兴,有没有收到过王都来人的消息。”

他们来了南疆后,并没有撤去王都的情报网,皇帝派人来南疆这么大的事,不可能得不到一点儿消息!

百卉匆匆退下,南宫玥又给韩绮霞斟了一杯茶,尽量放缓声音,安抚道:“霞姐姐,这世上人有相像。退一步来说,就算她真认出你来又如何?不过是区区异国圣女,一个侍妾罢了。”

一开始被识破身份,韩绮霞确实是慌张的,也有些乱了分寸,可这会儿,她已经渐渐冷静了下来。

仔细想想,正像玥儿说的,人有相像,只要自己不承认,摆衣又能如何?回王都去向皇伯伯告状吗?

“玥儿。”韩绮霞不禁问道,“摆衣不是给三皇子为侧了,怎会来了南疆?”她还并不知道三位皇子被册封为郡王的事。

南宫玥摇摇头,摆衣会来这里,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等到一盅茶喝完,百卉回来了,她看了一韩绮霞,见南宫玥并不在意,便屈膝禀道:“世子妃,朱管家说在十五天前收到过从王都来的飞鸽传书,当时就立刻送去雁定城了。”

南宫玥微微一怔,有些明白了。

显然是错过了。

朱兴的信到雁定城的时候,自己可能刚刚启程,而回到骆越城后,朱兴就本能地认为她其实已经收到了信。

以至于阴差阳错……

事到如今,也不必深究,南宫玥直接问道:“皇上派了什么人来,来南疆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五皇子殿下的病……”

“等等。”韩绮霞惊讶地插嘴道,“五表弟他怎么了?”

“前几日,哥哥来信告诉我,五皇子殿下在天坛祈福时,从台阶上摔了下来。”南宫玥简单的把自己所知的经过说了一遍,听得韩绮霞不禁捂住了自己的唇,克制着没有哽咽出声。

南宫玥拍了拍韩绮霞的手,向百卉点点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据说百越有一种奇药可以治愈五殿下,皇上就命百越圣女去向百越索药。”

“此行共有几人?”

“百越圣女和太医院的吴太医,并由齐王府的韩大公子率一千御林军护卫。”

韩绮霞眼睛一亮,道:“大哥也来了?!”

南宫玥冲她笑了笑,说道:“霞姐姐,在韩公子回王都前,你们一定可以见上一面的。”说着,她眨眨眼睛道,“指不定,还能让他‘见一见’阿鹤呢。”

听懂了南宫玥的话外之意,韩绮霞的脸上飞起一抹红霞。

南宫玥的思绪飞快而动。

对于五皇子的病情,远在南疆的她其实无能为力,让她有些不安的是奎琅献上的“药”,这真得是治疗的药吗?

在如今这个时机,摆衣会来南疆,到底是为了五皇子,还是……别有所图?

南宫玥更怀疑是后者。

想到这里,南宫玥向百卉微微颌首,后者立刻领会了她的意思,去了前院让朱兴派人盯着。

当日下午,韩淮君,吴太医和摆衣一行人进了骆越城,随行的只有五十御林军,其余人等则驻扎在了城外。除摆衣进了驿站外,韩淮君和吴太医径直来了镇南王府向镇南王请安。

显然,镇南王早就知道王都会有人前来,早早地就从军营回来了。

南宫玥得到消息的时候,韩绮霞也才刚刚回去,而她正拿着肉干喂小灰。

南宫玥摸了摸小灰的脑袋,然后又拿起一块肉干,但这一次还没送到小灰口中,就听“喵呜”的一声,小橘不知道何时蹲在她脚边,一双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仿佛在说,你们在偷偷吃什么啊?

南宫玥眉头抽动了一下,这肉干本来给小橘吃一点也无妨,可是她不在才一个多月,小橘这家伙就被萧霏惯的不知道胖了多少斤,现在体型已经比小白大了两圈了。

不行,不能再惯着这个贪吃的家伙了。

南宫玥硬着心肠,把肉干丢给了小灰,小灰一口吞下,得意地俯视着小橘,小橘可怜兮兮地“咪呜”了一声,仍旧仰首看着南宫玥……

就在南宫玥两难之际,画眉匆匆地进来了禀道:“世子妃,吴太医求见。”

南宫玥扬了扬眉,她本想明日找机会把吴太医叫来的,没想到,他倒是主动来求见自己了。南宫玥整了整衣裙,就去外院的正厅见客。

两人寒暄见礼后,吴太医单刀直入地道明了来意。

“世子妃,老夫这次来是为了五皇子殿下……”吴太医眉宇紧锁,忧心忡忡地把五皇子摔下祭天坛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一直说到五皇子在服下南宫昕献的保命丸后,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又在次日苏醒了过来,可是……

吴太医越说面色越是凝重:“世子妃,五皇子殿下自从苏醒后,时不时就会头痛,有时候是每日一次,有时候是每日三四次。一旦头痛起来,五皇子殿下就会被变得性情狂暴……”帝后眼看着五皇子日日受头痛之苦,痛极时甚至以头撞击书案,自然是心疼不已,皇后更是每日以泪洗面,辗转难眠。

吴太医幽幽叹了口气:“太医院为此也伤透了脑筋,几位太医几次会诊,也尝试了针灸、按摩、艾灸、汤药、外敷药膏等各种手段,却是对五皇子殿下没有一点帮助……只能眼看着五皇子殿下一天天憔悴和痛苦。直到后来,百越的三驸马奎琅殿下献上了一种百越奇药——五和膏。本来皇上和皇后娘娘也不敢轻易用这五和膏,可是有一次五皇子殿下实在因为头痛难忍,挥刀割伤了自己,血流不止,皇上才决定冒险一试……”

南宫玥凝神听着,如今皇上既然让摆衣走了这一趟,那么想必奎琅的药……

果然——

吴太医继续道:“在服了五和膏后,五皇子殿下的头痛症就缓和了下来,情绪也平和稳定。皇上和皇后娘娘喜出望外,命三驸马继续献药,可是三驸马说当初百越几个使臣来大裕时身上带的五和膏数量不多,唯有派人去百越取。后来,皇上就召了老夫,命老夫随同摆衣侧妃走这一趟,以便验药。”

显然,吴太医也不知道为何最后会命摆衣前来,毕竟不管摆衣原来的身份为何,现在的她只是郡王府的侧妃,如此行事,实在有些不合规矩。南宫玥猜测,可能是王都那边还发生了什么事,而这事,或是过于隐秘,又或是过于重要,以至于吴太医也不清楚。

南宫玥面沉如水,她原来就怀疑五皇子是因为头部淤血才会导致性命之危,哪怕有一颗保命丸护住他的心脉,可显然一天淤血未除,五皇子的病就得不到根治。而既然是淤血之症,寻常的药应该最多只能缓解,而非治愈,这五和膏的效果如此之好,反而让南宫玥有些不安。

久久,南宫玥方才抬眼问道:“吴太医,你手头可有那五和膏?”

“世子妃,”吴太医摇了摇头:“三驸马所献的五和膏数量太少了,此行路途遥远,皇后娘娘担心撑不到我们回王都,都由她亲自收着,每次五皇子殿下病发头痛难耐的时候,才会给殿下稍微服下些许,缓解疼痛。”说到这里,他起身作揖道,“世子妃,老夫今日冒昧求见,其实也想请教世子妃还有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治疗五皇子殿下。”吴太医心里也觉得这五和膏有些不妥,偏偏如今只有它才能压制住五皇子殿下的头痛之症。

南宫玥沉吟一下,不答反问:“吴太医,不知道你们会在骆越城待多久?”

吴太医作揖答道:“我们出王都前,皇上命三驸马当面写了一封书信,并由飞鸽传书送回百越。算算日子,百越那边的人肯定已经收到了信,估计这几日就会带着五和膏赶来骆越城。”等拿到了药,他们自然必须赶回王都。

南宫玥微微颌首,看来皇上派摆衣来只是一种妥协,其实并不信摆衣更不信奎琅,所以才会命韩淮君率一千御林军护送。明则护送,实则应为监视……

让摆衣不得离开骆越城,显然是想让变数控制在最小。

“吴太医,”南宫玥心念飞转,很快下定了决心,提议道,“你舟车劳顿先好好歇一歇,过两日你随我去见见外祖父。”

王都距离骆越城何止千里,年初她来的时候,在路上足足走了一个月。算算时间,吴太医他们此行最多也就用了不到二十天,想必为了五皇子的病情,他们是日夜奔行,吴太医年纪也大了,也该好好休息两日。

外祖父?!林净尘?!吴太医惊得双目一瞠,脱口道:“林老神医也在骆越城?!”那还真是巧了!许是五皇子殿下终究是命不该绝……吴太医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

南宫玥点头道:“外祖父云游到此,我就留他老人家在骆越城住上了一阵子。不过他老人家生性不喜繁文缛节,故而如今住在城西的一个宅子里。不知吴太医此行可带了五皇子殿下的脉案?”

吴太医急忙道:“带了带了,老夫特意让人把五皇子殿下的脉案全都抄录了下来……世子妃,老夫一会儿回去就赶紧整理脉案。”说起林净尘,发须花白的吴太医表现得好像要去见先生的学子一般,急匆匆地就告辞走了。

南宫玥也没有留他,吩咐送客。

吴太医是以向南宫玥讨教五皇子病情为由来求见的,见过后,自然又回了王府那里,并与韩淮君一同向镇南王告辞,去了暂住的驿站。而据朱兴递来的消息说,摆衣自进了驿站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很是安份守己。

南宫玥点了点头,暂时没有再理会,如今她手头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

十二月初八,一辆朱轮车亲临定远将军府。

将军府的正门大敞,府中的下人都知道今日是世子妃代表镇南王府来给自家大姑娘下小定的日子,一个个都是案首挺胸,眉飞色舞,如今这长房的势头可是不一般了。

一个管事嬷嬷毕恭毕敬的把南宫玥迎到了二门后的正堂中,周大夫人王氏、周柔嘉还要周府二房的几位女眷都等在了那里。

待见南宫玥迈入正堂,周府的女眷们纷纷站起身来,屈膝给南宫玥行礼。

一阵见礼后,众人才又坐了下来,南宫玥坐的自然是主位的上座。

今日南宫玥带来了一对鸡翅木制的木雁为贽礼以及四盒小定礼,从金饰、珠宝到衣衫、布料,琳琅满目,不止是周全,而且每一样都是贵重精致,一看就是精心准备的。

丫鬟把每一盒小定礼都打开,让这一屋子的女眷过目,这也是表示王府对周柔嘉的看重。

一旁的周柔惠嫉妒得简直要发疯了:也不知道这周柔嘉到底是哪里讨了世子妃的好,竟真的是要飞上枝头做凤凰了!真正可恨,一朝小人得志,就借着世子妃的权威逼得自己在大房住了一个多月,这段日子,她可说是度日如年,可是连母亲都不敢违抗世子妃,她也只好继续在大房住着……一直要住到周柔嘉出嫁!

想着,周柔惠双手狠狠地拧着帕子,明明现在享受殊荣的应该是自己!

南宫玥含笑地看着正款款地走到她跟前的周柔嘉身上——

一个月不见,周柔嘉的气质愈发沉稳内敛,容貌端庄秀丽。

当南宫玥亲手替周柔嘉插上了一支缠丝赤金镶红宝石凤钗时,周柔嘉还是忍不住羞涩地半低下头。

她受了这支钗,那就代表小定礼已经成了,她和萧二公子的亲事板上钉钉,再也不会有任何变数……

这一切都多亏了世子妃和萧霏。周柔嘉默默地记在了心里,盈盈拜谢道:“多谢世子妃。”

周大夫人王氏看着这一幕,热泪盈眶,眼泪差点落下,又是喜,又是急。

喜的是,女儿这一番波折,总算没有毁了终身;急的是,接下来自己就要开始为女儿准备嫁妆才行……她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就算丈夫不在意女儿,自己却决不能委屈了女儿,一定要让女儿风光大嫁!

南宫玥亦是了了一桩心事,含笑着对王氏改了称呼道:“亲家夫人,既然小定礼成,三日后正好是个吉日,亲家夫人觉得三日后去玛祖庙里祈福如何?”

按照南疆的规矩,男女双方在小定礼后要一起去玛祖庙里祈福,也是保佑两家的婚事顺利,小夫妻俩以后日子和和美美。

等祈福后,那就是商议婚期了……

王氏越想越是激动,拿出一方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泪花,忙附和道:“世子妃,您做主便是。”

周柔嘉的脸颊更红了,连耳根子都是火烫的一片。

短短不到一株香的时间,周二夫人卢氏的心情已经变了好几变,心虚、嫉妒、气愤、不甘……

可她还能怎么样了,她的惠姐儿已经在长房住了一个多月了,她每天都在做噩梦,生怕那日日夜夜点着的熏香会坏了女儿的子嗣,还有她的儿子……既然木以成舟,她也只有认命了,只希望能够赶紧哄好了世子妃,让世子妃开恩,允许惠姐儿回来住,再给她儿子一个前程。

到时候再找个大夫为惠姐儿好生调理一番,想必应该也能无碍吧?

卢氏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完全没注意到周柔惠的表情阴沉晦暗,充满不甘地瞪了周柔嘉一眼,然后眼帘半垂,眸中闪过一抹阴狠:过几天的妈祖庙祈福……她还有机会!

之后,一行人等又移步小花厅,稍稍用了些席面后,南宫玥这才告辞回了镇南王府,朱轮车上还载着王氏备的四盒回礼,这回礼自然是要给萧栾的,里面除了文房四宝,还有周柔嘉亲手为萧栾缝制的衣袍衣衫和鞋帽。

南宫玥一回碧霄堂,就命人把这四盒回礼送到了萧栾那里。

萧栾当然知道今日是什么大日子,也知道这回礼中的衣袍衣衫和鞋帽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亲手缝制的。这并非是第一次有人帮他缝制衣袍,那些丫鬟们还有翩翩也给他制了不少衣裳,可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以妻子的身份为他做这件事。

想着,萧栾的脑海中不由想起那天他们在小花园中相看时的一幕幕,他和她好像还挺聊得来的,而且小灰对她印象不错,小橘喜欢她,大嫂和妹妹也觉得她很好……

他就说嘛,她应该会是个好妻子!

萧栾不由拿起一件衣袍,心中突然隐隐有了一丝期待,唇角微勾。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大步朝书案走去,然后拉开抽屉从中拿出一个木匣子。打开匣子后,他俊朗的脸庞上笑容更盛。这个礼物,如果是她的话,应该会喜欢的吧?!

萧栾合上匣子,急忙地叫来了小厮,让他赶紧送去周家给周大姑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