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冒失(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栾和周柔嘉的亲事已经正式定下,平日里相互送些东西也不算私相授受,但为避嫌还是需要来禀一声,南宫玥就让鹊儿去看了一眼。

不一会儿,鹊儿就回来了。

“……世子妃,您猜二公子给周大姑娘送什么了?”鹊儿故意关子似的停顿了一下,引来画眉和莺儿好奇的眼神。

以二公子的性情会送什么呢?

鹊儿很快就自己说道:“是小灰……草编的小灰,编得可好了!”

鹊儿看到时也有些惊讶,那只草编鹰没几天功夫可编不出来,鹰首昂然,羽翼大展,鹰爪如钩……从姿态到神韵,已经颇得小灰的几分精髓。哎,二公子若是把这精力用在读书学武上,肯定不似今日般文不成武不就……

南宫玥忍俊不禁地掩嘴笑了,这还真是萧栾的行事作风!

这时,丫鬟来禀说,萧霏来了,南宫玥挥手让鹊儿退下。

“大嫂,”披了一件白狐毛斗篷的萧霏款款走了进来,黑亮明澈的眸子中泛着异样的神采,道,“花园里的腊梅今日方开,我们去花园里赏梅煮茶可好?”

自从入冬以来,萧霏天天盼着梅开,盼着大嫂回来,这才总算是圆满了,大嫂正好在梅花开以前回来了,她们可以一起赏梅煮茶作诗作画了。

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缺了点雪了……

想起来,萧霏对王都的冬日还是有几分怀念,雪中赏梅,扫雪煮茶……

这才叫过冬啊!

迎上萧霏期待的眼神,南宫玥的心情更好了,吩咐画眉道:“画眉,我记得我这儿还有些上好的龙井……再备上笔墨!”

她说话的同时,萧霏的眼睛越发亮了,那眼神仿佛在说,知我者大嫂也!

俩人手挽着手亲热地往小花园的方向行去。

飞翔在半空中的小灰看到二人,啼鸣着在两人头顶绕了一圈,然后又飞走了。

南宫玥不禁想到了萧栾制作的那个草编鹰,嘴角微勾道:“霏姐儿,我今日去周府给你二哥下小定,和周大夫人约了三日后让你二哥和周大姑娘去天上宫祈福,你和你三妹妹也准备一下。”

按照南疆的规矩,祈福既是祈愿,也是一次认亲的时机,一般双方都会带上家中的女眷,让两家人在婚礼前先熟悉熟悉。

“天上宫?!”萧霏想到了什么,兴致盎然地说道,“大嫂,你还没去过天上宫吧?天上宫中有一处天上湖,湖边山清水秀,景色甚佳,夏日宜赏荷,冬日可赏雪。若是我们运气好,三日后下雪的话,我们可以去天上湖的湖心亭赏雪,那种‘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的景致,堪称骆越城一绝!”

可惜啊可惜,南疆太少下雪了!

萧霏不无扼腕地想着。

话语间,小花园到了,两人一边说,一边进了小花园。

虽然时值冬日,但是王府的花园却不冷清,一眼看去,仍是姹紫嫣红,山茶花、兰花、一品红、腊梅……

可是此刻却没人去欣赏这园中的美景。

南宫玥看着兴致勃勃的萧霏,嘴角的笑意更深。她蓦然停下,一霎不霎地看着萧霏,含笑道:“霏姐儿,你二哥的婚事定了,接下来可就轮到你了,你喜欢什么样的?”

她声音温婉,唇边带笑,但语调中却没有一丝调侃。

婚姻大事,人伦之礼,其实本没什么不好说的,但是姑娘家难免羞涩,不敢道出心中的所思,这若是错点鸳鸯,岂不是害了姑娘家的一生!

不过,显然她还是低估萧霏了。

萧霏歪着脑袋,沉吟片刻,一本正经地对南宫玥说道:“大嫂,我想了想,我未来的夫君最好能跟我一样喜欢读书,他最好不是家中的长子……大嫂,你也知道我其实不擅长操持中馈。琴棋书画不必样样精通,但最好能精于一种,免得我们日后相处时相看无语——往后的日子还长着,这若是度日如年,岂不难熬?嗯,剩下的,我还得再好好想想……”

她认真地一一例举,不知何时,四周寂静无声。

不止是南宫玥,她们身后的画眉、桃夭也都是一脸错愕的表情,桃夭心里不由叹息:虽然跟着自家姑娘那么多年,但还是不时会被姑娘出人意料的言行“惊吓”到。刚才那些话真的是一个未出嫁的姑娘该说的吗?

看着萧霏郑重其事的样子,南宫玥笑吟吟地挽着她的胳膊继续往前走,亲热地说道:“好好好,霏姐儿,等你想到了,再来跟我说。”霏姐儿,真是太可爱了!一瞬间,南宫玥真想摸摸萧霏乌黑的发顶。

萧霏用力地点头,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迟疑了一瞬,压低声音问道:“大嫂,那大哥符合你心目中的期待吗?”

阿奕啊……南宫玥脚下的步子顿了一下,嘴角翘起。

看着姑嫂俩说起私密的体己话,画眉和桃夭互相看了一眼,默契地放慢了脚步,与主子们稍稍拉开了距离。

迎上萧霏透着一丝茫然的眼神,南宫玥诚实地摇了摇头:“不是。”

萧霏眨了眨眼,露出些许错愕,但细想又觉得理所当然。是啊,她以前就觉得奇怪,大嫂这样出身南宫世家的才女怎么会喜欢像大哥这样的莽汉?!

“但是,霏姐儿,”南宫玥深深地看着萧霏,试图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她,“一旦喜欢了,其他所有就不重要了。”

说话的同时,她眼中绽放出绚烂的光芒,如同那夜空中璀璨的星辰。

也只有提到大哥的时候,大嫂才会露出这样的神采。萧霏怔怔地看着她,心底隐隐泛起一丝期待:她会遇上她喜欢的那个人吗?像大嫂,像六娘一样?

南宫玥仿佛看出萧霏在想什么,安抚地握了握她的手。

她并没有允诺什么。

喜欢,也是一种天时地利人和。

不恰当的时机,不恰当的身份……喜欢,也许会变成一种沉重的负担。

这辈子能和阿奕相逢于最璀璨的年华,能一起携手走到这一步……

南宫玥近乎虔诚地望着天空,此生,她已经无怨无悔!

沉默中,两人继续往前走着,经过花园中的小湖时,远远地就看到有人坐在湖边的凉亭里,凭栏喂鱼。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身穿一件梅红色绣缠枝杏榴花褙子,下头是桃粉色百褶裙,头上挽了一个妩媚的堕马髻,看来明艳可人,透着少女特有的娇憨纯真,正是镇南王新纳的梅姨娘。

南宫玥和萧霏只是瞥了一眼,都没在意那梅姨娘,继续往位于小花园西北方的梅林走去。

没想到她们才刚从湖边走过,后面就传来一阵脚步声,那梅姨娘急匆匆地追了过来,一鼓作气地跑到南宫玥和萧霏前方,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南宫玥和萧霏都是眉头一皱。

“见过世子妃,大姑娘。”梅姨娘袅袅地福了个身,娇柔地说道,“请恕妾身失礼。这几日,妾身已经好生自省过了,接风宴上,都是妾身的不是,是妾身没学好规矩,还请世子妃不要与妾身计较……”

萧霏面沉如水,这个梅姨娘冒冒失失地跑过来,就为了说这些吗?

她看了南宫玥一眼,正想着是不是帮大嫂把梅姨娘给打发了,就见那梅姨娘霍地跪了下来,道:“世子妃恕罪!是妾身不好,可是,还请世子妃明鉴,妾身绝非故意冒犯世子妃……”

萧霏眉宇紧锁,厉声斥道:“你这是做什么?!来人,还不赶紧把梅姨娘带下去!”

话音未落,就听后方传来一道熟悉而严肃的男音:“这是怎么了?吵吵闹闹的?!”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头戴紫玉发冠、身披黑色貂裘大氅的镇南王正昂首阔步地向着她们走来,不怒自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