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勾引/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二月十二,是南宫玥和周大夫人约好去天上宫祈福的日子。

清晨,冬日和煦的阳光淡淡地洒下,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一大早,骆越城中最大一间的妈祖庙天上宫前,如往常般的香火鼎盛,信徒们虔诚地过来进香。

南宫玥并不想兴师动众,因此和萧霏、萧霓三人一起坐了一辆普通的青篷马车出行,萧栾则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随行在侧,今日的萧栾身穿一件紫色流云蝙蝠纹织金衣袍,一头乌发以银冠束得高高的,马蹄飞扬间,看来也颇有几分飒爽。

再加上随行的几个侍卫,皆高大威猛,一行车马一路行来,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那些信徒百姓都是暗自揣测着也不知道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女眷过来进香了。

王府的下人早就提前三日来天上宫打过招呼,因此庙祝程大娘早早地就候在了那里,一看马车来了,急忙迎了上了。

马车在大门前停下,丫鬟小心地把南宫玥、萧霏和萧霓依次搀扶下马车。

“萧夫人,萧二公子,萧大姑娘,萧三姑娘里面请。”程大娘恭敬地行了礼,因为事先得了叮嘱,没敢道破南宫玥一行人的身份。

在庙祝的指引下,一行人往西厢那边去了。

程大娘走在前头,心跳还在砰砰地响着。

听说王府二公子和刚定亲的周大姑娘要来此祈福,程大娘自是不胜荣宠,若非是王府的人叮嘱了世子妃不想扰民,程大娘真想今日封庙,也免得不长眼的人不小心惊扰了贵人。

思来想去,程大娘特意把西偏殿和西厢那边封了起来,不许不相干的人随意进出,只希望今日的祈福顺顺利利。

等以后,镇南王府来此祈福的事传开了,想必天上宫的香火一定会更鼎盛的!

想着,程大娘笑得双眼都眯了起来,热情地把南宫玥等人领进西厢的院门,道:“萧夫人,周大夫人她们就在里头……”

一进院子,就可以看到右前方有一片小小的竹林,竹林外是一个八角亭,此刻,周府的几个女眷正在亭中候着。

虽然约定好的时间是巳时,但是周府众人哪敢让世子妃和萧二公子久等,她们提前半个时辰就已经到了。

按南疆的规矩,祈福之日,双方的女眷都会到场,镇南王府二房守寡,三房无嫡女,因而南宫玥只带了萧霏和萧霓二人。至于周府,除了周柔嘉母女,周二夫人卢氏也携二女前来。一听到院外的动静,周府五人都是起身出了八角亭相迎。

跟在最后方的周柔惠难以置信地望着萧栾,指甲几乎掐进了掌心里。她目不转睛地直视着萧栾,听闻过萧栾不学无术,听闻过萧栾游手好闲,听闻过萧栾贪恋美色……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丰神俊朗,又是王府的二公子……周柔嘉凭什么有这样的好运!

一瞬间,周柔惠心里原本的一分犹豫消失殆尽,眼中闪过一抹果决,然后垂眸若无其事地跟上。

“见过岳母大人。”萧栾落落大方地给王氏作揖行礼,看来人模人样的。

“免礼免礼。”周大夫人王氏急忙道,言语中透出一丝局促。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萧栾,虽然从女儿口中早已经听过些许关于萧栾的事,但心中还是有些不安,怕这个早有宠妾在屋中的萧二公子对这门低娶的婚事有意见,直到此刻看到萧栾坦然的表情,心中才暗暗松了口气。

只要这个萧二公子对婚事没有异议就好,怕的便是一开始就不甘愿,到后来渐渐变成了嫌弃……

想起自己这么多年在周府的煎熬,王氏心底浮现一丝苦涩,在心里对自己说,只要女儿过得好就好。萧二公子不靠谱没关系,女儿只要向着世子妃,再待来日生下一儿半女,此生便也没有旁人能越过她!……不过一个宠妾而已,在王府又如何翻得出浪花来。

想着,王氏心里松快了不少,进退有度地与萧栾寒暄了几句。

众人一一见过礼,无论各人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此刻每个人的表现都优雅得体。

南宫玥看了看时辰后道:“吉时快到了,二弟,周大姑娘,你们也该去祈福了。”

萧栾看了周柔嘉一眼,爽快利落地应了一声,周柔嘉则屈膝福了福,白皙的脸颊上染上一片绯红。

一行人就在程大娘的指引下移步去了西偏殿,远远地就看到偏殿的四扇槅扇大敞,殿中供着一尊一人高的妈祖像,色彩鲜艳,栩栩如生,眉眼间那慈祥的笑意让人看着心平气和。

南宫玥、王氏等人在殿外停步,目送萧栾和周柔嘉并肩朝殿中走去,两人大概都有些紧张,背影略显僵硬。

周柔嘉是真的紧张,只觉得心口砰砰乱跳,可是在她提着裙裾迈过门槛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萧栾的声音:“你做的鲜花饼很好吃。”

她脚下的步子停顿了一瞬,下意识地转头朝萧栾看去。

他正看着她,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集了一瞬。

闻着殿中香火的味道,周柔嘉心沉静了下来,微微一笑,道:“你编得很像小灰。”

萧栾眼睛一亮,沾沾自喜地说道:“我也这么觉得。”他就知道她肯定有眼光。

两人一边说,一边步入偏殿中,在蒲团前停下脚步,然后一起跪了下去,双手合十默默地祈福。

希望他们以后白首偕老!

希望他们以后多子多福!

希望他们以后平安和顺!

……

对着妈祖像三跪九叩后,两人便又从偏殿中走了出来。

此刻,之前的紧绷褪去了,仿佛是两个人在刚才突然有了共同的小秘密,有了共同的默契般,两人之间的气氛柔和了许多。

看着这对璧人,南宫玥不由得勾唇笑了,有些明白南疆这个习俗的意义,在成婚前,让小夫妻俩为共同的未来发下祈愿,那不是很美好吗?

南宫玥跃跃欲试的想着,等阿奕回来后,他们俩也要一块儿来祈福。

卢氏抓住机会赶忙与南宫玥搭话,掩嘴赞道:“世子妃,大嫂,瞧这两个孩子真是郎才女貌,是不是?!”

闻言,后方的周柔惠瞳孔一缩,不敢置信地瞪着卢氏,那一瞬间的失望好像她被背叛了一样。她暗暗的咬牙,庆幸自己最近住在长房,所以一直没有机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母亲……

南宫玥只是微微一笑,没有接卢氏的话。

王氏同样沉默以对。若是以前的王氏,定会帮着打圆场,但是自从熏香的事后,王氏的心彻底冷了,终于看透这弟妹了,身为婶母,竟然连如此下作、恶毒的事也做的出来,这种人甚至不值得与她虚与委蛇……

与她客气,她也只会当自己好欺负罢了!

没想到南宫玥和王氏都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卢氏的表情僵了一瞬,却只能若无其事地继续笑着。

僵硬的气氛中,周柔惠出言娇声问道:“世子妃,大伯母,娘亲,我可以去殿中拜拜妈祖吗?”她微微笑着,努力露出自己最美丽的笑容,娇俏可人。

周柔惠这么一说,周柔谨立刻附和说:“我也想去。”

既然难得来了妈祖庙,南宫玥本来就打算让姑娘们也去拜拜,含笑道:“霏姐儿,霓姐儿,我们也一起去拜拜吧。”她也想为阿奕和南疆军祈福,希望他们早日得胜归来。

跟着,几人也都进殿拜了妈祖,求了签,每人所求为何且不说。

等她们从偏殿出来的时候,已经近正午了,程大娘带着她们又回了西厢房那边,几个帮工的婆子手脚还算利索地上了一桌子的斋菜。

女眷们坐了一桌,而唯一的男子萧栾就被领去隔壁的院子用膳。

天上宫的素斋虽然还不错,但是比起安澜宫还是差了一点。南宫玥一边吃着,一边倒是想着也许改日可以和韩绮霞、萧霏一起再去安澜宫走走。

素斋用到一半时,周柔惠悄声在卢氏耳边说了一句,然后站起身来,面上露出几分羞赧之色,显然是要去净房。

周柔惠带着丫鬟出了厢房,众人继续享用素斋,等到席面吃得七七八八,却还不见周柔惠回来,南宫玥心中一动,不着痕迹地对着百卉使了一个眼色。

百卉跟了南宫玥这么多年,立刻就明白了主子的意思,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不一会儿,百卉就回来了,附耳在南宫玥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南宫玥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眼中闪过一道冷芒。

有的人啊!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南宫玥拿起一方帕子拭了拭嘴角,借口更衣出了厢房。

南宫玥身上微妙的变化也没瞒过一行人的眼睛,其他人均是面面相觑。

知女莫若母,卢氏忽然想到了什么,朝自己的右手边看去。惠姐儿去净房的时间未免也太久了吧……

她锐利的目光猛地朝另一边的周柔谨看去,而周柔谨眼帘半垂,似是有些不安。

卢氏的心瞬间沉了下去,她很想质问周柔谨她的姐姐到底做了什么,可是又顾忌王氏和周柔嘉在场,怎么也问不出口。

南宫玥在百卉的指引下大步朝隔壁的院子去了。

“世子妃,这边。”

百卉领着南宫玥走入院子中,然后朝院子西侧的一间厢房而去。

厢房门口,一个着青蓝色衣裙的丫鬟毫无知觉地倒在了地上,正是周柔惠的贴身丫鬟——她奉周柔惠之命在此把风,百卉刚才来探查时一掌就把她给打晕了。

南宫玥主仆俩都没理会那丫鬟,正要跨过门槛,就听屋子里传来周柔惠柔媚甜腻的女音:“二公子,我觉得浑身好难受……”

“周二姑娘,你的丫鬟呢?”跟着是萧栾的声音响起,“算了,既然你不舒服,我帮你去叫大夫吧。”

“二公子,等等!”周柔惠略显激动地拔高了嗓门,“其实……其实我对公子一直……一直仰慕在心!”

南宫玥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大步跨过门槛,脚下的步子停顿了一下,小巧的鼻头微微动了动。

此刻,屋子里弥漫着一种淡淡的熏香味,让人闻了不由心神一荡,这个味道是……

南宫玥的脸整个阴沉了下来,这个周柔惠真是好大的胆子!

不仅勾搭未来姊夫,还点了这等下贱的熏香,这若是让她得逞了,王府和周府的名声都要受累!

南宫玥继续往前走,百卉在前面正要为南宫玥挑帘,却听萧栾又道:“你说你喜欢我?”萧栾的语调有些古怪,“周二姑娘,我萧栾自认风流却不下流,你觉得呢?”

“那……那当然。”周柔惠急忙说道。

里头静了一静。

这个周柔惠怕是看错了萧栾……南宫玥失笑地勾了勾嘴角,向百卉微微点了点头。

随着一阵珠链碰撞声响起,屋子里的一男一女都朝门帘的方向看来。

“世……世子妃!”

周柔惠不敢置信地脱口而出,眼中掩不住的慌乱:三妹是怎么办事的!来的怎么会是世子妃,来的不应该是……

南宫玥似笑非笑地看着周柔惠,此时,周柔惠的右手正死死地抓住了萧栾的右臂,胸口与萧栾的胳膊贴着,只差投怀送抱了。

只可惜,周柔惠怕是到此刻还没听懂萧栾的言下之意。

周柔惠必然是事先打听了萧栾,知道萧栾还未成婚就有了妾室在屋里,所以才敢如此大胆地投怀送抱,以为萧栾既然贪恋美色,只要她稍稍献媚,就会轻易上钩,等到生米煮成熟饭,为保两家的名声,她就能够代姐嫁进镇南王府了。

偏偏她自作聪明,根本就没弄清楚萧栾的性子。

萧栾也许纨绔,也许不学无术,也许无所建树,但是不代表他德行有亏。

萧栾虽有翩翩在屋里,但这翩翩也是得了长辈的允许被抬为妾的。

世家子弟大婚前屋里有几个通房并不罕见,只不过萧栾未娶妻就先纳妾,某些家风严谨或疼爱闺女的人家在选婿时心里必然会有几分思量,却也不算什么错处。最多被人议论两句年少风流,无伤大雅。

可是,他才刚和周柔嘉定下婚事,周柔惠就来勾搭他,若两人真的有了苟且,那就是和小姨子闹出丑事,不是风流,而是下流了!

转瞬间,南宫玥已经是心念飞转,有时候不得不庆幸小方氏这一世败得太早,没有过多的影响到萧栾和萧霏这两兄妹的为人处事。

萧栾没想到大嫂会突然出现,还看到自己和一个女子“拉拉扯扯”,就算一向自认风流倜傥的他也难免露出尴尬之色,避之唯恐不及地甩了周柔惠的手。

萧栾干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想解释:“大嫂,我……”

“二弟,这屋子里不干净,还是出来说话吧。”南宫玥意味深长地看了周柔惠一眼。

世子妃知道了?!周柔惠身子一缩,弯腰低头,整个人羞得几乎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心中一片绝望,可是,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她现在能把握的也唯有萧栾的怜惜了!

“二公子!”周柔惠再次上前,试图拉住萧栾,这一次,萧栾是有了准备,避之唯恐不及地往后退。

百卉一个闪身,就挡在周柔惠和萧栾之间,出手如电,抓住了周柔惠的右腕,语调没有一丝起伏地说道:“周二姑娘,得罪了!”

她面无表情,目光如炬地看着周柔惠,脸上哪有一丝歉然。

周柔惠心里恨不得往百卉脸上甩一巴掌,却只能故作柔弱可怜地看着萧栾:“二公子,我是真的……”

她的话没有机会再说完,百卉见她不识相,干脆一掌劈在了周柔惠的后颈,周柔惠两眼一翻,软软地倒了下去。

下一瞬,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响起:“惠姐儿!”

一道姜黄色的身影闪过,卢氏激动地冲了过来,跪在地上,紧张地看着周柔惠,叫道:“惠姐儿!……你对惠姐儿做了什么?”她近乎咄咄逼人地瞪着百卉。

不止是卢氏来了,门口还站着周府的其他几人——王氏、周柔嘉和周柔谨都来了,只除了萧霏和萧霓。

周柔谨看着眼前这一幕,有些傻了眼,她明明准时把母亲和大姐她们带来了,为什么事情好像不太对劲?

萧栾有些心虚、有些紧张地看了周柔嘉一眼,心道:她不会误会了吧?自己可没招惹她妹妹啊!自己虽然喜欢美人,但也是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好不好!

南宫玥看着卢氏,淡淡道:“周二夫人,你应该问令嫒到底做了什么?她一个未出嫁的姑娘身上带着含有‘牡丹春’的香囊做什么?”只有青楼才会用“牡丹春”这种助兴的熏香,光是这一条传出去,已经足够毁掉周府所有的姑娘的名声。

牡丹春?!萧栾恍然大悟,难怪当周柔惠靠近的时候,他闻到一股香甜的味道,觉得自己浑身发热……想着,他面露嫌恶之色,掩鼻退了几步。

卢氏面如纸色,心一下沉了下去:惠姐儿怎么会做这样的傻事!……这事本来没凭没据,三言两语就可以忽悠过去,可是有了牡丹春,那就是铁证如山了。

卢氏一时气,一时急,可周柔惠终究是她的女儿,是她身上割下的一块肉,她如何能让人不管。

卢氏心乱如麻,想试着蒙混过去,但是南宫玥根本没兴趣与她多说,这对母女根本就是一丘之貉。说到底周柔惠也不过是有学有样罢了。

南宫玥吩咐百卉道:“百卉,你‘亲自’把周二姑娘带去给‘周将军’!让周将军给我们镇南王府‘一个交代’。”她特意在某些字上加重音。

闻言,卢氏的脸色更难看了,脱口道:“不,不行!”

卢氏急忙朝王氏和周柔嘉看去,哀求道:“大嫂,嘉姐儿,你们求求世子妃,我们总是一家人,惠姐儿还小,她会知错的!”卢氏心急如焚,一双眼睛红通通的,不知不觉中,眼眶中已经溢满了泪水。

知错?

有些人永远都不会知足,永远都不会知错。

王氏移开了视线,对着南宫玥福了福身:“倒是让世子妃见笑了。”

一瞬间,卢氏整个人差点没瘫倒下去。

王氏能硬起来,再好不过。南宫玥也不再多说,简单的一个手势,王府的下人们已经利索地把周家二房的人都带走了。

出了这样的事,王氏又羞又愧,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去,这一次不管老爷说什么,她都必须给女儿讨个公道!

想到这里,王氏再次屈膝行礼,不好意思地提出告辞。

王氏和周柔嘉正要离开,萧栾迟疑了一瞬,忍不住叫住了周柔嘉:“周大姑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