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除族/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栾出声后,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是说他真的没勾搭未来小姨子,还是说他之前遣了小厮去给他找点肉吃,谁知道肉没吃到,倒是进来一个女人……

好像怎么解释,都有些不对!

他摸了摸鼻子,平日里略显轻佻的脸上露出少见的赧然。

周柔嘉不禁嘴角微勾。

她不知道是不是该感激周柔惠,今天的事虽然糟心,但是让她看到了萧栾的另一面,让她忽然有点了解萧栾了,他也许“风流”,但“不下流”;他也许是别人口中的纨绔子弟,但是不代表他没有一颗赤子之心……

也许,上天待自己还算不错!

周柔嘉眼中闪现笑意,福了福身道:“二公子,让你见笑了。”

萧栾顿时眼睛一亮,太好了,她明白了!他真怕她会钻牛角,说什么苍蝇不叮无缝蛋之类的,那他还真有些百口莫辩……

南宫玥在一旁含笑地看着这一幕,周家的确有些糟心,但好歹这门亲还真是阴错阳差地对了,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王氏和周柔嘉离去了,南宫玥带着萧霏、萧霓姊妹又逛了一会儿天上宫,这才打道回府。

姐妹俩并不知道刚刚发生的那件污糟事,只猜到十有八九是和周府的二姑娘有关,所以周府的人才匆匆地不告而别。

无论发生了什么,反正周柔嘉总归是自己的二嫂了。萧霏豁达地想着。

等回了碧霄堂,百卉也从定远将军府回来了。

“世子妃,”百卉屈膝禀道,“奴婢刚才去周府见到了周将军……”

百卉将事情一一道来,眼神有些复杂、有些唏嘘。

半个时辰前,百卉亲自送卢氏和失去意识的周柔惠回了定远将军府,周将军也在府中,百卉干脆直接去见周将军,把发生在天上宫的事不偏不倚地说了,又把周柔惠交给了他处置,然后就提出告辞。

谁想,周将军立刻叫住了她,并义正言辞地表示,会把周柔惠从祖谱中除名,逐出周家。

这个决定让卢氏傻眼了,当场就晕了过去。

周府如何鸡飞狗跳地乱做一团,百卉是顾不上了,直接就回碧霄堂来找南宫玥复命。

内室中静了一静。

画眉正在伺候南宫玥脱下狐裘斗篷,闻言她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瞬,觉得周将军也实在是太狠心了点。

画眉父母双亡,是被继母卖掉的,可是父亲在世时,就算继母薄待她,父亲还是维护她、疼爱她的,要是父亲没有早逝,她也不至于会卖身为奴。

南宫玥也是好一会儿没说话,这世道女子本就艰难,一个被逐出族的女子,更像是无根的浮萍。她的人生、她的姻缘、她的未来等于全毁了。

她大概也可以猜到周将军的心态,一来,他是为了表态,表明周柔惠的行为他一无所知;二来,也是想以此平息王府的愤怒,保住周家和王府的婚事。周柔惠的确可恨,可是周将军也令人齿冷,子不教父之过,他把次女惯成这样,如今却要撒手不管,任其自身自灭!

遇上这样的男人,为妻为子为女者也就只能靠自己了……

南宫玥有些唏嘘,可是,周柔惠敢做这件事情之前,就应该想到,可能会万劫不复,但她还是做了。无论得了任何下场都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

“百卉……”南宫玥吩咐道,“明日,派一个教养嬷嬷去周家……就说,教教周大姑娘我们王府的家规。”

这当然是明面上的理由。

南宫玥真正的目的是警告周家,事不过三。

以周将军这样善于钻研的人,想必会明白自己的深意,甚至于,还会想更多!

南宫玥唇角微勾,笑了。

等到镇南王回府后,南宫玥立刻向他禀明了祈福已完成,并将在天上宫时庙祝择定的三个日子呈给了他,最后由镇南王选了来年五月初五这一吉日。

南宫玥将日子由红封封好后,命人递到了周府。周家对此毫无异议,当即就应了。如此这般,萧栾与周大姑娘正式定在了五月初五大婚。

这也就意味着,南宫玥又要开始忙了。

但就算再忙,她还是接了摆衣递来的请安帖子。

无论是为了摆衣郡王侧妃的身份,还是为了她来南疆的目的,这一面,南宫玥必是要见的。

时隔一年多,再次见到摆衣,她姿色明媚如旧,但眉宇间却没有了从前的张扬,反而显得更加隐忍,心思深沉。

摆衣向南宫玥行了礼后,坐在了她的下首,笑容温婉明媚,说道:“许久不见,世子妃风采依旧。”

南宫玥淡淡一笑,“侧妃也是。”

两人寒暄了几句后,摆衣笑着说道:“去年锦心会时,世子妃的一曲《十面埋伏》让摆衣至今记忆犹新,不过短短一年,王都种种皆物是人非。摆衣还记得世子妃与齐王府的姑娘私交甚好,只可惜韩大姑娘她……哎。”

南宫玥轻叹一声,“世事无常。”

摆衣小心打量着她的神情,口中则若无其事地说道:“说来也巧,摆衣在进骆越城前,曾在一个小镇上看到一位姑娘,模样倒是与韩大姑娘有着八分相似,若非知道韩大姑娘已去,摆衣恐怕真会误以为她便是韩大姑娘了。”

南宫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道:“摆衣侧妃,你今日来是为何事,还望直言。”

摆衣的心不禁“咯噔”一声。

她可以确定,当日在茂丰镇上看到的姑娘就是齐王府的韩大姑娘。尽管她不知道为什么已经“过世”的韩大姑娘会出现在南疆,可是,她却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把柄。

摆衣本以为,自己提到了这件事,要么南宫玥就是直接回避,要么就是矢口否认,无论是哪一种,她都想到了对策,可以步步逼近。可是,南宫玥却强硬的化被动为主动了。

那双清亮的眸子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仿佛看透了自己所有的心思,让摆衣有些不自在。

摆衣站起身来,恭敬地福了福,说道:“当年在王都时,摆衣做了些错事,可是,摆衣身为百越圣女,一举一动自当为了百越,还望世子妃大人有大量。”

南宫玥笑了笑,不置可否。

摆衣的脸上闪过一瞬间的尴尬。

她这一次好不容易得了机会来到南疆,当然并不仅仅是为了五和膏,为的更是奎琅殿下的复辟大业。只是萧奕如今领兵在外,她根本没有机会见到他,也唯有靠南宫玥来转达一二。

于是,她硬着头皮说道:“世子妃与萧世子伉俪情深,望世子妃在萧世子面前帮百越美言几句,待来日,吾王复辟,必当重谢!”

她顿了顿,看了看侍立在一旁的百卉,见南宫玥并没有遣人出去的打算,咬咬牙毅然道,“摆衣可以代吾王立下誓言,将百越洛敏加河以北的三座城池赠予萧世子作为回报。”她强调这三城是赠于萧奕的,而非镇南王,更非大裕。

无论是奎琅还是摆衣,心里都十分清楚,想要拿下伪王,顺利复辟,唯有靠萧奕。

大裕皇帝确实下了明旨,也派了安逸侯前来监军,可是,王都与南疆相隔千里,萧奕就算阳奉阴为,皇帝也鞭长莫及,而安逸侯……

想着,一个俊秀儒雅的男子浮现在摆衣脑海中,仿佛近在咫尺,却又那么遥不可及。

摆衣的心里一阵苦涩,哪怕安逸侯再智计百出,也不过是孤身一人,身旁没有可信可用的将士,所谓“孤掌难鸣”,他又哪能奈何得了手握数万南疆大军的萧奕呢!

南宫玥笑而不语。

摆衣一开始还佯装镇定,刻意等了一会儿,见南宫玥并没有搭话的意思,忙又补充道:“世子妃,萧世子若还有别的要求,只要能做的,吾王必当义不容辞。”说到这里,她刻意停顿了一下,说道,“萧世子如今手掌重兵,可是,世子妃您也应当看得出来,大裕皇帝一直对南疆有所忌惮。……若是吾王成功复辟,来日必当与萧世子守望相助。”

南宫玥端起茶盅,送客道:“侧妃想必在驿站还有事,本世子妃就不送了。”

摆衣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堪,一闪而逝,心想:萧世子不在,这么大的事,想必南宫玥也不敢擅自作主,定会去信告知萧奕。他们夫妻俩若是聪明的话,就应该明白南疆如今的处境。萧奕手握重兵,来日又是一地藩王,想要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百越才是他天然的盟友。

想到这里,摆衣放下心来,福身道:“世子妃,摆衣还会在骆越城待上几日,世子妃若是闷得慌,可随时唤摆衣过来闲聊解闷。”说着,摆衣退了出去。

南宫玥放下茶盅,方才她虽然看起来漫不经心,可是摆衣说的每一句话,她都在脑海里反复思量过了。摆衣说了这么多,除了是希望萧奕能够尽力帮助奎琅复辟外,还在无意中透露出了一个信息——韩凌赋和奎琅结了盟。

摆衣唯有得到奎琅的允许,才能代表他以三座城池为代价来收买萧奕呢。而她一个内宅女子,想要得到奎琅的允许唯有两条路,一是韩凌赋同意二人见面,二是韩凌赋替她带去奎琅的信函。

无论哪一种可能,只有两人结盟才能达成。

也是,摆衣是韩凌赋的侧妃,也算是这段关系中的纽带。

只是,韩凌赋和奎琅会以什么条件来结盟呢?

南宫玥揉了揉额头,暂且不再去想,她相信萧奕是不会答应奎琅提出的条件的,但萧奕和官语白如今对南凉和百越自有谋划,这件事无论如何得让他们知道才是。

南宫玥让画眉去找小灰,自己则带着百卉去了书房,由她口述,让百卉把五和膏的始末以及摆衣今日所言的一切都写了下来。

等百卉收了笔,吹干了笔墨,小灰也已经站在窗棂上,俯首啄着自己的羽翼。

百卉把干透的信纸呈了上去,南宫玥仔细地读了一遍后,点点头。于是,百卉就把信纸塞进了一个小竹筒里并封好了腊。

这雄鹰的鹰爪也不是随便就给人碰的,小灰这家伙一向傲气得很,也只有南宫玥能把竹筒绑在它的鹰爪上。

南宫玥喂它吃了几块肉干,又拍拍它的头,说道:“去找寒羽吧。”

小灰发出一声鹰啼,振翅飞出了镇南王府,一路往南而去……

……

十二月十七,天气阴沉沉的,一支身着异族服饰的七八人的队伍在得了镇南王府的允许后,进了骆越城中,一时间吸引了路上不少百姓的目光,百姓们交头接耳。

城门守正得了吩咐,亲自派人把这支异族车队送到了城中的驿站。

韩淮君、摆衣和吴太医在驿站一楼的一间厅堂中接待了这支来自百越的队伍。

摆衣以一方朦胧的面纱掩面,沙发披散,身上又换上了她作为百越圣女的白色纱裙,看来神秘而又高贵。

“参见圣女殿下。”

以一个身穿青色衣袍的络腮胡为首的七人齐齐地对着摆衣抱拳行礼,声音洪亮。

络腮胡拿出一个木匣子来,打开后,呈送到摆衣跟前。

摆衣皱了皱眉,略带不悦地说道:“烈毕锐,你带来的五和膏也太少了吧!”

韩淮君和吴太医也看到了匣子中的瓷罐,罐口不过才碗口大,这其中的药量可能还没有一斤重。

吴太医曾经见过五皇子服用五和膏,心里约莫估计了一下这些药恐怕只够五皇子用上两个多月。他们一队人马千里迢迢从王都赶来南疆,若是只带这么点五和膏回去,那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

吴太医蹙眉和韩淮君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个奎琅到底在玩什么花样!韩淮君面沉如水。

被称为烈毕锐的络腮胡面露为难之色,抱拳解释道:“圣女殿下,现在伪王当政,我们在芮江城内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不少眼线的关注,实在行动不便,别说是五和膏了,就连制作五和膏所用的药材都很难弄到,好不容易才得了这些。”

摆衣眉宇紧锁,面纱外那双碧蓝明亮的眼眸透出一丝锐气,义正言辞地说道:“烈毕锐,为了大裕的五皇子殿下,就算是再困难,我们也得弄到更多的五和膏。”

“圣女殿下,请放心,吾正命人暗中继续制作五和膏。只是这玄缨果是贡品,想要弄到,就避不开伪王的眼目,我们手里只有不到三两的玄缨果,实在影响制作五和膏的进度……”烈毕锐无奈地说道,跟着,他转头看向韩淮君和吴太医,抱拳解释道,“韩大人,吴大人,玄缨果是五和膏必备的一味草药,若是没有玄缨果,五和膏就全无药效可言了。如今之事,实在不是吾等故意拖延。”

摆衣眸光一闪,没有说话。

韩淮君看了两人一眼,淡淡道:“圣女殿下,不管你们百越如何内乱,又是谁当政,既然临行前,三驸马答应了要交出五和膏,就必须得交!”

韩淮君的语气中没有一丝商量回旋的余地,也没有任何威胁的口吻,但是在场的人心里都明白在他们出发前,奎琅可是对皇帝下了军令状的,一定会给五皇子韩凌樊提供足够的五和膏,若是其中出了什么问题,奎琅这个百越质子的地位可就更尴尬了。

厅堂中的气氛僵硬了一瞬,烈毕锐赶忙保证道:“韩大人,吾一定会竭尽所能!还望几位大人再宽限几日,吾现在这就去给芮江城那边传信。”

之后,烈毕锐和这次的几个来使就暂时退下了。

当厅堂中只剩下摆衣、韩淮君和吴太医时,吴太医朝着摆衣作揖道:“摆衣侧妃,可否让老夫取些五和膏?老夫想研究看看,也许大裕也有可以替代玄缨果之物。”

吴太医的要求合情合理,可是摆衣却是淡淡地拒绝了:“摆衣知道吴太医仁心仁术,一心只为了五皇子殿下的病情,只是这五和膏乃是百越的宫廷秘药,不传之秘。若非事关五皇子殿下的安危,殿下也不会轻易献出。”

吴太医面色有些僵硬。

一旁的韩淮君面沉如水,薄薄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却没有说什么。

“摆衣先告辞了。”摆衣以大裕的礼节福了福身后,捧着那个木匣子离开了厅堂,沿着楼梯往二楼的上上房去了。

看着摆衣的背影消失在楼梯的尽头,韩淮君这才压低声音问道:“吴太医,那五和膏可是有……”韩淮君没有再说下去,他的言下之意两人都心知肚明,百越也好,奎琅、摆衣也罢,都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韩淮君实在无法相信他们。

吴太医也收回了视线,悄声道:“本来老夫打算取一些拿给林神医看看。”

韩淮君眼中闪过一抹锐芒,果决地说道:“吴太医,这件事你不必再操心,交给我来办!”语调铿锵有力。

两人说话的同时,摆衣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近乎迫不及待地关上了门,然后取出匣子中的瓷罐,在匣子底部摸索了一番,最后掀起一块木板,从其下拿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绢纸。

摆衣心中一喜,飞快地展开了那张绢纸,一目十行地往下看去,才看了几行,她已经是面色大变,碧蓝的眼眸中瞳孔猛缩,手指微微一颤,那薄薄的绢纸差点没拿稳。

只见绢纸上以百越的文字赫然写着——

镇南王世子萧奕率大军入侵南凉,已破天戈城、格赫城、清提城等五城,一万南疆军雄师兵临南凉都城乌藜城下,乌藜城即将城破。

绢纸上的寥寥几句,但是透露的信息一句比一句令摆衣震惊。

这怎么可能?!

摆衣只知道南疆军如今正与南凉交战,却万万没有想到,战况竟然发展到了如此地步!?

南凉到底在干什么,怎么就连都城都要保不住了?!

一时间,摆衣不知是喜是忧,喜的是南凉一战结束后,南疆军就没有理由拒绝出兵百越,为殿下复辟。

可是……

忧的是,萧奕真得会遵从圣旨吗?

这都好几日了,南宫玥也没有给她一个明确的答复。

原本摆衣是觉得以三座城池和未来的结盟换萧奕出兵,足以表示奎琅殿下的诚意,可是如今,若是连南凉都落到了萧奕的手里,他们开出的条件就变得毫无吸引力。

就算萧奕真得愿意出兵,殿下成功复辟,日后也只能生活在萧奕的锋芒之下。

拥有南疆和南凉两地的萧奕,别说是百越,就连大裕皇帝都会也会忌惮几分。

摆衣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眼中的情绪复杂极了。

一时间,她都不知道是希望南疆军快点胜利,还是让这场战役再拖得久一点,给他们更多周旋的时间……

摆衣朝窗外的蓝天望去,碧蓝的眼眸就像此刻的天空一样黯淡无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