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珍宝(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卉恭敬地呈上了一个木匣子,禀道:“世子妃,送年礼的人还在东仪门处候着。”

南宫玥笑了笑,示意她把匣子打开,赫然只见里面是厚厚的一叠银票,每一张都是一千两的面值。

这一匣子该有多少银子啊!鹊儿眼睛都瞪直了,脱口道:“世子妃,这摆衣侧妃还真是大手笔啊!”

南宫玥微微一笑,不是摆衣大手笔,大手笔的人是奎琅。

不过,奎琅要买的可是他的江山,区区几万两银子又算得上什么?!

南宫玥淡淡地给了一个字:“退!”

于是,这一匣子的银票又被原路送了回去。

事情当然还没完,次日,摆衣又不死心地派人来了。

这一次,送的是一匣子龙眼大的明珠和一柄带着幽幽光芒的玉如意,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南宫玥瞥了一眼,就吩咐下人给退了。

摆衣一向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第三次送来了两匣子珍贵的药材,其中是一株千年人参和一朵天山雪莲,瞧那品相,都是罕见的珍品。

但是得到的不过是又一个“退”字。

到了第四天,院子里的丫鬟们一大早都在叽叽咕咕地讨论着,也不知道今日那百越圣女又会送什么东西过来。

不出所料,巳时正,驿站那边又派人过来了。

前几次来送礼的人都是托百卉她们把匣子送进去,但这一次不同,她请求能亲自拜会世子妃。

南宫玥允了。

“奴婢洛娜参见世子妃。”

一身月白衣裙的丫鬟洛娜看来落落大方,深刻的眉目间带着百越人特有的一种异域风情,尽管来了大裕近两年,但她的口音中还是透着一丝生硬。

她直接奉上了手中的一个檀香木的木匣子,那木匣子方方正正,四周雕刻着极为繁复细致的紫藤花,素雅精致。光这匣子就已经让人不由心生“买椟还珠”的念头,可以想象这匣子中十有八九不是凡品。

洛娜打开了匣子的盖子,俯首道:“世子妃,此珠名曰‘天水’,乃世上少见的稀世珍品,是侧妃对世子爷和世子妃的一点心意。”

匣子里的红丝绒布料上赫然放着一颗婴儿拳头大的明珠,就算此刻是白昼,也能看到那明珠在匣子里散发出柔和的白光。

这虽然是一颗珍贵的明珠,却不足以令屋子里的人动容,毕竟这种大小的明珠碧霄堂的库房里也不是没有。

洛娜从容地继续道:“不知道世子妃可曾听过《弥陀疏钞》云:‘明珠投于浊水,浊水不得不清’?”

这句话是佛经中的一句名言,南宫玥当然是知道的。

她还知道《涅槃经》里也有一句类似的话:“摩尼珠投于浊水,水即为清。”

这么说来,这颗明珠莫不是……

屋子里的丫鬟们也都想到了,惊讶得面面相觑,摩尼宝珠那可是佛经里提到的神珠,难道这世上竟然真的有如此神奇的宝贝?!

洛娜自然感受到屋子里那微妙的气氛变化,腰杆挺得更直,自信地说道:“还请世子妃给奴婢一盆浊水。”

南宫玥一个眼色,画眉就下去了,不一会儿,就亲自捧来了一个铜盆进来,铜盆里盛着半盆污浊不清的水。

洛娜捧着匣子走到水盆前,小心翼翼地把匣子中的天水珠放入那盆浊水中。

丫鬟们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当明珠放入水中后,便荡起一圈圈浅浅的涟漪,还有那淡淡的白光随着涟漪朝四周晕了开去……

奇迹发生了,那原本浑浊得几乎看不到盆底的水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清澈起来,那些污浊全部沉淀在了盆底,盆中的水清澈如镜。

丫鬟们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洛娜的嘴角勾出一丝得色,然后又低眉顺目地将水中的天水珠取出放回到匣子中,再次双手将匣子呈上,道:“世子妃,此乃吾百越的国宝天水珠,还望世子妃笑纳。”

话落之后,屋子里静了下来。

见对方久久没有反应,洛娜的背后出了一身冷汗,这若是镇南王世子妃还不收的话,那么……

“呈上来让本世子妃瞧瞧。”

终于,一个清澈明净的女音响起,洛娜总算长舒一口气。

世子妃肯收下就好!

等洛娜回驿站向摆衣复命后,摆衣也松了一口气。

这些日子以来,摆衣几乎是辗转难眠,原本就纤细窈窕的身形瘦了一圈。

如今萧奕在前方战场,摆衣也知道南宫玥不可能在短短两三日内就能给她回复,前几天摆衣送到碧霄堂的那些礼不过是试探罢了,想试探一下南宫玥的态度,可是这南宫玥果然是个软硬不吃、滴水不漏的……

掐算着日子,摆衣才精心选了今日命洛娜特意送去了百越至宝。

她一个上午都坐立不安,担心南宫玥不肯收下,担心萧奕觉得他们提出的条件还不够诱人……

幸好,南宫玥收下了天水珠,那就代表可以谈!

只要萧奕愿意谈,就一切好办!

摆衣嘴角一勾,坐到书案前,执笔写了一张请安拜帖,让人送去了碧霄堂。

不出一个时辰,她就得了回禀,镇南王世子妃令她明日去碧霄堂。

次日,摆衣在碧霄堂的惜鸿厅见到了南宫玥,她们要谈的关乎军国大事,那些个丫鬟婆子早就被遣退了,只留下百卉、画眉几个在厅中服侍。

虽然有求于人,但是摆衣还是摆出了一副不卑不亢的态度,向南宫玥盈盈一福,笑着说道:“几日不见,世子妃越发明媚。摆衣好不容易来了一趟南疆,若世子妃得闲,摆衣真想日日来向您请安。”

“摆衣侧妃。”南宫玥笑吟吟地说道,“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今日请你来为何事,你也应该一清二楚。”

摆衣闻言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有些紧张地问道:“那日吾主所请,不知世子妃意下如何?”

南宫玥端起茶盅,用茶盖轻轻撇着茶沫,漫不经心地说道:“摆衣侧妃,贵主的诚意似乎不太够。”

摆衣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她镇定地笑了笑,问道:“世子妃的意思是?”

南宫玥噙了一口茶,不答反问道:“我南疆雄师个个都是好男儿,区区三城就想让他们在战场上为贵主拼命?”

摆衣接口道:“可是贵国皇帝陛下已经亲口答应了奎琅殿下!”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南宫玥放下手上的茶盅,为难地皱起眉来,说道,“更何况,如今南疆这才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兵力大损,总还是需要休养生息个几年,想必皇上也会体谅一二的。”

“你……”

摆衣咬了咬下唇,手紧紧地握着圈椅的扶手。

兵力大损?

兵力大损还肆无忌惮地入侵南凉?

兵力大损还一路畅通无阻的打进南凉都城?

南宫玥这样信口胡言是当自己傻了不成?

摆衣的胸口一阵憋闷,只可惜如今形势不如人!

她死死地咬着后槽牙,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陪笑着说道:“……还望世子妃直言。”

厅堂中静了一静,南宫玥漫不经心地放下手中的茶盅,这才道:“我思来想去,觉得除了洛敏加河以北的三座城池外,应该还要再加上安南山以西的七城,这样就差不多了。”

她的语气轻描淡写得仿佛是随意地买了件首饰似的。

摆衣却是倒吸了一口气,许下洛敏加河以北的三座城池已经是从百越身上硬生生地割下了一块偌大的血肉,若再加上安南山以西的七城……

这萧奕好大的胃口,竟然是要挖走他们百越半壁江山才甘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