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罪奴(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世子妃,这……”摆衣扯了扯唇角,快要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了,“您是在开玩笑吧?”

“摆衣侧妃觉得呢?”

摆衣咬了咬下唇,说道,“世子妃不觉得这个要求有些过份了?”

“会吗?”南宫玥轻松自在地说道,“我想贵国的努哈尔殿下,也许会觉得这个条件不错呢。”

“你……”

摆衣大惊失色,猛地站了起来,一旁的百卉立刻警惕地看着她,生怕她会对世子妃不利。摆衣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缓缓地坐了下来,说道:“世子妃说笑了。”

南宫玥笑而不语。

看着南宫玥这淡定自若的神色,摆衣越加慌了神,早在她得知萧奕已经快要打下乌藜城时,就知道事情有些失控了,只是没想到,萧奕不但狮子大开口,竟然还用努哈尔威胁他们!

努哈尔那个没用的胆小鬼,为了保住他的王位,说不定……不,绝对会愿意割让这大片土地,而来对于萧奕来说,是接受努哈尔的投诚,还是与奎琅殿下合作其实并没有区别。

以萧奕那乖张的性子,若是自己不答应他的条件,他多半真得会对大裕皇帝的圣旨阴奉阳违,甚至抗命不遵。

那奎琅殿下又该怎么办……

摆衣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萧奕分明是有恃无恐,而她又是有求于人……

“世子妃……”过了许久,摆衣才终于艰难地发出了声音,说道:“此事事关重大,摆衣实在无法做主。”

南宫玥含笑着点点头,端茶送客。

摆衣在一个青衣丫鬟的指引下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

洛敏加河以北的三座城池当然不是奎琅殿下给她的底线,可是,最多也就是再加几座矿脉罢了,可不包括要割让百越的半壁江山!这件事她根本做不了主!奎琅殿下又远在千里之外,她该怎么办?

她还能找谁商量……

对了!

六殿下!

想到离开王都前,奎琅殿下曾嘱附她若是有什么难以决断之事,可以想办法联系六殿下。六殿下与奎琅殿下一母同胞,想来这件事也唯有请示六殿下,由六殿下来做主了!

打定主意后,摆衣的脸色稍稍轻松一些,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几分。

“摆衣侧妃,请这边走。”

青衣丫鬟引着摆衣从东仪门而出,正好和一个身穿酱紫色缠枝菊花褙子的中年妇人交错而过,那妇人好奇地往摆衣那双碧蓝的眼睛看了一眼,就继续往内院的惜鸿厅去了,有些心神不宁。

刚才,世子妃身旁的得力大丫鬟鹊儿突然派人找她去惜鸿厅问话,中年妇人自然不敢不遵,就急忙来了,心中忐忑,难道说是世子妃有什么吩咐?

中年妇人刚走到惜鸿厅最西边的一间偏厅外,就听一阵脚步声自偏厅中传来,一个穿紫红色柳枝纹对襟褙子的妇人走了出来。

“乐嬷嬷……”

中年妇人本想找对方试探一下口风,却听对方笑着道:“李三水家的,到你进去了。”说着,就快步走了。

李三水家的整了整衣裙,就进了偏厅,一眼看到一个身穿樱草黄刻丝褙子的姑娘正坐在靠窗的一把圈椅上,手中拿着一本花名册翻看着,她身旁的案几上还堆放了几本花名册。

冬日的阳光柔和地洒在少女的脸庞上,让她的肌肤看来如雪似玉。

王府的人都知道世子妃身旁的几个大丫鬟都是能干得很,那通身的气派是那些小门小户出来的姑娘不能比的。

“鹊儿姑娘。”

李三水家客气地跟鹊儿见了礼,笑眯眯地说道:“也不知道鹊儿姑娘叫我过来可是有什么指教?”

“指教不敢当,我就是奉命问几个问题罢了。”鹊儿笑眯眯地看向对方,单刀直入地问道,“李三水家的,你可认识半夏?”半夏就是当年大方氏院子里那个被发卖的三等丫鬟。

听到这个名字,李三水家的脸上难免露出讶色,点头道:“我和半夏她娘是同乡,当年是淮北遭了水灾,才一路南下逃到骆越城来了,也算是患难之交了。半夏是我看着长大的,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委实可惜了……”李三水家的心中有些惊疑不定,半夏不在王府都这么多年了,世子妃身旁的大丫鬟怎么会无缘无故就提起了半夏呢?!

这么一想,李三水家的突然想起乐嬷嬷年轻那会儿好像和半夏关系不错,难道说鹊儿姑娘叫她过来也是为了问半夏的事?

鹊儿听着眸光一闪,故意问道:“可惜什么?”

李三水家的面露迟疑之色,然后道:“半夏她走得不太光彩……听说是先王妃屋子里丢了件首饰,怀疑是半夏偷的……”李三水家的一直觉得这事古怪,先王妃院子里那么多人服侍,哪是半夏一个三等丫鬟想偷就能偷的。

后来王府中的谣言也传得沸沸扬扬,有人说是因为半夏弄洒了先王妃的安胎药;也有人说半夏是偷穿了先王妃的衣裙;还有人说是因为半夏勾引了王爷,被先王妃逮了个正着,还差点动了胎气,老王爷和老王妃都怒极,打了半夏一顿板子,就把她发卖了……总之是众说纷纭。

李三水家的打量着鹊儿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问道:“鹊儿姑娘,半夏有什么问题吗?”这都过了快二十年,事到如今再来问半夏的事又有什么意思?!半夏早不知道被发卖到何处去了!

鹊儿正色道:“李三水家的,我也不瞒你。其实当年先王妃院子里被偷的首饰那是老王妃留下来的,本来应该传到世子妃手中,世子爷在雁定城时说了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那件首饰给找回来了。我们做奴婢的自当尽心尽力地办事。”顿了一下后,她又道,“其实世子妃已经派人去查李家牙行的人了,估计也快有消息了吧……”

李三水家的闻言心中一颤,世子爷为人是什么手段,王府中的下人都是看在眼里的。这半夏若是被找到的话,无论有没有罪,怕是……

李三水家的半垂眼帘,又答了鹊儿的几个问题后,便若无其事地告退了。

一出偏厅,李三水家的就看到有一张熟面孔等在了那里,她记得这于乙家的曾经和半夏睡过一间屋子……

李三水家的跟对方打了声招呼后,匆匆地沿着青石板路往前走去,直到拐弯后才停下了脚步,脸上有些纠结。

半夏怎么说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跟自己的亲外甥女也没什么两样……

李三水家的握了握拳,疾步往小花园去了……一直经过小花园的暖房,一个穿着青衣的老妇正好从暖房里走出,迎面就招呼道:“蕙兰,你好久没去我家里坐坐了,上次你不是想喝我酿的青梅酒吗?我已经给你装了一……”

“罗大姐,我是特意有事找你!”李三水家的急忙打断了对方,把刚才鹊儿把她、乐嬷嬷和于乙家的叫去问话的事说了一遍。

眼看着罗婆子面色不太好看,李三水家的又试探道:“罗大姐,半夏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知道她一定是不会偷东西的,更别说是先王妃的首饰了……罗大姐,你要是知道半夏被卖去哪儿,赶紧找人写封信给她,让她务必小心。”

“蕙兰,多谢你了。”罗婆子感激地握住李三水家的说道。

李三水家的叹了口气,又让罗婆子最近行事小心点,跟着就离去了,只留下罗婆子站在原处许久……好一会儿,她咬了咬牙,也出了小花园,往王府的一侧角门去了。

和守角门的门房打了声招呼,罗婆子匆匆地出了王府,熟门熟路地在城中七拐八拐,最后来到了一条小巷子中一户人家的后门前。

她敲了两下门后,黑漆木门就“吱”的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那守后门的一个婆子热情地跟罗婆子打招呼,不一会儿,一个三十余岁的清秀妇人就出来了,只见她穿了一件赭红色掐暗银丝宝葫芦褙子,梳了一个整整齐齐的圆髻,插了一支竹节玉簪,看来既体面又妥帖。

?“娘,您怎么突然来了!”妇人见罗婆子的面色不对,关心地问道,“娘,您可是身子不适?”

母女俩走到一边说话,罗婆子表情复杂地看着女儿,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夏儿,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这么一句话,就让那妇人变了脸色,心中一沉。当年?!还能有哪个当年?!

她紧张地抓住了老妇的手,问道:“娘,你为什么突然提这事,难道……”

“夏儿,刚才蕙兰特意来找我,说世子妃正在查你的下落……”罗婆子忙把李三水家的告诉她的话转述了一遍,心里叹息:女儿怎么就这么命苦呢?!当年,女儿只跟自己说遇到了天大的麻烦,不得不离开王府避开灾祸。

幸好,女儿心里有成算,跟了新的主家后,也得了主家的信任,如今也是个管事嬷嬷了。两年前,女儿的主家搬回了骆越城,她们母女这才得以重逢。没想到这才过了几年安稳日子,又要横生枝节……

“世子妃说要找我讨先王妃的首饰?!”半夏的眼中掩不住的惊讶,她还以为是世子爷查到了什么呢。可是,流言怎么会传成那样?居然说她偷了先王妃的首饰?!

半夏的双拳不由得握了起来,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很少再想起当时的事,可是偶尔想到时,还是心惊肉跳。

罗婆子见女儿面色难看极了,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夏儿,你不知道,世子妃是个有本事的,如果她真有心找你的,她恐怕不会轻易放弃的……”

自从世子妃来南疆后,这还短短不到一年,镇南王府就像是变了天一样。

半夏咬了咬后槽牙道:“娘,这段时日您还是……”您还是别来找我。

半夏本来是想这么说的,可是话还没说完,她就看到两个丫鬟打扮的姑娘出现在路的尽头,两人都眉清目秀,俏脸上笑吟吟地,却让她心中一沉。

下一瞬,她就听罗婆子脱口而出道:“百……百卉姑娘,鹊儿姑娘!”

母亲认识这两个丫鬟?!半夏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隐隐猜到了来人的身份。看来母亲和自己是入了世子妃的套了,这一次,怕是没那么容易蒙混过去了。

百卉和鹊儿也不着急,不疾不徐地走到半夏和罗婆子跟前,百卉轻飘飘地看了罗婆子一眼,也没斥责什么,却已经令得罗婆子满头大汗。

百卉淡淡地对半夏道:“这位是半夏姑娘吧?”明明半夏梳着妇人的发式,百卉却故意称呼她为姑娘来提醒她那些陈年旧事。

半夏没吭声,百卉也不在意,伸手作请状,道:“麻烦半夏姑娘随我们走一趟吧。”她的语气坚定,没有半分转圜的余地。

半夏僵立当场,看了看一脸惨白的罗婆子,只能点了点头。

避了十九年,终究还是避不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