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神药/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旁的一个青衣丫鬟俯身把白玉梅花吊坠捡了起来,若有所思地说道:“姑娘,这吊坠看着有些眼熟……对了!”她想到了什么,忙道,“这好像是那位顾姑娘的,奴婢记得顾姑娘把她配戴在腰间的。一定是顾姑娘给姑娘喂药时不小心掉在姑娘身上了。”

“顾姑娘?”丘氏挑眉问道。

她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小丫鬟进屋禀说,鹊儿带着王府良医所的陈良医来看给萧霓诊脉了。

丘氏再也顾不上那顾姑娘,急忙让小丫鬟相请。

陈良医在王府多年,对于萧霓的病情也甚为了解,诊了脉后,就开了个方子嘱咐她先服上三日,他明日再来请平安脉。

丘氏总算是放下心来。

鹊儿听闻萧霓已经没有大碍,就匆匆回去复命,然而一进屋她就听画眉说,世子妃带着百卉去了外书房。

南宫玥会去外书房,当然是朱兴有要事回禀。

自打上次南宫玥命朱兴派人去百越已经过去有半个多月了,派去的暗卫今日刚刚回来,也带来了调查的结果……

“世子妃,暗卫在芮江城细细打听了,五和膏是百越宫廷中才有的一种秘药,民间难觅踪迹。”朱兴面露惭愧地说道,“因而也没能弄一些回来。”

南宫玥微微蹙眉,无论是奎琅还是摆衣,都是聪明人,做事又一贯谨慎,怎么会随便给出一套漏洞百出的说辞,毕竟南疆与百越相邻,想要找到一个熟知百越的人也并非难事。

只是,没有这五和膏,外祖父那边的试验恐怕就难成了……

她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沉思片刻后,方道:“朱兴,你去一趟驿站见见韩公子,把这个结果告诉他……”

朱兴抱拳领命,一双锐眸闪闪发光。

世子妃,这一招高!

化被动为主动!

朱兴前脚刚从驿站出来,后脚韩淮君就和吴太医一起造访了摆衣。

面对明显面露不善的二人,摆衣仍旧是笑吟吟地,若无其事地与两人见礼,“韩公子,吴太医。”

她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可是韩、吴二人都深知这个百越圣女心机深沉,皆是面色冷淡。

“摆衣侧妃,”韩淮君冷冰冰地质问道,“眼看着马上就要过年了,第二批五和膏何时才能到?”

哪怕朱兴没来,韩淮君也打算这两日过来催促一下五和膏,尽管上次的一斤已经让人快马加鞭送回王都了,可也不能任由恭郡王侧妃这么无止尽的拖延下去。

“韩公子且勿着急。”摆衣优雅地福了福身,不以为意。

她还是一贯的淡定优雅,用安抚的语调说道:“韩公子,此前烈毕锐大人也说了,现在伪王专政,我们在百越行事实在有些不便,烈毕锐大人已经命下头的人尽力去寻玄缨果,可惜寻得的数量还是不多……只能先赶制一些是一些。”

韩淮君微微眯眼,伸出一只手掌,不容置疑地说道:“摆衣侧妃,十日为限,届时再不把五和膏送到,在下会即刻飞鸽传书,向皇上禀明此事!”

“韩大人……”摆衣还想再拖延些日子,韩淮君已经不想再听她说什么,和吴太医一起告辞了。

摆衣半垂眼眸,眸色晦暗不明,双手紧紧地握拢成拳。

南宫玥逼她,韩淮君也逼她……

他们真以为她好欺辱不成?!

“圣女殿下。”洛娜小心翼翼地问道,“可要再去催一下烈毕锐大人?”

“去吧。”摆衣微微颌首,说道,“让烈毕锐十日里先送三斤过来,暂且应付一下那韩淮君再说。”

三斤的量肯定远远不足,可好歹只要稳住了韩淮君就能再拖延上一阵子。

无论是为了与萧奕的谈判,还是为了六殿下交代的那件事……

上次南宫玥狮子大开口以后,她立刻让人想办法去联系被软禁在府的六殿下,然而,幸运的是,她这边才刚行动,六殿下竟然就主动派人带来了口信,交代了她一件事……

那一刻,摆衣喜出望外,她相信,只要能够完成了那件事,南宫玥,不,萧奕的威胁就再也算不上什么了。

而在那之前,她必须得拖延时间!

“你去办吧。”

摆衣挥了挥手,洛娜恭敬地领命退下。

的确,她们如今的一举一动都在韩淮君的眼皮底下,然而百越这么些年来在这骆越城里并不是没有底子和眼线的……

洛娜把摆衣的话以暗语传达了出去,主仆二人接下来只要等五和膏送来就是。

时间在等待中一天天的过去,随着正月临近,整个骆越城的年味都重了许多,一派喜气洋洋。

南宫玥在把手头上的事都理顺后,就将一些简单的差事交给了萧霏和萧霓。

原本南宫玥还担心萧霓的身子,想着是不是别让她跟着萧霏做事了,可是在萧霓发病后的次日,丘氏就亲自带着萧霓上门,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请南宫玥能多指点一二。

丘氏也是用心良苦,虽心疼女儿,可也明白,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

于是,南宫玥也就依着原来的打算行事,只是对萧霓更加小心了一些。

萧霏和萧霓都是那种很认真的性子,相比之下,萧霏更为较真,而萧霓则更细腻,两人有商有量的,把事情都办得妥妥当当。

南宫玥到南疆后的第一年就这样静静地走到了尾声。

大年三十,一大早,从王府到碧霄堂全都挂起了大红灯笼。

南宫玥今年并不想去改变王府的旧例,可因萧奕连番大捷,还是大手笔的给了下人们不少的赏赐。除了比往年加更丰厚的封红外,每个人都新制了两套衣裳,外加大米和白面各一袋,两只鸡,十斤肉,一匣子点心等等,凡是家里有孩子,更得了一袋子府里制的松子糖。

下人们一个个都是喜出望外,王府上下对世子妃满口称赞。

只是,让南宫玥有些遗憾的是,南疆的新年没有王都那遍野的皑皑白雪,总觉得好像缺了些什么。

那一丝惆怅在新年的喜悦中不过是一闪而逝。

下午申时,王府的主子们先后到了正堂,无论平日里彼此之间有什么龃龉过节,今日都是满面春风,寒暄了一番后,镇南王一声令下,众人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骑马的骑马,上马车的上马车,一队车马声势赫赫地从王府驶出,往萧氏宗祠而去。

宗祠里,一片热闹喧哗,一眼看去,还是那些面孔,就像当初给南宫玥开祠堂入族谱时一样,只除了萧奕不在。

南宫玥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思念,半垂眼帘跟在镇南王身后。

镇南王身份最高,但是祭祖的事宜自然是由族长牵头,男子们依次进祭祀大堂献爵、焚帛、奠酒,众人对每个步骤都了然于心;女眷这边则在南宫玥的带领下供奉祭品,一切在沉默中井然有序,肃穆庄严。

待祭祖完毕,夕阳已经落下。

众人都出了祭祀大堂后,气氛很快又变得热闹起来,大伙儿一边走,一边交头接耳,一直到前方传来族长萧沉的声音:“王爷。”

萧沉与镇南王并肩而行,他一停下脚步,镇南王也跟着停了下来,然后跟在后方的其他萧氏族人亦然。

浩浩荡荡的人群停在了庭院中,他们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落在镇南王和萧沉身上。

萧沉一脸正色地继续道:“王爷,已经过去大半年了,不知道那些账目对得如何了?”他说的当然是当初老镇南王留下的那些产业。

几个月前,这些产业的账本就已经送到了萧奕的手里,这眼看着都快要翻过年了,还没有个说法,萧沉觉得自己身为族长得过问一二,免得别人以为萧奕仗着世子的身份,想要霸占弟弟的产业,这对萧奕的名声也不好。

萧沉此言一出,周围的其他人静了一静,众人表情各异,都是忍不住朝镇南王看去。

当日为了做见证,萧氏一族中有不少人都亲眼看到那些搬去碧霄堂去的账册,足足有好几箱,让人咋舌,可想而知,老王爷这是留下了多少产业啊!当时镇南王的脸色都黑了。

众所周知,王爷素来与世子爷不和,如今这对账分产的事也实在拖得有些久了,指不定王爷会趁机大作文章……

萧三太爷和萧六太爷皆是面露紧张之色,两人忍不住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前者说道:“我等当年得了老王爷之托,管着这一大笔产业,现在这事久久未决,总觉得有些对不住老王爷的嘱托。哎。”

“是啊。王爷。”萧六太爷接口说道,“我们这几日也商量过了,世子如今征战在外,何时归来也尚未可知,这分产事大,总不能这样无休止的拖延下去。不如这样,就由族长做主,我们几个人做个见证,先把产业给分了,王爷觉得可好?”

萧六太爷这番话有理有节,这分产之事,本来就该由长辈做主,世子萧奕以多年账目未清为由想先核对一下账册,勉强也说得过去,可这都大半年了,依然没有个结果,总不能让人一直等下去吧?

族长德高望众,几位族老又是当年老王爷临终前亲自托付管理产业的,由他们做主分了,也是理所应当的。

萧氏族人们都把目光投向了镇南王,他们相信,镇南王一定会同意的。

然而……

“大伯父,本王觉得不妥。”镇南王毫不迟疑地说道,“父王当年留下的产业众多,这十几年来的账册更是难以细数,萧奕虽然征战在外,可这对账之事并没有因此停滞不前。世子妃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聘了账房一一核对账册,只是一时还没核对完罢了。反正都是自家人,也不急在这一两个月。分产之事,待世子妃把账册理清后再说也不迟。”

“可是……”事情没能如设想一般进行,萧六太爷有些着急,他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萧栾,眼睛一亮说道,“如此行事,实在对栾哥儿不太公平,栾哥儿也是快要成亲的人,总不能还指着府里的这点儿月银过活吧,这让他以后在媳妇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

“没事没事。”萧栾忙不迭地摆手道,“让大嫂慢慢理就是,我不急,真不急!”

镇南王满意地朝儿子看了一眼,说道:“栾哥儿成亲后也不分家,王府里少不了他的吃穿用度,世子妃管着中馈也辛苦,还要替栾哥儿操持婚事,这账册的事不着急。”

镇南王不在意。

萧栾更不在意。

萧三太爷和萧六太爷一时都傻了眼,而萧氏一族的人面面相觑,心道:王爷这是怎么了?从前没听说他和世子爷的关系这般融洽啊……他们忍不住朝着正恭顺地站在女眷之中的南宫玥看去,暗暗心惊。

似乎……自从世子妃来了南疆以后,一切都变了。

萧沉微微颔首,说道:“王爷,你既然有了盘算,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镇南王抱拳道:“劳族长费心了。”

一行人等继续前行,这一次一路顺畅地走到大门处,便纷纷告别,各回各府,反正过年还有好些天,彼此间还要拜年走亲戚,也不急着在这一时半会里叙旧。

等镇南王一行人回到王府时,府里府外的大红灯笼已经点燃,外头的街道上此起彼伏地响起一阵又一阵震耳的鞭炮声,每一个人的情绪都亢奋了起来。

这一天似乎才刚刚开始。

镇南王大马金刀地在正堂的太师椅上坐下后,由南宫玥带头,众人按着辈分尊卑都一一给他行礼,晚辈们一个个都领了压岁钱。

那些管事嬷嬷、一等丫鬟们也一批批上来,给主子们磕头。

银锞子赏了一箩又一箩,气氛在一声声的谢恩中越来越热闹……唯有萧霏有些担忧地看着面带微笑的南宫玥。

去年新年,是自己陪着大嫂在王都的王府过的,大哥不在。

前年新年,是大嫂独自一人在王都的王府过的,大哥仍然不在。

虽说大哥是不得已,是为了南疆,为了大裕,为了百姓,但是私心里,萧霏还是心疼大嫂。

也许这就是身为武将的女眷所背负的无奈吧!

萧霏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这些天她还是要多多陪着大嫂,然后等大哥回来了,她得提醒他要多陪着大嫂,别成天没事就往外跑……

在萧霏的思绪中,家宴开始了……

这一夜,鞭炮声没有停止过,还在子夜新旧交替的那一瞬迎来了一波新的高氵朝,似乎白天提早降临了。

南宫玥与萧霏、萧霓她们一起守岁,一起站在庭院中,观赏夜空中的五彩缤纷的烟火。

这是南宫玥在南疆度过的第一个春节。

感觉还不错!

南宫玥微微笑了,萧霏看着她展颜,心下一松,道:“大嫂,天色不早了,你快去歇息吧。”

闻言,南宫玥却是嘴角翘得更高,含笑道:“霏姐儿,你忘了,我明早不用去宫里参加朝贺了。”也就不必鸡鸣而起,可以好好地守个岁了。

说着,她故意对着萧霏眨了眨眼。

萧霏怔了怔,忍俊不禁地笑了,气氛轻松了不少。

南宫玥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眼角瞥到萧霓疲倦得打起哈欠来,显得有些困乏,她揉着眼睛,昏昏欲睡。

这几日来,萧霓似乎特别容易疲惫……

南宫玥出声道:“霓姐儿,撑不住的话,快点回去休息吧,身子要紧。”

“是,大嫂。”萧霓福了福身,以帕子掩嘴,又打了个哈欠,带着贴身丫鬟一起回了自己的院子。

“桑柔,伺候我沐浴……”

萧霓本想让丫鬟伺候她沐浴更衣,可是话还未说完,就觉得头部一阵抽痛传来,额头冷汗涔涔而下,浑身似乎有一股热气发散不出去,脸色一片潮红。

她脚下一软,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呼吸加重加长加深,呼——,吸——,呼——,每一下都显得如此吃力……

“三姑娘,你怎么了?”桑柔紧张地脱口而出,急忙跪在地上,既焦虑又担忧地说道,“您的哮喘又发作了!奴婢去禀告二夫人和世子妃……”这些天来明明好好的,三姑娘的哮喘怎么毫无预警地又突然复发了!?

“等……等等!”萧霓喘着粗气,一把拉住了桑柔。

“三姑娘,”桑柔怕萧霓着急,停住了脚步,同时轻抚着她的胸口,试图帮她顺气,“您别急,慢慢说。”

“今……今天是……大年初一……”萧霓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地说道,呼吸越来越艰难,连瞳孔似乎都放大了。

桑柔明白她的意思,今天是大年初一,没的为了她一人,搅了阖府的兴致。

萧霓咬牙,断断续续地说道:“药……顾……”

“对了!”桑柔立刻想了起来,急忙说道,“药!对,顾姑娘的药,只要服了顾姑娘的药,三姑娘您就会好了。”

那日之后,为了把玉佩还给顾姑娘,萧霓又去过一趟浣溪阁,她本来是想打听一下,顾姑娘是哪家府邸的,没想到运气好,居然又恰巧见到了人。顾姑娘与萧霓投缘,就把家传治哮喘的药取了一些赠予她,让她留着以备为患。

桑柔急急地取来了一个小小的青瓷瓶,她用一把小木勺从里面舀出了一勺黑色的药膏,小心翼翼地喂到了萧霓嘴边……

连喂了三勺后,萧霓的状况很快就好多了,呼吸平缓稳定,脸色也变得正常。

见状,桑柔总算长舒了一口气。

幸好有顾姑娘给的药!

这简直就是神药啊!

萧霓渐渐的好了,而此刻,鞭炮声也悄悄远去,一度沸腾的骆越城又安静了下来。

这一夜尤其得短,一大早,众人再次来了正堂,给镇南王请安拜年,没一会儿,又陆续有王府的近亲上门来拜年,一时间,来客络绎不绝。

新年的第一天就在忙碌中过去了。

俗语说:“初一拜父母,初二拜丈母。”

年初二,是出嫁女回门的日子。

一大早,老镇南王的三个女儿全都带着夫婿和子女们回了镇南王府。

姊夫、妹婿们一起来拜年,红光满面的镇南王看来心情不错,在正堂招待了众人。

大家都是亲戚,因此也没有什么避讳讲究,男男女女地坐了一堂,加上镇南王的外甥、外甥女们,竟比大年三十还要热闹。

众人按着辈分尊卑一一给镇南王拜岁,那些没成婚的晚辈都一一得了镇南王给的压岁钱。

逗得众人都会心一笑的,还是那些五六岁以下的小娃娃拜岁的样子,一个个憨态十足,让整个厅堂不知不觉中就一片欢声笑语。

一片和乐融融的气氛中,大概也唯有乔申宇和乔若兰的表情看起来阴阳怪气的,偶尔说话也是话中带刺,这在场的人对这兄妹俩的故事也听了不少了,一个个都是装聋作哑。

------题外话------

按惯例,今天在书评区留言的都有18潇湘币的奖励!QQ阅读的姑娘也欢迎来潇湘玩~

顺便,新的一月了,来张月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