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被抢(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顿饭平静无波的结束了,等下人们撤了席面后,就有一个管事嬷嬷来禀,说是王爷请大家去德和楼看戏。

既然镇南王相请,众人便都熟门熟路地往王府内院西南角的德和楼去了,远远地,就听到德和楼的方向传来一阵铿锵有力的锣鼓声,看来戏已经开唱了。

随着众人渐行渐近,唱词也变得清晰起来,一身粉红色妆花褙子的计大姑娘欢喜地抚掌道:“是《木兰从军》,我最喜欢花木兰了。”

其他几位姑娘也是连声附和,姑娘们一时间找到了共同的话题,又喜笑颜开地聊了起来。

进了戏楼,戏台上唱的确实是《木兰从军》,而且还是木兰从前方大胜归来,回来见老父和家人的一幕。

姑娘们更欢喜了,就等着看最高氵朝的一幕,嘴里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

镇南王和其他人都已经在戏楼二层的楼廊上就坐,一边说笑,一边看戏,气氛很是和乐。

女眷们在南宫玥的带领下沿着楼梯,也上了二层的楼廊,乔若兰悄悄地拉了拉母亲的袖子,脸上有一丝急切。

乔大夫人看了女儿一眼,心中无奈:这儿女都是债啊。

她给了女儿一个安抚的眼神,心里下定了决心。以乔大夫人对镇南王的了解,知道弟弟显然因为最近前方大捷,心情不错,今天倒也确实是个机会。只不过,她本来想私下找机会和弟弟说话……现在看来,怕是看完戏后,男人们还会去吃酒。

待女眷们坐下后,戏台上正好一出戏唱罢,镇南王大力鼓掌,连声叫好。

趁着下一出戏的空隙,乔大夫人朗声对镇南王道:“王爷,如今登历城已经收复,真是可喜可贺,不知道王爷打算何时办庆功宴?王府好久没有热闹热闹了。”

乔若兰眼睛一亮,母亲说的是,还有庆功宴呢!那自己还有机会……有机会见到那个人!

乔大夫人的一声问一下子就引来众人的注意力,大家都看向镇南王,想看他如何表态,可是南宫玥却饶有兴味地看着乔大夫人,挑了挑右眉。

乔大夫人的话乍听没什么问题,像是在关心前方战事,只不过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总是有几分怪异。

镇南王捋了捋胡须,说道:“如今南凉残军弃城溃逃,等歼灭了这些人,战事就算是了结了。”说起前方大捷,镇南王的心情更好了,爽朗地大笑了几声。

乔若兰扭了扭手中的帕子,看向母亲,无声地再次催促着。

乔大夫人只得又道:“王爷,些许南凉残军想必也起不了什么气候,阿奕他在捷报里可有说他还有安逸侯、傅三公子他们打算何时回骆越城?”

安逸侯……想着安逸侯,乔大夫人都不知道是该恨还是该喜了,女儿没病前就像是对安逸侯着了魔,如今是更执拗了,一言不合,就要死要活。乔大夫人真怕万一女儿不能如意的话,会,会……

乔大夫人心里长叹了一口气,几乎不敢想下去。

这时,锣鼓声再次响起,又有浓妆艳抹的戏子粉墨登场,镇南王随口答道:“也就是这一个月的事吧。”

镇南王没觉得不对劲,却有心思细腻的女子从乔大夫人的话品出些味道来。

计夫人讽刺地勾唇,也不知道她这大姐又在打什么主意,看着是关心战事,关心侄儿,可是她怎么觉得仿佛是更关心的是安逸侯和傅三公子呢?!难道说……

凌夫人也是若有所思,抬眼朝乔若兰看了一眼,就见乔若兰半垂眼眸坐在那里,眼波荡漾,脸颊上浮起一抹动人的红晕,这分明是少女怀春之相。

这么说来,乔若兰到底是对安逸侯,还是傅云鹤有意呢?!

心念不过一闪而过,无论是对计夫人,还是凌夫人而言,真相为何都不重要,反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就是看看大姐家的好戏罢了。

唯有南宫玥为乔家的不自量力勾起了唇角。

随着戏台上的《五世请缨》唱响,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掌声、叫好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初二这天就在戏子的咿咿呀呀声中,过去了。

过年的每一天都是那么忙碌,以南疆的习俗,新年里头,家中的长辈会带着姑娘们前往妈祖庙祈福。镇南王府小方氏禁足,二房三房都是庶房,自然就由南宫玥担当了这个重任。

正月初四的一大早,除了年纪实在太小的五姑娘萧容玉和六姑娘萧容茜,萧霏、萧容萱、萧霓和萧容莹四位王府的姑娘全都到齐了。

无论是以前小方氏当家,还是现在南宫玥当家,萧霏平日里都是随性而为,想出门就出门,而其他三位姑娘就没那么随意了,多是被长辈拘在王府的闺房中,难得出去一回,萧容萱和萧容莹掩不住喜色地交头接耳,欢乐得仿若在枝头跳跃的喜鹊。

巳时,两辆黑漆平顶的马车准时从王府的一侧的角门出发,一路往着城中心的安澜宫去了。

安澜宫一向香火鼎盛,今日更是香客云来。

看着安澜宫的门口马车排成一条长龙,南宫玥干脆让姑娘们都下了马车,步行过去。

因为香客多,自然引来了不少货郎、小贩,这还没进安澜宫,几个姑娘看得目不暇接,忍不住买了好些东西,没一会儿,丫鬟们真是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来。

进了大门后,里头就更拥挤了。

不时可以看到穿着一色青衣的妇人在帮着香客引路,分流人群。

姑嫂们也都不是第一次来安澜宫了,一个个都是熟门熟路地来到了正殿,正殿的门口也排着长龙,信徒们都在外头耐心地等待着。

萧容萱有些不耐,可是眼见南宫玥和萧霏都没说什么,也只能勉强忍耐。

大半个时辰后,总算轮到她们进殿,殿中檀香缭绕,巨大的妈祖石像面目慈祥地俯视着众人,大家的心自然而然地变得宁静祥和,都是双手合十地跪在蒲团上,默默祈愿。

“感召圣母妈祖,恩泽四海、护国保民……”萧霓喃喃自语,虔诚地祈求妈祖保佑母亲、兄长和家人安康,保佑自己的哮喘不要再复发,免得亲人为自己而忧心。

砰!砰!

她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两下,她微蹙眉心,直觉地去摸胸口,但转瞬心跳又正常了。

“三妹妹……”

萧霏担忧地看向萧霓,萧霓给了她一个宽慰的笑,在丫鬟的搀扶下站起身来。

等她们拜完妈祖从正殿出来,外面的香客散去了大半,让人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仿佛连四周的空气都轻快了不少。

“大嫂……”本来她们是打算在这里用些斋饭再回去的,但今日人实在太多,所以萧霏就想提议说要不要去浣溪阁坐坐,可她的话还未出口,就看到前方一道熟悉的身影朝这边款款行来,绝美的五官中,一双湛蓝的眼眸如万里无云的碧空般清澈明亮,显得尤为突出。

是百越圣女,不,或者说大裕三皇子殿下的侧妃摆衣。

萧霏与她有过一面之缘,其他几位姑娘倒是完全不认得她,好奇地看着她碧蓝如海的眼眸。

摆衣也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见到南宫玥,可都打了个照面了,也只能上前

当看到跟在南宫玥身旁的的萧霓时,摆衣的目光停顿了一瞬,随后笑吟吟地与南宫玥见了礼,称呼道:“请给萧夫人请安。”

南宫玥微微颌首,“摆衣侧妃今日好兴致。”

摆衣幽幽叹了口气,说道:“摆衣如今远嫁大裕,这新年里,既回不去夫家,又回不了娘家,自然也只能来这妈祖庙中,为家人祈福,一解乡愁。”

南宫玥意有所指地说道:“侧妃为了贵主还真是不惜一切呢。”

摆衣的神情一僵,勉强笑道:“萧夫人说笑了。”

“这哪儿是说笑呢。”南宫玥掩唇笑道,“其实,待到贵主有了决断,侧妃不就可以早早回去了吗?”

这话说得有些语尽不详,可摆衣当然明白她说得是何事。

只是她的态度太过理所当然了,仿佛百越的半壁江山在她的眼中,只是一套头面,一件衣裳……

摆衣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这才短短几天,南宫玥又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无知妇孺,应该能想到自己是不可能做得了主的,哪怕要回禀奎琅殿下,这一来一回的,时间上也来不及。

尽管自己已经联系上了六殿下,可对于此事,六殿下还未有回音!

自己又怎么知道该如何行事!

无论心中怎么想,但表面上,摆衣还是恭敬地说道:“还望萧夫人再稍等些时日。摆衣一定尽快给您一个答复。”

南宫玥似笑非笑道:“摆衣侧妃,你还是要尽快得好。也许,再过几日,就不是这个条件了……”

摆衣瞳孔一缩,难不成萧奕还想继续坐地起价?!

真正是欺人太甚了!

摆衣暗暗咬牙。

古有韩信愿忍胯下之辱,勾践十年卧薪尝胆……如今唯有忍辱负重,待到……

摆衣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萧霓,唇角微勾,恭顺地说道:“萧夫人说得是。”

南宫玥含笑道:“那我就不打扰摆衣侧妃祈福的雅兴了。”

摆衣微微屈膝,口称“萧夫人走好。”

萧霏尽管不太明白她们在说什么,可看到大嫂似是与她有事要说,还是带着妹妹们退开了几步,此刻见她们已经说完,这才又走上前去。

南宫玥笑吟吟地答应了萧霏一会儿去浣溪阁用茶,就带着王府的一众姑娘们继续往前走去。

摆衣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眼神中透出一丝狠辣之色,随后若无其事地走了。

摆衣来这安澜宫里,当然并非是为了祈福。她也知道其实有眼线一直跟着她,也不敢随意走动,只能故作若无其事地四处赏玩,就如同一个最最普通的香客一般,一直到有一个人与她擦肩而过,并借着人多,不小心轻轻撞了一下她的肩膀。

摆衣瞳孔一缩,又逛了片刻,这才打道准备回驿站。

坐上马车,摆衣迫不及待地拿出了藏在袖中的绢纸,展开一看,顿时脸色大变。

绢纸上只有一句话——

五和膏被抢!

摆衣一瞬间双目瞠到极致,怎么可能?!

前几天,她传了消息回去,着烈毕锐送一些五和膏过来稳住韩淮君,可是,烈毕锐手下的人也太没用了,就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到底是谁干的?!

难道……难道是他们的行动被努哈尔发现了?

又或者……

摆衣心中千头万绪,一时理不出头绪来,更糟糕的是,她与韩淮君的十日之限将至,如果她交不出五和膏的话,韩淮君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摆衣焦躁不安地蹙紧了眉头,她该怎么办?!

摆衣不禁焦头烂额。

------题外话------

保底月票应该都已经到账了~姑娘们把月票投出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