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饮鸩/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四抱着胖鸽往里头走了走,隔开了小灰的视线,然后从一个罐子里掏出些谷物,撒在一张案几上,就由着那只胖鸽自己啄食去了。

“簌簌簌……”

一阵树枝树叶晃动的声响混着羽翼的振动声自外头传来,跟着就见一道灰影降落在窗槛上,一双锐利的鹰眼先看了看官语白,然后又看向了小四,或者说,小四身旁的胖鸽。

原本在啄食的胖鸽好似被瞬间冻僵似的,圆滚滚的身子一动不动,根本就不敢再吃东西。

小四无语地转身迎上小灰金色的鹰眼,微微眯眼,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小灰满不在乎地与他对视。

这时,官语白抬眼看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忍俊不禁。小四和小灰还真是一对冤家。

小四没有漏掉自家公子微扬的嘴角,心中有了答案:看来南凉那边来的是一封捷报,总算那个萧世子没让公子白费一番心思!

忽然,小灰和小四同时动了,前者拍着翅膀飞走了,而后者警觉地动了动耳朵,再次朝窗外看去,只见一道黑影从上方的屋檐轻盈地翻身而下。

下一瞬,窗边就多了一个睡眼惺忪的俊美青年,此刻是冬日的夜晚,天气还是有些清冷的,可是青年却只是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外袍,乌黑的长发披散而下,显得有几分浪荡不羁。

看着小灰飞走的背影,司凛努努嘴抱怨道:“一看到我就跑,也太不给面子了。”

小四心里难得觉得小灰干得不错,嘴角几不可见地翘了翘。

司凛右手一撑窗槛,利索地从窗户翻身入屋,然后斜斜地歪在了窗边的一把圈椅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语白,我刚才听到有信鸽飞来了,”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了小四身后的胖鸽身上,扬了扬眉,“是不是小奕那边有消息了?!”

官语白笑而不语,直接把手中的绢纸直接交给了司凛。

司凛随意看了一眼,剑眉一挑,唯恐天下不乱地问道:“咱们接下来打哪里?”

小四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为了这一仗,公子殚精竭虑,这都好几夜没有按时就寝了。南疆的冬日比王都暖和许多,公子更应该好生调养才是!

司凛随手把绢纸放下,摆了摆手指说道:“小四,你也太不了解你家公子了。你家公子天生就是该活在沙场上的,在王都那几年,轻闲是轻闲了,可哪有如今这般精神奕奕。”

小四的嘴唇抿成一线。

的确,来到南疆这小半年,公子确实辛苦了许多,也消瘦了一些,可略显苍白的脸上却是神采飞扬,让小四仿若回到了在西疆时的峥嵘岁月。

“所以……”上一刻,司凛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下一刻,他就笑得肆无忌惮,说道,“语白,你下一个想杀谁?!”暗杀什么还是挺有意思的。

小四的满腹感慨被突然打断,脸顿时就黑了。

官语白笑着摇了摇头,随后道:“小四,帮我研磨。”

南疆失的四城已经尽数夺回,散兵游勇也几乎歼灭,这数万大军再继续留在登历、永嘉四城,只会引来不必要的猜忌。

萧奕暂时还不能回去,得为他拖延一些时间。

大军也是时候“凯旋而归”了!

……

大年初八,顺星散灯花。

民间传说这一天是诸星下界的日子。

一大早,奔腾的马蹄声带着一份捷报将骆越城从沉睡中唤醒。

随着一骑快马奔驰而过,骆越城的百姓沸腾了,纷纷点起鞭炮庆祝这场大捷。

在登历城被收复后,伊卡逻溃败而逃,企图卷土重来,南疆大军在世子萧奕的统率下,对其疯狂围剿。如今,南凉大军败退回了百越境内,只留下数百残兵流蹿,已经不可能在南疆再翻出什么浪花来了。

这也意味着,与南凉之战终于结束了!

而大军也将在即日凯旋而归。

捷报第一时间就呈到了镇南王手中,镇南王心情大好地让人送到了碧霄堂。

南宫玥手捧着捷报,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专门过来陪南宫玥用早膳的萧霏闻言也喜出望外,说道:“大哥是不是要回来了?”要是大哥能赶在正月十五前回来,还能陪大嫂过元霄节!

说起元霄节,萧霏就不由想到去年,那时若非大哥相救,她恐怕已经不在了。已经一年了啊……

南宫玥闻言放下捷报,眼神微微有些黯淡,一瞬即逝。

无论是镇南王还是萧霏都不知道萧奕如今正在南凉,恐怕这一次他是没法跟着大军回来。

南宫玥也没有解释,只是说道:“你大哥会再晚一些,登历,雁定等四城百废待兴,你大哥是世子,得安顿好了军务和民生后才会回来。”

萧霏有些意外,原本摸着橘猫的动作停顿了下来。

“喵呜——”

萧霏膝盖上的小橘发出不满的叫声,扬起了圆圆的小脑袋,萧霏急忙又动了起来,在橘猫的背脊上轻抚着,给它顺毛。小橘满足地又趴了下去。

面对萧霏担忧的目光,南宫玥微微一笑,“战事已经结束,你大哥早晚都会回来的,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大嫂实在通情达理!萧霏忍不住嘟囔道:“大哥真是赚到了。”

一旁伺候的丫鬟们不禁抿唇轻笑,深觉大姑娘说得极是!

南宫玥眉眼弯弯,心情甚好地吩咐道:“百卉,你去让朱兴打听一下,大军何时归来。画眉,你跑一趟林宅,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外祖父和霞姐姐。”

两个丫鬟领命退下。

南宫玥拿着捷报站起身,说道:“霏姐儿,我们过去给外祖父报喜,让他老人家也高兴高兴!”方老太爷心中最在意的人也唯有萧奕了!

萧霏应了一声。

她正想把膝上的小橘放下,让它留在这里睡觉,偏偏小橘这猫大爷还不乐意,“喵喵喵”地抗议了一番,萧霏只得吃力地把它抱了起来,一同带去听雨阁。

当方老太爷亲眼看到那份捷报时,乐得眼睛都笑眯成了一条线,连声道好。

南宫玥在一旁解释了萧奕估计会晚些回骆越城,然后逗趣地说道:“外祖父,这次可多亏您了,若非您去的那些铁矢,我们南疆军与南凉的这一役怕是还没结束得这么快,这军功上也该记您一份才是!霏姐儿,你说是不是?”

南宫玥是存心逗方老太爷开心,可是萧霏却是一本正经地考虑起这个问题,用力地点头道:“大嫂,你说的是。等大哥回来了,一定要让他跟父王说说此事才是。”

看她一脸严肃正经的模样逗得南宫玥和方老太爷相视而笑,方老太爷捋了捋胡须,豪爽地笑了,整个人看来一下子年轻了少几岁。

连听雨阁里服侍的小丫鬟都是嘴角含笑,每次世子妃和大姑娘过来,老太爷的心情就会特别好。

一片欢声笑语中,另一个小丫鬟匆匆地进屋来了,屈膝禀道:“老太爷,楚嬷嬷在外头求见。”

楚嬷嬷?萧霏抿了抿嘴,不由得想起初二那日的事,面沉如水。

方老太爷皱了皱眉,他当然还记得女儿身边的这个嬷嬷,当年还是从方府陪嫁过来的。

初四那日,楚嬷嬷就来拜会过他,当时听闻她回了镇南王府,方老太爷心情不错的见了。没想到,她一来,行过礼就义正言辞地说什么世子妃年纪轻,不懂规矩礼数,偏生性子有些独断,听不进老人好意进言,所以特意来求见自己,想让他以长辈的身份出面好好劝诫世子妃一番。

方老太爷不以为然,外孙媳做事一向稳妥,哪里需要一个倚老卖老的奴婢指手划脚,他训了楚嬷嬷几句就随口把她给打发了。

但楚嬷嬷也是个性子执拗的,这几日,她每日都要来听雨阁一次求见方老太爷,不过,方老太爷都拒而不见,今日也不例外。

“让她回去吧。”方老太爷淡淡道,语气中透着一分不耐。

小丫鬟忙应声退下了。小丫鬟早已猜到方老太爷不会见楚嬷嬷,只是楚嬷嬷委实是个难缠的,非要自己过来通传。

碧霄堂就这么大,楚嬷嬷也没有特意避着旁人,她天天来听雨阁的事,早就传到了南宫玥耳中——不过出于对方老太爷的尊重,南宫玥就由着他老人家自己处理。

左右不过是个老仆罢了。

这时,萧霏膝盖上的小橘终于睡醒了,打了个哈欠后,就轻易地跳到了地上,“喵呜喵呜”地叫了几声,仿佛在说,我饿了,有吃的吗?

方老太爷对南宫玥和萧霏养的两只猫都很熟了,尤其是这只橘猫。萧霏天天来陪他下棋,这只橘猫也常跟来,它一叫唤,方老太爷就知道它饿了,急忙吩咐小丫鬟去给它备鱼。

被小橘这么一打岔,外祖孙三人眨眼就把楚嬷嬷抛诸脑后。

看小橘吃得满足,方老太爷倒想起另一件事来,笑道:“阿玥,霏姐儿,你们跟我来,外祖父最近得了些好东西……”

方老太爷露出神秘兮兮的笑容,他使了一个手势,屋子里服侍的小丫鬟就推着他的轮椅往书房的方向去了。

南宫玥和萧霏疑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并肩跟了上去。

方老太爷一直让小丫鬟把他的轮椅推到了那张雕花红木书案后,然后从一旁拿出一个红漆木的匣子放在了书案上。

从匣子落下发出的碰撞声来判断,这匣子里的东西分量还不轻。

见南宫玥和萧霏面露好奇之色,方老太爷得意地笑了,当着她俩的面打开了匣子……

萧霏顿时双眼一亮,和南宫玥互相看了一眼,姑嫂俩同时脱口而出道:“印石三宝!”

所谓“印石三宝”,就是田黄石、鸡血石和芙蓉石。

这三种乃是印石中的珍品,各具特色,田黄石温润高贵,芙蓉石明莹素净,鸡血石色丽质佳,三者难分轩轾。

方老太爷捋了捋胡须,笑得脸上的笑纹都挤在了一起,心情大好。这就算是有宝贝,也得有人识货才行。

他这一匣子装的可不就是印石三宝,而且每一种印石都有数块,看似是一匣子的石头,但是在懂行的人眼中,这却是价值连城!

“阿玥,霏姐儿,我最近刚得的这几方印石,你们俩都来挑一方,刻个印吧?”

过年前后,方老太爷得了不少来自方家亲眷以及下头的管事们送来的节礼,其中就有这些印石,方老太爷一看,就知道南宫玥和萧霏一定会喜欢。果然如此!

“外祖父,那外孙媳可就不跟您老人家客气了!”南宫玥笑道,“外祖父,我听阿奕说,您最懂石,不如您来帮我挑一方印石如何?”

方老太爷一口应下,他随手从匣子里拿出几块印石放在一边,喃喃说着:“阿玥你性子温润,还是田黄石比较适合你。”

说着,他拣起了其中一块半透明的田黄石,细腻、温润、光洁,放到阳光下,可以看到隐约可见到一条条细密的纹理。

方老太爷满意地说道:“阿玥,你看看这方如何?你可以雕个蝉做印钮,这石头的纹路可以配合蝉翼的纹路。”

南宫玥和萧霏也凑过来看那田黄石的纹路,萧霏忍不住说:“大嫂,外祖父这主意好,我最近正好想学篆刻,我配合石纹给你画只蝉吧?”说着,萧霏已经摩拳擦掌,有些迫不及待了。

南宫玥笑吟吟地应了,见此,萧霏急忙吩咐丫鬟伺候笔墨,竟是迫不及待地就在窗前的另一张书案前当场画了起来……

方老太爷和南宫玥彼此看了看,都是失笑,心知萧霏怕是已经忘了给自己挑印石这回事了。

南宫玥便提议道:“外祖父,干脆您也给霏姐儿挑一方吧。”

方老太爷朝萧霏看了一眼,冬日的暖阳下,萧霏的侧颜看来如此柔和,就像那冬日清晨的露水一般晶莹剔透。

方老太爷从匣子中取出了一块芙蓉石,似玉非玉,清白明莹,细腻纯净,洁身自好……就如同萧霏一般。

方老太爷和南宫玥相视而笑,南宫玥又道:“外祖父,阿奕雕印章的功力还不错,等他回来给我雕好了印章,我再拿来给您看好不好?”

“阿奕也会篆刻?”

方老太爷饶有兴趣地挑眉,兴致勃勃地和南宫玥聊起外孙来。

小小的书房内,气氛温馨恬静。

正月初十,朱兴传来消息,大军将在正月十五当日抵达骆越城,而傅云鹤也会随军归来。

南宫玥第一时间就带着萧霏一起去了林宅,把这个好消息递给了韩绮霞。

韩绮霞果然喜出望外,兴致勃勃地与萧霏商议起当日去相迎的事宜,她们还决定在城门口的醉霄楼定个雅座,这样就能够亲眼看到大军进城时的盛况了。

南宫玥含笑的看着韩绮霞,打从心底里为她高兴。

在全城上下殷切的期盼中,转瞬到了元月十五,也就是元宵节那天。本来骆越城内就弥漫着浓浓的节日气息,再加上全城的百姓都知道今日一部分南疆军的将士要凯旋归城了,百姓们自发地聚集在城门口附近,等待着将士们的凯旋归来。

正对城门口的街道上,两旁的酒楼以及铺子里都是人头攒动,百姓们一个个都翘首以待,简直比大年初一还要热闹。

一个个身着盔甲的守兵十步一岗地沿街而立,把那些热情的百姓挡在了街道两边。

太阳自东边的天空冉冉升起,辰时过半,就隐约地听到隆隆的脚步声混合着马蹄声朝这边而来……

城门附近的醉霄楼中,韩绮霞、萧霏和萧霓正待在一间酒楼二楼临街的雅座中临窗而坐,翘首以待地从窗口望向城门的方向,三个姑娘都被今日的气氛所感染,每个人的眼眸都像是宝石般熠熠生辉。

“霞姐姐,三妹妹,现在辰时了吧。”萧霏看了看天色道,“听大嫂说,大军应该就在辰时和巳时之间抵达……。”

韩绮霞应了一声,粉面微红,俯首看着窗外,心中有个声音叹息着说道:鹤表哥就快回来了。

这时,萧霓似乎看到了什么,伸长脖子往下方看了看。

萧霏正要询问,就见萧霓收回视线看向自己道:“大姐姐,霞姐姐,我看到顾姑娘也来了,我去打声招呼。”

韩绮霞不认识顾姑娘,但是萧霏却记得萧霓的这位救命恩人,如今,萧霓去打声招呼也是应该的。

“三妹妹,你去吧。”萧霏微微颔首。

萧霓起身后,理了理裙裾,就款款地出了雅座,迎面就看到穿了一件青蓝色锦纹褙子的顾姑娘正在小二的恭请下往三楼走去。

“顾姑娘!”萧霓忙叫住对方,快步上前。

“萧三姑娘,”顾姑娘转头循声看来,温婉地一笑,“没想到姑娘也在此,真是巧了。萧三姑娘,我在三楼订了间雅座,姑娘不如随我上去一叙?”

萧霓自然是应下,随着顾姑娘去了三楼的一间雅座。

小二给上了热茶和点心后,就退下了。

萧霓轻啜了一口热茶后,放下手中的茶盅道:“顾姑娘,我今日还需再谢一次你的救命之恩。”

捧着茶盅的顾姑娘抬眼朝萧霏看去,微挑右眉,问道:“萧三姑娘,难道你的哮喘……”

萧霓点了点头,道:“大概是因为冬季,这几日我的哮喘反复发作了几回,不过服了姑娘的药就没事了。顾姑娘,你的家传之药还真是灵验。”说着,她慎重地欠了欠身,“萧霓在此谢过。”

“萧三姑娘无须多礼。”顾姑娘含笑地扶住了萧霓,然后话锋一转,“萧三姑娘,我姐姐本来应该今天一起陪我来看大军凯旋而归,可是她身子不适没能来,我与姑娘投缘,不如姑娘在此陪我说说话如何?”

萧霓楞了一下,含笑应下,然后转头吩咐桑柔:“桑柔,你下去跟大姑娘说一声。”

桑柔福身领命,关上雅座的门退了下去。

“顾姑娘,令姊……”

萧霓本想问候一下顾姑娘的姐姐,可是话说了一半,戛然而止。她似乎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一股好似栀子花的香味……

跟着,一阵阴冷的感觉从心底深处涌来,她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起来。

“呼——呼——”

萧霓的呼吸开始加重加长加深,身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她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含胸驼背,她双臂抱着自己几乎蜷成了一团,浑身不住地颤抖着,就像是寒风中簌簌发抖的落叶一般。

她的哮喘又发作了!

萧霓脑子一片空白,无法思考,只能痛苦地说道:“顾姑娘……麻……麻烦你……叫我的丫鬟……过来。”

顾姑娘起身走到萧霓跟前,蹲了下来,温柔地看着她道:“萧三姑娘,你别急,我身上带了药。”

萧霓原本晦暗的眼眸一亮,就像是垂死挣扎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喃喃道:“药……药……”

可是顾姑娘却是笑了,那温婉的笑带着一丝饶有兴致,一手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挂在腰际的白玉梅花吊坠。

萧霓的心瞬间沉了下去,想到那栀子花的香味,想到对方此刻的态度,哪里还不知道这其中有诈……

顾姑娘站起身来,低头俯视着萧霓,缓缓地说道:“药我有很多,也可以给你,只是……”

萧霓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了,双目死死地盯着那串白玉梅花吊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