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试药(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镇南王红光满面地带着众人移步行素楼,今日的接风宴就摆在了那里。

王府的奴婢们一个个都是训练有素,待镇南王他们入席后,穿着一式湖色衣裙的丫鬟翩然而来,利索地开始上菜,不到一盏茶功夫,美酒佳肴已经摆了满满三桌席面。

跟着,又有一阵悠扬的琴声响起,欢快而不喧哗,让闻者心情舒畅。

见一切进行得井然有序,罗嬷嬷暗自松了半口气,对着身旁的一个青衣婆子嘱咐了几句,那婆子点头哈腰地应和了一句,然后就步履匆匆地去了碧霄堂向世子妃回话。

此刻,南宫玥的屋子里很是热闹,韩绮霞和萧霏都已经从醉霄楼回来了,正在和南宫玥说话,而萧霓则借口有些累,回自己的院子歇息去了。

“大嫂,你今天没跟我们去醉霄楼真是可惜。”萧霏惋惜地对着南宫玥叹道,“大军进城的时候可热闹了,百姓夹道欢迎,欢呼不已……”想必等大哥和安逸侯他们凯旋而归的时候,会更热闹吧!

南宫玥含笑地听萧霏说着,这时,画眉悄无声息地进屋,在南宫玥的耳边说了几句,南宫玥朝候在屋外房檐下的青衣婆子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跟着,画眉就出去把那婆子给打发了。

萧霏继续说着:“我和霞姐姐回来时还一起去玉酿坊买了些玫瑰酒……”

玫瑰酒?难道是要给阿鹤喝的?南宫玥有意无意地看了韩绮霞一眼,韩绮霞若无其事地说道:“外祖父喜欢玉酿坊的玫瑰酒,我既然经过,就想给外祖父带些回去。玥儿,外祖父说这玫瑰酒我们女子小酌些也是极好了,所以我就多买了一坛,送与你们品评一下。”

南宫玥掩嘴笑了,道:“霞姐姐,那我就不客气了。外祖父说好,那就一定是好东西。”

韩绮霞清了清嗓子,避开南宫玥调侃的目光,又道:“玥儿,今早我出门的时候,外祖父让我给你传话,让你明日抽空过去林宅一趟。”说着,她又想到了什么,“外祖父还说,要是玥儿你能联系上我大哥和吴太医的话,也让他们俩一同过去。”

南宫玥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自己命百卉送去林宅的那一罐五和膏,面色一凝,点了点头。

“百卉……”

她轻轻叫了一声,百卉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屈膝领命后,就快速地退下了。

南宫玥对着韩绮霞眨了眨眼,笑吟吟地又道:“霞姐姐,你既然来了,干脆就留在这里用了午膳再走了吧。”

萧霏也朝韩绮霞看去,那透着殷切的目光仿佛在说,霞姐姐,你就留下吧。

韩绮霞的小脸上起了一片绯红,但还是力图镇定地应下了。

画眉和莺儿她们立刻吩咐下人去摆午膳,因为今日的接风宴,王府的厨房备了不少菜式以防万一,不一会儿,美味诱人的午膳就摆上了桌……

行素楼那边不时地有人过来禀告席面上的最近进展,比如几位将军开始划酒拳、行酒令了,比如戏台已经开唱了,比如席面已经散了,王爷喝得有些微熏去了卫侧妃那儿,比如傅云鹤几人被田得韬拖去田府里继续喝酒了,再比如百卉回来说,她已经传讯给韩淮君了……

当听到傅云鹤已经离去时,韩绮霞脸上难掩失望之色,她本来想……算了,来日方长。

迎上南宫玥略带调侃的眼神,韩绮霞努力振作起精神,起身道:“玥儿,我该回去了。”

韩绮霞出来大半天了,南宫玥也没有挽留,她本来是想派马车送韩绮霞和那坛玫瑰酒回林宅,却被韩绮霞婉拒了。

“玥儿,不必麻烦了,也就一坛酒而已,我自己拎回去就好。”韩绮霞不以为意地笑道,那豪爽的样子让南宫玥有一瞬间几乎怀疑自己面前的人是六娘二嫂。

这么想来,以后霞姐姐不就是二嫂的三嫂了?

自己应该怎么称呼呢?

想着,南宫玥有些忍俊不禁,笑着吩咐鹊儿把韩绮霞送到了东街大门处。

这时,约莫是申时,太阳刚刚开始西下,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

韩绮霞心里还有些失落,走出东街大门后,她长舒一口气,正要往右行去,却见街道的斜对面一道熟悉的修长身影站在那里,一手牵着一匹白马,对着自己露出灿烂的笑容。

他怎么会在这里?!

韩绮霞怔了怔,仿佛被他传染了一般,嘴角忍不住翘起……

直到现在,她才有了一种真实的感觉,她的鹤表哥回来了!

两人没有说话,默契地缓缓前行,阳光柔和地洒在二人的身上,给他们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此时无声胜有声……

……

次日天方亮,南宫玥就带着百卉坐了一辆青篷马车去了城西的林宅。

她抵达时,初日才完全从东边升起,而韩淮君竟然比她到得还早,韩淮君、韩绮霞和林净尘正围着院子里的一张石桌喝茶。

“玥儿!”林净尘和韩绮霞齐声脱口而出,招呼南宫玥过来坐下。

四人互相见了礼后,再次坐下。

南宫玥微挑眉头,疑惑地问道:“韩公子,吴太医今日没有来?”

韩淮君眸光一闪,放下手中的茶杯,点了点头,然后解释道:“昨晚恭郡王侧妃和百越来使烈毕锐来找我和吴太医,说是今日会有一批五和膏到,所以吴太医就留在驿站准备验药。”

顿了一下后,韩淮君又道:“恭郡王侧妃还说,他们在芮江城的人已经筹集到了足够的玄缨果,这个月里肯定能够给出足够五皇子用的量,所以……”说着,他目光复杂地朝妹妹韩绮霞看一眼,继续道,“所以,月底以前,我们可能就会启程回王都。”

韩绮霞怔了怔,掩不住神色中的不舍。

她也知道韩淮君能留在骆越城一个月已经算是久了,可是当得知离别的一刻就要来临时,还是忍不住依依不舍。

南宫玥应了一声后,半垂眼帘。

据她所知,初四那日五和膏被劫走后,摆衣并没有告诉韩淮君,直到初六,堪堪十天的期限已满,才勉强送上了不到一斤的五和膏,拖延了一会儿时间。

不过,这才几日,摆衣倒是不拿玄缨果为借口了,反而给出了如此明确的献药时间……看来,上次提出的条件,奎琅已经心有决断。

只是,奎琅身处千里之外的王都,这寥寥数日绝不够摆衣派人来回去王都请示奎琅,难道是飞鸽传书?可是这事关百越的半壁江山,摆衣敢把重任寄托在一只信鸽身上吗?又或者……

“外祖父,”南宫玥思忖着抬眼看向林净尘,问道,“您今日叫我和韩公子过来,可是那五和膏……”有了进展?

林净尘面色一正,捋了捋胡须道:“玥儿,韩公子,你们跟我来。”

四人就都起身,往后院去了。

林净尘把他们领到了后院的药房里,林净尘把后院的两间厢房打通,改建成了药房,药房里堆放着各种药材,锅碗瓢盆,还有灶台、炉子等等,应有尽有,若非那弥漫其中的浓浓药香,韩淮君几乎以为自己是来到了一间厨房。

“吱吱……”

老鼠的叫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只见前方的一个石砌台面上,放着两只铁笼,笼子中分别关着一只硕大的灰鼠。两只老鼠用前爪抓着一块干馒头,津津有味地吃着,看来精神奕奕。

南宫玥立刻明白林净尘应该是用这两只老鼠来试药。

果然,韩绮霞朝一旁的一个漏斗看了一眼,道:“外祖父,时间差不多了。”

林净尘点了点头,接着韩绮霞戴上了一副鹿皮手套,试图去打开左边的那个笼子……

------题外话------

三更在12点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