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药瘾(三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妹妹!”韩淮君不敢置信地脱口而出,双目微微瞪大,隐隐猜到韩绮霞要做什么。尽管他知道今时不同往日,韩绮霞早就不是在王都时的那个齐王嫡女,却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妹妹竟然要去亲手抓一只老鼠……

韩绮霞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勾唇角,给了韩淮君一个安抚的微笑。

这可是老鼠!

韩绮霞自然也曾恐惧过,恶心过,但是当克服了恐惧,当见识过战争后,就会发现很多恐惧在生与死的考验前根本不值一提。

韩绮霞迅速地出手,避开老鼠的尖嘴,准确地一把从背后抓住了它的脖颈,然后另一只手从一旁的瓷罐里舀起一勺五和膏喂到那只老鼠口中,再把它关进了铁笼子里,前后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

韩绮霞心里长舒一口气,她当然还是不喜欢老鼠,就是因为不喜欢,所以做事才要更准确,更有效率。

林净尘对着韩绮霞微微颔首表示认可,眼神温和慈爱。

若说是学医的天分,他们林家多的是奇才,其中也包括他的外孙女南宫玥。韩绮霞的确聪慧机敏,但单单论起天份,就连林子然都比不上。

可是对于学医而言,天份只是入门。

近一年的朝夕相处,林净尘对这个便宜捡来的外孙女既有祖孙之情,也有师徒之情。对于韩绮霞的努力,最了解的人就是林净尘了,他相信以韩绮霞的决心,将来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女医。

“大哥,玥儿,”韩绮霞摘下鹿皮手套道,“一炷香内,应该就会有反应了。”说着,她在一旁点了一炷香,袅袅青烟升起。

药房里安静了下来,只有那两只老鼠不时发出的“吱吱”声,以及外头风吹叶动的簌簌声。

香一点点地往下燃烧,很快就烧过了一半……

这时,其中一只老鼠有反应了。

韩绮霞看着还有那根还有三分之一没烧完的香,皱了皱眉头道:“外祖父,比之前又提前了近一盏茶时间。”

南宫玥和韩淮君都是惊讶地看着右边笼子里的那只老鼠,只见它嘴里持续地发出“吱吱吱”的声响,连爪子里抓的馒头干也扔掉了,在笼子里团团打转,显得焦躁不安。

而左边笼子里那只喂了五和膏的老鼠却是平和如常,看了右边的小伙伴一眼,自顾自地继续吃着它的东西。

南宫玥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心中浮现某种可能性:难道说……

跟着,韩绮霞又熟练地戴上了鹿皮手套,打开右边的笼子,然后又是一鼓作气地抓鼠喂药再关笼。

“大哥,玥儿,你们看……”

韩绮霞指了指右边笼子里的那只灰鼠,只见服下五和膏之后,原本焦躁不安的它就变得平和下来,闭上眼睛,蜷城一团在笼子的一角睡着了。

这时,韩淮君似乎也有些明白了,神色复杂地一时看看左边的笼子,一时又看看右边的笼子,心渐渐地沉了下去,许久都没有说话。

还是南宫玥率先出声道:“外祖父,它们是不是……”她面色凝重地看着林净尘。

林净尘缓缓道:“这两只老鼠是同一天开始服用五和膏的。这些时日来,我和霞姐儿一天给它们喂两次,一开始并无异样,反而精神奕奕,但是从前天晚上开始,它们出现了异样的反应。每日固定的时辰,只要准时给它们继续喂食五和膏,它们就会像左边这只灰鼠一样平和无事,可若是延迟了两盏茶到一炷香的时间,就会像刚才右边那只灰鼠一般……焦虑不安。”

说着,林净尘的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他和韩绮霞每日都在观察这两只老鼠,在某些细微的差别上感触最深,比方说,按照之前的实验,右边这只老鼠要在一炷香左右的时间才会出现不适的症状,可是今日又提前了一盏茶……

偏偏试验的时间还太短了,要有更详细的判断,至少还得观察一两个月。

林净尘心里长叹一口气,表情严肃地继续说着:“可以肯定的是,这五和膏应该至少有镇定、安神、缓解疼痛的功效,但据我猜测,它可能会导致药物上瘾,目前尚不知道这个瘾头会有多大,而在断药后,除了焦躁不安,还会不会有别的变化,这些都需要再反复试验。”他停顿一下,补充道,“再者,人与鼠毕竟是不同的……”

他们手头也只有这一罐五和膏,分量实在太少,以致林净尘试验起来,十分谨慎,不能过于急躁免得浪费了药,又不能太缓,毕竟时间紧急,事关重大!

“多谢林老神医。”韩淮君面色一凝,慎重地抱拳谢过。

韩淮君面沉如水。

皇上皇后都是在爱子心切,才会让五皇子服下这五和膏,只是没想到,百越果真是狼子野心。

若这五和膏真会让人上瘾,百越这是想要借着控制大裕储君,进而吞并大裕?!

“此事,等我回了驿站,会命人八百里加急,回禀皇上。”韩淮君凛然道,“皇上必会有所决断。”

韩绮霞在一旁也忙不迭地点头,说道:“大哥,樊堂弟的事就拜托你了!”

南宫玥蹙着眉,她没有韩绮霞这般乐观。

尽管外祖父凭借着老鼠的试验得出了五和膏可能会产生药瘾的猜测,但一来试验的时间还太短,二来这不过只是两只老鼠,这样的结论其实并不可靠,也毫无说服力。皇帝恐怕不会轻易相信,至少也会等到韩淮君带回五和膏后亲自命太医院去试。

他们现在甚至不能扣下摆衣和这批五和膏,否则一旦有人有心挑拨,皇帝恐怕会以为南疆是想与努哈尔联合,才会故意诋毁奎琅。

毕竟,南疆远在千里之外,镇南王府更是拥兵二十万,哪怕皇帝对萧奕情份再深,也敌不过奸佞的刻意诬陷。

五和膏一事不能不慎。

南宫玥看了一眼韩淮君,想必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哪怕如今他再不愿意,也必须奉皇命把五和膏和摆衣带回去……

一时间,药房里的气氛沉甸甸的,也唯有那不知愁绪的老鼠欢乐地叫着、吃着。

“外祖父,麻烦您用这两只老鼠继续试验吧,这药到底如何,总得弄个清楚明白才是。至于您说的,老鼠与人是两回事,我想想也是,单单用老鼠做试验,皇上恐怕也不会轻易相信,那……”南宫玥的眼中闪过一抹利芒,缓缓说道,“这药既然是百越人献的,想必圣女殿下会很乐意亲自来向皇上证明此药‘无害’。”

韩淮君目光一凛,缓缓道:“大嫂,你的意思是……”

南宫玥笑了笑,看向林净尘说道:“您可有法子让这五和膏更浓缩一些?”

林净尘捋须,沉思道:“可以试试……”

林净尘思索了许久,开口道:“霞儿,你去称一斤左右的五和膏来,分成五份。玥儿,你过来帮我忙……”

两人纷纷应是。

林净尘带着南宫玥从柜子里拿出了十几个陶罐,这些陶罐个个都只有巴掌大小,一字摆开在了案几上。随后,韩绮霞也称好了五和膏,按照林净尘的要求仔细分好。

接下来就不需要她们帮忙了。

因是提炼浓度,不能改变药性,所以也不能额外添加草药,需要的唯有制药技术。

南宫玥目不转睛地看着,就见林净尘把每份五和膏分别投入到一个小陶罐里,然后就忙开了,一会儿注入水,一会儿把两份五和膏相融,加热,去渣……忙而不乱,看得南宫玥自惭形秽,光外祖父这一手制药术,自己就差得远了!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一个瓷制的小药罐被放到了案几上,这药罐分上下层的,中间用叠了四次的纱布隔着,最上一层是混合了五和膏的液体,还微微冒着热气,这些液体会慢慢地渗透纱布注入到下层的药罐中,再通过最后一道工序就能得到南宫玥所需要的五和膏的浓缩药液了……

“玥儿,明日就能好了。”林净尘擦了擦手,说道,“到时,你派个人来取便是。”

------题外话------

久违的三更君来了,来些月票欢迎一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