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擅闯/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相继出了药房,外头的天空旭日乍升,日头恰好迎面正对众人,刺眼得让人下意识地闭目……

“君表哥?!”

忽然,右前方传来一个耳熟而惊喜的男音:

“君表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道清隽修长的身影刚绕过屋子来到后院,朝这边大步行来,那张娃娃脸上又惊又喜。

“鹤表弟!”韩淮君也是面露喜色地快步上前,亲热地拍了拍傅云鹤的肩膀,露出和煦的笑容,“昨天你随大军凯旋归来,我也去城门那边迎你了,只是昨天人多,你又要向王爷复命,我也找不到机会和你说话。”

傅云鹤飞快地看了后方的韩绮霞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着,霞表妹,怎么昨天她也不跟他说一声?害他没有好好准备一番!

韩绮霞故意转身去关药房的门,赧然地避开了傅云鹤的目光。

韩绮霞身旁的南宫玥没有漏掉这对璧人之间的眼神交换,嘴角微勾。

若是霞姐姐在南疆出嫁的话,那就可以好生热闹一回了……想着,南宫玥眼中又染上了笑意,心情轻快了不少。

傅云鹤搭着韩淮君的肩膀,热络地问道:“君表哥,你什么时候来的骆越城?”

“我是年前才到的……”韩淮君俊朗的脸庞上有些复杂。

傅云鹤敏锐地觉察到了什么,急忙问道:“君表哥,是不是王都出了什么事?!”看霞表妹的样子,应该不是齐王府出事,那就是宫中?

五和膏的事委实也有些复杂,韩淮君心中有千头万绪,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林净尘捋着胡须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大家去前头坐下说话吧。”

一行人就簇拥着林净尘往前头的堂屋去了……等到韩淮君把事情的经过一一说了以后,已经过去一炷香了。

傅云鹤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他也知道五皇子从祭坛上摔下来的事,却不知那之后竟然又生出了这么多的变化。五皇子不止是大裕的储君,而且还是他们的表弟,从小看着长大的表弟……

傅云鹤板着一张娃娃脸沉声道:“君表哥,大嫂,若是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地方,你们可别跟我客气!”

韩淮君没有说话,重重地拍了拍傅云鹤的肩膀作为回应,男人与男人之间,很多时候不需要那么多言语……

小丫鬟上了热茶来,淡淡的玫瑰茶香随着热气缭绕在屋子里,林净尘想到了什么,说道:“昨儿,霞姐儿买了些玫瑰酒回来,大伙儿都尝尝,这家玉酿坊的玫瑰酒应该是骆越城里数一数二的了,口感甘冽,醇厚绵香,而且玫瑰酒可以和血散瘀、清心健脑、滋阴补肾……”

林净尘滔滔不绝地说着,听得南宫玥忍俊不禁地掩嘴笑道:“外祖父,我看玉酿坊应该请您去当掌柜的才是。”

一时间,众人都笑出声来,言笑晏晏,屋子里的气氛终于轻松了一些。

傅云鹤止住笑后,又道:“君表哥,这么说,你月底前就要回王都?”他的信昨天才快马加鞭地寄出,恐怕还要费些时日……

韩淮君点了点头,不由得朝韩绮霞看了一眼,对傅云鹤点头道:“鹤表弟,你霞表妹这边就要你多照顾着点了……”

看着韩绮霞如今一副无所不能的样子,作为兄长,韩淮君没有吾家有女初成长的喜悦,只有心疼。要是可以平安和乐地活下去,谁又想“无所不能”?!说到底,只是无奈罢了!若非是齐王妃……何至于此!

他话落之后,屋子里静了一静,气氛顿时有些怪异。

除了韩淮君外,在场的其他人都知道傅云鹤和韩绮霞如今已经不止是表兄妹而已,南宫玥和林净尘不禁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韩绮霞的脸上顿时染上了一片红霞,一时间不知所措。

傅云鹤蓦地站起身来,撞到身后的圆凳发出咯噔的声响,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他原本含笑的娃娃脸上笑容一收,乌黑的眼眸清澈而坚定。

只看他的表情,韩绮霞就隐约猜到他要说什么了,脸颊更红了。

南宫玥和林净尘也是了然地对视了一眼。

“林家外祖父,君表哥,”傅云鹤一脸正色道,“我昨日回骆越城以后,就已经送了信去王都给祖母和母亲……”

韩绮霞惊讶地朝傅云鹤看去,昨日,他来接她时完全没跟她提起这件事……

而韩淮君却是怔了怔,有些疑惑,不明白傅云鹤给王都去信的事为何要特意与自己还有林净尘提起。

傅云鹤语气坚定地继续说着:“我在信里跟祖母说了我要求娶霞表妹……”他既然要娶霞表妹,当然就要三媒六聘。

什么?!就算是稳重如韩淮君都傻眼了,手中的酒杯差点没滑下去。鹤表弟要娶自己的妹妹韩绮霞?!韩淮君差点没捏自己一把,想看看自己是否在做梦。

傅云鹤当然看得出韩淮君的震惊,原本有些紧张的情绪反而因此变得轻快了些,乌黑的瞳孔中闪闪发光,郑重而真挚地作揖,把他该说的话一鼓作气地说完:“外祖父,君表哥,我想聘霞表妹为妻,请两位允许!”

本来他想等王都那边先有了消息,再正式地与林净尘提此事,没想到韩淮君忽然来了。

也好,干脆加快一下进度!

说不准等大哥从南凉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可以娶上媳妇了。

傅云鹤无视韩淮君震惊的表情,乐滋滋地计划起来。

南宫玥嘴角的笑意更浓了,阿奕和她没有看错傅云鹤,他应该能给霞姐姐幸福吧!

韩淮君的嘴巴张张合合,心中千头万绪,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傅云鹤和韩绮霞是亲上加亲,两家门当户对,这本是一门再好不过的姻缘,如果当初在王都的时候,傅云鹤求娶韩绮霞的话,就算齐王妃想让韩绮霞去和亲奎琅,齐王也不会答应。

想着,韩淮君的目光落在了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韩绮霞身上。

韩绮霞变了,如同凤凰涅槃重生,因为“死”过一回,所以变得更坚强,从一朵暖房中的娇花,变成了路边的生命力极其旺盛的野草。

也或许就是因为韩绮霞的这一“死”,才把这两个原本渐行渐远的表兄妹之间牵上了红线。

这大概就是命运吧!

想起了远在王都的蒋逸希,韩淮君突然放松下来,释然地笑了。

自己和蒋逸希之间还不是这样……往昔发生的一幕幕快速地在他脑海中闪过,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时光更无法倒流,自己又何必纠结于一些莫须有的事!

只要韩绮霞能幸福,只要一切都好!

屋子的众人不由得都笑了。

韩淮君清了清嗓子,故意用调侃的口吻说:“鹤表弟,我等着你叫我舅兄的那一天!”

诚然,傅云鹤和韩绮霞面前必然还存在各式各样的阻碍,比如韩绮霞现在的身份,比如傅大夫人的想法,比如……如果是以前的傅云鹤,韩淮君会担心这个只会笑的鹤表弟能够给韩绮霞幸福吗?

可是现在,他只要相信这对有情人就好。

他们俩都不是过去的他们了,现在的他们应该可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在韩淮君笑吟吟的视线中,韩绮霞的面颊又红了,半垂小脸。

这一日,一直在林宅用过午膳,南宫玥才打道回府。

次日一早,百卉从林宅取回来了一个小瓷瓶。这小瓷瓶只有一指长,里面装了半瓶透明的液体,这是从整整一斤的五和膏里提炼出来的。

南宫玥把小瓷瓶捏在了手心里。

她是打算让摆衣自己去尝尝这五和膏的滋味,可到底要如何行事……

南宫玥把玩着小瓷瓶,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莺儿,你带几个小丫鬟去采几篮子梅花花瓣回来,各色的梅花都要。画眉,我这就列张单子,你替我去库房找找,我记得库房里应该都有。”

两个丫鬟纷纷应命去了,南宫玥笑吟吟地和百卉说道:“我好久没有亲自动手做口脂了。”

南宫玥在王都的花颜就是一家脂胭铺子,刚开张的那会儿,铺子里卖的口脂和面脂全都是她亲手调制的,直到后来,雇了可靠的师傅后,才彻底放手。

不过,这手艺还没有完全生疏。

南宫玥带着百卉去了小药房,在做口脂之前,得先制香酒。

烧一锅酒,晾至微烫,再把丁香、藿香,用干净的棉花裹好,放到酒中。

这酒要浸上两天两夜。

而在这期间,她需要把采来的梅花花瓣晒干,搅出汁水,过滤并静置一晚,再把花瓣水调成需要的颜色,然后,南宫玥小心地掺入了那瓶浓缩药液……

一罐口脂用了整整五日才成形。

南宫玥把一个小瓷罐轻轻地放在案几上,吩咐百卉道:“你去办吧。”

百卉屈膝应是,带走了那罐口脂……

百卉如何行事暂且不提。

当日下午,骆越城的驿站里,韩淮君敲响了摆衣房间的门。

开门的是丫鬟洛娜。

当得知来者是韩淮君时,摆衣从屋里走了出来,优雅地福了福身,说道:“不知韩公子可是有何指教?”

韩淮君表情淡淡地看着摆衣,开门见山地说道:“恭郡王侧妃,请把上次送来的五和膏,给我一半。”

摆衣眸光一闪,表面若无其事的地问道:“韩公子,这五和膏乃是为大裕五皇子殿下准备的,不知道韩公子要五和膏做什么?”

“恭郡王侧妃,你不必以五皇子殿下为借口,这事儿我自然会去信王都给皇上一个交代。”韩淮君毫不避讳地与摆衣直视道,“明人不做暗事,我也不怕告诉你,我要这五和膏是为了让天下第一神医林老神医验明其药物成份。”

他故意在“明人不做暗事”上加重语音,仿佛在说:五皇子殿下可是大裕未来的储君,你以为我们会任由五皇子殿下长期服用这种来历不明的药物吗?

摆衣面色微僵,从韩淮君和吴太医这一路的态度来看,他们对五和膏一直是有所疑虑的,只是无凭无据,这还是韩淮君第一次对她提出如此近似于质疑的要求。

五和膏是百越密药,摆衣身为百越圣女,对它再了解不过。

她有自信,普通的大夫绝对看不出五和膏的具体功效,但是天下第一神医……

天下第一神医林净尘是摇光郡主南宫玥的嫡亲外祖父,这件事在王都的高门大府中几乎无人不知道,难道说,林净尘如今竟是到了骆越城?

摆衣心底有些慌乱,但还是力图镇定,说道:“韩公子,请恕摆衣不能从命。摆衣来南疆之前,奎琅殿下千叮咛万嘱咐,五和膏乃是百越秘药,决不可流落在外。”

韩淮君的目光一下变冷,一霎不霎地盯着摆衣,一瞬间,一股带着杀意的锐气就释放了出来。

摆衣突然记起对方可不是一个闲散的宗室子弟,是曾经上过北疆战场杀敌无数的年轻将士,不由得心中一凛。

这若是普通的女子,恐怕已经被韩淮君的气势吓得退却,但摆衣毕竟不是普通的女子,她毫不退缩地与韩淮君直视,一双湛蓝的眼眸深邃似冰海般。

韩淮君冷哼了一声,忽然动了,绕过摆衣直接朝里面走去。

摆衣和丫鬟洛娜完全没想到韩淮君竟然敢闯女子的闺房,一时没反应过来。

“韩公子!”

回过神来的摆衣急忙追了上去。

韩淮君根本不理会她,继续大步往里走去。

这个莽夫!简直如同那个镇南王世子萧奕一般!

摆衣心中暗恼,伸手试图拉住韩淮君,可是对方的背后仿佛长了眼一般,敏捷地一个闪身就避开了。

这下可不妙!

摆衣心底慌乱不已,自己该怎么办,决不能让韩淮君拿走五和膏!

不过是转瞬,韩淮军已经进到摆衣的寝室,凌厉的目光四下扫视着,从窗边的案几,看到美人榻,再看向梳妆台,床榻……

摆衣一咬牙,绕过韩淮君,冲到他跟前,一贯淡然的俏脸上透着一丝气急败坏的味道,用近乎威胁的口吻铿锵有力地说道:“韩公子,五和膏是百越秘药,奎琅殿下冒着泄密的风险献药,也是为了贵国的五皇子殿下!若然韩公子一定要坏了吾百越的规矩,那这药就不献了!摆衣会亲自手书一封向奎琅殿下解释其中的缘由……”

摆衣神色坚定地看着韩淮君,表情中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她有把握韩淮君有皇命在身,把五和膏带回王都是他此行的任务,若是自己咬着不放,韩淮君也拿她莫可奈何……

韩淮君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两人再次四目对视,目光交集之处火花四射。

内室中静悄悄地,洛娜的心整个都提了起来,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突然,韩淮君猛地出腿,一脚狠狠地踢在了一旁的梳妆台上……

洛娜下意识地身子一缩。

“咚!”

一声响亮的撞击声在内室中响起,众人脚下的地板震了一震,梳妆台重重地摔倒在地板上,原本置于上面的铜镜、梳妆匣、香囊也随之摔落,那梳妆匣更是被摔得连盖子都打开了,其中的胭脂水粉、梳篦、首饰等都四散在地板上,一地的狼藉。

摆衣却反而冷静了下来,心中不屑地想着:果然是莽夫!只会迁怒发泄而已!

“哼!”

韩淮君冷冷地拂袖离去,脚步声在走廊上渐行渐远,直到完全听不到了……

“圣女殿下,”洛娜长吐一口气,“幸好……”幸好圣女殿下让烈毕锐将五和膏好好地收了起来。

摆衣抬手示意洛娜别再说下去,以防隔墙有耳。

摆衣抿了抿嘴,心里有些担心韩淮君不会就此放弃,她必须叮嘱烈毕锐一定要收好五和膏,不能再出任何意外了!

与此同时,洛娜蹲下身子,开始收拾起来,咕哝道:“真是个粗鲁的莽夫……圣女殿下,这胭脂还没用多少,就被他弄洒了,还有这口脂……”洛娜看得心疼不已,这可是她们从王都带来的最好的胭脂水粉!

摆衣俯视着这一地的狼藉,心情有些浮躁,道:“洛娜,别收拾了,让人全扔了吧。”她抚了抚衣裙,“我们去买些新的。”

这女子都喜欢胭脂水粉首饰衣裳,闻言,洛娜眼睛一亮,直点头道:“圣女殿下,我记得这驿站前头就有家卖胭脂的铺子,还是家出了名的老字号,不如奴婢随您去那边看看吧?”

摆衣淡淡地应了一声。

洛娜把内室的地板稍稍清理了一下后,主仆俩就出了驿站,在洛娜指引下,沿着驿站所在的华西街往前走去。

远远地,就看到街道的拐角处有一家胭脂铺子,挂着一块巨大的红漆木招牌,只见那颜色鲜亮的招牌上赫然用金漆龙飞凤舞地写着“花月堂”三个大字。

“圣……夫人,奴婢听说花月堂是家名声斐然的百年老铺……”洛娜紧跟在摆衣身后朝花月堂行去,忽然,走在她俩前面的两个年轻姑娘在两丈外停下了脚步。

“杨姐姐,你怎么来这里买胭脂啊?!”左边的蓝衣姑娘一手拉住了右边的黄衣姑娘,“虽说这花月堂是百年老铺,不过卖来卖去都是那一两样胭脂水粉,哪有若素斋好!”

“若素斋?”那杨姑娘兴奋地微微拔高嗓门,“我听说若素斋新从江南最好的扶风斋里请了一个师傅过来,余妹妹,这可是真的?”

“那自然是真的!”余姑娘点头道,“若素斋最近新出的一款口脂,细腻润泽,颜色鲜亮欲滴,香味宜人,据说是一寸脂,一寸金……”

“那我可买不起。”杨姑娘有些向往又有些无奈地说道,“余妹妹,反正我们都来了,就进花月堂看看吧……花月堂好歹便宜多了。”

话语间,一个小二迎了上来,把那两个姑娘迎进了铺子里,而摆衣却没有继续再往前,而是若有所思地问道:“洛娜,你可听说过若素斋?”

洛娜与摆衣一样是初来乍到,可她是奴婢,为免得主子需要的时候一问三不知,一到骆越城,就打听过城里的一些有名的铺子。此时,她忙说道:“若素斋是骆越城里鼎鼎有名的胭脂铺子,尤其是去年还特意请来了江南的师傅,新制了好几款特别的胭脂水粉,据说,就连镇南王府也是它家的常客,不过这家铺子的胭脂水粉非常昂贵,普通人家是买不起的。”

“这么说来,若素斋才是骆越城最好的胭脂铺子?”摆衣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们去若素斋。”

洛娜应声说“是”,她心知自家主子向来对于吃穿用度都要是最好的,无论是首饰衣裳,还是胭脂水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