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诚意/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比那金碧辉煌的花月堂,若素斋看来雅致了不少,门口摆着两盘君子兰,伙计们穿着一式的青衣,袖口绣着银色的花纹。

若素斋的门口,不时有华丽气派的马车在石阶外停下,伙计殷勤地把一个个贵客迎了进去。

当摆衣和洛娜步行到铺子口时,立刻就有一名伙计迎上来,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二人,目光在摆衣的蓝眸上停顿了一下,然后伸手做请状:“这位夫人请。”他的态度只是客气,称不上热络。

狗眼看人低!摆衣心中不屑,知道这伙计看自己不是坐马车来的,又穿着打扮得普通随意,就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摆衣也懒得跟这等势利眼计较,淡淡道:“你们铺子可有什么好……”

她话还未说完,就被一个有些尖锐的女音打断:“掌柜的,我可是你们若素斋的老客户了,这新出的‘半月娇’就不能先卖我一盒吗?……你不会是想卖给徐夫人吧?”

循声看去,只见前面的柜台前站着一个穿着紫金双色锦缎褙子的中年妇人,吊梢眉,三角眼,看着有些刁钻。

中年妇人目光灼灼地看着柜台上一个贝壳形状的小瓷罐,那瓷罐做得精致极了,边缘镀金,盖子和罐身都描绘着婉约细腻的梅花图,光是这小瓷罐就让人爱不释手。

“何夫人,怎么会呢!”

柜台后,是一个穿了一件暗红色吉祥如意纹褙子的妇人,大约四十余岁,团圆脸,和气中却透着一丝精明,显然就是若素斋的掌柜的。

那掌柜的笑眯眯地说道:“这‘半月娇’是真的不能卖。何夫人,您是老主顾,我也不瞒您说,制这一罐口脂的工序极为复杂,需要一个月才得这么一小罐。世子妃上个月就定下了。”

“世子妃?!”那何夫人,惊讶地脱口而出,“掌柜的,这半月娇竟是世子妃定的?”

掌柜的自得地挺了挺胸,炫耀地说道:“那是。世子妃可是我们这儿的常客!我们若素斋推陈出新,哪像某些个什么老字号故步自封。”

“既然是世子妃预定的,那也只能罢了。”何夫人遗憾极了,接着又道,“掌柜的,等你家师傅制出了新的‘半月娇’,你可务必要先通知我啊!银子绝不是问题。”

掌柜的笑吟吟地连声附和,吩咐伙计把那位何夫人送走了。

何夫人走后,掌柜的正要把那小瓷罐收起来,就见眼前一暗,身前多了一个长着一双蓝眸的少妇。

“这位夫人……”掌柜的习惯地露出热情的微笑。

摆衣不想与她客套,直接道:“掌柜的,我也想瞧瞧这口脂。”

掌柜的笑容一收,上下审视着摆衣,不冷不热地说道:“这位夫人,咱们店里的‘半月娇’是非卖品。”她语气中透着一丝不耐,仿佛在说,真是不识趣,明明听到这口脂是世子妃预定的,还非要凑上来!

莫不是自己看也看不得?那自己还真要比南宫玥早得手!摆衣目光一冷,道:“掌柜的,你是做生意的……做这一小罐‘半月娇’真的要一个月?”

“……”掌柜的嘴角有些僵硬,眼中闪过一抹心虚。

摆衣看在眼里,淡淡道:“掌柜的,你也不过是想‘奇货可居’罢了。和气生财,何必与银子过不去呢?!我出五百两,你意下如何?”

“这……”掌柜的捏着手中的小瓷罐,还有些犹豫。

摆衣不屑地勾唇,趁掌柜的没留意,突然出手一把夺过对方手中的小瓷罐,笑道:“掌柜的,这罐‘半月娇’卖了我,你再多花些功夫做一罐给世子妃便是。”

说着,她给身后的洛娜使了一个眼色,洛娜立刻从袖中掏出一张银票往柜台上一放。

掌柜的盯着那五百两面额的银票,眼睛一亮,难掩其中的贪婪之色,原本她还想去抢摆衣手中的那个小瓷罐,此刻手却在半空中顿住了……

摆衣的眼中闪过一抹得意,若无其事地说道:“掌柜的,我还要买些胭脂和头油,你可有什么推荐的?”

闻言,掌柜的一双精明的眼眸更亮了,连声道:“有有有!”她打开柜台,从里面拿出一个红木托盘,托盘上放着好几个小巧精致的瓷罐,滔滔不绝地介绍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摆衣满载而归地带着洛娜离去了,昂首挺胸,之前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掌柜的热情地亲自将摆衣送到门口,直到摆衣的身形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掌柜的这才转身回了铺子里,嘴角还是含着客套的笑意。

掌柜的吩咐伙计在前头看店,自己则挑帘往后头的贵宾室去了。

守着门口的一个青衣丫鬟也没进屋禀告,就直接引着掌柜的进了屋,屋子里淡淡的茶香缭绕,宁静致远。

掌柜的低眉顺眼地上前,那恭敬内敛的样子与之前在外头时迥然不同。

“世子妃,”她得体地对着坐在上首的太师椅上的女子屈膝行礼,“那百越圣女已经走了。”

南宫玥应了一声,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茶盅,嘴角勾出一个浅笑,说道:“烦劳程掌柜了。”

这若素斋其实是老王爷留给萧奕的产业之一,它幸运的没有落入小方氏的手里,而是由老王爷的亲信经营了十几年。南宫玥到了骆越城后,就拿了回来,并从江南请来了师傅制作胭脂水粉。

这一年来,若素斋在骆越城名声鹊起,已是一家数一数二的铺子了。不过,骆越城的百姓只知这是一家老店,无人知道它其实是碧霄堂的产业。

而若素斋的掌柜,能在小方氏的眼皮底下保着这家铺子十几年,自然也是可信的。

如今已经顺利的把口脂“卖”给了摆衣,这五和膏是好是歹,就由摆衣亲身来证明吧……

南宫玥温和地与掌柜的说了一会儿话,又从若素斋里挑了一些胭脂水粉,这才打道回府。

回到碧霄堂,南宫玥就吩咐莺儿把胭脂水粉拿去送给府里的姑娘们。

莺儿屈膝应是,她先去了月碧居,然后才到二房萧霓的院子。

萧霓的大丫鬟桑柔闻讯迎了出来,说道:“莺儿姐姐,姑娘正在抄写佛经。”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家夫人让姑娘在没有抄完前不可见客。莺儿姐姐把东西交给我就成了,请替我家姑娘谢谢世子妃。”

抄佛经?

莺儿微微一怔,不过,她也听说了二夫人信佛,时常带着女儿一起吃素、抄佛经。

于是,她便把胭脂水粉递给桑柔,随后就告辞了。

待莺儿走后,桑柔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她匆匆地回了内室,掀起珠帘,一眼就看到萧霓脸色灰败地斜靠在美人榻上,呆呆地望着窗外。

“姑娘,世子妃命莺儿姐姐给您送了些胭脂水粉过来,说是若素斋当季新制的。”

见萧霏没有反应,桑柔轻手轻脚的把胭脂水粉放到了梳妆台上,正要说话,萧霓的呼吸忽然就急促了,一下又一次,又重又急,胸口起伏不定。不一会儿,她的额头就已是冷汗淋漓,身体也渐渐蜷缩了起来。

“姑娘!”

桑柔焦急地喊着,忙道,“奴婢去给您拿药。”

“不要……”萧霓抬起手来,她的嘴唇紧紧地抿成了一线。

她不想要!

自打正月十五那日回来以后,萧霓就想了许多许多,想到她如何与顾姑娘相识在浣溪阁,如何在送还那串白玉梅花吊坠时与顾姑娘重逢,如何愚蠢无知地服下了顾姑娘给的药……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她哮喘发作的频率明显增加了,原本她几个月都难得发作一回,可是现在,每隔几日就会频繁发作,而这个间隔时间也越来越短。

任何方法都没用,唯有顾姑娘给的药才能够缓解。

就像此刻一样……

“姑娘……”桑柔的眼眶中含满了泪水,却不敢大喊出声。

萧霓拼命地忍耐着,可是随着呼吸越来越急促,她的身体里面更是好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啃噬。她的意识渐渐模糊了,就好像那一日一样。

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只知拼命地伸出手来,痛苦地呻吟道:“药、给我药……”

桑柔愣了一下,连忙手足无措地从梳妆台上拿起了那个小瓷瓶,舀出了一小勺黑色的膏药,喂到了萧霓的口中。

药一入口,萧霓的状态很快就好转了,她先是呼吸渐渐平和,紧接着,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过了一会儿,她慢慢地坐起身,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就好像刚刚那如死一般的痛苦都是假的,可是,萧霓却知道,一切全是真实的……

“姑、姑娘。”桑柔捏着小瓷瓶,快要哭出来了,“里面的药不多了。”

萧霓缓缓地回头看着她,就听桑柔说道:“药只够吃两三次的量了,姑娘、姑娘……我们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萧霓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月十五那日,顾姑娘最后还是给了她药,让她回来后好好考虑,并且警告她,要是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话,那就永远不可能再从她手里得到药。

发作时的痛苦让萧霓生不如死,她不敢轻易去尝试,也不想断了自己的退路。

原本她是想着,要是自己能熬过去的话,就把这事儿告诉大嫂,可是,她熬不过……这几日来,她又发作了两次,可是没有一次能够熬过一炷香的时间。

药还能吃上三次,难道真得要去求顾姑娘吗……

可是,顾姑娘岂会这么轻易的把药给她呢?当然不可能!

她该怎么办……

“桑柔。”萧霓艰涩地说道,“下一次,你把我绑起来……”

桑柔大惊失色,忙道:“这怎么可以!”

萧霓灰暗的眸中透出了一丝不甘心,她不甘心就这么认输,她还想给自己最后一个机会……

“桑柔。”萧霓紧紧地拉住了她的手,就好像是在拉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桑柔的心中冰凉的一片:自家姑娘怎么会这么命苦!

可是她们还有什么选择呢?

不知不觉中,外面的天空中阴沉的乌云层层叠叠,远处传来的轰雷声让主仆俩的心情更加压抑……

时间转瞬而过,正月二十三,南宫玥收下了摆衣递来的请安拜帖。

于是,当日下午,摆衣又一次来到了碧霄堂。

面对南宫玥气定神闲的笑容,摆衣的心里一阵憋屈,款款地福身行了礼。

南宫玥的目光在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上停顿了一下,唇角微微勾起,含笑道:“摆衣侧妃免礼。”

半月娇是她亲手调制的,颜色非常特别,尤其当涂抹于唇后,在阳光底下还会闪烁起点点光芒,她不信爱美的摆衣能抵抗住这诱惑。

“多谢世子妃。”摆衣在她的下首坐下,开门见山地说道,“世子妃,摆衣今日前来是代表吾王答复世子妃提出的条件。”

南宫玥微微颌首,那淡定自若的态度,就好像是在谈一笔寻常的买卖。

摆衣忍着心中的不悦,说道:“吾王同意把洛敏加河以北的三城和安南山以西的七城赠于萧世子。”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腰背挺得更直了,气势凛然地说道,“不知世子妃能否替萧世子表达一下贵方的诚意。”

南宫玥笑眯眯地问道:“要如何表达?”

摆衣毫不迟疑地提出了条件,“请萧世子立刻派人前往芮江城,救出吾百越的六皇子殿下。”

南宫玥端起茶盅,慢悠悠地撇着茶沫,说道:“这事儿好办得很。不过……摆衣侧妃何时把我家世子的城池送来?”

摆衣的脸色微微一僵,说道:“世子妃是何意思?”

“本世子妃只是想稍稍提醒一下摆衣侧妃。”南宫玥神色一凛,抿了一口茶后,放下茶盅说道,“如今是贵主有求于我南疆。虽说贵主愿以十城作为交换,可说到底这十城就如同镜花水月,还得靠我南疆的男儿们浴血打下来,而贵主付出的其实仅仅只是一句话。说来,我南疆才吃了大亏。我看这么着,摆衣侧妃不如先替贵主表达些许诚意,把城池送来,世子自然也会投桃报李,表达一下我南疆的诚意。”

摆衣顿时语塞,萧奕本就是奉旨要替奎琅殿下复辟,已经凭白得了百越的半壁江山了,在南宫玥的嘴里,却说得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放下姿态说道,“世子妃误会了,哎,六皇子殿下是奎琅殿下的胞弟,如今被伪王软禁,奎琅殿下只是想请萧世子再帮一个忙。……若是此事成了,奎琅殿下愿再送上一座金矿作为道谢。”

南宫玥悠然地品着茶,笑而不语。

摆衣用力咬了咬后槽牙,继续说道:“一座金矿,两座银矿……”她注意着南宫玥的神色,见南宫玥依然不为所动,她一咬牙,说出了底线,“再加上安南山西北的两座城池。”

南宫玥笑了,孺子可教地说道:“本世子妃倒也不是为了这些,既然与贵主合作了,这点小事还是不成问题的。”

摆衣勉强笑了笑,心痛的仿佛要滴下血来。

摆衣这次本是信心满满而来,在骆越城这段日子,她简直就是在南宫玥的打压下渡过的,本以为这次付出了百越的半壁江山,总算能够压住南宫玥一头,再顺势让南宫玥替萧奕答应出兵救出六殿下,以此来展现自己的能力。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南宫玥一步步地逼到了六殿下给的底线。

可既便如此,她也只能说道:“多谢世子妃。”

摆衣的心中暗恨,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只要那件事情成了,现在付出的一切根本算不了什么!到时候必会让萧奕十倍偿还!

想到这里,摆衣起身从怀中拿出一个锦囊,双手奉上,说道:“这是盖了吾王私章的字据,还望世子妃收好。恳请萧世子为吾王复辟,届时百摆南疆将永为盟友。”

南宫玥伸手接了过来,“好说。”

见她终于收下,摆衣松了一口气,总算,这次南疆之行没有白来!

摆衣坐了下来,端起茶盅喝了一口茶,定了定神后,试探地说道:“世子妃,摆衣这次来也是为了来向世子妃辞行的。……再过几日,摆衣就会带着五和膏回王都去了。”

南宫玥微微一笑,说道:“本世子妃届时不方便相送,还望摆衣侧妃走好。”

摆衣留意着她的神情,哪怕自己提到“五和膏”时她也没有半点异样,甚至并没有因此要挟自己留下一些,莫非上次韩淮君想要找林净尘验药其实是他自己的主意?

不过,至少可以证明那批五和膏应该不是南宫玥劫走的,否则韩淮君也没必要如此鲁莽行事……也许是伪王努哈尔故意想要坏了奎琅殿下的大事吧。

摆衣又坐了一会儿,这才起身告辞。

待她走后,南宫玥打开了锦囊。

锦囊中是一张绢纸,字迹绢秀,显然是出于女子之手,其后则是奎琅的私盖和手印。想来奎琅是给了摆衣一张盖章并按了手印的空白绢纸,以便摆衣可以便宜行事。

南宫玥把绢纸塞进了锦囊里,随手给了百卉保管。

南宫玥原本就怀疑这短短的时日,摆衣是不可能从奎琅那里得到答复,如今看来确是如此,拍板做下这笔交易的并不是奎琅,而应该是百越的六皇子。

这倒是有趣的很!

又过了几日,最后一批,足足五十斤的五和膏到了骆越城,次日一早,韩淮君前来向镇南王辞行,随后便去了林宅。

韩绮霞亲自下厨摆了一桌席面,与傅云鹤,南宫玥一起为他践行。

这一次离别,不知何时再能相见……

正月三十,韩淮君一行人,带着五和膏离开了骆越城。

与此同时,一只灰色的信鸽飞进了碧霄堂。

鹊儿捧着鸽子笑盈盈地跑了进来,说道:“世子妃,是世子爷的信。”

“阿奕的信?”

南宫玥放下手上绣到一半的腰带,站起身来,欣喜道:“快给我。”

“幸好今日小灰不在。”鹊儿逗趣地说道,“不然,咱们碧霄堂又要热闹了。”

南宫玥抿唇而笑,小灰这些日子以来骆越城和登历城两头跑,玩得乐不思蜀。这不,才刚刚回来几日,就又溜出去玩了,要是晚上不回来,估计又是飞去了登历城。只希望等萧奕回来后,它能够稍微乖一点……

南宫玥笑吟吟地从竹筒里拿出绢纸,这才刚看了第一行,她脸上的笑容顿时灿烂了几分,欢喜地说道:“阿奕要回来了!”

在傅云鹤他们回了骆越城后,田禾就以需要帮助萧奕整顿四城军务为由去了登历城,而事实上,他一到登历城就接了萧奕的密令,率兵去了南凉的乌藜城。

南凉的散兵游勇早已被萧奕扫荡一空,原南凉王室尽诛,整个南凉尽数落到了萧奕的掌控中。

由老将田禾接手整顿南凉的政务与军务,萧奕终于可以放心回了登历城。

萧奕在信中告诉南宫玥,最晚再过半月,他就会和官语白一同带兵凯旋而归。

这打了大半年的仗,最终以南凉的亡国彻底告终!

“如今是正月三十,也就是说阿奕会在二月十五以前回来。”南宫玥眉开眼笑,脸上尽是幸福的笑意。

一旁的几个丫鬟闻言也是欢喜极了,这些日子以来,为了让世子爷无后顾之忧,世子妃所付出的辛劳,她们全是看在眼里的。

终于,世子爷要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