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撒娇/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过世子爷。”

丫鬟们一一个萧奕行礼,可是萧奕已经听不见也看不见了,心里只有他的臭丫头。

没等前面的丫鬟给他挑帘,他已经粗鲁地自己伸手撩开珠链,大步闯进内室中。

榻边放着一把小杌子,百卉正在坐在小杌子上,给南宫玥换掉了原本放在额头上的白巾。

听到后面有声响传来,她赶忙站起身来,屈膝行礼:“世子爷……”

萧奕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榻边,在榻边的那张小杌子上坐下,俯首仔细地审视着床榻的小人儿。

大红色的锦被下,南宫玥静静地平躺在床榻上,双眸紧闭,一动不动,看来那么柔弱娇小。

锦被鲜亮的大红色衬得她细腻的肌肤似雪,只是此刻那张小脸的脸颊上泛着一种异样的潮红,她的嘴唇苍白干涩,不时发出轻声呓语,长长的眼睫颤动不已,显然睡得并不安稳。

他清晰地记得,他认识他的臭丫头时,她才九岁,可是九岁的她,就已经老成持重,坚强能干,不止是照顾自己,还照顾有病的兄长,照顾性子温吞柔和的岳母……做事永远周全细致,稳重得不似她的年龄。

可是她才这么小啊!

谁又是天生能干,谁又是天生精明,还不是不得不为,因生活所逼罢了!

萧奕眉宇紧锁地紧盯着南宫玥,伸手轻轻地抚上她的脸颊,只觉得触手火烫,让他感觉好像被火灼烧了一下般……

都怪他不好!

萧奕的心就像是被放在火炉上烤般煎熬。

他娶了她,就应照顾她周全,让她安宁幸福,可是事实恰好相反,自从两人成婚后,他们一直是聚少离多,他没有照顾好他的臭丫头,没有照顾好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人。

萧奕眼眶一热,右手轻柔地将她颊畔的发丝撩到耳后,那小心翼翼的动作就仿佛他面对的是一个会碰坏的搪瓷娃娃般。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忽然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百卉在一旁恭敬地回道:“世子爷,今日是十五,世子妃一早就去了小佛堂给老王爷、老王妃还有先王妃上香,上完香出了小佛堂,世子妃就忽然晕倒了,然后就昏迷不醒,还发起高烧来,已经快三个时辰了。奴婢请王府里的良医过来给世子妃瞧过,良医说世子妃许是因为劳累,身子虚,所以才发烧,就给开了一张退热的方子。奴婢实在不放心,就让鹊儿去林宅请林老太爷过来看看,偏巧林老太爷和韩姑娘出门去采药了……”

百卉眉宇紧锁,眼中写着浓浓的担忧,一鼓作气地继续禀告:“世子爷,奴婢已经服侍世子妃喝过一剂汤药了,可是世子妃的烧一直没有退……现在,鹊儿还守在林宅那边等老太爷和韩姑娘回来。”

萧奕把手伸进锦被下,握住了南宫玥的右手,吩咐道:“去把城里最好的大夫找来!还有,让朱兴带人想办法去找找林家外祖父,外祖父他老人家要是没说会出远门,应该走不远……”现在是傍晚了,城门就快要关闭,他们很有可能已经在回城的路上了。

“是,世子爷。”

百卉和莺儿都退下了,留下画眉在一旁服侍。

画眉赶忙把一方白巾浸泡到水盆里,打算替南宫玥换一方湿巾,这时,萧奕伸出手道:“让我来。”

平日里,都是臭丫头仔细地照顾着他的起居,想他所未想,思他所未思,而他为她做的实在太少太少了……

萧奕一眨不眨地盯着南宫玥,等臭丫头的病好了,他要对她更好才行!

“是,世子爷。”画眉应了一声,赶忙把装了大半盆水的铜盆捧到了榻边。

水声又一次“哗啦啦”地响起……

一盏茶功夫过去了,萧奕连续给南宫玥换了两次白巾冷敷额头,可是南宫玥的体温完全没有下降的迹象,甚至好像还更灼热了,就像是她身体内部有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着,在源源不断地释放着热量……

萧奕的手指轻柔地在她潮红的颊上抚过,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正想问大夫来了没,就听熟悉的“喵呜”一声自脚边传来,循声看去,只见猫小白不知何时蹲在了他的脚边,仰首用一双漂亮通透的鸳鸯眼看着他,仿佛在说,你回来了啊!

萧奕没心思陪它玩,淡淡道:“你去和小橘玩吧。”然后又看向了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南宫玥。

“喵呜——”

小白发出似撒娇又似不满的叫声,见男主人没有理会它的迹象,连叫了两声。

“小白……”画眉忙走过来,试图把小白抱走了,可是她才俯身,就见小白轻盈地一跳,悄无声息地跃上了床缘,对着睡得沉沉的女主人委屈地又叫了一声,这一次的音量拔高了三度,好似在对着南宫玥抱怨着,他们都不陪我玩!

它一边叫,一边还用圆滚滚、毛茸茸的小脑袋亲昵地蹭了蹭南宫玥的脸颊,想叫她起床。

画眉有些头疼,小白还是只奶猫时性子挺顽皮的,常常故意在半夜或者凌晨发出“喵呜喵呜”的声响,有时候是为了乞食,有时候是为了玩耍,但是随着年龄增长,小白的性子稳重了不少,或者说,变得懒洋洋了,平日里除了偶尔陪小橘、小灰和石头玩玩,根本就懒得理会她们这些丫鬟,没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使起小性子来。

萧奕压低声音对小白说:“阿玥生病了,等她好了,再陪你玩好吗?”说着,他认真地与小白四目直视,动作轻柔地在它的头顶上轻轻抚摸了一下。

小白似乎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乖巧地“咪呜”了一声,歪着脑袋看着依旧“沉睡”的南宫玥。奇怪,平日只要它这样叫几声,女主人一定会来抱它。

画眉急忙抱起了小白,在它头顶上轻轻拍了一下,嘀咕道:“小白,你这坏孩子……”

“画眉,别欺负……小白……”

一个有些含糊的女音忽然在内室中响起,引得房间里的几道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了床榻上,南宫玥还是双眼紧闭,但是眼帘下的眼球却在微微地转动着,嘴唇微颤,似乎在呢喃着些什么。

画眉眨了眨眼,难以置信地惊呼道:“世子妃醒了!世子妃醒了!”

声音传到外面,引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跟着是清脆的挑帘声响起,刚才出去外院找朱兴传话的百卉回来了,疾步走到榻边,道:“世子妃醒了?!”

脑袋昏沉沉的南宫玥只觉得百卉和画眉的声音极具穿透力,震得她耳边嗡嗡作响,额头更是一阵剧烈的抽痛,喉头干涩。

“水……水……”她喃喃地说着,吃力地睁开了双眼,初初睁眼时,她的视线还有点模糊,一时不知自己置身何处。

她想抬手揉揉眼睛,可是手才稍微抬起些,就被一只大掌紧紧地握住,对方掌心的温度炽热烫手,熨烫着她的肌肤……

跟着,耳边就传来一道急切的男音:“臭丫头……你别急,我来给你倒水……画眉,快去给世子妃倒水!”对方焦急得近乎有些语无伦次了,“臭丫头,你觉得怎么样……”

那个令她最在意的声音是那么熟悉,是她永远铭刻在心,怎么也不会忘记的!

阿奕,是阿奕回来了!

南宫玥原本虚弱的身子仿佛瞬间有了力量,混沌的脑子也变得清明了不少。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她还想着要出城去迎他的……

她努力地睁大眼睛循声看去——

果然,一张熟悉而昳丽的俊颜映入眼帘,让她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只是,此刻这张平日里一向带着笑容的脸庞却写满了紧张、担忧、惶恐……眼眶更是微微有些泛红,浮着一层水光。

“阿奕!”南宫玥的声音明显比平时嘶哑了几分,眸中流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惊喜,“你……回来了!”她直觉地反手握住了他的手,与他十指交握。

生病的时候,她脑袋里一片混沌,无法像平日那般思考,只有心里一个声音在满足地喟叹着:太好了!阿奕回来了!他平安无事!

她释然的样子看得萧奕更为心痛,自己长年在外征战,最担惊受怕的人就是他的臭丫头吧!

她总是这样,习惯用最灿烂的笑容面对他,从不抱怨,从不责难,让他心里愧疚不已。

萧奕的身体微微颤动,喉结滑动了一下,借着闭眼定了定神。

“嗯,我回来了!”他柔声说道,将他们交握的双手放到自己的唇畔,在她的手背上落下轻柔的一吻,心仍旧是沉甸甸的。

南宫玥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手心里传来的温度告诉她,此刻的一切都不是梦。

萧奕努力地对着她露出安抚的笑容,轻声问道,“你现在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

“阿奕……”南宫玥很想抬手去抚摸他的脸庞,她不喜欢他强颜欢笑,她喜欢的是那个意气风发、嘴角永远挂着一抹狡黠、好似纨绔子弟一般的少年!

那个少年肆意张扬,却又体贴入微,有时候气死人不偿命,有时候又让她感动得无以复加……不知不觉中,他将他自己深深地镌刻在她心中,再也无法抹去!

“我没事的。”她试图安慰他,却不知道她此刻虚弱憔悴的模样让她的安慰听起来是那么苍白无力,“阿奕,扶我起来。”

萧奕迟疑了一瞬,还是小心翼翼地扶她坐了起来,接过百卉递来的迎枕,仔细地给她垫在了后腰上。

画眉捧来了倒好的温水,“世子妃……”

南宫玥接过了白色的瓷杯,清水沾上她干涩的唇,让她觉得精神一振,她一鼓作气地将一杯水饮尽,干涩的喉头也觉得舒服多了。

南宫玥把水杯递还给画眉,然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目光掠过萧奕,看向了后方的百卉,问道:“百卉,我可是晕过去了?”

昏迷前的事,她也隐隐有些印象,在小佛堂的时候,她的头就有些昏沉沉的,勉强支撑到出了佛堂,她就觉得身子一软,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见南宫玥终于醒来,百卉心里稍稍松了口气,世子妃醒了就好,她们也不至于像无头苍蝇一样。

百卉上前一步,屈膝回话,把适才禀告萧奕的话又如数重复了一遍。

画眉在一旁后怕地说道:“世子妃,您真是吓死奴婢了……”

画眉说话的同时,萧奕把额头贴在了南宫玥的额头,停顿了片刻,他又退了回去,蹙眉道:“你还在发烧!”而且温度还不低!

就算南宫玥没有试过自己额头的温度,也从自己身体的种种异状知道自己在生病。

她的每一次呼吸都如此灼热,喉头艰涩,浑身虚软无力,眼皮更是沉甸甸的,只想躺回去再好好地睡上一觉。

许是昨晚睡不着,倚在窗边借着月光看了会儿书,所以着凉了吧。她心道。

“阿奕,我没事,只是有些发烧罢了。”她给了萧奕一个安抚的笑容,哑声安慰道,“等我给自己把个脉,再开张方子,就没事了。”

这个时候,她还想着安慰自己;这个时候,应该由他来支持她才是……萧奕的心又一次被刺痛了。

他沉声不语,看着她伸出右手搭上她自己的左腕,探起脉来。

内室中的所有人都凝神看着她,不敢打扰她。

萧奕仍旧眉宇紧锁,眉心写满了担忧。

有道是:“医者不能自医”,南宫玥真的能给自己探脉开方吗?!……不行还是得请外祖父来看看。朱兴的动作也太慢了!

这时,南宫玥放开了自己的左腕,所有人都紧张地望着她。

南宫玥虚弱地笑道:“我只是有点发热,开副药吃下,好好休息一晚就好了。”

百卉和画眉不由互相看了一眼,俗语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世子妃这次的病来势汹汹,以后她们得仔细地给世子妃调理一番才是。

南宫玥沉吟一下,就流利地对着百卉报了一个方子:“百卉,前胡、柴胡、独活、羌活、枳壳各三钱,桔梗、白茯苓、川宆……”

百卉快速熟练地执笔记下,她刚吹干方子上的墨迹,莺儿就带着城里回春堂的利老大夫来了,南宫玥本想打发了他,可是拗不过萧奕,还是让对方给她把了脉,又看了她开的方子,那利老大夫除了唯唯应诺外,也说不出个其他来,因此来了没一盏茶功夫就又走了。

而百卉则退下去抓药、熬药去了……

熬药至少要一炷香时间,萧奕看着靠在迎枕上虚弱苍白的南宫玥,道:“我扶你躺下吧,你再睡一会儿,等药要来,我再叫醒你好不好?”

南宫玥先是点了点头,由着他扶着她躺下,然后她在锦被下的右手动了动……萧奕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伸手握住了她的右腕。

“阿奕,你陪我说说话……”

她看着他,眼皮沉甸甸的,却舍不得闭眼,真怕醒来的时候这一场梦。

奇怪,她平时不是那么脆弱的,可是现在却只想对着他尽情地撒娇……

萧奕忙道:“阿玥,你闭上眼睛,我来说,你负责听就好。”他也不给她反对的机会,与她说起来他是如何经过黑沼泽到南凉,如何连接破下南凉数城,如何率大军直逼乌藜城……一直说到他和官语白一起返程,说到寒羽跟着小灰学飞……

忽然,南宫玥睁开了眼,看得萧奕和一旁的画眉都有些紧张,画眉脱口道:“世子妃,您可是有……”什么不适?

“寒羽会飞了?”她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眸又闪现了璀璨的光辉,表情都生动了不少。

还记得她离开雁定城时,寒羽还是一副毛茸茸的雏鸟模样,除了吃东西时偶尔散发出来的凶猛劲,看来与一只普通的雏鸟没什么差别,寥寥数月,寒羽竟然也会飞了。

“是啊!”见她饶有兴趣,萧奕干脆暂时避过西格莱山的事不提,说起了寒羽学飞的二三事……

这时,一阵挑帘声响起,百卉捧着一个红漆木托盘进来了,托盘上放着一个青瓷大碗,冒出热腾腾的袅袅白烟,显然是刚熬好的汤药。

于是,萧奕小心翼翼地把南宫玥扶了起来。

南宫玥一口气把药喝完了,娇柔的小脸因为药的苦味皱在了一起,萧奕眼明手快地给她塞了一块杏仁糖。

口中甜蜜蜜的味道很快将汤药的苦涩掩去,却压不过她身子中的不适。

“阿玥,你要不要吃点东西?”萧奕问道。

南宫玥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实在没有胃口,摇了摇头,又躺下了……这一次,药效很快就产生了作用,她沉沉地睡去了。

萧奕仍旧坐在床榻边的小杌子上,一手仔细地帮她掖了掖被角,一手还是在锦被下握着南宫玥的手腕,直愣愣地看着她的睡颜许久许久……

百卉和画眉每隔一盏茶时间就给南宫玥更换那块放在额头的白巾,约莫隔了半个时辰后,南宫玥的呼吸渐渐地平缓下来,潮红的脸色看来也正常了许多。

百卉对着萧奕福了福身,小声问道:“世子爷,您要不要先去洗漱一下,吃些东西?这里有奴婢就可以了……”

萧奕一回来就一直守在南宫玥身旁,没有沐浴,没有更衣,没有用膳,脸上掩不住赶路留下的风霜与疲倦。

萧奕沉默不语,几个丫鬟交换了一个眼色,便也没再劝他。

她们几个丫鬟最清楚世子爷和世子妃的感情有多好,世子妃病了,世子爷看着还算镇定,但心里肯定煎熬。

希望世子妃退了烧后,睡一觉就没事了!百卉心道,同时给了莺儿一个眼色,示意她去准备些吃的,哪怕主子们现在没胃口,但是她们总要时刻备着。

不多时,莺儿就回来了,并且禀道:“世子爷,大姑娘听说世子妃病了,过来探望。”

“不见。”萧奕不耐烦地给了两个字,俯下身,趴在南宫玥身旁,她身上熟悉的馨香混着药味萦绕在他鼻头,让他眼眶又是一涩。

臭丫头都病了,他可没心思理会萧霏!

莺儿迟疑地看了百卉一眼,见百卉对她点了点头,就出去传话了。

等莺儿跨出门槛时,萧霏正好走到了檐下,莺儿急忙上前给萧霏行礼,然后含蓄地说道:“大姑娘,世子妃现在已经睡着了,世子爷正在照顾世子妃。”

莺儿想着萧霏是个直肠子,恐怕不一定能理解世子爷下的逐客令,便又补充了一句,“大姑娘,世子爷说世子妃现在需要歇息。”

大哥粗手粗脚的,怎么能照顾得好大嫂!萧霏蹙了蹙眉,从莺儿的第二句领会出萧奕的意思,却是不以为意。

她是来看大嫂的,又不是来看大哥的。

萧霏担心地问道:“莺儿,大嫂现在的状况如何?”

莺儿忙回道:“大姑娘,世子妃之前醒了,给自己搭了脉,又开了方子,现在暂时退了烧,睡着了。”

退了热就好。萧霏悬在半空的心稍微放下一些,想着病人确实需要安静的休息,道:“那我明日再来探望大嫂。”

莺儿暗暗松了口气,还好大姑娘明理,否则若是大姑娘硬要去看世子妃,她们是拦好,还是不拦好呢。

莺儿亲自把萧霏送到了院子口,这时,一个小丫鬟匆匆地向她跑来,一脸焦急地说道:“莺儿姐姐,世子妃又烧起来了!百卉姐姐让你去前头看看林老太爷来了没有……”

怎么会这样?!莺儿的心瞬间沉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