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4生擒/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一早,旭日在东方的天空冉冉升起,照亮了整个骆越城。

城内的百姓纷纷出门,上工的上工,上街的上街,出城的出城……却不想,一夜之间,昨日还喜气洋洋的骆越城像是变了天似的。

先是城门封锁,不得出入。

再来就是一队队王府护卫和士兵奔来走去,挨家挨户地搜查。

尤其是那些客栈、酒楼,更是重点搜查的目标,就好比城门口附近的云来客栈,一大早就迎来了一队王府护卫。

护卫们好像一阵狂风而来,气势凌厉地把客栈中的每一间房都搜查了个遍,凡是初次来骆越城的客人都再三审问,检查其路引,然后才浩浩荡荡地来到了一楼大堂。

掌柜的从头到尾就在一旁陪同,笑吟吟地对着为首的护卫长道:“王护卫长,您放心!我们这里绝对没有可疑人士!小的的这小店里多是熟客,偶尔有陌生人来住店,小的也是仔细检查过路引的。”

那国字脸的王护卫长仍旧是面色凝重,吩咐道:“掌柜的,这段时日你要吩咐小二们也多多留心,万一有可疑人士,尤其是看着不像我们大裕人的可疑人士,一定要立刻派人来禀告王府!”

掌柜的自然是连连应和,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王护卫长,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小的看今日连城门都给关上了!”就算是之前骆越城中有南凉探子出没,也就是城门口严厉盘查,不至于封锁城门啊,难道说,事情更严重?

想着,掌柜的心里有些忐忑。

一旁的小二也忍不住插了一句:“小的听说今日就连王府都大门紧闭……”

不止掌柜的和小二好奇,那些正在大堂中喝茶吃早膳的客人们也都心中疑惑,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

王护卫长看了大堂一圈后,粗声道:“告诉你也无妨,这骆越城中又混进了南凉探子……”

“什么?!”掌柜的倒吸一口气,脱口而出道,“可是南凉不是战败了吗?”

“就是啊!”王护卫长没好气地说道,“那些南凉人在战场上真刀真枪地打不过我们世子爷,居然派探子混进城里,暗中对世子妃下毒,害得世子妃现在重病不起,性命垂危……”

一时间,大堂中响起一片此起彼伏的抽气声,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拍桌而起,骂道:“可恶的南凉人,竟然使出如此阴毒的伎俩!”

“百足之虫,至死不僵!”另一个身穿青袍的中年书生义愤填膺地怒道,“那些南凉人一定是不甘败北,恨上了世子爷,才来毒害世子妃!真正是可恶可恨!”

“世子妃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让南凉贼人得逞的!”又有一个虬髯大汉正气凛然地说道。

“没错!……”

客栈里一片喧哗声与声讨声,百姓们皆是群情激愤。

类似的场景不只是在云来客栈发生,经过短短一个上午,几乎传遍了骆越城的每一个角落……其中也包括城西一个路边的小茶铺,几个歇脚的路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一个个都是义愤填膺。

茶铺的角落里,一个身穿蓝色衣裙的姑娘半垂小脸喝着茶,俏脸在茶棚的阴影中半明半暗。

若是萧霓在这里,定能一眼认出,她就是用药威逼自己的“顾姑娘”。

顾姑娘似是若无其事地用着茶,其实正在聚精会神地留意着四周的对话。

她今日一早就觉得不太对劲,明明萧奕昨日才大胜而归,短短一夜,整个骆越城却是连一丝喜色都没有,反而风声鹤唳,颇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势头。

素来茶馆、酒楼是最容易打听风声的地方,她在这里坐了近一个时辰,果然听闻了不少。

只是……

南宫玥怎会突然就卧床不起呢?!

顾姑娘面沉如水。

南宫玥中毒而亡对他们百越而言根本没有什么益处,反而会影响了现在与萧奕的合作。因而,环香里的药是不会让南宫玥有致命危险的,自己下的分量又轻,本来是打算耐心地等上半年时间,慢慢地用那种特制的环香燃烧时所散发的异香一点点地侵蚀南宫玥的身体,损伤她的脏腑,让她体虚气弱……

萧奕是镇南王世子,下一任的镇南王,他身上肩负着给镇南王府传宗接代的重任,试想,要是南宫玥一次又一次地滑胎,萧奕还能对她专一如初吗?

更何况,无子乃是大裕“七出”之一。

退一步来说,就算是萧奕能等,镇南王能容得下一个不能为他诞下嫡孙的世子妃吗?

那么,萧奕想要保住他的世子之位,势必要纳妾……那就是他们百越的机会了!

暂时让萧奕占了上风并不重要,重要是日后!

只要下一任的镇南王有他们百越的血统,这南疆……不,这大裕便唾手可得!

六皇子殿下的计划本来缜密周全,却不知道为何会突然出了这样的岔子?!

唯一可以庆幸的是,镇南王府的护卫在城中四处搜查“南凉探子”,却根本不知道他们要找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也就是说,暂时有“南凉”作了他们的挡箭牌,萧霓应该没有暴露……

为今之计,必须得想法子联系上萧霓……问问她情况,才能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想到这里,顾姑娘微微眯起了眼睛。

她喝完了茶,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说了声“结账”,丢下两个铜板,就独自离开了。

顾姑娘沿街而行,落落大方,一路就算是遇上那些王府的护卫,也是如同普通百姓一般,该避就避,该继续往前就继续走……这一路倒也顺畅得很,没有人疑心她。

顾姑娘的心更定了,随便找了家书画铺子进去了……一炷香后,她从里头出来的时候,手中就多了一个画轴。

她又走过几条街后,来到了一栋三层楼的建筑前,暗红色的牌匾上赫然写着:浣溪阁。

此时的浣溪阁看来有些冷清,很显然,也是被城中今日的戒严所影响,不少府邸的姑娘怕惹事,今日应该是不会出门了。

“这位姐姐,”顾姑娘含笑地对着一位翠衣妇人说,“不知道蒋夫人可在?我想托蒋夫人一件事。”

这翠衣妇人是浣溪阁的小二,也认得这位曾经救了萧霓的顾姑娘,便殷勤地引着对方去了后头的一间屋子见蒋夫人。

两人一番见礼后,顾姑娘就开门见山地道明来意:“蒋夫人,上次萧三姑娘托我替她寻了一幅画,可我不知萧三姑娘家住何处。萧三姑娘说,若是寻到可以来麻烦蒋夫人你帮我递去,所以就冒昧来了。”

蒋夫人怔了怔,想到也许是萧三姑娘没有告诉顾姑娘自己的身份。也就是递一幅画而已,倒也顺手,便笑着应下了。

于是,顾姑娘就把手中用一个红漆木长盒装起来的画轴交给了蒋夫人……

不到一个时辰,这个本该被送到二房的红漆木长盒就到了碧霄堂。

百卉和鹊儿一个检查画,一个搜查长盒,却没看出什么花样来,最后还是百卉把画的背面放到烛火上烤了烤,才算见真章。

她恭敬地把呈到内室给了萧奕。

经过火烤后,画的背面出现了一行褐色的文字,约萧霓今日未时在浣溪阁中见面。

鱼儿上钩了!萧奕唇角一勾,道:“去把萧霓给带来!”

百卉下去了,很快就把昨夜“歇”在碧霄堂的萧霓给请了过来。

这才一晚,萧霓就憔悴了许多,整个人完全没了精神气,眼下是一片浓重的阴影,显然昨晚一夜没睡。

萧奕随手把那画轴丢给了她,“接着!”

萧霓略显狼狈地接住了画轴,随即便看到了画背面的字,字迹陌生,但是“浣溪阁”三个字牢牢地吸引了她的目光。难道说……

萧霓双目微瞠,抬眼朝萧奕看去。

萧奕冰冷的眼眸正在看着她,当两人四目交接之时,萧奕冷冷地说道:“萧霓,你可知道该怎么做……”

萧霓只觉得对方目光似剑,锐利冰冷,她浑身不由得一颤,脸色更白了,白得几乎没有一点血色。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了些,缓缓道:“大、大哥,请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一盏茶后,萧霓走了出来,跟在她身后的桑柔敏锐地发现自家姑娘的身体在不住地颤抖着,担忧地道:“姑娘……”

萧霓抬手打断了桑柔,轻声却坚定地说道:“陪我去换身衣裳吧。”她身上还穿着昨天的那身衣裙,这个样子可不能出去见“客”。

桑柔点了点头。

萧霓换了一身映肤色的迎春黄的褙子,又让桑柔给她重新梳了个弯月髻,上了妆。

盯着铜镜中的自己许久后,萧霓毅然地出了门,和桑柔一起坐上了一辆青篷马车。

一路上,她有些恍惚,有些心不在焉,更多的是忐忑……

到了浣溪阁,立刻有一个翠衣妇人把主仆俩引进了大堂。

萧霓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我与顾姑娘约在此一会,她可到了?”

翠衣妇人摇了摇头,答道:“萧三姑娘,今儿一大早,顾姑娘倒是来过,还去见了蒋夫人,之后就走了。可要小的请蒋夫人过来。”

“不必了。”萧霓淡淡道,让对方领着她去了她常去的那间雅座。

翠衣妇人给沏了茶后,就退下了,雅座中只剩下萧霓主仆俩。

她们谁也没说话,屋子里一片死寂,萧霓根本就连喝茶的心思也没有,只是直愣愣地坐在那里,耳边留意着外头的动静……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一盏茶,一炷香,半个时辰,眼看着就快申时了,顾姑娘始终都没有出现。

突然一声异响响起,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在了窗户上,萧霓如梦初醒地瞪大了眼睛。

桑柔急忙道:“姑娘,奴婢过去看看。”

桑柔快步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下一瞬,就见一块石头被人从街上扔了进来,一个顽童调皮地对着她比了一个鬼脸,就跑了。

萧霓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块在地板上滚动的石头,或者说,是包在石头外面的一张绢纸上。

她近乎迫不及待地起身,把那块石头捡了起来,将外面被揉皱的绢纸展开,绢纸上是有些眼熟的字迹,跟那个留在画作上的字迹一般无二。

是顾姑娘。

萧霓看完后就将纸揉成一团,道:“她要晚一个时辰到……桑柔,你去下面给我弄点粥来。”

桑柔怔了怔,道:“姑娘,您从昨晚起就没吃东西,想必是饿了,奴婢这就下去。”

桑柔步履匆匆地下楼了,待她的脚步声远去后,萧霓忽然动了,她没有坐下,而是走到门前,“吱哑”一声打开了门。

她看了看左右的走廊,确定没人后,就出了雅座,没有告诉桑柔就独自一人离开了浣溪阁,步行着前往醉霄楼。

萧霓捏了捏手中的纸团,上面是顾姑娘的留言,让自己独自一人前往她们正月十五碰面的地方,而且必须在半个时辰内赶到。

萧霓咬牙快走起来,醉霄楼距离这里至少八里路,自己的时间可不多啊……

萧霓拼尽全力地往前走着,走得汗流浃背,总算是准时赶到了醉霄楼。

可是小二却说不知道顾姑娘。

萧霓只能去了二楼的那间雅座中等着……

这一等又是一个时辰,不知不觉,天色变得昏黄起来。

萧霓失魂落魄,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等下去,直到天空彻底暗了下来,她终于萎靡地从醉霄楼走了出来,心想:难道是因为她晚了一步,所以顾姑娘已经走了……

她才刚跨出门槛,就有一个矮小的小乞丐猛地撞了过来,撞得她踉跄地退了一步。

“姑娘,小的不是故意的!”小乞丐低头哈腰地道歉,飞似的跑了,眨眼就消失在了街道的拐角处。

萧霓还一头雾水,小二好心地走了出来,提醒道:“姑娘,现在很多小乞丐借着撞人的时机偷东西,姑娘最好看看自己身上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萧霓下意识地去摸自己挂在腰际的荷包,瞪大眼睛朝下看去,她的东西没有被偷,反倒是腰带中多了一样东西——一张折好的字条。

字条上还是熟悉的字迹,让她前往善化寺的善风亭,善化寺就在一条街外,是个小寺院。

虽然不知道顾姑娘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样,但萧霓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快步赶了过去。

现在天已经黑了,善化寺里静悄悄的,萧霓独自从后门进入寺院,后院里黑黢黢的一片,没有灯火,也没有人,只有微风吹动草木发出的声音……

萧霓压下心头的不安,按照字条上画的路线朝右走去,不一会儿,就看到前面的一棵老榕树下,有一个八角亭,亭中点着一支蜡烛,烛火跳跃,把亭子照得半明半暗,隐约可以看见亭中坐了一个窈窕的身影。

尽管没看清对方的容貌,但是萧霓已经确定了,是她!

萧霓脚下的步子一滞,然后继续往前走去。

随着她渐渐走近,亭中之人的形容就变得清晰起来,顾姑娘正坐在亭中的石桌旁,气定神闲地把玩着一个环佩,一看到萧霓,就招呼道:“萧姑娘,请坐。”

萧霓走入亭中,没有坐下,只是死死地盯着对方,眸中阴沉晦涩。

顾姑娘也没有强求,眯了眯眼,目露锐气地抬眼望着萧霓,单刀直入地问道:“萧三姑娘,今日城中为何突然戒严?”

萧霓下意识地握紧了拳,若非此人,自己何至于如此!

萧霓面无表情地回道:“昨日,大嫂突然重病,却被发现是中毒所致,大哥回来后勃然大怒……”说着,她忽然上前两步,一把抓住了顾姑娘的右腕,激动地拔高嗓门质问道,“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说那个环香不会伤及大嫂的性命吗?”她越说情绪越是激昂,双目通红,手下的力道也越来越大,指甲几乎掐进了顾姑娘的肌肤里。

顾姑娘眉头一皱,猛地站起身,用力地挥臂甩开了萧霓。

萧霓本就虚弱,被对方这一甩,踉跄地退后了两步,身子一歪,狼狈地摔倒在地。

顾姑娘下巴微扬,轻蔑地俯视着萧霓,冷声道:“萧三姑娘,我今日约你见面,并非是来听你抱怨的!”她朝萧霓走近半步,冷漠地质问道,“现在王府的情况如何?……萧奕他有没有怀疑你?”

萧霓抿嘴不语,她一手撑在冷硬的地面上,试图起身,却忽然身体一僵。

下一瞬,她呼吸就变得粗重起来,身子如虾米般蜷成一团,可怜的就像是风雨中的一只小猫。

顾姑娘蹙眉看着萧霓,有些不耐烦,偏偏她还有事要询问萧霓。

“真是麻烦。”

顾姑娘从荷包里取出了一个小瓷瓶,然后蹲下身,打开了瓶塞,打算喂萧霓服食。

可是她才刚捏开萧霓的下巴,就感觉后方传来一阵破空声,像是利箭穿透空气的声音,令她脖颈后的寒毛瞬间竖了起来……

她正要回头,就觉得后背受到一股强大的冲击力,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刺痛……

糟糕!她中计了!

怎么会?!她特意换了几个地方,还选了这里的亭子,就是为了确保没有埋伏。

可是……

她的双目瞪得老大,面上血色瞬间消失,惨白如纸。

她狠狠地瞪着萧霓,眼中迸射出阴毒的恨意。

萧霓……她怎么敢?!

“咚!”

顾姑娘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似乎连地上的尘土也震飞了起来,赫然可见她背上多了一支黑色的铁矢。

萧霓的视线穿过顾姑娘望着后方,几丈外,两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轻巧如燕地从两棵大树上飞身跃下,其中一个手持连弩,显然刚才的铁矢是从他手中射出。

两人一前一后地大步朝这边走来,面无表情。

这铁矢的箭头上涂了特制的迷药,瞬间就能把她晕迷过去了。而为防她醒来后自杀,其中一个黑衣男子更是利落地卸掉了她的下巴。

萧霓慢慢支起身,看着倒地不起的顾姑娘,终于松了一口气。

顾姑娘自以为行动隐秘,却事事都在大哥的预料之中。

无论是浣溪阁、醉霄楼、还是善化寺都没有埋伏,唯独有两个暗卫跟着自己,以确保生擒顾姑娘……

一切都是这样的轻易和简单,不费吹灰之力,顾姑娘就落入了圈套。

在她眼里,顾姑娘狡诈如狐,阴毒如蛇,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可是在大哥面前,顾姑娘那些见不得人的招数却不过是蚍蜉撼树,根本不值一提。

萧霓的心里不由涌起了一个念头:若是她一开始选择把这件事告诉大嫂,现在是不是就完全不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