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求死/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女殿下!”

洛娜惊慌地脱口而出,快步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摆衣。

“圣女殿下,您没事吧?”洛娜担忧地看着摆衣。

此刻,摆衣已经扯下了脸上的面纱,洛娜这才发现她面色灰败,额头上、发际布满了汗水,呼吸更是急促粗重……

摆衣沉默不语,一手支撑在一旁的圆桌上,只觉得一股阴冷感从身体深处攀爬上来,就像是被恶鬼盯上似的。

摆衣纤细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她努力调整着呼吸,可是根本没用,她的呼吸越来越浓重,越来越急……

摆衣的心沉了下去。

她早就发现自己这些日子以来似乎有些不对劲,有时候午夜梦回间,会突然惊醒,然后发现身上汗湿了一片,呼吸也有些不平稳。

但到了白天,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又似乎没什么异样。

她原以为是路上太累,所以才导致她晚上睡不踏实,但是这几日越来越不对劲。

最难受的时候,就仿佛有无数只蚁虫在啃食着她的血肉,生不如死。

摆衣的拳头紧紧地握在一起,心跳“砰砰砰”地加快,仿佛回荡在耳边一般……

砰!砰!砰!

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是她最清楚不过,这分明是服用了五和膏后的反应,不,应该说是持续服用五和膏所产生的“后遗症”。

几年前,五和膏刚刚被研制出来的时候,奎琅殿下就曾经安排不少死囚和平民试用过这五和膏,足足试验了近一年,得出的结果是,这五和膏是药,但更是“毒”。若只服用一次的话,五和膏可以镇痛,舒缓情绪,对于许多病症都有帮助。

不过,一旦多次长期服用,那“后遗症”却是足以把任何人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那段时间,摆衣从头到尾参与其中,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怎么一日日地在五和膏的诱惑下堕落,亲眼看着那些人在药瘾发作时如何痛不欲生……

最后为了得到更多的五和膏,那些人可以杀人越货,可以出卖亲朋好友,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

到后来,那些骨瘦如柴、眼神空洞的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只能说是披着人皮却空无灵魂的人偶罢了。

更可怕的是,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以意志摆脱五和膏的控制,从来没有……

摆衣越想越是心惊,越想越是害怕。

从那以后,她对五和膏避之唯恐不及,如今自然不会主动去服食……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出现这样的症状?!

摆衣的脸色越来越糟糕,她下意识地握住拳,尖锐的指甲狠狠地掐着自己的掌心,疼痛依然没有让她的症状有所好转,反而更难受了。这时,洛娜在一旁有些焦虑地开口道:“圣女殿下,奴婢让人去给您找带大夫吧?”

“别去……”

摆衣拦住了她,正要说话,目光却不由自主地盯上了她手中的包袱。

她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干涸的唇舌让心底的某种渴望变得跃跃欲试。她的眸中闪过一道异芒,虚弱地说道:“……洛娜,你把东西放着,先退下吧,我要一个人歇息一会儿。”

“圣女殿下……”洛娜担心地看着摆衣,还想再劝,就听摆衣淡淡地说道,“我睡一会儿就没事了。”

洛娜迟疑了一瞬,还是放下包袱先退了下去,心想着待会儿再来看看圣女就是。

待洛娜离开后,摆衣近乎迫不及待地解开了其中的一个包袱,里面赫然是一个木匣子,匣子沉甸甸的,放着数个瓷罐。摆衣当然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她犹豫了一瞬,可是那种由心而起的欲求很快就把那一丝犹豫打散……

她对自己说,与其暗自猜测,去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对!只是试一试而已……

她死死地盯着瓷罐,就像着了魔一样,鬼使神差地凑近,再凑近,最终还是忍不住打开了一个瓷罐的盖子,急切地用一把小银勺舀了一勺送入口中,拿着银勺的右手微微颤抖着……

略带苦涩的药膏入口时只觉得艰涩,可是很快地,她整个人就放松了下来,急促的呼吸平和舒缓下来,额头不再冒冷汗,手也不再颤抖了……

刚刚仿佛濒死一般的难受全都一扫而光了!

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像是飞出了躯壳,越飞越高,腾云驾雾,飘然欲仙。

她还从来没有感觉那么好过!

仿佛她以前如行尸走肉般活着,直到此刻,才算是真正地活了一回!

摆衣闭上双眼,绝美的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软软地伏在了桌面上……

片刻后,她忽然张开了湛蓝的双眸,嘴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一种强烈的恐惧在她心底急速蔓延。

怎么办?!真的是五和膏!

自己显然已经对五和膏上瘾了……谁,到底是谁干的?!

摆衣忽然想到了什么,双目一瞠。

当初,五和膏是奎琅殿下亲自命人研制的,百越国内,听闻过此药之名的会有,但知道其具体效果的绝对不多,甚至就连伪王努哈尔对此药都知之甚少,所以,她才会怀疑是努哈尔趁机命人劫走了那批五和膏。

如今,在百越,对五和膏最了解,也能够拿到足够的五和膏的,也就唯有当时也参与过试验、与奎琅殿下一母同胞的六殿下了。

难道说……

想到这种可能性,摆衣不禁打了个冷颤。

她该怎么办?

摆衣盯着眼前的这一罐罐五和膏,眸中是一片茫然,也有绝望……

无论摆衣心里怎么无措,韩淮君也不会为她一直停留在松胜镇,时光更不会为她一人而停滞……

四天后,他们这一队车马就浩浩荡荡地抵达了王都。

皇帝特意派了内侍相迎,摆衣亲自把装有五和膏的匣子交到内侍手中,之后,韩淮君和吴太医就随内侍一起进宫面圣复命去了。

至于摆衣,身为恭郡王侧妃,自然是回了恭郡王府。

她有些心不在焉地向郡王妃崔燕燕请了安,很快就被打发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这才沐浴更衣,正要休息一会儿,就听有丫鬟来报:“摆衣侧妃,白侧妃来了。”

丫鬟说着有些胆战心惊的,白侧妃的肚子都这么大了,还不乖乖地呆在她自己的院子里养胎,这出来走动不是害人吗?万一白侧妃在这里磕着碰着,那她们可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摆衣却是知道白慕筱是为何而来,吩咐道:“你带白侧妃去东次间等我。”

丫鬟领命退下了,摆衣吩咐洛娜给她梳了一个简单的纂儿,就去了东次间。

一身青色衣裙的白慕筱正坐在了一把圈椅上,手里捧着一个茶盅,只是并没有喝上一口。如今她产期已近,就算是再宽松的衣裙也遮掩不住她隆起的肚子。

白慕筱放下茶盅,本欲起身与摆衣见礼,摆衣赶忙上前,将她按回了座位上,含笑道:“筱儿妹妹何须多礼。你身子重,就别与我多礼了。”

“多谢摆衣姐姐体谅。”白慕筱也没有再勉强自己,从善如流地谢过。

摆衣在白慕筱身旁的圈椅上坐下,两人之间只隔着一个小茶几。

待丫鬟给摆衣上了茶后,白慕筱放下了手中的茶盅,开门见山地说道:“摆衣姐姐,妹妹也不和你客套了,就想问问姐姐此行情况如何?一切进行得可还顺利?”

摆衣嘴角微勾,说道:“放心,东西是我今日亲自交到王公公手里的,现在已经顺利送进宫了。”

王公公是皇帝的人,一定会把东西直接呈到皇帝手中。白慕筱松了口气,笑道:“倒是妹妹多虑了,姐姐做事一向小心仔细。”

摆衣哪里会把这等客套话放在心上,她含笑地看着白慕筱问:“筱儿妹妹,我这段时间不在王都,也不知道宫里的情况如何,五皇子殿下可还按时服着五和膏?”

“摆衣姐姐请尽管放心。”白慕筱笑着说道,“五皇子如今哪里还离得开它。”

两人相视一笑,露出彼此心照不宣的微笑。

白慕筱放下心来,捧起茶盅后,轻啜了一口后,故作不经意地问:“摆衣姐姐,你这次去南疆可有见到我那玥表姐?她如今在南疆过得如何?”

瞧白慕筱的模样,像是在关心表姐的近况,可是摆衣却是心知肚明,这对表姐妹之间素来不和,白慕筱又怎么会是真的关心南宫玥的呢!

摆衣长叹了口气,如她所愿般说道:“世子妃如今看着是不错,只是……”

摆衣故意顿了一下,在白慕筱期待的目光中,继续道:“瞧她气血两亏的样子,怕是以后怀不上孩子……将来的日子不好过啊!”摆衣讽刺地勾起了嘴角。

哪怕镇南王府防范得再如何严密,总不会防着王府里的姑娘。只怕现在萧霓早就沉沦在五和膏的诱惑下难以自拔了。别说是给南宫玥下毒,为了五和膏,更加出卖灵魂的事情她都是做得出来的。

忽然,她打了一个冷颤,不禁想到,她自己现在也已经对五和膏成瘾了……

白慕筱目露惊诧地看了摆衣一眼,丝毫没有留意到她略显灰白的脸色,脑海只有刚刚摆衣说的那句话。

南宫玥居然不能有子嗣了?!白慕筱半垂眼帘,眸中闪过一道异芒,心知肚明,摆衣这次去南疆肯定是做了什么。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

南宫玥若是生不了孩子,她还坐得稳世子妃的位置吗?

现在她和萧奕是年少夫妻,自然情浓,待到年份长了,新鲜劲过了,萧奕身为镇南王世子又怎么可能不纳妾?就算萧奕不主动去招惹,也自然有下属把大把的女人送到他跟前,可以想像将来萧奕的后院定是百花齐放!

南宫玥不能生,那总不能也不让别人生吧?

再说,镇南王府也不能后继无人啊!

可怜以后必然是有不少庶子庶女跑到她跟前叫她嫡母,而她却只能强颜欢笑,到最后还要瞧庶子们和那些侧妃姨娘的脸色过日子!

白慕筱幽幽地叹息,轻轻地抚了抚自己鼓起的肚皮。

男人喜新厌旧,孩子才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倚仗。

她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她眉头蹙了起来,刚刚那一刻,她隐约觉得腹中似乎有些隐隐作痛。

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她每天都有数次觉得腹部生疼,却又一闪而逝。

她也让府中的良医为她探过脉了,良医只说一切正常……是不是该让韩凌赋请个太医来为自己看看呢?

白慕筱正思忖着,摆衣又开口了,声音略显沉闷地说道:“筱儿妹妹,我想见一见奎琅殿下,你可否转告王爷,帮忙安排一下?”

白慕悠收回思绪,微微一笑,道:“摆衣姐姐且放心,妹妹定会转告王爷的,尽快安排你和三驸马见面的。”说着,她扶着后腰在碧痕的帮扶下起了身,“摆衣姐姐,你今日才刚回府,舟车劳顿,想必是累了,妹妹就先回去,不打扰你休息了。”

白慕筱就由碧痕搀扶着离去了。

留下摆衣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目光意味不明……

奎琅殿下一定会问她百越之行的经过,自己已经对五和膏成瘾一事到底要不要告诉他?还有……南宫玥提出的那些交易条件虽然是在六殿下的允诺下同意的,可也得赶紧告知奎琅殿下。

不管怎么样,六殿下说得有理,哪怕现在割下了这一大块肉,日后,总会让萧奕连本带利还回来。

让南宫玥生不下嫡子,只不过是小小的利息罢了。

……

“阿嚏!”

南宫玥觉得鼻头痒痒的,轻轻地打了个喷嚏。

她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张开了眼,一眼就看到猫小白趴在自己的枕头边,放大的猫脸正严肃地盯着自己,好像在说:你怎么还在睡觉啊。

“小白。”她不由得笑了,抬手揉了揉它毛绒绒的脑袋。

“坏猫,我才走开一下,你怎么就跑来吵阿玥休息呢!”一只修长的手忽然伸了过来,在猫小白的额心轻轻弹了一下。

“喵嗷——”

小白发出不满的叫声,从床上跳下,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地上,然后甩着长长的尾巴,大摇大摆地走了。

南宫玥好笑地看着它离去的背影,心情闲适安宁。

她抬眼迎上萧奕潋滟的桃花眼,笑得眉眼弯弯。

“阿奕。”

萧奕扬了扬眉,在她额心亲了一记,笑道:“臭丫头,饿了吧。我亲自给你熬了粥,要喝吗?”

南宫玥的表情一时有些微妙,阿奕一片好意,她当然高兴,可问题是阿奕的手艺啊……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萧奕的食指在她额心点了一下,一脸委屈地说:“臭丫头,我试过味道了。而且,安娘都说我很有天分的。”

安娘还说了,臭丫头小时候生病时,她总会亲自给她熬这个粥,每次臭丫头都会吃得一干二净。

话语间,萧奕已经小心翼翼地把南宫玥扶了起来,拿了一个大迎枕放在她的背后让她舒服地靠着。

萧奕摇了摇床边的小铜铃,鹊儿把温着的粥端了进来,然后便退了下去。

南宫玥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枸杞小米南瓜粥,香甜而熟悉的味道随着阵阵白气袅袅地升腾而起,扑鼻而来……

光凭这卖相和气味,就知道萧奕这粥熬得不错。

萧奕一看南宫玥的表情,就知道她很惊喜,他顿时得意极了,那样子似乎在说,他萧奕想学,厨艺什么的,能难得倒他吗?!

萧奕舀起一勺粥,试了试温度后送入她的口中。

南宫玥一口咽下,熬得稠稠的粥一直暖到了心底,她笑着眯起了眼睛。

一连用下几口,这时,门帘被人从外头挑起,百卉安静地走进来了,走到萧奕跟前,屈膝禀道:“世子爷,朱管家刚才派人来传讯,说是那顾姑娘肯招了。”

萧奕唇角微勾,露出一抹似笑非笑。

他还以为她会有多硬气呢,不过也就撑了个四日罢了。

萧奕点了点头,挥手让她退下。

一直到南宫玥把一碗粥都用下,他这才成就感十足地放下了碗,笑吟吟地说道:“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南宫玥笑着点了点头。

萧奕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幽怨地叹了口气,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萧奕先去了一趟青云坞,叫上官语白,这才一同往王府地牢而去。

两个身着黑衣的王府侍卫就守在地牢门口,一见萧奕来了,立刻主动打开了牢门。

朱兴正在里面等着。

一股潮湿发霉的气味扑鼻而来,墙壁上昏黄的油灯勉强照亮前路,两人沿着石阶而下,朱兴在前头带路……

“世子爷,侯爷,人就在里面。”

在朱兴恭敬的声音中,萧奕和官语白一前一后地走进了一间阴冷潮湿的地牢中。

一个蓝衣女子双臂大张地被粗重的锁链吊在半空中,螓首无力地低垂,浑身不住地颤抖着,似乎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她身上衣着完好,乍一眼看去,似乎没有一点伤痕。然而,她的双脚从小腿的位置起被浸泡在一个四尺见方的小池子里,池中是一种半透明的黄色液体,她的腿上皮肉斑驳地掉了下来,血肉模糊,甚至隐约能见到其中的森森白骨,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听到动静,她艰难地微抬首,额头布满了冷汗,脸色惨白得如同死尸一般,双眸黯淡无光……

昏黄的烛火中,两个陌生的男子朝她缓步走来,这两人皆是气质卓然,一文一武,一个内敛一个外放,她的目光落在了其中那个容貌昳丽,却杀气四溢的青年上。

她知道,他一定就是萧奕,那个外号“杀神”的镇南王世子萧奕!

明明她面前就是那个害她此刻生不如死的仇敌,可是她的眼神却没有一丝波动,似乎已经失去了求生的意志。

她目光混沌,只是喃喃地说着:“我说,我都说……求求你,让我死了吧……”

她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就算能活下去,也不过是生不如死!

这几日来,她眼睁睁地目睹着、感受着她的皮肉一点点地被腐蚀,这化骨水如同那跗骨之蛆啃食她的皮肉、她的心志。

曾经,她以为无论是什么样的痛苦与折磨,都无法撼动她对六殿下、对百越的一片忠心,左右不过是死而已,可是现在才明白“死”原来才是一种解脱。

萧奕冷冷地由上到下打量了她一遍,俊美的脸庞上没有一丝动容,更没有一点同情,淡淡地说道:“想说就说吧。”

他的声音明净清冽,听来漫不经心,仿佛在道家常一般,可是听在顾姑娘耳中,却只觉得如同阎王的催命符般,一种刺骨的冷意在心底急速蔓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