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世家/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奕以为南宫玥是想提醒自己安家接近他们别有用心,便道:“臭丫头,你可知道南疆有四大世家?”

“方、薛、申、安。”南宫玥想也不想地说道。

南疆有四大世家,方薛申安,其中方家的底蕴最深,历史最久,方家以矿脉起家,安家的钱庄则遍布大裕各地……

南宫玥毕竟初到南疆,对安家知道得也不多,而萧奕却是不同,他离开南疆时已经快十二岁了,对于南疆诸事虽然不算如数家珍,但也知道不少。

他拉起南宫玥的手,一起在美人榻上坐下,继续道:“说起来,安家也有近一百五十年的历史了,只是五十多年前安家出了一个不孝子,曾经一度败落,安家名下数百个钱庄在十年间一家家易主,当南疆上下以为安家就要败落时,当时尚且年轻的安家的老太爷发了狠心,干脆卖掉家中剩余的产业买船出海,历经两年方才归来,带来满满两大船的异国货物,由此安家才赚了第一桶金,此后,安家连年组船队出海,不过五年身家就翻了数倍,甚至超过了曾经的鼎盛时期,安家由此再度崛起……”

说着,萧奕若有所思地微微侧首,以前他也没在意什么南疆四大世家,如今细细道来,却发现这安家翻身得还真是有些突然,败落用了十几年,但是再次崛起却不过五年而已……

难道说,是有什么人在暗地里扶持安家?

萧奕想着,便把心中的疑惑告诉了南宫玥。

南宫玥微微一讶,不禁沉吟。

她会问起安家,为的是前世的一件旧事——

前世,安家满门皆亡,而下令杀死他们的人正是萧奕!

据闻,安家勾结百越,趁着萧奕北伐,刚打到江南时候,百越大军入侵南疆。当时萧奕腹背受敌,一旦折返南疆,那北伐之路就会功亏一篑,而若放弃南疆,相当于是自断后路。

于是,为应付两边战事,官语白殚精竭虑,费心谋划。终于,百越败退、南疆稳固,江南也落入了萧奕的手中。然而,一直强撑着的官语白却如同油尽灯枯般骤然倒下了,不过数日就撒手人世。

萧奕悲痛欲绝,安家血流漂杵!

安家是萧奕母亲的舅家,但安家满门却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这事儿也仿佛佐证了萧奕的残暴不仁,就连当时的她也听闻了一二。

如今想来,安家会在那样的关头勾结百越,应该不会是在短短时日内与百越达成共识的。而萧奕说起安家的发家史,南宫玥不由有了一个念头……

“阿奕,在背后扶持安家的,会不会是百越?”

萧奕微微一怔,过了半晌后,慢慢点了点头,说道:“我会让人去查查的。”

他一边说,一边轻轻揉着南宫玥太阳穴,柔声道:“外祖父说了,你要好好休养,千万不能多思多虑,我已经回来了,这些事交给我就行了。”说着,他又把卢嬷嬷已经抓到的事告诉了南宫玥。

南宫玥从善如流,放松地倚靠在了他的身上,果然不再多问。

萧奕满意了,乐呵呵地说道:“今日早些歇着,明日一早我带你去清艾湖玩,你一定会喜欢的。”

南宫玥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欢喜,笑吟吟地应了。

于是,次日一大早,一辆青篷马车就从方府出发,径直出城,目标是城外西南边的清艾湖。

因为萧奕厚颜和南宫玥一起挤在马车里,百卉和画眉就识趣地没在车厢里凑热闹,着一身青色骑装的百卉干脆就和竹子一起策马而行,至于画眉则坐在车夫的旁边。

画眉也兴奋极了,就像一只被放出笼子的鸟儿一般,东张西望地看着四周的风景,不时与方府的车夫打听着清艾湖。

马车一路奔驰,欢声笑语,直到后头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鹰啼。

画眉整张脸都僵了,几乎怀疑自己幻听了。

不可能是小灰吧?!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小灰明明一早就带着寒羽出去玩了,她亲眼看到它们往城外的方向飞去的,怎么又追着他们来了呢?!

仿佛在击碎她的自欺欺人,后方的鹰啼越来越清晰,到后来能清晰地听到其中还混杂着另一个稍显稚嫩的叫声。

真的是小灰和寒羽!

画眉的额头几乎要冒冷汗了,他们去清艾湖赏鸟,有了小灰,那还赏什么鸟啊?!

思绪间,她头顶上方已经出现了一片灰影,那灰影在上方盘旋不去,双翼平展。

马车里的南宫玥和萧奕自然也听到了声音,南宫玥本来倚靠在萧奕怀中,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挑开窗帘往外看去,叫了一声:“小灰!”

小灰仿佛在回应她一般,长啸了一声,然后飞到了马车旁,展翅滑翔而过,金色的鹰眸“埋怨”地看了南宫玥一眼,紧跟在它身后的是寒羽,不止动作和小灰一模一样,还有样学样地叫了一声。

南宫玥莫名得有些心虚,感觉小灰似乎在谴责她怎么可以自己跑出去玩了。

萧奕摸了摸下巴,把脸也凑到了窗口边,笑眯眯地说道:“小灰不会是闻到了那些鸟食的味道吧?”

萧奕这么一说,南宫玥愣了一下,外头的画眉也是亦然。她们这一次出来还真是带了不少吃食,不只是人吃的干粮点心,还有数种用来喂鸟的鸟食。

主仆俩回想一下,好像她们在准备鸟食的时候,小灰曾经在窗外的树枝上盯了她们好一会儿。

难道说,小灰觉得这些鸟食是为了它和寒羽准备的?

南宫玥扶了扶额头,顿时有种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感觉。

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小灰既然都跟来了,那想把它再赶走怕是不可能了,小灰霸道惯了,又是一头鹰,哪里听得进道理。

看着南宫玥有些纠结的小脸,萧奕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眨着眼,坏心地说道:“阿玥,带上小灰不是挺好玩的吗?”

南宫玥无语地眉头抽动了一下,对着萧奕含笑的双眼,知道这家伙一定是想看好戏。小灰啊,都是被他教坏了!

经过这个小小的插曲后,马车继续飞驰,在阵阵马蹄和鹰鸣声中一路往清艾湖的方向而去。

驶过七八里后,就感觉四周的环境渐渐变了,绿树白云,云天一色,让人看着就不由得心情豁然开朗。

清艾湖一带,当然不止是一片清艾湖,那附近方圆几十里都是一大片湿地,除了最大的清艾湖以外,还有渝湖、碧波湖等几个小湖……

在距离清艾湖还有一里的地方,他们就下了马车,一边悠闲地沿着一道缓坡往上行去,一边赏景,四周是一大片草原,碧绿茂密,在春风的拂动下,不时发出簌簌的响声。

待行至坡顶时,前方顿时豁然开朗,一大片碧绿的湖水呈现在正前方,连绵的远山在一片青岚中朦朦胧胧,山水彼此映衬,眼前的一切美如画,如梦似幻。近处,湖水清澈通透得就像翡翠一般,浅滩上漂浮着一片片稀疏的浮萍,数十只黑颈鹤悠闲地漫步在浅滩上寻觅食物,嬉戏玩耍……

不知不觉间,他们停下了脚步,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幕……

“阿奕,这里真美啊!”

南宫玥不由得脱口道,正想说我们明年再一起来吧,可是她的后半句还没出口,已经被一阵激动的鹰啼打断了,小灰展翅朝浅滩上的那些黑颈鹤俯冲了过去,它的叫声比平时拔高了不少,很显然,它的心情非常亢奋。

可以想象的是,接下来便是一阵鸡飞狗跳……

那些黑颈鹤一看到猛禽到来,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拍着翅膀从浅滩上飞走了,四散逃蹿,半空中飞飞扬扬地落下了一片片黑羽与白羽。

这一幕,在场的众人已经都很眼熟了。平时,小灰就是这么逗家里的鸽子的。一时间,画眉不知道是该同情这些黑颈鹤倒霉地遇上了小灰,还是该庆幸它们遇上的是小灰,小灰和鸽子们玩惯了,最多逗逗这些黑颈鹤玩玩,至少不会真把它们当做猎物。

只是,连寒羽都被小灰教坏了。

看寒羽兴奋地扑追着那些鹤的样子,南宫玥莫名地有一种愧对官语白的感觉,自家的鹰把人家的孩子带坏了……

萧奕忽然一把将她揽到了自己怀中,俯首对她眨了眨眼,笑道:“阿玥,这样不是挺热闹的吗?”

顿了一下后,他振振有词地扯起歪理来:“小灰这是帮助它们成长,野外弱肉强食。阿玥,你没发现我们家的鸽子自从有了小灰以后飞得更快了吗?”

南宫玥怔了怔,然后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好像还真是!

阿奕还是那么多歪理!

她似喜还嗔地瞥了他一眼,萧奕理直气壮地看着南宫玥,眼中闪现温柔似水的笑意。

丫鬟们也笑了出来,清脆爽朗的笑声回荡在空气中,久久没有散去……

原本计划的赏百鸟临时因为小灰和寒羽的强势加入变成了一出“雄鹰戏百鸟”,南宫玥也只好临时改变了计划,他们本来还打算去前头的渝湖看看,现在却觉得还是放过渝湖那边的鸟儿吧。

“阿奕,我们在这里坐会儿吧?”

南宫玥提议道,萧奕自是二话不说地同意了,然后眉头微动回头朝后方望去。

“阿奕……”

南宫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很快,就隐约地听到了一阵马蹄声,似乎是有什么人策马往这边来了。

随着马蹄声渐近,一道骑着棕马的青色身影出现在前方,这身形看着实在有些熟悉,南宫玥脱口道:“风行?!”

来人悠闲地骑着马儿而来,嘴里还叼着一根狗尾草,来的可不就是风行!

画眉在一旁嘴角抽了一下,可以肯定风行是为何而来,小灰拐走了安逸侯的寒羽,没引来小四,倒是把风行给招来了。

风行显然也看到了他们,热情地对着他们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

他“吁”地放缓了马速,在距离他们两三丈外的地方停了下来,棕马还有些意犹未尽地蹬着蹄子,打了个响鼻。

“萧世子,你这就不对了。”风行一边翻身下马,一边笑眯眯地说道,“外头的鹰如何,我们人管不着,但小灰和寒羽既然是人养的,就要讲究人的规矩,没有我家公子同意,你家小灰把我家公子的寒羽拐跑了,那不是无媒苟合吗?”他故意叹了口气说,“所幸‘大错’还未铸成,我这就把寒羽带回家去,这事也就揭过了!”

萧奕笑吟吟地摊了摊手说:“请便。”一副“寒羽要是愿意跟你回去,自己决不拦着”的表情。

风行眉头微扬,这个萧世子一向喜欢说歪理狡辩,怎么今儿这么好说话?!莫非其中有诈?!

想着,风行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巧的竹哨,吹响了竹哨。

不远处,寒羽正在湖面上低空飞行,追着一只黑颈鹤,听到清脆明亮的竹哨声,便骤然飞了过来,在风行的头顶上绕了两圈,显然是认得他的。

“萧世子,那我和寒羽就告辞了。”风行随意地对着萧奕抱了抱拳,然后利落地翻身上马。

“寒羽,我们走!”

风行一夹马腹,往前驰去,可是才跑出五六丈远,就尴尬了。

寒羽根本不给面子,一边叫,一边在半空中绕了两圈,把小灰吸引了过去,两头鹰一呼一应地又啼叫了几声后,然后就一起又往湖面俯冲,追鹤去了。

四周静了一瞬,风行只得无奈地勒住了马绳。

“噗——”

萧奕不客气地大笑出声,耸耸肩道:“风行,你可别说是我从中作梗啊?我可是什么也没做啊。”

瞧萧奕幸灾乐祸的样子,风行哪里还不明白这一切恐怕早就在这萧世子的预料之中,也难怪对方刚才这么爽快,口口声声说什么“请便”。

风行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这下可就尴尬了。他本来觉得这趟差事再简单不过,可是在公子和小四跟前拍下胸膛保证一定会把寒羽带回去的,现在怎么办?总不能把寒羽绑回去吧?就算他愿意,小四也非拿刀砍他一顿!可要是就这么灰溜溜地单独回去,自己一定会遭受小四不少白眼!

想着,风行却笑了,这还不简单吗?他拉了拉马绳,干脆就策马回来了。

反正他说的是他一定会把寒羽带回去的,也就早点晚点而已,等寒羽玩厌了,自然就会跟自己回家了呗。

“萧世子,你这儿有吃的吗?”风行涎着脸说道。

南宫玥失笑,干脆吩咐丫鬟就地铺上几张大大的油布,把干粮、点心,还有准备好的鸟食都拿出了出来。

接下来,吃的吃,喂鸟的喂鸟,逗鸟的则逗鸟……一直玩到了下午申时,才又按照原路返回了和宇城的方府。

这时,已经近酉时了,西边的天空一片片绚烂的红霞。

萧奕和南宫玥没急着回栖梧苑,而是先去了正院给方老太爷请安。

一进院门,就有小丫鬟上前相迎,恭敬地行礼后,一边引着两人往屋子里的放走走,一边说道:“世子爷,世子妃,安家的舅爷和表少爷正在屋子里陪老太爷说话。”丫鬟说的当然就是安子昂父子俩。

萧奕颔首应了一声。

丫鬟一路引着他俩来到了东次间里,亲戚相见,自然是一番互相见礼。

五人都坐下后,安子昂亲热地对萧奕说道:“世子,我刚才还在跟姑父夸你呢!带领我南疆将士大败百越、南凉,为我南疆大振士气,以后还有谁人敢来犯!”

萧奕客套地抱拳应了一句:“多谢表舅夸奖。”

安子昂给了身旁的安敏中一个眼色,安敏中立刻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木匣子递给了安子昂。

安子昂又道:“世子,表舅手无缚鸡之力,不能上战场为南疆杀敌,但身为南疆子民,表舅也理当为南疆尽一份力,这里是表舅对南疆军需的一点点心意……”

这匣子里装的是什么,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

“那表侄就代表南疆军上下谢过表舅的好意了。”萧奕不客气地收下了。

南疆连年征战,无论是军队,还是一度沦陷敌手的几座城池的重建,还有对那些在战火中流离失所的百姓的安顿都需要银子,大量的银子!

见萧奕爽快地收下了,安子昂总算松了一口气:只要这表侄子肯收下这匣子银票就好,就代表安、方、萧三家还有修补关系的机会!

安子昂拿起一旁的茶盅,轻啜了一口热茶,心里不免有点后悔:这些年自己家因为姑父卒中,就疏忽了方家这门姻亲,如今表侄这镇南王世子在南疆地位稳固、如日中天,自己也只能再尽力讨好、修补了,还得想想法子好好拉近彼此的关系才是。

他心中快速地思索着,放下茶盅后,笑着道:“阿奕,岁月如梭啊,想当年我还特意去王府参加过你的满月宴,那时候你裹了大红的襁褓,被你母妃的乳娘卢嬷嬷抱在怀里,小小的一个……眨眼就长这么大了。你母妃在天有灵,看到你如今的样子,想必也会欣慰的。”

“卢嬷嬷?”萧奕挑了挑眉头,似是面露疑惑。

见萧奕对卢嬷嬷感兴趣,安子昂便道:“阿奕,你对卢嬷嬷怕是没印象了吧?卢嬷嬷是你母妃的乳娘,说起来,还是我们安家送去的。”

萧奕本来只是随口一个试探,也是想看看这位表舅是否知道些关于卢嬷嬷的事,没想到对方给的信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萧奕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正想再问,就听方老太爷捋着胡须唏嘘地对安子昂说道:“子昂你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还记得当年你姑母本来早就选好了乳娘,可谁知道那两个乳娘全都忽然浑身起了红疹子,还故意瞒着不报,幸好被同屋的一个丫鬟发现了。但是那时候时间紧,距离产期不过几日了,重新再去挑知根知底的乳娘,也没那么快。幸好大哥大嫂那边也备好了乳娘,赶紧就送了过来。”

安子昂笑得更亲热了,道:“姑父,我爹娘也只是以防万一罢了。没想到真的派上用场了。”

萧奕在一旁仍旧漫不经心地笑着,心绪却是有些不平。

这若是昨天他还没对安家起疑,他可能听了也不会放在心上,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怀疑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吗?

卢嬷嬷下毒害死了母妃,那么安家又在其中扮演着怎么样的角色?

萧奕的眼底浮现一层幽暗的阴霾,层层叠叠。

阿玥昨日就猜测是百越在背后扶持安家崛起,若真是这样的话,母妃的被害其实另有深因。

萧奕缓缓放开袖中握紧的拳头,他已经命人把卢嬷嬷直接带到和宇城来了,想来过几日就会到,到时候就清楚了!

萧奕的唇角仿佛若无其事地勾起了一抹笑。

方老太爷和安子昂又说了会儿话后,安子昂便识趣地起身告辞。

南宫玥抿嘴一笑,此人一看就是一个行商多年的油滑之人,一方面与外祖父和阿奕套近乎,另一方面又巧妙地把握着热络的尺度,没有太过缠人。

“阿奕,”南宫玥露出了得体的笑容,提议道,“二弟快要大婚,不如我们请表舅、表哥和表嫂也来王府观礼,你觉得如何?”

萧奕从善如流地应了,安子昂一听,喜形于色,忙道:“阿奕,我和你表哥一定会去的。”

这一趟来得实在是太值得了。

一旦他们安家出现在萧二公子的婚礼上,外头的人自然会知道世子爷还是认安家这门亲戚的!

之后,安子昂满怀喜悦的告辞了。

萧奕毫不避讳地当着方老太爷的面打开了安子昂刚才送的小匣子,只见里头赫然放了十张银票,每一张五千两。

萧奕转手就把小匣子交给了方老太爷,笑嘻嘻地说道:“外祖父,这是这批铁矢的货款,您可要收好了。……瞧,外孙说过的吧,外孙不缺银子!”他挤眉弄眼地逗方老太爷开心。

方老太爷又被逗得大笑,跟着问起他们今日去清艾湖的事。

萧奕便一五一十地说了,还适度地加油添醋,说到小灰和寒羽逗鸟时,老人家不禁又笑了……

时光在欢笑中过得飞快,萧奕和南宫玥在和宇城悠闲度日,每日不是去逛街,就是去郊外溜马,或者带着小灰和寒羽去打猎,两只鹰玩得乐不思蜀。只可怜了风行,又哄又骗,但是寒羽在这边玩得高兴,硬是不肯跟他走了。他又不敢回去面对小四的臭脸,只能死皮赖脸地继续赖在方府。

如此过了四日,一大早,百卉忽然急匆匆地来了,打断了正在用早膳的萧奕和南宫玥。

“世子爷,世子妃,”百卉行礼后禀道,“朱管家刚才派人来了,说昨天半夜卢嬷嬷趁人不注意咬舌自尽,虽然发现及时还没死,但生命垂危,可能说不了话……”

百卉硬着头皮一鼓作气地把话说完,屋子里的温度随着她的话语陡然下降。

昨日,萧奕就得了朱兴的飞鸽传书,说是已经在把卢嬷嬷押送到和宇城的路上。算算时间,最晚明日一早也该到了,没想到人还没到,就先出了这样的事。

南宫玥在桌子底下拉住了萧奕的左手,问道:“百卉,你可知道卢嬷嬷咬下来的断舌还在不在?他们现在又到哪儿了?”

百卉急忙回道:“世子妃,人已经到了汇江镇。断舌尚在。”

南宫玥勾唇笑了:“那就好。”她握了握萧奕的手,自信满满地看着他道,“不过是舌头断了而已,我自然可以接好。”

虽然接舌后说话必然大不如前,但那又如何?他们只需要那卢嬷嬷能说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