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真相/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日后,一身狼狈的卢嬷嬷被王超元和一个护卫带到了萧奕和南宫玥跟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她因为咬舌只能用管子灌流食而清瘦了一大圈,眼下有着一片深深的阴影,显然这些日子应该都是日夜辗转难眠。

萧奕的目光在她身上停顿了一瞬,然后使了一个手势,那护卫就取下了塞在卢嬷嬷口中的纱布团。

对上卢嬷嬷那双浑浊不清的老眼,萧奕深邃的眼眸泛着幽暗冷峻的光芒,嘴角挂着一抹似笑非笑。可是南宫玥从他绷直的脊背已经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沉郁,便淡淡地出声道:“卢嬷嬷,你信不信,就算你咬舌一百次,我也替你接回去?”

王超元目光冰冷地盯着卢嬷嬷,哪里需要劳世子妃出手,他们是绝对不会给这卢嬷嬷咬舌的机会的!

“奴……奴婢不敢。”卢嬷嬷口齿不清地说道。

她恭敬地给萧奕和南宫玥磕头:“奴婢……见过……世子爷,世子妃。”

“卢嬷嬷,你已经不是王府的奴婢了。”萧奕漫不经心地掸了掸衣袖道,“我可受不起。”

卢嬷嬷面色僵了一瞬,忙道:“奴婢承蒙……先王妃……恩德,不敢忘。”

萧奕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却是冰冷,单刀直入道:“原来你不忘恩德的方式,就是毒害我母妃!”

卢嬷嬷圆润的身子剧烈地一颤,重重地磕头道:“世子爷……何出此言?!奴婢冤枉啊!……还请世子爷明鉴啊!”说着,她又磕了一下头,一下又一下,没几下就磕得额头一片青紫,看来可怜兮兮的。

萧奕挑了挑眉头,“你若是清白,问心无愧,又何必要咬舌自尽?”

“世子爷!”卢嬷嬷抬起磕得青紫的脸,老泪纵横地说道,“奴婢是……误会了,以为是被……歹人所掳……”

看来这个卢嬷嬷是不见黄河心不死,嘴硬得狠了。南宫玥眼中闪过一抹冷芒,就见一道银光自卢嬷嬷的脖颈旁擦过,然后铮的一声钉在了门槛上。

而卢嬷嬷的脖子上赫然多了一道血线,下一瞬,艳红的鲜血自伤口中溢出,沿着她松弛的皮肤滑落……

卢嬷嬷只觉得脖子凉飕飕的,浑身动弹不得,直愣愣地看着前方的萧奕,对方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熠熠生辉,含笑地把玩着手中的一把飞刀,银色的刀身上映着她狼狈不堪的样子,如同一个疯妇般……

刚才,只要那把飞刀的刀刃再深一毫,自己的脖颈上就不止是这小小的伤口了。

她骤然意识到虽然对方的外表看似一个纨绔的二世祖,可是就如同那越毒的毒蛇体表的花纹就越绚烂一般,萧奕可是在战场上令人闻之丧胆的杀神!

卢嬷嬷咬牙道:“一日为奴,终身为奴,世子爷……若非要杀奴婢,奴婢无……”

她的话被再次被打断,又是一道银色的刀光闪过,然后,她脖颈的另一边多了一条血痕。

“世……”

这一次,她才吐出一个字,脖颈上便出现了第三条血线……

卢嬷嬷只觉得脖颈后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她不怕死,所以可以毅然咬舌自尽,却不想原来她没有自己想得那般不怕死,原来这种一次又一次地处于生死一线的感觉是那么可怕……

忽然,萧奕手上玩刀的动作停了下来,吓得卢嬷嬷反射性地瞳孔一缩。

但是萧奕的飞刀没有出手,他直直地看着她,目光犀利得仿佛直透她的心底,声音更冷:“我不想再听一句废话,你最好想好了再回答!你若真是无辜,为何要悄悄把药渣倒在后花园的一棵广玉兰下?!你可要本世子把半夏叫来和你对质,再把那些药渣拿来?!”

半夏?!卢嬷嬷双目一瞠,隐约记得先王妃院子里曾有过一个叫半夏的三等丫鬟,因为犯了事,被自己发卖了……如今细细回想起来,这半夏被发卖的时间委实有几分微妙,难道说……

卢嬷嬷差点没瘫软下去,后背湿了大半。

她咬了咬牙,整个人卑微地跪伏在地上,艰难地说道:“奴婢认罪!是奴婢被人收买,收了银子,所以在先王妃的药里动了手脚,想让先王妃一尸两命……”

萧奕不置可否,全身散发出一种冰冷的气息,似笑非笑地说道:“哦?原来是被人收买的啊……”

卢嬷嬷低垂着头,眼珠咕噜噜地转着,嘴巴微动,可是话还没出口,就听一个清脆的女音在前方响起,不疾不徐——

“卢嬷嬷,有时候,我不得不佩服你们百越人的耐心!”

南宫玥这轻描淡写地的一句话,仿佛平地一声旱雷起,炸得卢嬷嬷耳朵轰轰作响。

卢嬷嬷双目一瞠,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震惊,紧接着,她垂下眼帘,语气不解地说道:“世子妃,奴婢……奴婢是安家的家生子,怎么会是百越人呢……”

南宫玥慢慢弯起了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其实,这不过只是她与萧奕的一个猜测。

以他们目前所得到的线索来看,安家的崛起很有可能是有百越在背后扶持,而卢嬷嬷成为先王妃乳娘的过程也相当可疑。

这让南宫玥不禁猜测,卢嬷嬷根本就是百越人,是百越通过安家,渗透进南疆各大家族的探子之一!

卢嬷嬷掩饰的很好,可她那一瞬间的表情还是漏了馅。

南宫玥拂了拂衣袖,话锋一转,问道:“卢嬷嬷,你为何会在嶂南?”

嶂南是位于南疆西南边境的一片蛮荒之地,是南疆用以流放囚犯、让囚犯服役开荒的地方,荒凉而艰苦,除了土生土长的百姓外,这里最多的基本只有三种人,边防军、被流放的囚犯以及囚犯们的亲眷。而去年为了开恳荒地和修建边城,萧奕直接下令,把牢里那些还够不上流放标准的囚犯也一同发配了过去。

卢嬷嬷微微一怔,她本以为南宫玥会继续就刚刚的问题逼问自己,没想到会突然问及嶂南。

世子妃就连自己隐瞒了几十年的秘密都知道,莫非就连那件事也……

念头刚起,南宫玥的下一句话彻底打破了她的心防——

“我猜,你应该是去偷偷会你的孙儿吧。”

一开始,朱兴是派了几个暗卫去卢嬷嬷男人的老家淮全镇查访的,得到的却是十几年前一场疫症,以至全镇空了一半的消息,暗卫找到了卢嬷嬷当年幸存的邻居,得知卢嬷嬷一家除了她和一个才出生的孙儿外,全都死在了疫症中。

线索就此中断。

然而,暗卫没有放弃,继续在淮安镇附近查访,最后在距淮安镇不远的一个尼姑庵里见到了一位年长的师太,并从她的口中得知了一个大秘密。

当时,南宫玥在重病中,萧奕也才刚回来,闻讯就命暗卫去了嶂南,果然在那里找到了在边防军的军营做长工,给囚犯们做伙食的卢嬷嬷。

卢嬷嬷身子一颤,僵声道:“世子妃,奴婢哪还有什么孙儿?十几年前,全家老小都死在了一场瘟疫中,只剩下奴婢孤家寡人……”

南宫玥笑着打断了对方道:“嬷嬷可别那么快否认,你那孙儿名叫丁枞,今年十八岁。他如今正在嶂南服苦役,对了,我记得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似乎是姓叶,叫作……”

随着南宫玥的述说,卢嬷嬷脸色越来越白,身子如筛糠般颤抖不已,嘴巴微张,就像那离了水的鱼儿一般,每一下呼吸都变得如此艰难。

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世子妃果然知道!?

“……叶胤铭。”

这三个字就好像晴天霹雳一样在卢嬷嬷的脑中炸开,让她差一点瘫倒在地。

南宫玥一边说,一边笑着,笑得如此和煦灿烂,可是看在卢嬷嬷眼里,眼前这清丽的女子却彷如从地狱爬出的恶鬼一般。

“不!”卢嬷嬷终于按捺不住地说话了,脸上失去最后一丝血色,近乎嘶吼道,“世子妃,不要说了!”

这一刻,她不敢有一丝一毫的侥幸。

世子妃知道她是百越人,知道她的孙儿还活着,甚至还用孙儿的性命在要挟她!

他们什么都知道了!

孙子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找了他18年了,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

想着,卢嬷嬷彻底地瘫软了下去,整个人在瞬间没了精神气。

她早知道自己免不了一死,却不想原来自己真正的命门早就被人掐在了手里。

当年,先王妃“病”逝后,她大功告成,自请离府。但因为在大裕她早已有夫有子,所以也就没回百越,领了继续潜伏的命令后,一家人去了淮全镇。

谁知道好日子没一年,淮全镇忽然爆发了疫症。

夫婿儿子媳妇先后没了,只有她带着当时才两个月大、嗷嗷待哺的孙儿逃了出来。逃亡的路上,偶然在一所尼姑庵留宿,却发现自己也有了发烧的症状,她最清楚疫症都是从发热开始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她死不要紧,她的孙儿该怎么办?

绝望之下,她把目光放到了同样来庵中留宿的一户人家的身上。从对方的言谈间,她大概得知那是户姓叶的官宦人家,乳娘正带着两个月大的小少爷准备回王都。

此行去王都至少要大半个月,小孩子一天一个样,应该是能蒙混过去的!

想到这里,卢嬷嬷心一狠,趁夜暗暗弄死了叶家的小少爷……

乳娘半夜醒来发现小少爷去了,还以为是自己没照顾好,手足无措时,卢嬷嬷就“好心”地把自己的孙儿给了乳娘,一番威逼利诱,乳娘怕给自己惹麻烦,也唯有接受了卢嬷嬷的“好心”。

乳娘带着她的孙儿继续上路了,卢嬷嬷独自留下养病,她果然是得了疫症,熬了半月,九死一生地活了过来。等她康复已经是一个月后,她匆匆跑去王都找那户姓叶的人家,想把孙儿给要回来,却不想那位叶大人已经不在了。

几番打听下,卢嬷嬷才得知原来当初那叶大人被告贪污行贿,全家被押解回王都,为了以防万一,叶家可以留下一根苗,才会偷偷把不到两个月大的小少爷托付给乳娘。

所幸,叶家的运道不算太差,当时的叶大人也就是叶老太爷最后只是被革了职,于是一家人就回了老家,卢嬷嬷好不容易打听到叶家老家所在,然而,叶老太爷在回乡途中重病没了,叶太夫人干脆卖了祖宅没回去……

自此,卢嬷嬷就失去了孙儿丁枞的下落,可是卢嬷嬷一直没有放弃,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直到半年多前才得知孙儿在泾州的一所书院念书,并为了筹集赶考的学资来了南疆。

然而,等她到了骆越城才发现,孙儿早已被革了功名,发配去了嶂南服苦役。

她千辛万苦找到了孙儿,本以为这个秘密应该只有她一个人知道,没想到……

卢嬷嬷闭了闭眼,快速地喘息了几下,感觉耳边像是听到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她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眼底有些绝望。

“世子妃……您说得不错,我……我的确是百越人。”她断断续续地说道,如此吃力,近乎是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

反正,她肯定是免不了一死,只求唯一的孙儿能有一条活路……

当听到卢嬷嬷招认的那一瞬间,一旁的王超元瞳孔猛缩。

先王妃的乳娘竟然会是百越的探子,早在三十几年前就已经暗暗地潜入了方府,百越还真是阴险狡诈……

如此说来,南疆四大世家,不,应该说南疆各府中,也许都潜伏着百越的探子……想到这里,王超元几乎是有些胆战心惊了。

南宫玥一脸淡然,只能说,天网辉辉,疏而不漏。

卢嬷嬷恐怕怎么都想不到,叶家小公子当年的那位奶娘,因为悔疚,到了淮安镇附近,当年叶家小公子枉死的那间庙里出家为尼,日日夜夜为他祈福。暗卫不但从她的口中得知了当年的经过,更得知卢嬷嬷为了找孙儿回了南疆。

当从萧奕的口中得知叶胤铭竟是卢嬷嬷的孙儿时,南宫玥简直惊呆了,不过,回过头来想想,明明她所认识的叶胤铭学识一般,品行不端,上一世却能年纪轻轻被点为状元,也许是因为卢嬷嬷找到了他,也许是因为有百越人在背后扶持着他。

而叶胤铭在朝堂上数次弹劾当时已经手掌南疆的萧奕弑父杀弟,并写下一篇篇檄文,挑动文人墨客对萧奕口诛笔伐,恐怕为的也并非是替其妹报仇,而是不可告人的原因……

这一切的真相如今已经不得而知了。

卢嬷嬷咬了咬牙,眼神一片死寂地说道:“当年我奉上峰之命,暗中代替了安家的家生子,在安家择选乳娘的时候被选了出来……之后就被送到了方府,做了先王妃的乳娘。”这一做,就是十几年。

百越派出去了那么多探子,有的探子也许这一辈子都是普通人,不到上峰通知,便过着普通的生活,卢嬷嬷当然希望自己也能如此。

她在方府平平顺顺地过了十几年,当她以为也许自己也能平安和乐地过完此生时,先王妃竟然和当时的镇南王世子,也就是如今的镇南王定亲了。

当这门亲事定下的那一刻,卢嬷嬷就知道自己的幻想破灭了。

自那以后,卢嬷嬷日日过得胆战心惊,别人看她是先王妃身旁的第一人,羡慕,嫉妒,讨好……但是唯有她知道她正走在一条狭窄的独木桥上,下方就是无底的万丈深渊,只要一个不慎,她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果然,自己平顺的生活终于在那一日宣告结束——

“十九年前,我……我收到了来自上峰的指示,”时隔十几年的指示,“让我在先王妃的汤药里下药。”

先王妃一向对她信任有加,根本就没有任何提防,最后,先王妃难产,血崩……

不过,世子爷还是平安出生了。

当时,她不知道是不是还要对这哇哇大哭的婴儿下手,但最终直到离府也没有得到新的指示。

想到这里,卢嬷嬷的眼皮颤动了一下,表情有些晦暗复杂。

屋子里又静了一瞬,萧奕的拳头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就算他没有说话,也能感受到他的体内正酝酿着一场风暴……

这时,南宫玥又问:“卢嬷嬷,十九年前,因为方府为母妃准备的两个乳娘出了疹子,你才会临时被安家送到方府,你可知道那两个乳娘为何会忽然出了疹子?”

百越如此大费周折,那么整件事中的每一环肯定都是事先设计好的,根本就没有巧合!

卢嬷嬷怔了怔,诚实地摇头回答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说到底,她不过是百越万千探子中的一员,卑微如蝼蚁,若非她成了先王妃的乳娘,恐怕现在的命运又是截然不同!

想着,卢嬷嬷的表情纠结复杂,心中晦涩一片。

冥冥之中,也许还是有一种被称之为命运的奇妙力量吧,一步步地牵引着自己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而先王妃的儿子则注定要为他的母亲报仇雪恨。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最终谁也逃不掉……

卢嬷嬷被王超元他们带了下去。

即便是她走了,这厅中的气氛还是令人觉得不适,南宫玥站起身来,对着萧奕微微一笑,伸出了手……

萧奕盯着她温润的笑颜,也跟着起身,拉住她的手,两人毫不避讳地手牵着手出了厅,一起往栖梧苑而去,一路上,萧奕都沉默不语。

两人走过小花园附近时,萧奕的步履不由得缓了缓,朝小花园的方向看去。

“阿奕,我们到小花园里走走可好?”南宫玥摆了摆两人交握的手,提议道。

萧奕应了一声,两人就往小花园里去了。

此时,才巳时而已,金灿灿的阳光暖洋洋的,照拂着满园的姹紫嫣红,颇有几分春光无限好的感觉……

几只色彩斑斓的彩蝶在花丛间飞舞嬉戏,萧奕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南宫玥疑惑地看向他阴转晴朗的俊脸,微微挑了一下右眉。

萧奕笑眯眯地说道:“臭丫头,我想家了。”

不知道为何,刚才看到那几只彩蝶在花丛间飞舞的样子,他莫名地就想到了家中的两只蠢猫在王府的花园里傻乎乎地扑蝶的样子。明明以前在王都呆了这么多年,他都不曾怀念过镇南王府……

约莫对他而言,当时的王府并不是他的家。

但是如今不同了,自从他的世子妃、他的臭丫头来了以后,碧霄堂就变成了他真正的家,他们以后会在那里生儿育女,会一起白头偕老。

“后天,我们就回家吧?”萧奕摇了摇她的手,撒娇地说道。

“嗯。”

南宫玥用力地点了点头,其实她并不知道萧奕是怎么又突然想开了。

不过,从她认识萧奕开始,萧奕就是这样的人。

即便是一时陷入了负面情绪中,他也绝不会让那些东西成为他前进路上的阻碍。

那些挫折、那些仇恨、那些悲伤、那些不公……

只会成为他前进的动力,促使他走得更快,更远,更稳!

这一点,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萧奕都没有改变。

她的阿奕啊!是独一无二的!

她定定地看着他,目光缱绻似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