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纳新 (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骆越城外的大营中,一只白鸽狼狈地从高空中扑楞着翅膀飞来,它身后不远处,一头半大不小的白鹰亦步亦趋地跟着它,白鹰一会儿急,一会儿缓,惊得可怜的白鸽死命往前飞着,不时掉下几片细细的白羽。

半空中的动静吸引了下方不少士兵的目光,一个个都是好笑地交头接耳,整个大营一下子增添了几分活力,原本倚靠在一棵大树上闭目养神的小四当然也注意到了。

望着半空中这熟悉而陌生的一幕,小四眼角抽搐不已,瞧寒羽这熟练的架势,这恶习到底是跟谁学的,可想而知!

小四轻盈地从树上跃下,然后吹了声口哨,悠长响亮。

寒羽留恋地在半空中绕了一圈,发出不满的叫声,但还是由着那只白鸽往下飞,没有再继续追赶。

小四的唇角几不可察地微微勾起,心道:自家的寒羽果然还是比那头嚣张的灰鹰乖巧听话多了。

白鸽好像逃命似的一路从空中俯冲下去,准确地落在小四的双掌之中,温热的身子还在微微颤抖着,发出“咕咕咕”的声音,可怜兮兮的。

小四无奈地瞥了寒羽一眼,转身把那白鸽抱进了萧奕的大帐中。

偌大的营帐中,萧奕和官语白正站在一张红漆木大案旁,萧奕双手拿着一把长刀,“刷”的一声,长刀出鞘了一半,刀身铮亮,刀刃寒光闪闪……

“好刀!”官语白不由赞了一声。他看着儒雅,但毕竟是将门出身,一看到好的兵器,眸中便闪现异彩。

“那是!”萧奕将整把刀都抽了出来,得意洋洋地说道,“这可是祖父用了近二十年的佩刀,听说是祖父原本的佩刀在一场战役中杀敌数百,被硬生生地砍出了一个缺口,之后,祖父就找了当时的制刀大师李丘人用赤珠山铁锻造成这把宝刀,这刀虽然十多年没人使用,仍削铁如泥……”

鸽子发出的咕咕声吸引了二人的视线,小四取下鸽爪上的小竹筒,然后随手把信鸽放在一边,面无表情地上前对着官语白禀道:“公子,是王都来的飞鸽传书。”说着,他从小竹筒中取出一张折叠的绢纸呈上。

官语白不紧不慢地打开信纸,快速地将信看了一遍,温润儒雅的黑眸幽深一片,缓缓道:“阿奕,大裕恐怕要乱了……我们要做好准备。”说着,官语白就把那张信纸递给了萧奕。

官语白表情不变,但是萧奕却从他微哑的嗓音中听出一丝凝重。

萧奕将长刀一横,那信纸就稳稳地落在了刀身上,他一目十行地往下看着,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嘲讽。

这封来自王都的信中简明扼要地汇报了三件事:第一,皇帝定下五月初九,诏告太庙,立太子;第二,礼景卫谋反,皇帝派韩淮君率兵镇压;第三,恭郡王妃暴毙,顺郡王重病,两郡王府同时闭门谢客。

萧奕抬眼看向官语白,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三件事看似毫无联系,但他二人却心知肚明这三者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皇帝犹豫踌躇了那么多年,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可惜迟了!

萧奕轻哼了一声,随手一震刀身,信纸便翩然飞起。

然后,银色的刀光一闪而逝……

那张信纸已经被削成无数碎片,纷纷扬扬地落下。

官语白盯着那些柳絮般的碎纸,眼神深邃似海,道:“五皇子年幼,文治武功平平,也无功绩在身,在朝臣、兄弟们之间,威信不足……”

这些年来,皇帝迟迟不立储君,早就助长了诚郡王、顺郡王和恭郡王的野心,他们已经争了这么久,又怎么甘心在这个时候放弃呢?!

官语白叹息着道:“这一次要是皇上压不住三位郡王,大裕怕是要乱了!”

萧奕不置可否。他将手中的那柄刀又放回刀鞘,随手往红木大案上一放。

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说到底还是他们这位皇上太过优柔寡断,给了某些人不该有的期待。

大裕一乱,最后遭罪的还是普通的百姓……

官语白垂下眼帘,掩去了眼中的悲悯。

“小白。”萧奕难得语调正经地唤道,“我们一定会守住南疆!”守住南疆的百姓!

官语白微微一愣,舒展眉头,笑了。

是他魔障了,还是阿奕一语惊醒梦中人。

他们不过是凡人,并非神祇,他们能做好他们能做的事,守住南疆这片净土就好!

官语白的食指不自觉地微微叩动了几下,沉吟道:“阿奕,如今之计,我们必须尽快收拢南凉民心,让它彻底对南疆俯首称臣,还有,百越的事也不能再拖了……”

只有南凉、百越再加上南疆周边小国全部笼络到萧奕的麾下,南疆才能凝固,才能安稳。即便大裕真的乱了起来,他们才能没有后顾之忧,才不至于面临两头夹击的险境!

萧奕摸着下巴,颔首道:“小白,你说的是。”顿了一下后,他仿佛看出了官语白的心思,抢在他前面道,“不过,你既然答应了寒羽带它去春猎,可不能食言哦?”

仿佛在响应他似的,外头正好传来了寒羽欢乐的鹰啼声,使得营帐内的气氛轻松了不少。

萧奕对着官语白眨了眨眼,意思是,看到没?!

官语白不由失笑。

就在这时,竹子快步进来禀报道:“世子爷,侯爷,人都到齐了。”

萧奕应了一声,和官语白一起站起身来。今天他和官语白就是为了此事才特意来大营的。

两人出了萧奕的营帐,并肩而行,往位于大营西南侧的一个小型演武场去了。

这个演武场是大营中最小的一个,只能容纳约莫五六百人操练,此刻演武场的中央整齐地站着三十几个年轻人,这些年轻人都是高大精壮,英气勃勃,看样子都是有些功夫底子的,眉宇间大都透着一丝傲气,显然平日里都是养尊处优。

就在几日前,萧奕向南疆各府发了一道军令,准备挑选一些二十岁以下的青年男子给新锐营纳新,在各府引起一片涟漪。如今,萧奕在南疆已经是威名赫赫,早有压过镇南王的势头,他的军令一下,各府立刻纷纷响应,在场的这些年轻人就是被各自的家里人送来的。

看着萧奕和官语白缓步而来,这些年轻人的表情都是压抑不住的激动。于修凡、常怀熙、田得韬等人的先例就在眼前,只要跟着世子爷,建功立业不成问题!

想着,大部分年轻人的眼中都燃起熊熊斗志和决心,其中自然也夹杂着某些心存侥幸之人,心里暗暗地打着如意算盘:反正现在南疆也没有战事,若是能混进新锐营给自己镀一层金,想必对将来也是大有益处的。

待萧奕和官语白走到近前,众人都是齐齐地抱拳行礼,其中也包括站在一旁的常怀熙:“见过世子爷、侯爷。”

年轻人的声音虽然一个个都是中气十足,可惜交叠在一起时却是零散错落。

常怀熙听着眉头微皱。

那些年轻人都是目光灼灼地看着萧奕,可萧奕不说话,把场面交给了官语白。

官语白淡淡地扫视了这些年轻人一遍,并没对他们交代什么,直接吩咐常怀熙道:“常百将,他们就先交给你了,三日后,我再来。”

常怀熙郑重其事地抱拳应道:“是,侯爷。”

之后,萧奕和官语白就朝演武场外走去,仿佛他们来就为了看这些年轻人一眼,说上这么一句话,而常怀熙则面色凝重,心里明白官语白那道轻描淡写的命令不仅仅是对这三十几个年轻人的考验,更是对他的考验。

于修凡正在外执行任务,自己可不能输给了他!

常怀熙眼中闪过一抹坚定,朝那些个站没站相的年轻人看去,看得某些人心中一凛,忽然感觉到也许来新锐营没那么好混。

常怀熙可不在意他们在想些什么,直接下令道:“现在,绕这个演武场跑一百圈!”

一百圈?!不少人傻眼了,其中一人直觉地脱口道:“一百圈那也……”

“两百圈!”常怀熙近乎冷酷地说道,语气中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刚才说话的那个人顿时迎来好几人指责的眼神,也有人懒得多说,直接就往前跑去……

至于萧奕和官语白,虽然听到了后头的动静,却根本没有为这点小事停留脚步。这些人既然交给了常怀熙,自然就是由他来处置了。

两人出了演武场后,萧奕忽然漫不经心地出声道:“小白,你说三天后,这里还会留下多少人?”

“恐怕不到三分之一。”官语白淡淡道。

闻言,连萧奕都有些惊讶,眉尾一挑,若有所思。他亲热地右手搭上官语白的肩膀,无视小四充满敌意的眼神,笑嘻嘻地问道:“小白,你到底给小熙子布置了什么特别任务?”

官语白优美的唇角一勾,乌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他那种换发着生机的神采勾得萧奕心痒痒的。

“阿奕,我想要组建一支奇兵……”

这是他很久很久以前的设想了,官家军覆灭时,他曾以为此生怕是没有机会实现了,没想到从大裕的西疆一直到大裕的最南方,他竟然迎来了另一片天地。

“奇兵?”萧奕更好奇了。

“不错。”官语白嘴角的笑意一收,嘴唇抿成一条直线,这时候,他身上的儒雅气息收敛,身上释放出一种属于武将的锋芒。

官语白缓缓地说道:“我想培养这么一支精锐奇兵,人数贵精不贵多,每人皆是十八般武艺无一不通,有以一敌百之能,如同兵书所言般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当他们集合在一起时,又能互相合作,互取所长,发挥出十倍百倍的力量。”

而他之所以让萧奕择一些从未进过军营的年轻人,而非从军中挑选那些颇有经验的小将,是因为那些未经雕琢的年轻人虽然此刻生嫩,却更具有可塑性,也更能挖掘其潜力。

听官语白徐徐道来,萧奕也沉浸其中,双眸熠熠生辉。

小白既然说了,自然就能做到!

萧奕眼前仿佛已经看到那样一支神乎其神的奇兵,神出鬼没,所经之处,寸草不留。

“阿奕,”官语白定定地看着萧奕,“倘若将来大裕真的乱了,这支新锐营将会是南疆军的一把利刃!”

萧奕摸了摸下巴,不由露出期待之色。

刚才他并没有把那些个年轻人放在心上,现在他倒有几分期待三天后会看到哪几张面孔了……对了,刚才有两个人好像是阿玥之前在那张单子上圈出来的吧?倘若这二人能撑到最后,也说明是心志坚定,应该撑得起门户,干脆就让萧霏嫁了算了,省得阿玥还要费心挑。

萧奕魂飞天外地随意想着。

------题外话------

二更在12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