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2起疑(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奕和官语白说话间,就已经来到了萧奕的大帐前,守在帐子前的士兵赶忙给他们挑帘。

待两人又坐下后,官语白使了一个手势,小四从怀里递出几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交给了萧奕,这是他为新锐营所做的一些训练计划。

有意思。萧奕很快看得入了神,连官语白在一旁为他倒了茶水都没意识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常怀熙命人来禀道:“世子爷,侯爷,两百圈已经跑完了,落后了一圈的程二公子和李四公子被常百将加罚了五十圈。”

竹子在一旁听得咂舌,心道:常百将为人还真是够“狠”,听说他以前是骆越城有名的不好对付,如今眼瞧着改邪归正了,但这骨子里还是没变。咳咳,看来自己以后也要注意点,千万别去惹常百将。

萧奕扬了扬眉,淡淡道:“让常百将不用一一来回禀了,先看看谁能熬到三天后吧。”然后挥手示意那士兵退下。

现在的输赢只是一时,关键还是看他们的决心到底如何,若是能坚持到最后,此刻输一时又如何?!

士兵退下后,萧奕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看看漏壶上的时间已经过了申时,就对官语白道:“小白,我们回去吧……顺便陪我去一趟马具铺子,我订了点小玩意。”

官语白猜到萧奕应该是为了几日后的春猎,含笑着应了。

两人策马出了骆越城大营,一路往骆越城疾驰而去。

等他们来到城北的一家马具铺子时,太阳已经落下小半,把西边的天空染得红艳艳的一片。

掌柜的一看到萧奕,就热情地招呼道:“萧公子,您的东西好了,请在这里稍候。”

伙计急忙从柜子里捧出一个长方形的木匣子,并殷勤地帮他打开匣子,露出放置在其中的一条马鞭。

官语白一看,怔了怔,恍然大悟地笑了。原来如此!

萧奕将那马鞭取出,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又用力扯了扯。

这马鞭由六股牛皮编成,经过特殊鞣制的牛皮柔软又结实。

掌柜的在一旁道:“萧公子,您就放心吧,我们这铺子可是骆越城中的百年老店了,做出来的马鞭绝对是一等一的。”

萧奕似笑非笑地看了那掌柜的一眼,他如果要找最顶尖最结实的马鞭绝对不会来这里,他不过是看这铺子的马鞭做得还算水准之上,关键是鞭身编得十分好看,把柄由羊角做成,上面还雕有花纹并镶嵌了几块红宝石,看起来精美别致。

等阿玥穿上那套骑装再拿着这马鞭,肯定英气勃勃,又不失柔美,好看得紧!

萧奕满意地使了一个手势,竹子赶紧上前把余款给结了。

从马具铺子出来后,正要上马,就听前方传来一个有些耳熟的男音:“侯爷,世子爷……”

萧奕和官语白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身穿蓝色锦袍的年轻人自路边的一家酒楼中走出,皱眉看着二人。

此人,萧奕和官语白都认识,正是皇帝派来护送官语白来南疆的李云旗校尉。当然,名为护送,实则监视……

李云旗一声高呼,恭送萧奕和官语白出门的伙计当然也听到了,都是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个看着有几分轻佻的公子哥竟然是世子爷啊,难怪威仪天成,气度不凡!世子爷买了他们铺子的马鞭,自己这铺子看来要兴旺了。

不只是马具铺子的人听到了,街上好几个路人亦然,皆是好奇地闻声看来,其中有一个身材颀长的蓝袍青年,长长的刘海垂落在颊畔,遮住半边俊朗的脸庞,正是百越六皇子卡雷罗。

卡雷罗飞快地往萧奕的方向看了一眼,跟着视线迅速地在官语白和李云旗的身上扫过,若有所思,却不敢在此久留,立刻右转进了一条小巷子,快步离去。

没有人注意到青年的存在,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萧奕、官语白和李云旗身上。

“侯爷,世子爷!”李云旗大步朝二人走来,再次抱拳向二人行礼。

萧奕懒洋洋地打量着那李云旗,随口应付道:“李校尉,真巧啊。”

“是啊,世子爷。”李云旗意味深长地打量着二人。

早在雁定城的时候,李云旗就发现安逸侯与萧世子私交甚好,不但让安逸侯参与南疆军务,甚至还在出兵永嘉城的时候,特意交付出了兵权,让安逸侯全权负责雁定城的所有事务。他本来还以为是萧世子出于对皇上的忠心,这才会对安逸侯如此客气。

但是在南凉之战结束后,李云旗就开始觉得不太对劲了,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在骆越城一直无所事事,可是安逸侯却总是和萧世子同出同进,甚至他还不止一次看到他们俩一块儿往骆越城大营跑。

这两人来往实在是过密,这让他不得不怀疑他们是否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达成了什么交易……亦或是,早在当年萧奕还在王都时,这两人其实就已经暗通款曲?!

李云旗越想越是心惊,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要是安逸侯真的与萧世子有所勾结,在南疆大事上蒙蔽皇上,那自己就有负皇命了。

李云旗心里沉甸甸的,定了定心神,他故意看了那马具铺子一眼,试探道:“侯爷和世子爷可是来买马具?末将看侯爷和世子爷如此投缘,真是亲似兄弟啊!”

官语白微微一笑,正要说话,萧奕的右手已经毫不避讳地搭在了官语白的左肩上,直接道:“我和侯爷一见如故,李校尉可是有什么指教?”

说着,萧奕原本漫不经心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起来。

李云旗心中一惊,浑身不由紧绷起来。自他抵达南疆后,萧世子一直对他还算客气,联想萧世子往日在王都的名声,以致他对萧世子还是有些轻慢了。这一刻,他才迟钝地意识到,此人是连接挫败百越和南凉两国的镇南王世子,绝非普通的纨绔!

说到底,自己现在可是在南疆,镇南王世子的地盘,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就算是自己在南疆丢了性命,皇上那边,萧世子怕也能应付过去。

李云旗僵硬地笑了,抱拳道:“指教不敢当。末将也就是随口一说。”

就在这时,一个小二从刚才的酒楼中走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对李云旗道:“这位客官,您还没给银子呢。”

李云旗越发尴尬,借口结账,又匆匆离去。

看着李云旗僵硬的背影,官语白有些无奈地说道:“阿奕,李云旗此人并不聪明,只许稍加引导,他就会释疑。”你又何必意气用事。

萧奕却是不以为然,突然莫名其妙地问道:“小白,你喜欢南疆吗?”

官语白怔了怔,一时没反应过来。

萧奕似乎也没指望官语白回答,自顾自地接着道:“若在南疆,还需要忍气吞声,那和待在王都有什么两样?!我又何必请你来南疆!”他轻笑一声,掷地有声,“南疆可是我的地盘,就算李云旗想告状,也得看我同不同意!”

话语间,黄昏的微风拂过他的发梢,吹得几缕乌黑的发丝飞舞,让他昳丽的脸庞添了几分桀骜不逊,看来意气风发,肆意张扬。

他一霎不霎地看着官语白,那坚定如磐石的眼神似乎在说,既然他们已经来了南疆,他就不会让官语白有所顾忌,更不会让他再像笼中的鸟儿般忍气吞声。

南疆天大地大,自能肆意驰骋!

官语白的唇角缓缓地弯起了一个弧度,没有再说什么,这时候,他用任何言语都显得有些空乏,他只要记住萧奕的一片心意就好。

倒是小四难得给了萧奕一个好眼色,心道:这萧世子虽然怎么看都不太靠谱,但偶尔也还是有些优点的,如同他那头灰鹰一般。

下一瞬,灰鹰熟悉的鸣叫声从前方的空中传来,寒羽立刻兴奋地应了一声,扑扇着翅膀朝灰鹰飞去,小四才缓和下来的脸色顿时又黑了。

萧奕失笑道:“小白,小灰来接我们回家了。”

跟着两人又翻身上马,这一次,他们直接回了镇南王府。

约了官语白晚上去听雨阁用晚膳后,两人就在仪门处分手,一个回了青云坞,另一个自然是回了碧霄堂。

“阿玥!”萧奕兴冲冲地进了屋,故意把马鞭藏在身后,迫不及待地问道,“你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一看世子爷一副要献宝的模样,画眉忍着笑默默地退下了。

歪在美人榻上的南宫玥放下手中的册子,正要起身,萧奕就快步过来,把她按了回去,又把马鞭送到了她跟前,一脸期待地问道:“喜不喜欢?”

其实无论萧奕送她什么,她都是极喜欢的,因为萧奕每一次送她的礼物,都是花了心思的。

南宫玥拿着那马鞭细细地端详着,比如这根马鞭,她一握在手里就知道萧奕不是看了好看随手买的,而是提前专门为她订制的。

南宫玥感觉浑身仿佛沐浴在温泉中一般,感觉暖洋洋的。

她露出灿烂的笑容,道:“等春猎的时候,我就用这根新马鞭。”

萧奕满意极了,在她的身旁坐下,手臂自然而然地环住了她的纤腰。

南宫玥靠在他身上,又去看手中的马鞭,这根马鞭做得极为精致,连那马鞭编制的纹路也是特别的,和普通的马鞭不太一样,握着又轻巧,很适合姑娘家。

阿奕倒是会挑东西!

想着,南宫玥的双眸亮晶晶的,如那夜空中最闪耀的星辰一般。

萧奕自然看出南宫玥的喜欢,心中得意洋洋。

他的眼光自然是顶顶好的,从家里的那只蠢猫开始,他送的礼物哪一样不贴合阿玥的心意!等自己订的那套首饰打好了,阿玥穿戴上那一整套骑装、首饰,再配上这马鞭,肯定是好看极了!

萧奕正得意着,下一瞬就看到一张放大的俏脸。

“阿奕,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南宫玥踮起脚凑近他的脸,盯着他的双眼问道。

“我能打什么鬼主意?!”萧奕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飞快地在她的嘴角亲了一下,“我只是在想我们是不是该去听雨阁给外祖父请安了?我还约了小白一起去外祖父那里用晚膳。”

他面不改色地试图转移南宫玥的注意力。

南宫玥含笑地看着他,一看就知道他在玩什么花样,正要再问,却听一阵挑帘声响起。

画眉快步进屋,表情看来甚为焦急,看得南宫玥心中一沉,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世子爷,世子妃。五姑娘在菀心湖落水了。”画眉蹙眉,飞快地禀道。

萧容玉落水了?!南宫玥面色一变,萧容玉是卫侧妃唯一的女儿,卫侧妃一向照顾得精心,小孩子虽然贪玩,可她身边时常都有奶娘和丫鬟跟着,怎么会落水呢?!

“怎么回事?玉姐儿现在可好?”南宫玥问了一声,也不等她回答,便干脆站了起来,说道,“算了,你快带我过去看看。”

萧奕皱起眉来,很是不快。

这王府里污七八糟的事总是不断,他还不如带着臭丫头留在和宇城呢!

他起身说道:“阿玥,我和你一起过去。”

画眉应了一声,便带着两位主子往王府的小花园过去了。

小花园中仍旧是姹紫嫣红,春光迷人,可是此刻却没有人有心思赏花,四周一片喧哗声。

不少下人都听说了五姑娘落水的事,纷纷往苑心湖的方向跑去,只要看那人流的趋势,就知道事发点是何处了。

越靠近苑心湖,人就围得越多,一圈又一圈,人头攒动。

那些丫鬟婆子一个个交头接耳,面色各异,有的忐忑,有的惊疑,有的惶恐……见世子爷、世子妃来了,众人急忙纷纷行礼。

一时间,南宫玥和萧奕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

扫视了众人一圈,萧奕淡淡道:“都围在这里做什么?!”

阖府的下人谁人不知世子爷性子乖戾,不好糊弄,四周顿时静了一静,一个小丫鬟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上前一步,禀道:“世子爷,世子妃,五姑娘刚才落水,已经被救起来了……”

“咳咳,咳咳咳……”

女娃娃急促的咳嗽声打断了小丫鬟的话,那些个下人仿佛这才反应过来,自发地往两边退去,给萧奕和南宫玥让出一条道来。

南宫玥向百卉使了个眼色,后者没有跟上去,而是站在原地斥道:“五姑娘落水,你们围在这里做什么,还有没有点规矩,今日……”

下人们不敢多言,垂首惶恐地站着。

南宫玥和萧奕走到了菀心湖前,湖水波光粼粼,只见卫侧妃神色紧张地跪坐在地上,怀里抱着浑身上下都湿哒哒的萧容玉,她的奶娘秋娘轻拍着她的背部。

“咳咳……”萧容玉激烈地咳出了好多水,一旁的一个灰衣婆子扯着嗓门道:“水咳出来就好,水咳出来就没事了。”

闻言,萧容玉贴身伺候的丫鬟婆子们心头的巨石落下:五姑娘没事就好,否则她们的小命也就保不住了。

萧容玉又吐出一大口水后,总算缓过来一些,呼吸变得平稳多了。

她身上湿透的红色衣裙紧贴着身子,头发和衣裳都还在滴水,圆嘟嘟的小脸看来惨白如纸,乌黑的大眼睛湿漉漉的,看来就像是一只误入陷阱的小鹿,可怜兮兮的。

只要人平安无事就好。

南宫玥心里松了口气,正要上前,下一瞬,她眼角瞟到了一个眼熟的身影,身段婀娜,对方那身玫红的衣裙也是湿透了,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

南宫玥眉头一动,若有所思。

这是……

梅姨娘怎会在这里?

------题外话------

提前通知,九月一日(全天)评论区有小活动。大奖是奕&白抱枕,另有小白挂件若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