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3弄鬼(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容玉身边服侍的小丫鬟注意到了南宫玥的目光,机灵地补充了一句:“世子妃,是梅姨娘跳进湖里把五姑娘救上来的……”

话语间,一帮人风风火火地往这里跑来了,丫鬟手里拿着斗篷,几个婆子抬着两把轿椅,浩浩荡荡。

此时,那些围在附近的下人们已经被百卉遣散了,于是一干人等很快就到了近前,两件斗篷立刻就被分给了萧容玉和梅姨娘。

丫鬟给梅姨娘裹上厚厚的斗篷后,便搀扶着她过来给萧奕和南宫玥行礼。

“见过世子爷,世子爷。”

梅姨娘优雅地盈盈一福,不太合身的斗篷衬得她的巴掌脸更小了,浑身水汽,看来楚楚可怜。

南宫玥目光温和地看着梅姨娘,抬手示意免礼,含笑道:“梅姨娘不必多礼,今日多亏你救了五妹妹。”

萧奕悄悄地把玩着南宫玥的手指,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面前多了一个人。

卫侧妃把女儿萧容玉交给乳娘秋娘,也走了过来,附和道:“梅妹妹,今日真是多亏你了。请受姐姐这一拜。”

梅姨娘快步上前,急忙扶住了卫侧妃,温婉地说道:“姐姐客气了。这是妹妹应当做的,又何必言谢……咳咳咳!”说着,她像是被水呛到了,激烈地咳嗽不已,身子微微颤抖着,那晶莹的水珠顺着她湿漉漉的发梢落下,顺着她俏丽的脸庞一路往下滑落到她白皙的脖颈,隐没于锁骨处……看来透着几分诱人的娇媚。

“妾身失礼,望世子爷、世子妃还有卫姐姐莫怪。”梅姨娘半垂眼帘,长翘的眼睫毛微颤,赧然地说道。

南宫玥见状便道:“梅姨娘,你先赶紧回去沐浴更衣吧,免得着凉了。”然后她又吩咐鹊儿,“鹊儿,唤府里的良医去给梅姨娘请个平安脉,还有五姑娘也是。”

“多谢世子妃。妾身先告退了。”梅姨娘又福了福身,上了其中一把轿椅,由两个膀大腰粗的婆子抬走了。

而鹊儿则赶忙派人去传良医。

秋娘把萧容玉抱了过来,裹在大红斗篷中的萧容玉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傻乎乎地看着南宫玥,脱口道:“大嫂……”然后身子缩了一下,怯怯地又对着萧奕唤道,“大哥。”

萧奕和这妹妹统共也没说过几句话,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种软绵绵的小女娃,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南宫玥无奈地看了萧奕一眼,心道:阿奕真是的,和霏姐儿这样,和五妹妹又是这样。

萧奕满不在意地耸耸肩。

南宫玥温柔地把女娃娃脸颊上的一缕湿发拨到耳后,道:“大嫂替你把个脉可好?”

萧容玉点了点头,乖顺地把右腕自斗篷中伸出。

南宫玥探出三根手指搭上女娃娃白皙柔嫩的手腕,感受指下的脉动……

而萧奕则一直看着南宫玥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心神忍不住跑远了:等到他和阿玥有了女儿,阿玥应该会用温柔的眼神看着他们的女儿吧?……他也一定会很疼爱他们的小阿玥的!

嗯,儿子太调皮了,还是女儿好!

想着,萧奕的表情柔和了不少,桃花眼中比苑心湖的波光还要潋滟、惑人。

南宫玥沉吟了片刻,便收回手,对着卫侧妃道:“卫侧妃,五妹妹受了惊吓,又呛了些水,不过没什么大碍。待会儿让良医再给她看看,开个安神的方子服几日。”萧容玉年幼,除了身子弱,也怕她受了惊吓,夜不成眠,魂不归体。

“多谢世子妃。”卫侧妃忙不迭谢过。

接着,南宫玥转头对萧奕道:“阿奕,你先回去吧。我和卫侧妃送五妹妹回去。”

萧奕不乐意地撇了撇嘴,可是,卫侧妃的院子,他自然是不能去,只能不甘不愿地说道:“阿玥,我回碧霄堂等你,我们再一起去听雨阁。”说着,他蹙眉看了萧容玉一眼,看得萧容玉不由身子一缩,就像一只微颤颤的白兔。

小孩子的直觉很敏锐,萧容玉总觉得这个大哥就像他养的那头灰鹰一样,她一直有些怕这个大哥。

南宫玥含笑应了,之后,就一同去了卫侧妃的院子。

院子里好一阵骚动,在得知萧容玉落水后,下人们就已经在管事嬷嬷的吩咐下,烧起了热水,此时,她们一回来,丫鬟们赶紧领着萧容玉下去沐浴更衣,而秋娘则被南宫玥和卫侧妃留下问话。

秋娘青蓝色的衣裙上还有几片水渍,形容拘束,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放哪儿了。

南宫玥沉声问道:“秋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五姑娘怎么会落的水?”

秋娘更局促了,冷汗自额头涔涔落下,回道:“之前,五姑娘倚在亭子的栏杆旁投喂湖里的锦鲤,不知怎么的,栏杆忽然就断了,五姑娘猝不及防就摔下了湖……奴婢当时正在帮五姑娘准备鱼食,反应慢了一步,没能拉住五姑娘。幸好梅姨娘正好经过,跳入湖中救了五姑娘……”说着,秋娘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眼眶通红地认错道,“世子妃,卫侧妃,都是奴婢的错,奴婢没照顾好五姑娘!”

这若是梅姨娘慢一步,五姑娘有了万一,那……

秋娘浑身发抖,几乎不敢想下去。

既然早就备好了鱼食,也就是说萧容玉不是突发奇想要喂鱼……南宫玥心念一动,再问道:“五姑娘经常去苑心湖那里?”

秋娘点了点头:“五姑娘很喜欢湖里的锦鲤,每日的晨昏都会去湖边的凉亭里看锦鲤、喂锦鲤……”

南宫玥微微眯眼,瞳孔中闪过一道精光,继续发问:“那今日梅姨娘是何时出现的?你们到小花园时,她已经在那里了,还是后来才到的?”

卫侧妃面色一凛,若有所思。

而秋娘则愣了一下,努力回想了一番后,不太确定地说道:“回世子妃,奴婢和五姑娘到小花园的时候,还没看到梅姨娘,后来奴婢就没有注意了。”王爷的侍妾们都喜欢来这小花园走走,平日里她也不会去刻意留意还有谁在,更何况,今日这事发生得实在太快,直到此刻,秋娘还感觉自己像做了一场噩梦般。

待到萧容玉沐浴完后,南宫玥随着卫侧妃进了内室,小小的姑娘裹着一条锦被躺在床上,显然还没从落水的惊吓中回过神来,显得有些怯怯的。

南宫玥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温和地与她说着话,又哄着她喝下了一碗姜茶。

小孩子忘性大,不多时就露出了笑脸。

卫侧妃在一旁看着松了一口气,她就怕女儿会害怕得失了魂。

在萧容玉“咯咯”的笑声中,良医来了,小姑娘乖巧地让良医诊脉。

良医开了一剂安神汤,刚备齐药拿下去煎,一个丫鬟就急匆匆地来禀道:“世子妃,卫侧妃,王爷来了。”

南宫玥和卫侧妃急忙起身,出屋相迎,就见镇南王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待她们行过礼后,镇南王眉宇紧锁,犀利的目光落在了南宫玥身上,冷声质问道:“世子妃,这是怎么回事?!小花园的亭子破旧了,为何没有修缮?!你平日里是怎么当得家?!”

卫侧妃紧张地看了身旁的南宫玥一眼。

就连她也觉得王爷这是有些迁怒了,世子妃虽然当着王府的家,可王府这般大,总不能连哪里需要修缮都一清二楚吧。更何况……想到世子妃方才盘问秋娘的那些事,卫侧妃隐约觉着有些不太对劲。

她正迟疑着是不是要解释几句,就见南宫玥不惊不躁地再次屈膝行礼,认错道:“父王,儿媳处事不周,差点酿成大错。儿媳愿意领罚。待会儿儿媳就吩咐下去,让下人们把王府的亭台楼阁以及扶栏等等都检查一遍,该修缮的修缮,该拆除的拆除,以免再发生此类祸事。请父王息怒。”

镇南王本来有满肚子的火气要发,没想到南宫玥认错的态度如此诚恳,心头原本蹭蹭蹭往上冒的火苗仿佛瞬间被倒了一桶凉水般,冷静了不少,便随意地又训了几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之类的话。

南宫玥低眉顺目地一一应了。

眼看着这一幕,卫侧妃不禁感叹:世子妃果真大气得很。正想着,就听镇南王问道:“玉姐儿如何了?”

卫侧妃忙道:“良医正在煎药。玉姐儿刚用过姜汤,现在在屋里歇着呢,王爷可要去瞧瞧……”

说话间,镇南王随着卫侧妃进屋去探望幼女,而南宫玥则告退了。

出了院子后,南宫玥看了百卉一眼,吩咐道:“百卉,你去一趟小花园……”

虽然南宫玥只说了一半,百卉立刻心领神会,快步退下。

南宫玥带着画眉先回了碧霄堂,这才刚踏进屋,莺儿就迎了上来,表情有些古怪。

“世子妃,”莺儿禀道,“刚才鹊儿姐姐派人传话来说,良医给梅姨娘诊脉后,发现梅姨娘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因为刚才救五姑娘,脉象有些有些不好,有滑胎的苗头,现在良医正诊着……”

话语间,一阵挑帘声响起,闻声而来的萧奕从小书房里出来了。

他当然也听到了莺儿的禀告,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头,那表情仿佛在说,今儿还真是够热闹的。

好戏一台接着一台!

南宫玥也是嘴角微勾,这还真是巧了!

萧奕对镇南王的这些妾,根本一个也认不全,对于要添一个庶弟还是庶妹也都懒得理会,他只心疼南宫玥劳累,忙拉着她坐到美人榻上,殷勤地拿着白玉糕喂她,口中则满不在乎地说道:“阿玥,你别管这些事了,来,吃点东西。”

南宫玥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糕点,心想:王府子嗣单薄,想必镇南王在得知这一“喜事”后,会对这个宠妾更加怜爱有加了……

一小碟的白玉糕没一会儿就吃了七七八八,跑了一趟小花园的百卉也回来了,手里多了一段圆木,或者说,是一段断开的栏杆。

那段栏杆被百卉呈了上来。

萧奕拿在手上,只扫了一眼,就笑了。

正常受外力折断的木棍其截面应是毛糙的,可是这一段栏杆的断面,有一半是平整的,很显然,是有人暗中用刀把栏杆砍了一半,因此脆弱的栏杆只要稍稍一受力,就承受不住地折断了。

萧奕随手把它扔到案几上,伸出一根食指在其中一段栏杆上推了一下,那栏杆就顺着桌面骨碌碌地滚了过去……

他笑得眯了眼,眼中迸射出凌厉的杀气,道:“既然是有人作鬼,打杀了便是。”

他没有指名道姓说谁在“作鬼”,但是众人都心知肚明。

------题外话------

二更在12点。

今天书评区有小活动,凡留言的都有18潇湘币,并会在留言的姑娘中抽取若干,大奖是奕&白抱枕,其他是官语白Q版挂件。

QQ书城也一样,会在今天内留言的人中间抽取若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