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4遗书(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萧奕话音落下的那一瞬,栏杆从桌面滚落,“咚”的一声落在地上,又骨碌碌地往前滚去。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凝重,直到一声激动的猫叫突然响起,“喵呜——”白猫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兴冲冲地朝滚动的栏杆扑了过去,用爪子推啊滚啊又抱着咬啊……

“噗——”萧奕哈哈大笑出来,笑得前俯后仰,好像一个顽皮的大男孩。

南宫玥忍不住也跟着笑出声来,屋子里一片轻松愉悦。

丫鬟们看着猫小白,却是有些纠结,现在是该由着它玩,还是赶紧抱走它呢?

没等她们纠结完,白猫已经觉得无趣了,轻盈地从栏杆上跃过,然后大摇大摆地出屋了。

南宫玥目送它离去,跟着,她俯首看向地上的一段栏杆,唇角微微翘起,说道:“呵,左不过也就这些手段罢了。”

这事儿处置起来其实简单的很,就算没有真凭实据,但一个妾而已,又不需要弄得像官府审案一样人证物证俱全什么的。

只不过……

梅姨娘颇得镇南王的宠,偏偏如今又有了身孕,这就有些麻烦了。

好不容易,阿奕和他父王的关系才有所缓和,若随意处置,很有可能让父子俩的关系再次变得僵化。

这几年,南疆连接面临外乱,无数将士们付出了鲜血和生命,阿奕更是身先士卒,浴血拼杀,这才换来这来之不易的和平,守住了这片疆土。现在看似太平,但其实外患未净,一则周围小国还有蠢蠢欲动之势,二则朝廷对南疆始终怀有忌惮之心。外患未净之际,绝不能再有内忧了。

再者……

想起萧奕前世那种种不堪的名声,南宫玥的秀眉微微蹙起。

今生,既然阿奕有了她,她就不会再让内宅的这些乌糟事影响到他。

南宫玥含笑望着萧奕,说道:“……阿奕,内宅自有内宅的处事之道,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闲着也是闲着,慢慢陪她玩儿便是。”说着,她漫不经心地吩咐道,“梅姨娘救五姑娘有功,赏白银一百两。鹊儿,你去办吧。”

鹊儿脆生生地应了一声“是”,屋里的丫鬟们全都抿唇轻笑。

萧奕没有说话。

他深深地看着南宫玥,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只有她,也只映得下她。

他的臭丫头总是这样,万事替他考虑周全,而他为她做的始终是太少。

他忽然大臂一伸,将她紧紧地揽入自己怀中,他的脸埋在她的颈窝里,汲取着她身上散发的馨香……

丫鬟们互相看了看,有志一同地默默后退着。

南宫玥不好意思地推开了萧奕,说道:“阿奕,我们还要陪外祖父去用晚膳呢。”

萧奕怔了怔,这才想起了自己还约了官语白一起去听雨阁陪方老太爷用晚膳的事。他一脸委屈地蹭了蹭她,这才不舍得放开了手臂。

南宫玥心里松了口气,迫不及待地拉起萧奕的手,道:“我们赶紧过去吧,别让外祖父久等了。”

两人说笑着往听雨阁去了。

说到底,梅姨娘之流,还未曾被他们放在眼里。

一进听雨阁的院子,他们就看到小四百无聊赖地坐在树枝上赏着空中淡淡的明月,他只是轻飘飘地瞥了萧奕他们一眼,就继续抬头望着昏沉沉的天空。

看来官语白比他们早到了一步。

听雨阁的一个小丫鬟在前面给两人领路,还未进门,就听到了方老太爷爽朗的笑声:“……语白,这几幅画是我这趟回和宇城从老宅的库房里找到的,你来替我品鉴一下。”

官语白含笑道:“这一幅《万马奔腾图》是当朝书画大师柳久人的作品吧?”

“语白你的眼光果然好。”方老太爷更欢喜了,滔滔不绝地说着,“这是柳久人早年之作了,他年轻时自号青山居士,这画卷右下角盖的这方印也是柳久人自己所刻,虽然刻艺还有些生嫩,但是已经自成一派。”

话语间,南宫玥和萧奕步入书房旁的一间画室中,只见官语白正站在悬于墙上的一幅水墨画前,轮椅上的方老太爷就坐在他身旁。

方老太爷对着小夫妻俩招手道:“阿奕,阿玥,你们可来了。”说完,他又赶紧吩咐起丫鬟们摆膳。

萧奕和南宫玥走上前去,齐齐地给方老太爷行礼。

看着这对金童玉女,方老太爷笑得是合不拢嘴。

此刻,三个年轻人站在那里,皆是人中龙凤,举世罕有,看得方老太爷心中暗暗赞叹。

萧奕听官语白和方老太爷刚才在讨论柳久人的画,便随意地扫了一眼墙上的那幅《万马奔腾图》,心念一动,说道:“小白,我记得你的生辰快到了吧?这样吧,我送你一匹宝马!我挑马的眼光可是很好的!”

“语白,你生辰快到了啊。”方老太爷笑着接口,兴致勃勃地说道,“正好我这次从和宇城淘了些上好的印石,你从中选一方吧?”

官语白失笑:“方老太爷,阿奕,离我的生辰还有好几个月呢。”

一旁的南宫玥半垂眼帘,暗暗发笑,这外祖孙俩就喜欢给人送礼,她可不觉得官语白有机会拒绝。

果然,萧奕笑眯眯地又道:“正好,要挑匹好马也需要费些时候,等小白你的生辰到了,我这宝马也就送到了。”

方老太爷在一旁颔首附和,捋了捋胡须,随口问道:“语白,你今年多大了?”

官语白含笑回道:“再过几月就二十有四了。”

时光飞逝,眨眼就七年了,他眸中一暗,又若无其事地笑了。

方老太爷心里有几分唏嘘,官语白虚长外孙萧奕几岁,可是外孙未及弱冠,就已经成家立业,而官语白却孤家寡人……

“语白,你可曾定过亲?”方老太爷以长辈的姿态和蔼地问道。

官语白拿着茶盅的手停顿了一下,摇了摇头,平静地道:“从前在边关,战事繁忙耽误了亲事……后来家里出了变故。”说着,他乌眸一暗,温润醇厚的嗓音中透出一丝涩意,“如今我孑然一身,无牵无挂,也乐得逍遥自在,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官家满门只剩下官语白一个,也难怪官语白心性大变,方老太爷有些唏嘘,但也没有劝什么。他这把年纪又经历了人生的一次次大变,早已经看开了许多。人生在世也不过是几十年,无愧于心就好!

他慈爱地一笑,道:“语白,我听阿奕说过几天就是春猎,你和阿奕他们好好去玩玩,年轻人就应该肆意些,别学我这老头子成天窝在屋子里。”

官语白当然明白方老太爷的一片好意,含笑应了。

萧奕在一旁笑吟吟地说道:“外祖父,小白他已经答应了寒羽要带它出去狩猎,他可不敢食言!”

一句话逗得大家都大笑不已。

这时,丫鬟来禀说,晚膳已经摆好了。

于是萧奕便推着方老太爷的轮椅往堂屋去了,南宫玥和官语白也紧跟在后方。

方老太爷自己平日里吃得很清淡,但是知道萧奕好肉食,于是这一大桌晚膳就变成了肉的十几种做法,肉的种类也多种多样,从猪肉、鱼肉、鸡肉、鸭肉到虾肉蟹肉,一应俱全,南宫玥有些好笑,取笑地看了萧奕一眼。

萧奕不以为意,拿起筷子大快朵颐。

他就是喜欢吃肉!

他不止自己吃,还招呼大伙儿吃,不知不觉,南宫玥和方老太爷就被他哄着多吃了半碗饭。

这一顿晚膳本来吃得宾主皆欢,却不想,膳后上热茶和瓜果的时候,听雨阁的小丫鬟突然来禀说,镇南王派人过来求见世子爷和世子妃。

很快,一个蓝衣丫鬟就被人领着朝堂屋的方向来了。

一旁的鹊儿眼帘微微一动,俯首在南宫玥耳边道:“世子妃,这是梅姨娘院子里的丫鬟。”

南宫玥眸光一闪,唇边划过一抹似笑非笑。

她轻啜一口杯中热茶,就见那蓝衣丫鬟提着裙裾走入堂屋中,先是给众人行礼,然后恭声道:“世子妃,梅姨娘落了水,身子不适,王爷命奴婢请世子妃过去给梅姨娘看看……”

她话音还未落下,就听一个懒洋洋的男音淡淡地说道:“来人,拖下去杖责二十大板!”区区一个人妾还敢让阿玥去替她瞧?真是好大的脸啊!

蓝衣丫鬟猛然抬起头来,委屈地嗫嚅道:“世子爷,奴婢只是传王……唔!”

她的话没机会说完,下一瞬,她的嘴就被两个婆子一把堵上了,饶是她再挣扎也说不出话,挣脱不开,眨眼间就被婆子们粗鲁地拖了下去。

南宫玥放下茶盅,脸上笑容不改。

镇南王虽宠妾众多,可为了最好面子,也不喜有人恃宠而娇。因而,南宫玥并不认为,他会让自己这个堂堂的世子妃、嫡长媳去为一个妾诊脉。

这是有人故意在阳奉阴违还是别的什么用意,就有些意思了。

南宫玥鹊儿微微颌首,示意她去请良医。

鹊儿立刻领会了意思,屈膝退下。

这个小小的插曲很快过去,没在众人心中留下一丝涟漪。

晚膳后,南宫玥和萧奕推着方老太爷绕着院子消食、赏月去了,而官语白对画室的那些画颇感兴趣,得了方老太爷的允许,留在画室赏画。

方家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方老太爷收藏的画作自然也不简单,这画室中的数十幅字画幅幅都是精品,官语白在画室中走了一圈后,一一细赏了一番,又停在那幅柳久人的那幅《万马奔腾图》前,赏鉴了好一会儿后,正欲离开,他忽然注意到了什么,眸光一闪,步子又顿住了。

官语白抬手,修长的手指在画作的丝绸裱褙上摩挲了一下,若有所思。

一阵轮椅声伴随着挑帘声响起,萧奕推了方老太爷进来,方老太爷见官语白站在那幅《万马奔腾图》前似是凝视,便笑道:“语白,原来你这么喜欢柳久人?”

官语白直觉地想否决,就听方老太爷接着道:“难得语白你喜欢,若非这幅画是故人所赠,就算送于语白你又何妨?”

说着,方老太爷的目光也落在了那幅画上,眼神中有几分怀念,几分惆怅,更有几分叹息与哀伤。

官语白和萧奕都隐隐感觉到这故人是“故人已去”的“故人”。

“方老太爷,敢问这幅画是何人所赠?”官语白状似无意地问道。

一句话却把方老太爷的目光又引向了萧奕,这屋子里的人都是聪明人,皆若有所思。

难道说是……

果然——

方老太爷有些怀念地说道:“这还是阿奕的祖父当年所赠。”

萧奕愣了一下,笑吟吟地摸着下巴道:“这倒是像祖父的眼光。”

老镇南王本是粗人一个,什么琴棋书画一窍不通,而刀马剑等等的,就无一不通。柳久人这幅《万马奔腾图》颇得战马精髓,所以才入了老镇南王的眼吧。

不过,祖父会以画赠友,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官语白眸光一闪,抱拳道:“方老太爷,不知道可否将这幅画借我带回去细赏一番?”

方老太爷见他喜欢,自然是爽快地应下了。

官语白亲自将画卷取下,又仔细地卷了起来,放入长长的画匣子中,那慎重细致的动作看得萧奕眉尾一挑,不知道为何,萧奕感觉有些不对劲,却是不动声色。

几人在画室中又待了片刻后,方老太爷献宝似的带着他们一一看了他收藏的珍品,官语白这才告辞。

看天色不早,萧奕和南宫玥也跟着离开。

三人出了听雨阁后,没等官语白开口,南宫玥就体贴地说道:“阿奕,我先回去了。”

迎上南宫玥了然的眼眸,萧奕就明白她也发现了官语白的异状。

三人在院子口分成两路,南宫玥回了自己的院子,而萧奕和官语白则去了萧奕的书房。

“砰。”

书房门关上后,萧奕就迫不及待地问:“小白,你发现了什么?”

官语白取出画匣子中的那幅画,再次摸上了画作上方的丝绸裱褙,肯定地说道:“阿奕,我刚才偶然发现这裱褙中应该另有夹层。”凡裱褙必两层,常被用来藏物。

刚才,官语白就是在赏画时注意到画作上方的裱褙似乎比下方的厚了些许,这才发现这幅画另有玄机。

当得知这幅画是来自老镇南王时,官语白贸然提出借画一赏。

萧奕的手指也抚上了那丝绸裱褙,指尖微微一颤,果决地说道:“打开看看。”

官语白点了点头,忙碌了起来。

他们当然可以简单粗暴地撕开裱褙,可是谁也不想这么做,官语白小心地取下了上方的画轴,又用笔尖蘸水,润湿裱褙的边缘,然后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撕开……丝毫没有伤害到这幅画。

果然,撕开了裱褙的边缘后,中间就是中空,一张信纸,或者说,一张写满了字的绢布从两层裱褙间露出一角。

官语白和萧奕下意识地互看了一眼,然后由官语白小心翼翼地取出了那张薄如蝉翼的绢布,平展在书案上。

萧奕只看了绢布一眼,就肯定地说道:“是祖父的字迹!”

这是老镇南王留下的信,无论是否指名留给萧奕,萧奕作为长孙都有权优先处置,官语白体贴地避到了一边。

萧奕缓缓地读着那封信,用食指沿着那一行行文字一字字地往下默读,昳丽的脸庞上再也看不到一丝的笑意。

即便是没有看到信的内容,只是看萧奕的表情,官语白也能猜到这封信的内容必然是事关重大,关系到王府,不,或者说是整个南疆。

不知不觉中,官语白的心中也浮现了一层淡淡的阴霾……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