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5挑拨(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奕凝视着那封信,指尖不自觉得用力,微微颤抖。

根据信中所述,早在十几年前,老镇南王发现了方家有人与百越暗中有所勾结,百越更是得了方家在西格莱山的一座盐矿。

老镇南王本想借着那盐矿挖出隐藏在方家的毒瘤,却不想反而调查出一个更大的秘密,原来过世的儿媳大方氏的舅家安家的背后竟然是由百越人在扶持的,甚至百越人借着安家渗透到南疆的各个角落。

而最重要的是,孙儿萧奕的身上也流着安家的血脉,萧奕是未来的镇南王,身上绝不能留有如此为人诟病的污点。

老镇南王从西格莱山回来后,想了又想,决定此事还是不能光明正大地办,必须暗中查证然后暗中解决。

因此事牵扯甚广,老镇南王也担心万一有什么不测,真相会永远隐藏于阴暗之中,于是就特意在这幅画中留下了这封信,并把画赠于方老太爷;另一方面,他担忧丧母的萧奕将来没有依靠,便把萧奕托付给了忠心耿耿的赵大管事,并亲自为他择了几个托孤之人……

萧奕的食指停在了信最后的落款上,浑身僵直。

祖父素来不喜文墨,也从来没有以字画赠过人。他恐怕是觉得若是真有万一,外祖父会因此生疑而好生检查这画,只是,他也许万万没有想到,外祖父会在他去世后不久“卒中”,这幅画也因此尘封了十几年……

若非小白注意到,恐怕这封信将会永远封存于此。

萧奕好一会儿都没说话,只觉得心湖中一阵波涛汹涌,就像是暴风雨夜的海面,一波波的怒浪嘶吼着,咆哮着,他又恨又怒又感动……

眼眶中涌起一阵酸涩的感觉,萧奕闭了闭眼。

原来祖父的死果然如他所料是有隐情的。

原来祖父对自己如此看重,甚至是为了自己才会害了他老人家……

“阿奕……”

萧奕的样子实在是有些不对劲,官语白忍不住出声道。

好一会儿,萧奕抬眼道:“小白,我没事。”

他平日里总是笑吟吟的桃花眼,幽暗一片,如同那墨色的夜空中星辰黯淡,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萧奕示意官语白过来,然后把那绢布递给了他。

官语白快速地将信看完,眼中微微叹息。

老镇南王雄才伟略,战场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可是一旦涉及家事、涉及亲人,难免行事有所顾忌,才给了小人可趁之机!

然而,类似的顾忌他同样也有,就如同上次他阻止萧奕堂而皇之的用勾结百越的罪名处置安家一样。

说到底,也是因为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傲视万物。

不过……

“阿奕,我们会做到的。”

官语白一眨不眨地盯着萧奕的双眼,缓缓地说道。

他们会给老镇南王和先王妃报仇,他们会让那些罪人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价,他们会把南疆建立成他们心目中的南疆。

片刻后,萧奕缓缓地笑了,右眉一扬道:“那还用说吗?”

他们当然可以的!

夜渐渐深了,两人没再多说,各自回了住处。

南宫玥已经沐浴更衣,却没有入睡,倚靠在窗边等着萧奕。

她心中有些担忧,可是那一丝担忧在看到萧奕的那一瞬,却化成了灿烂的笑靥,也消散了萧奕心中最后的一丝阴霾。

是啊!

祖父当时只有他一人,可是自己不同。

他有阿玥,有小白,有了他们在他的身旁,他就不是孤立无援,就不用担心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暗箭流矢。

萧奕在南宫玥身旁坐下,右臂搭在她纤瘦的肩膀上,把她揽入他怀中,然后从怀中掏出祖父留下的那封信递给了她。

就着窗外淡淡的月光,南宫玥凝神看着那封信,越看越是心惊。

有些事之前他们还只是猜测,没有实际的证据,但是老王爷的这封信就是铁证。

她捏着信纸的素手微微用力,半垂眼帘,遮住眸中的异色。

前世,萧奕没能救下方老太爷,当然也没机会见到这封信,所以萧奕一直不知道他不是孤身一人,不知道他身后其实一直有人守护着他……

等到官语白病逝后,前世的萧奕就再没有了牵挂,没有亲人,没有友人……

即便是打下了这片天下,也不能挽救他的孤独。

想着,南宫玥心中一阵抽痛。

所幸,老天爷还是怜惜自己和萧奕的,所以他们才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

夜静悄悄的,一阵阵微凉的夜风吹过,倚靠在窗边的两人却不觉得清冷,彼此互相依靠着,心口暖烘烘的。

他们,何其幸也!

夜渐渐深了,又是一夜过去。

萧奕已经重新打起了精神,而那张绢布则被南宫玥锁在了一个花梨木的小匣子里,与老王爷留给萧奕的那封遗书放在一起。

尽管战事暂时已歇,萧奕每日还是会准时去一趟骆越城大营。

送走了萧奕,南宫玥便去攸宁厅,一边处理着琐事,一边听那些前来“表忠心”的嬷嬷们说起镇南王因梅姨娘有孕欣喜若狂,大肆赏赐,几乎搬空了一间库房云云。

世子有赫赫军功在身,在军中和民间亦是威望非凡,再势力的下人也不会以为一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会动摇世子爷的地位。

南宫玥饶有兴致的听着,就全当是解闷儿,等事情都处理妥当后,这才打发了这些嬷嬷们,回了碧霄堂。

刚走进院子,画眉兴冲冲地迎了上来,说道:“世子妃,您可回来了,城里一家叫‘首案红’的花铺刚送来十几盆牡丹花,有几盆极为罕见,奴婢以前在王都竟是从不曾见过。”

瞧着丫头话中句句透着表功的意思,南宫玥倒是生了兴趣,随着她过去了。

院子里,十几盆五彩缤纷的牡丹花或放在半人高的花架上,或摆在青石板地面上,争奇斗艳,此刻,那一朵朵娇艳的牡丹花还未完全盛开,半放半待,但已经露出百花之王的明艳霸气。

“世子妃,您快看。”画眉把南宫玥引到了花架前,指着上面的一盆牡丹说,“这盆牡丹可真好看。”

那是一盆大红牡丹,却不是普通的红牡丹,枝头的花朵主体为鲜艳的大红色,但花瓣之间又夹杂着如雪的白色,红白斗色,让人眼前一亮。

之前门房派人来通传说有花铺来献花,画眉本来只打算随便看看,心想着若是有好的,就挑几盆买下,谁想这家“首案红”送来的牡丹竟如此出挑,饶是画眉自认在王都也见过不少品种优异的牡丹,也是惊为天人。

一旁的莺儿蹲下身,惊叹不已地看着地面上的几盆花,眼睛闪闪发亮。

南宫玥细细地打量那盆“红白斗色”一番,笑着赞道:“这位师傅嫁接牡丹的技术自成一派,当得起‘花师’之称。画眉,你待会儿去传话给那家花铺,让他们再送些牡丹过来,若是有别的花卉,也可以一并送来我瞧瞧……”

画眉屈膝应了一声,便见百卉绕过屋子快步走了过来。

“世子妃,”百卉走到近前,屈膝禀道,“奴婢去小花园里问过了,这花园里的管花木和洒扫的丫鬟婆子大都知道五姑娘每日会去喂鱼的事。还有苑心湖旁那个亭子中,临湖的那半圈栏杆都被人动过手脚了。”也就是说,无论萧容玉昨日靠在哪根栏杆上,她都会掉入湖中。

南宫玥漫不经心地摩挲着一朵牡丹花,嘴角勾出一抹轻笑。

果然,这次的下水救人,是梅姨娘自己布下的局。

莺儿抬起头来,和画眉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画眉揣测着说道:“世子妃,您说这梅姨娘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为了争宠?”为了讨王爷和卫侧妃的欢心?

丫鬟们有些惊疑不定,就听南宫玥肯定地说道:“非也。”

整件事表面看来似乎是王府后院的争宠手段,但是妻妾争宠为的是排除异己以及稳固自己在后院中的地位。

梅姨娘下水救人自然不是为了前者,那就只剩下稳固她自己的地位了,可是,还有什么比她肚子里的孩子更能保证她的将来呢?!“

镇南王府已经好几年没有子嗣出生了,无论梅姨娘将来诞下的是儿亦或是女,好歹是终身有了依靠,远比她救一个王府姑娘的价值要更高。

百卉若有所思,倒是画眉和莺儿还是一脸茫然,于是南宫玥笑了笑,淡淡地说道:”梅姨娘已怀胎两月,不可能毫无知觉。以她腹中的孩子作为赌注来争宠,万一因此而滑胎,她也许能得来镇南王一时的怜惜和卫侧妃的愧疚,却丧失了立身之本,岂不是本末倒置,得不偿失吗?

画眉了然了,点头道:“世子妃说得是,但凡梅姨娘有点脑子,就不会傻得做出这样的蠢事来。”难道说这其中有什么阴谋?!

南宫玥但笑不语,是啊,梅姨娘又不是个蠢人,可是她却偏偏闹了这一出,显然还别有目的。

那么,梅姨娘又是为了什么呢?

南宫玥盯着那朵朵赤红色的牡丹,任由自己的视野充斥着那一片血一样的红色……

据南宫玥所知,这梅姨娘是去年乔兴耀夫妇回黎县的乔府探亲时带回骆越城的。依乔大夫人所言,她是看到梅姨娘在路边卖身葬父,才会一时起了怜悯之心,把人买了回来,并带回了乔府,仔细调教了一番后,送来给了小方氏作了丫鬟。

最后她却因容貌与先王妃有七八分相似,入了王爷的眼,飞上了枝头。

正想着,鹊儿回来了,一双机灵的眼眸熠熠生辉。

南宫玥闻声看去,一早她就给百卉和鹊儿分别布置了差事,让百卉去小花园,让鹊儿去了趟正院,看来鹊儿也有所收获。

“世子妃。”鹊儿上前回禀道,“前几日……就在您和世子爷把账册交给王爷的当日,梅姨娘曾去正院向夫人请过安,当时夫人还把丫鬟婆子都赶了出来,两人在屋子里至少关了半个时辰。”至于到底说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可是以夫人的性子,想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

南宫玥凝神思索着,梅姨娘会被抬为姨娘,显然是出于小方氏的意愿,否则一个正院的丫鬟,哪怕和先王妃长得再像,也难有机会见到镇南王。

小方氏把梅姨娘给了镇南王应该是有她自己的打算,或是为了争宠,或是为了吹枕边风,又或是为了别的种种。

在账册事发后,梅姨娘就闹了这一出出来,难道是小方氏为了分家产的事,才病急乱投医了?

南宫玥揉了揉眉心,总觉得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但是现在的线索还是太少。

不过,她们若是有所图,必然会再有所作为。

这事也不急在一时。

南宫玥暂时抛下这些烦心事,目光下移,去看那几盆放在地上的牡丹,一下子注意到一盆黄牡丹,欣喜道:“这姚黄不错。”

莺儿见主子对这盆黄牡丹感兴趣,就小心翼翼地把它捧到了花架上。

南宫玥俯首细细赏鉴,姚黄是牡丹四大名品之一,姚黄色在牡丹花中极为珍贵,也非常考验嫁接的技术,曾经王都有一家花圃专门给人嫁接姚黄,要价千两,还供不应求。

这位花师果真技艺不凡,南宫玥倒有几分兴致想去这家首案红的花圃里看看了。

南宫玥挑了几盆花吩咐丫鬟们搬进屋子去,又给萧霏也挑了一盆姚黄,命人送去。

等她从后院出来后,就吩咐画眉把她给萧容玉准备的礼物拿上,打算去卫侧妃那里探望萧容玉,谁想还没来得及出门,倒是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口口声声地说,王爷体恤梅姨娘有孕,想给梅姨娘开个小厨房,让世子妃去办。

南宫玥也没与那小丫鬟说话,直接就百卉把人给打发走了。

画眉眉宇紧锁,这梅姨娘这才刚有了身子,就上蹿下跳的,一会儿请世子妃过去给她诊脉,一会儿又想开什么小厨房,行事实在是张狂轻佻。

而且,这才刚怀上呢,以后怀胎九月,岂不是还有的闹腾?!

画眉和莺儿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南宫玥一起往卫侧妃的院子去了。

南宫玥抵达的时候,萧容玉正坐在床榻上皱着小脸喝苦药,卫氏就守在女儿身旁,好言哄着。

萧容玉乖巧地一鼓作气把药给喝了,南宫玥正好送上自己的礼物作为奖励,那是一个五彩缎带编的小球,是手巧的莺儿编的,小球的中心编进了一个铃铛,因此当摇晃小球或者滚动小球时,就会发出清脆的铃声,逗得女娃娃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汤药中有安神安眠的效果,很快,萧容玉就困倦地揉了揉眼睛,卫氏急忙哄女儿入睡。

待萧容玉发出绵长的呼吸声后,南宫玥和卫氏一起去了东次间小坐。

丫鬟很快就为两位主子上了茶,卫氏捧起茶盅,但又放下,似乎有些迟疑,但还是说道:“世子妃,妾身听闻梅姨娘昨晚胎气不稳,去请世子妃诊脉,今日又想请世子妃开小厨房,世子妃都没许……”

南宫玥抿了口茶,笑而不语。

卫氏微微蹙眉,又道:“世子妃是聪明人,有些事轮不到妾身置喙。但妾身若是不说,心里又过意不去。”

“卫侧妃有话直言便是。”南宫玥毫不避讳地直视卫氏。

卫氏理了理思绪,终于道:“世子妃最好多加留心,妾身觉得这梅姨娘行事有些古怪,她频频挑事,若说是争宠实在不高明,妾身倒觉得她像是在挑拨王爷与世子爷……”说着,卫氏眸中露出一丝不屑,这梅姨娘实在是不聪明,哪怕她腹中是儿子,也不过是庶子,还能动摇世子的地位?

挑拨?南宫玥缓缓地眨了眨眼,一瞬间醍醐灌顶,似乎想到了什么……

------题外话------

二更是12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