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殉葬(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月,春光潋滟晴方好,本是出游踏青的好日子。

在满城灿烂的春光中,王都的恭郡王府却彷如还处于严冬之中,府里府外都挂起了一条条刺眼的白绫,空气弥漫着一种阴郁哀伤的气息。

郡王府中,正院的灵堂里不时可以听到歇斯底里的哭灵声,而白慕筱的星辉院里,则是一片死寂,仿佛这郡王府的一切都与这里无关似的。

“侧妃,”碧痕手里捧着一个木制托盘,托盘上放着一套白色的衣裙,小心翼翼地对着白慕筱道,“今日王妃要出殡,阖府上下都要去为王妃哭灵,您是不是也换上孝服……”

碧痕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自从小公子去了以后,主子的脾气就越来越古怪了。连她和碧落有时候都有些怕主子。

一身淡青色衣裙的白慕筱正倚靠在窗边,看着窗外,院子里种了好几棵柳树,如同鹅毛大雪般的柳絮随着微风纷纷扬扬地落下。

白慕筱看也没看碧痕一眼,冷冷地说道:“就说我还没出月子,不过去了。反正也不差我这一个。”这不是还有那个摆衣吗?!

说着,白慕筱的眼神更冷,更为阴郁。

她的孩子没了,却因为年幼未足月夭折,是为短命,不能设灵位,不能办丧事,不能入祖坟,只能放在一个木匣子里草草埋葬……

白慕筱握紧了双拳,白皙的手背上青筋凸起。她的孩子本该是人中龙凤,永享富贵尊荣,可是却被崔燕燕那恶毒的女人害死了。

崔燕燕死有余辜!她恨不得她死无葬身之地,要她为杀子凶手哭灵,休想!

碧痕和碧落交换了一个眼神。主子说得也不无道理,只要王爷不勉强,这府中也没人敢置喙什么!

碧痕正打算退下,就听白慕筱唤道:“碧痕。”

白慕筱眸中幽暗冷寂得仿佛无底深渊般,碧痕心中打了个寒颤,躬身待命。

白慕筱缓缓道:“你去正院看看……”

韩凌赋答应过她,不止是崔燕燕,崔燕燕所有的帮凶都要给他们的孩子陪葬!

碧痕恭敬地等着白慕筱吩咐,谁知道她又突然话锋一转:“算了,还是我自己走一趟。”

说着,白慕筱站起身来,随意地抚了抚自己的衣裙。

她要亲眼看着那些帮凶“殉葬”,方能解她心头之恨!

碧痕噤若寒蝉,随着白慕筱一起去了正院。

越靠近正院,四周悬挂的白绫就越多,一片愁云惨雾,下人们的哀嚎声自正院此起彼伏地传来,越来越清晰……

白慕筱不紧不慢地走着,清丽的脸庞上面无表情,没有一丝动容之色。

正院的院子口,守着一排膀大腰圆的婆子,每一个都是披麻戴孝,像是一尊尊门神似的站在那儿。

那些婆子们一看白慕筱来了,赶忙恭请她进去。

院子里的青石板地面上,跪了一地的素衣奴婢,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个白色的小瓷杯,看来如丧考妣。

一个面目森冷的管事嬷嬷带着一帮子婆子冷眼俯视着那些人,阴阳怪气地说道:“能为王妃殉葬,那是你们的福气。”

话语间,那些婆子朝那些奴婢围拢,大有要帮她们一把的意思。

碧痕飞快地扫了她们一眼,目不斜视地跟在白慕筱身后,她只觉得正院里的气氛里阴沉压抑,真是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

白慕筱似乎毫无所觉,悠然地提着裙裾走进了灵堂。

灵堂中,一副沉重的黑漆棺椁停在正中,正前方的牌位上赫然写着:恭郡王妃崔氏之灵位。

白慕筱冰冷的目光停在了那个牌位上,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浅笑。

即便她崔燕燕曾经多么风光,让自己不得不对她屈膝,可是现在呢?

也不过是一个牌位,一副棺椁罢了。

灵前,一身披麻戴孝的摆衣正跪在一个蒲团上,小脸低垂,碧蓝的眼眸默默垂泪,看来哀伤不已。

她的身旁还跪着五六个管事嬷嬷和丫鬟,都是崔燕燕生前的亲信。

听到有人进灵堂的步履声,跪在地上众人都直觉地抬眼看去,崔燕燕的奶娘林嬷嬷眼中顿时迸射出仇恨的光芒,咬牙切齿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还敢来王妃灵前,你不就不怕王妃在天有灵找你算账吗?”

白慕筱轻蔑地看着林嬷嬷,根本就不屑理会对方,没有崔燕燕,像林嬷嬷这种人不过是可以轻易捏死的蝼蚁罢了。

白慕筱的这个眼神彻底地激怒额林嬷嬷,林嬷嬷臃肿的身体好像猛虎般一窜而起,朝白慕筱飞身扑了过去,嘴里嚷道:“贱人,我要杀了你为王妃……”

“筱儿小心!”

一个熟悉的男音紧张地从白慕筱身后传来,他一把揽过白慕筱拉到一边,同时右腿猛地踢出,一脚踢在了林嬷嬷的腹部。

林嬷嬷凄厉地惨叫一声,踉跄地一屁股摔坐在地上,狼狈不堪。

跪在蒲团上的摆衣视若无睹,起身行礼道:“见过王爷。”

不错,来人正是韩凌赋。

韩凌赋小心翼翼地将白慕筱揽入怀中,目露嫌恶地看着林嬷嬷,语气淡淡地对着身后的一个管事嬷嬷道:“黎嬷嬷,时间差不多了吧……”

不过寥寥数字,却透着一种森冷的气息,四周的温度陡然间下降了许多。

“是,王爷。”

那黎嬷嬷谄媚地急声附和道,然后对着带来的几个婆子使了个手势。

那几个婆子就皮笑肉不笑地走向了林嬷嬷等人,其中一个婆子双手捧着一个红漆木托盘,托盘上摆着一个个白色的小瓷杯,每个杯子里都盛了半杯褐色的液体。

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那杯子里的液体到底是什么,是一滴就能毒死一头猛虎的鸩毒。

林嬷嬷等人面如土色,浑身不住地颤抖着,她们这些人都逃不过一个死。

饮下这杯毒酒,就一了百了了。

这一刻,崔燕燕的一个贴身丫鬟终于控制不住情绪,整个人瘫软在地,崩溃得嘴里喃喃诅咒着:“白慕筱,你不得好死!是你害死了王妃,一定是你!妖女,你果然是妖女!”说到后来,那丫鬟已经有些疯疯癫癫的。

韩凌赋的眉头皱得更紧,浑身释放出一种凌厉的杀气,心里只觉得这些个下人真正是可恶,不仅帮着崔燕燕助纣为虐,事到如今,还要在那里妖言惑众污蔑他的筱儿!

那黎嬷嬷吓得心惊肉跳,怒斥道:“贱婢,真真是魔障了!王爷面前,还敢神神道道地胡言乱语!”跟着又吩咐那些婆子,“还不赶紧送她们一程!”

婆子们再不敢犹豫,一个个粗鲁地给林嬷嬷等人灌下了毒酒。

在一片咒骂声和哭泣声中,一个又一个的人倒在了灵前,她们的嘴角溢出暗红的鲜血,两眼瞪得凸了出来,显然是死不瞑目,一种死亡的气息弥漫在灵堂中……

几个办事的婆子看似镇定,心里其实也有些毛毛的,默念着阿弥陀佛,大概也唯有灵堂中的三位主子都是无动于衷……

白慕筱背对众人,柔顺乖巧地依偎在韩凌赋的怀中,小脸大半埋在了他宽厚的胸膛上,她略显发白的樱唇勾出一个清冷到近乎冷酷的笑意。

一直看着自家主子的碧痕敏锐地注意到了,眼皮猛地一跳,缩着身子移开了视线。

果然,姑娘她已经不是过去白府的那个姑娘了。

这个看似繁华的郡王府竟把姑娘逼到了这个地步!

难怪世人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

碧痕心里沉甸甸的,也不知道是在为白慕筱的变化感到恐惧,还是对她们主仆的未来感到茫然……

很快,随着最后一个丫鬟倒下,灵堂中彻底安静了下来,一片阴森的死寂,五六具了无声息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

黎嬷嬷心急火燎地命人把那些尸体都搬了下去,眨眼间,灵堂中又干干净净,冷冷清清,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但已经留在人心头的阴霾却会刻下许久许久……

接下来,就是崔燕燕的出灵仪式了。

按照大裕风俗,死者出灵时本该有其长子跪拜致礼,然后摔丧子盆,可是崔燕燕既无嫡子,也无庶子,所以就省了这个步骤,直接由一众下人协力把沉重的棺木抬起,在阵阵鼓乐声中移出了灵堂。

这是一场外人看似隆重、实则极为冷清的葬礼,哭灵的人只有侧妃摆衣,扶灵是恭郡王韩凌赋,而崔燕燕的娘家人甚至一个都没有出现……

对于白慕筱而言,在崔燕燕的棺木被抬出郡王府后,这场葬礼就已经结束了。

从此,崔燕燕就是尘归尘,土归土!

白慕筱径直地回了自己的院子,只觉得满身的晦气,便吩咐丫鬟侍候她沐浴更衣……

院子里的下人们都听说了灵堂发生的事,一个个都心惊肉跳,办起事来手脚利索极了。

一炷香后,穿着一件白色中衣的白慕筱坐在梳妆台前,一头散发着浓浓湿气的乌发披散在身后,碧痕仔细地帮她绞干头发。

白慕筱感觉头发有七八分干了,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道:“我累了,侍候我歇下吧。”

碧痕和碧落不由朝外头望了一眼,此刻太阳才刚刚开始西下,天空一片明亮,这才过了申时而已。

两个丫鬟互相看了看,最后由碧落出声提醒道:“侧妃,现在天色还早,您这个时候歇息,万一王爷来了……”那可如何是好?

白慕筱的嘴角勾出一个讽刺的微笑,用右手的食指卷着一缕碎发道:“王爷是不会来的。”顿了一下后,她脸上的笑意仿佛被冰冻似的越来越冷,“王爷他正要去见他未来的岳父呢。”

和韩凌赋纠缠了这么些年,曾经,白慕筱一直对他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但是如今她对他心冷了,没有了那些情情爱爱蒙蔽她的双眼后,有些事她也就彻底地看透了。

她可以肯定,以韩凌赋急功近利的性子,以他对皇位的渴求,他一定会在热孝中续弦。

韩凌赋此人,可说是无利不起早,比商人还要功利!

比如崔燕燕的死,表面上看来是他为了给她和他们的孩子报仇,但是实际上他到底是为何同意弄死崔燕燕,她心知肚明,若非为了他的利益考量,若非在他眼里,崔燕燕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他也只会让自己忍耐,让自己等待,如同过去的那无数次一般……

不过,对自己来说,原因到底为何不重要,只要达到目的就好!

现在的结果就是崔燕燕死了,崔燕燕的帮凶也死了!

想着,白慕筱的眼中闪过一抹快意,瞳孔中的墨色浓得快要溢出来了。

但是,这并非是终结,她的复仇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就该轮到那个放弃了孩子的父亲了。

------题外话------

月票!月票!

看在我这么勤奋的份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