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7我诈(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筱的脸色平静得吓人。

她在心里暗暗说道:孩子,你放心,娘会还你一个公道的,娘会让你在九泉之下安息的……

她仿佛是放下了心头的巨石,很快就放松地在床榻上沉沉地睡去了。

等她再次睁眼时,外面的天色早就昏黄的一片,只剩下西边还有半边红彤彤的夕阳。

听到内室中的动静,碧落挑帘进来了,屈膝禀道:“侧妃,摆衣侧妃在半个时辰前来了,让奴婢别惊扰了侧妃,一直等在外面。”

歇了个一觉后,白慕筱觉得精神好了不少,从床榻上起身,神态慵懒地说道:“你让她去东次间等我,我这就过去。”

碧落去传话,而碧痕则急忙伺候白慕筱更衣,又手脚麻利地给她梳了一个松松的纂儿,插了一支简单的竹簪,素雅动人。

白慕筱甚至懒得看镜中的自己,就直接起身去了东次间。

摆衣正坐在窗边的一把红木圈椅上喝着茶,她已经换掉了之前的那身白色麻衣,穿了一件素白色暗纹的襦裙,配上她清澈碧蓝的眼眸和绝美的容颜,不像是白衣带孝,倒是通身透出几分空灵的气质来。

一见白慕筱来了,摆衣急忙放下茶盅,起身相迎:“白妹妹。”

两人见了礼后,就隔着一张案几坐下了。

摆衣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白慕筱,见她不似憔悴悲痛的样子,心道:难道白慕筱还不知情?

她沉吟一下,试探地问道:“白妹妹,你可知道王爷在王妃下葬以后,去了何处?”

白慕筱似笑非笑地看了摆衣一眼,把手中的茶盅送至唇畔,轻啜了一口热茶。直到放下了茶盅,她才慢悠悠地启唇,语调犀利地说道:“当然是与三千营的陈指挥使有约。”

摆衣怔了怔,原来白慕筱知道……

可是既然白慕筱知道,她为何毫不在意呢?!她不是对韩凌赋痴心一片吗?

一瞬间,摆衣脑海中灵光一闪,明白了。

原来,韩凌赋和白慕筱之间早已经今非昔比……

想起近日发生的一件件事,摆衣心中了然了。就算是崔燕燕死了,却也已经在这两人之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隔阂。

对自己而言,这太有利了!

要是这两人情深不寿,她还需要筹谋该如何挑拨离间,一步步地让白慕筱与韩凌赋离心,才便于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没想到真是天助她也!

摆衣按捺住心中的雀跃,表面上故作亲昵地说道:“白妹妹,你终于想通了。男人而已,都是喜新厌旧,贪恋权势,你现在风华正茂,尚且如此,将来……”她叹息摇了摇头,好心劝道,“白妹妹,听我一句劝,男人哪比得上权利地位可靠!”

摆衣眸中闪过一抹讽刺,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什么男人与其他人不同,那也唯有“他”而已了……

白慕筱不耐地看着摆衣,懒得听她废话,直接问道:“摆衣姐姐,你今日来此不会就是为了与我说这些吧?”

摆衣笑容依旧,并不在意白慕筱的冷淡。她心中飞快地衡量了一番,开诚布公地说道:“白妹妹,明人不说暗话,令郎的事与我全无关系,我事先也全不知情。”

说到死去的孩子,白慕筱浑身一僵,像是瞬间被刺伤了。

她原本淡然的眼眸一下子变得犀利冷漠起来,冷冷地朝摆衣看去,那眼神要是能杀人的话,摆衣此刻恐怕已经死上百遍了。

摆衣沉着地应对道:“白妹妹,我本不该触及你的伤心事,但有些事还是开诚布公的好,免得你对我有所揣测。”说着,她幽幽叹了口气,“白妹妹,其实我与你并无任何的利害冲突。当初入府为侧亦不是我所愿……”她眉宇微蹙,想起那一晚的屈辱,绝美的脸庞不由露出一丝涩意,更多的是恨。

摆衣微咬下唇,恨恨道:“那一切都是遭奸人设计!白妹妹,你我都是女子,你想必也能明白,我们都是为时事所逼……”

摆衣虽然贵为百越圣女,上面却有奎琅令她不得不俯首遵命,而白慕筱更是身份低微,只能任人摆布,入府做了韩凌赋的侧妃……

白慕筱眉眼微微一动,似是若有所触。

摆衣心中一喜,知道自己说中了白慕筱的心事。

既然白慕筱对韩凌赋已经没有感情,看她的样子也对孩子的事没有释怀,显然,她应该是把一部分的账算到了韩凌赋的头上。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的谋算应该可以成……

她湛蓝的瞳孔中闪过一道锐芒,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用诱惑的语气道:“白妹妹,你是聪明人,该知道以你一人之力想要报仇是难如登天,你要不要与我合作呢?”

“你想如何?”白慕筱不答反问,没有直接答应。摆衣说得好听极了,但是百越狼子野心,而摆衣这个女人更是不简单,自己若是答应了,相当于与虎谋皮……

摆衣并不灰心,只要白慕筱想复仇,那么她一定会心动的……

仇恨这种东西就像是潜伏在人心中的魔鬼一样,只需要稍加添油加火,就能茁长成长,一发不可收拾。

摆衣从腰际的荷包中取出了一个婴儿拳头大的小瓷罐,打开后,放置于案几的中央,小瓷罐中褐色的药膏赫然映入白慕筱眼帘,一阵药香扑鼻而来。

这是……白慕筱瞳孔一缩,一下子想到了什么。

摆衣又将那小瓷罐的盖子盖上了,推到白慕筱跟前,“白妹妹,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

白慕筱还是没有说话,她又不是蠢人,摆衣这个时候拿出五和膏,是想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白妹妹,这件事只有你才能办到。”摆衣正色道。

白慕筱凝神盯了那小瓷罐好一会儿,抬眼道:“摆衣姐姐,贵国表面与王爷合作,可是背后却使如此的伎俩,让人实在是难以相信姐姐的诚意。”她语气中透着一丝讽刺。

摆衣既然来找白慕筱,当然早就想好了应对,从容道:“白妹妹,吾百越当然想和王爷合作,也很有诚意,可是王爷的为人,白妹妹你不是最了解不过吗?”她说得意味深长。

韩凌赋此人见利忘义,心胸狭隘,而且心狠手辣,如今崔燕燕的下场,等于就是其他人的前车之鉴。

“再说,白妹妹,你难道不想报仇吗?”摆衣定定地看着白慕筱。

接下来,屋子里陷入寂静中,好一会儿都没人再出声,摆衣也没再劝白慕筱,该说的她已经都说了。她相信白慕筱是聪明人,一定会做出对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好一会儿,白慕筱的右手忽然抬了起来,一把抓住了那个小瓷罐,小脸半垂,半明半晦……

心中只剩下一个人的名字:

韩、凌、赋。

就如同白慕筱所料,此刻,韩凌赋正在太白酒楼中密会三千营的指挥使陈仁泰。

太白酒楼三楼的走廊深处,一身青色常服的小励子谨慎地守在一间雅座外,雅座中,只有韩凌赋和陈仁泰,这间雅座两人已经来过数次,几乎每一次都相谈甚欢。

今日同样也是,一桌席面已经用得七七八八,陈仁泰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似是在试探,也似是在玩笑般说道:“王爷,末将听闻王爷有一宠妾……”

在韩凌赋成亲前,他和白慕筱的那点风流韵事在王都的各府之间早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更何况白慕筱还是恭郡王府唯一诞下子嗣的女人,虽然那孩子命薄,但终究可由此窥见韩凌赋对白慕筱的宠爱似乎非同一般。

韩凌赋淡淡地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道:“左右不过是一个妾罢了,妾即为半奴,她是个懂规矩的,从前便就时时服侍在王妃身侧,不敢怠慢,日后自然也会如此。若她胆敢有什么不守规矩之举,本王的王妃自可随意处置,本王绝不干涉。”

顿了一下后,他直视陈仁泰,允诺道:“陈大人且宽心,他日一旦大事成了,本王的王妃乃是母仪天下之人,是这大裕最尊贵的女人!”

是啊,一个妾而已,在正室面前又能翻出什么浪花来!陈仁泰被韩凌赋一番言辞说得心潮澎湃,握着酒杯的右手微微使力,心道:等将来韩凌赋登基为帝,那自己就是国丈了。

韩凌赋见对方意有所动,便站起身来,趁热打铁地躬身作揖,亲热地唤道:“陈伯父,只要伯父愿助赋一臂之力,何愁大事不成?!他日天下,陈伯父可与赋共享!”

陈仁泰咬了咬牙,五皇子虽是嫡子,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充满了莫大的变数。以如今朝堂上的局势,大皇子诚郡王已经彻底被夺了一切朝政之权,俨然失了圣宠,自身难保。剩下的就是顺郡王和恭郡王了,顺郡王有嫡妻有嫡子,哪怕自己得了从龙之功,也不过是个普通的朝臣。而恭郡王就不一样了,他提出的条件实在让人难以拒绝。

再者,以恭郡王的性情,昔日曾被皇上厌弃都能重新崛起,说不得真能登上那把至尊之位!

机会一去不复返……

陈仁泰心中终于有了决议,沉声道:“末将希望王爷能说到做到。”

言下之意,就是他同意了。

闻言,韩凌赋心中的一块巨石终于放下了。

早在去年年底,他就开始试着与陈仁泰交好,希望把他拉拢到自己这一边。

既然要拉拢人心,自然是要投其所好,一番调查后,韩凌赋得知陈仁泰的嫡长女,芳龄十九,却还待字闺中。照道理说,以陈仁泰的地位,女儿不该难嫁才是,只是那陈大姑娘性子刁蛮,本来是订过亲的,可是在过门的前一月,竟然把未婚夫的通房活活打死了。

这姑娘家如此凶狠,对方哪里还敢娶,便就退了亲,那之后,陈大姑娘的名声隐隐传了出去,又不肯低嫁到外地,婚事就耽搁到了现在。

在得知陈仁泰为了女儿的亲事发愁时,韩凌赋一开始是想为他女儿作媒,但后来想想,没有什么比姻亲更能捆绑两家了。崔燕燕如此不识抬举,崔家又没用,根本就帮不到他,他又何必再忍辱负重……

韩凌赋眼中闪过一道冷芒,然后殷勤地亲自为陈仁泰把酒杯斟满,温声道:“陈伯父,如今郡王府没有主母主持中馈,本王快及弱冠,却还未有子嗣,膝下空空,想必父皇会有所怜悯,为本王早择继王妃。明日一早,本王就会去向父皇请命。”

两人都心领神会地笑了,互相碰了酒杯后,仰首饮下杯中之物,接着将杯口朝向对方,表示一饮而尽。

接下来,这对未来的翁婿又在雅座中商议了一番后,这才一前一后地离开了太白酒楼,这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夜空中的银月和星辰都是一片黯淡无光,风雨欲来。

韩凌赋直接回了恭郡王府,第一件事自然是去见白慕筱。

摆衣早就已经离去,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而白慕筱也已经重新梳妆打扮过了。

“王爷,”白慕筱款款地迎了上来,看来柔情脉脉,盈盈福身道,“多谢王爷为孩子报仇。”

韩凌赋急忙扶住了白慕筱,揽着她的纤腰在罗汉床上坐下,一双乌黑幽深的眸子深深地看着她,仿佛他的眼里只有她。

“筱儿,你我之间何须言谢,再说,那是我们的孩儿……”

他说得情真意切,只可惜白慕筱已经再也不会相信他了。

这一切也不过是些哄她的花言巧语罢了。

但表面上,白慕筱还是感动地应道:“王爷说的是。”她柔顺地依偎到他怀中。

两人静静地坐了片刻后,韩凌赋便为难地又道:“筱儿,我很快就要续弦……你也知道,孤掌难鸣,为了我们的将来,我必须找到足够的助力,才能成大事,而且……”

“王爷,筱儿明白的。”白慕筱伸出一根纤细的食指按住了韩凌赋的薄唇,温顺地说道,“为了王爷,筱儿可以忍耐的。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若要成就大业,必然要有所牺牲。”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韩凌赋喃喃地念着,顿时精神一振,朗声道,“筱儿你说的是!”

还是他的筱儿懂他,谅他,爱他!

他必不会辜负了她!

白慕筱微微一笑,问道:“王爷,时辰不早,可要摆膳?筱儿知道王爷今日辛苦了,亲自给王爷熬了补汤,现在还是炉上煨着。”

“还是筱儿知道心疼我。”韩凌赋自然是含笑应了,只觉得崔燕燕走了后,自己的人生又开始顺畅了起来。

“王爷在此稍候,筱儿去看看补汤熬得如何了。”

说着,白慕筱就站起身来,并吩咐丫鬟赶紧摆膳,自己则去了后头的小厨房。

遣退了厨房的婆子后,小厨房里只剩下白慕筱一人。

炉子上正煨着一锅香气腾腾的人参炖乌鸡汤,汤水沸腾,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白慕筱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罐,眸色幽深地盯了它片刻后,就果断地打开了小瓷罐,舀了一勺放入汤水中。

“咕噜咕噜……”

汤水平静了一瞬,然后又剧烈地沸腾了起来。

白慕筱小心翼翼地从汤煲中盛了一碗,放在一个红漆木托盘上,亲自端了过去……

夜更深了,一场风暴隐隐地开始酝酿在天际。

次日一大早,早朝上风云骤起,一个大臣在百官面前义正言辞地上奏,以五皇子身体不佳、无德无才为由,向皇帝奏请不可立五皇子为太子。

满朝有近三成朝臣闻声附合。

皇帝龙颜大怒,拂袖退朝而去……

------题外话------

继续双更,还有月票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