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2丑闻/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梅姨娘长得像先王妃的事,南宫玥没有同萧奕提过。

当初她从雁定城刚回到王府时,听说镇南王新纳的妾长得像萧奕的母妃,就觉得像是吃了隔夜的馊饭般恶心。就连她都如此,可以想象,萧奕只会更加难以忍受。她心疼萧奕,也就没有第一时间说,到后来,她根本就难得想到这件事,眼不见为净……

梅姨娘会在这种时候,堂而皇之的来这里,想必是仗着这儿定会有夫人见过先王妃,认出她的容貌与先王妃相似。一旦有人说破,萧奕因此发难,那与镇南王之间的矛盾只怕会压不下来,她也算是挑拨成功了。

南宫玥动了动唇,最后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她知道,自己一旦开口,萧奕一定会听自己的,暂时忍耐住。但是,做错事的又不是阿奕,凭什么要他来忍耐?哪怕明知梅姨娘是在挑拨,哪怕明知现在不动声色才是最好的选择,南宫玥也不舍得委屈了萧奕。

这时,萧奕已经开口了,直接冷声下令道:“来人,给本世子把这个女人丢回骆越城。”

萧奕一声令下,营帐外立刻就进来了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气势汹汹地走向了梅姨娘。

梅姨娘身子一缩,看来娇弱可人,委屈地看着萧奕道:“世子爷,婢妾只是来给世子妃请安,也不知道婢妾做错什么,世子……”

萧奕不耐烦地打断了她:“拖下去!”

虽然萧奕用了“拖”字,但是两个婆子也不敢真的去拖梅姨娘,只能一左一右地朝梅姨娘夹击,梅姨娘的贴身丫鬟紧张地护在了她跟前,外强中干地说道:“你们想干什么?我们姨娘可是双身子的人,若是有个万一,你们担待得起吗?”

帐子里的其他人这才意识到原来世子爷并不知道王爷的这位姨娘长得像先王妃啊!

这下麻烦了!

两个婆子可不管,粗鲁地推开了那丫鬟,谁不知道世子爷的性子一向是说一不二,哪容得别人置喙。

两个婆子一左一右地钳住梅姨娘,就把她给抬下去了,梅姨娘的丫鬟急忙追了上去,喊着:“姨娘……”

声音渐渐远去,很快就听不到了。

帐子里又恢复了宁静,但姚夫人和田大夫人皆是眉头微蹙,觉得世子爷是有些鲁莽了。一个妾室长得像先王妃,这事确实让人不适,但如同那梅姨娘所言,她并无过错……更何况,这个梅姨娘正怀有身孕,一弄不好,说不定会让人觉得世子爷容不下庶弟!

帐子中的好几人都是心中叹息,心道:世子妃往日看着是个聪明的,怎么就想不到这一点,不拉着些世子爷呢。

唐夫人的眸光闪了闪,赶忙起身出声告辞,近乎是落荒而逃地带着子女离去。

唐家人才走到帐外,就见一个小丫鬟诚惶诚恐地跑来了,气喘吁吁地禀道:“世子爷,世子妃,王爷带着梅姨娘朝这边来了……”

唐夫人心中一松,庆幸自己及时出来了。这若是让王爷看到了他们,没准还以为他们唐家也想攀附世子爷呢!

唐家人快步走了,而帐子里却是气氛一凝,众人皆是面面相觑,好几位夫人心中暗暗叹息:果然,最坏的情况出现了。

不一会儿,镇南王就怒气冲冲地来了,他甚至也没让小丫鬟挑帘,自己就直接横冲直撞进去,额头上青筋凸起,显然气得不轻。

他身后跟着去而复返的梅姨娘,只见她一双美目中中含着一层薄薄的泪雾,看来楚楚可怜,惹人心怜。

帐子中的所有人都是站起身来,其中自然也包括萧奕和南宫玥,众人或是作揖,或是福身,给镇南王行礼。

“参见王爷。”

“见过父王。”

可是镇南王仿佛是根本就没看到其他人,一双燃着熊熊烈火的锐目死死地前方的萧奕,如果说目光可以杀死人的话,萧奕恐怕已经被镇南王千刀万剐了。

萧奕却是满不在乎,随意地抱拳行礼后,就抬眼直视镇南王,道:“不知父王有何指教?”

他的表情看来漫不经心,眼神却透着锐利,父子俩的视线在半空中交集在一起,火花四射。

帐中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

四周的众人都是心中暗道不好,却不敢出声。

镇南王生性刚愎自用,不喜别人挑战自己的权威,世子爷萧奕看似纨绔,轻佻,却是个有主意的,从他战场上的种种战绩更是可见一斑……

父子俩素来不和,往昔每一次对峙都是闹得不欢而散。

恐怕春猎没开始,镇南王府就要再掀起一场波澜了。

众人的心都渐渐地沉至谷底。

梅姨娘的身形缩在了镇南王的身后,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话,只是用手中的帕子抹着眼角的泪花,暗自垂泪,没有人看到她的嘴角在帕子下勾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

就在这时,一个清澈悦耳的女音在帐子里响起,瞬间打破了原本那种暴风雨欲来的紧绷气氛——

“梅姨娘,世子爷命你回去,你怎么又来了?”南宫玥的目光看向了躲在镇南王身后的梅姨娘,并故意在“又”字上加重音量,温和又不失威仪地说道,“梅姨娘,你是双身子的人,就该注意些才是。猎场之中营帐刚扎,来往之人众多,若是被随行的士兵或者各府的护卫、小厮冲撞了,岂非不美?!”

镇南王眉头一动,刚才梅姨娘的丫鬟来找他哭诉说,说是萧奕霸道蛮横,硬要送走梅姨娘,可是现在听世子妃的意思,难道还有别的隐情?

跟着,南宫玥又看向了镇南王,福了福身,又道:“父王,恕儿媳僭越,儿媳以为梅姨娘既然随父王出行,就应该遵守本份。留在营帐中伺候父王周全,才是正理。”

南宫玥瞥了梅姨娘一眼,轻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地说道:“儿媳曾听闻三年前,颜府的一个姨娘随主母去大华寺上香,去更衣的时候,因为身旁只跟着一个小丫鬟,就不小心让人冲撞了……”

南宫玥说得含蓄,真实的事情远比这要难看许多,那姨娘其实是借着出去上香的机会和表兄在大华寺里私会,两人一时情不自禁,相拥在一起时,竟然被别府来上香的一位夫人看到了,正好这位夫人与颜府有些旧怨,干脆就让说书的把这事给张扬了开去,弄得骆越城上上下下都把此事当做茶余饭后的话题,颜府丢尽了颜面,颜老爷只好请调,从骆越城搬走了。

故事中这姨娘不过十五芳华,而那颜老爷却是六十几许,不少人在在外头取笑颜老爷“一树海棠压梨花”,也难怪会被戴了绿帽子。

当时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镇南王自然也是知道的,越想面色越是阴沉,瞳孔一缩,狐疑不悦的目光从萧奕身上转移,直指向了梅姨娘。

“王爷……”梅姨娘心中一沉,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微颤颤道,“妾……妾身只是想来给世子妃请安罢了。”

她看来还是那么娇媚动人,但镇南王的的心既然起了疑,这娇媚就有些刺眼。

她才十六岁,正是芳华正茂、春心萌动的年纪,可是自己已经过了不惑之年……一个年轻的姨娘在这营地里奔来走去的,也不怕被其他府邸的公子冲撞了!又或是说,她是存心在外面招蜂引蝶?

想到这里,镇南王的脸色更难看了。

南宫玥察颜观色着说道:“父王,梅姨娘有身孕在,这猎场之上到底不安全,若有万一就不好了,儿媳以为还是让梅姨娘先回骆越城。”

镇南王定定地看着梅姨娘,他本来因为这个妾有了身孕,才给了她这点脸面让她跟着来春猎,没想到她竟如此不安分……

“来人,把梅姨娘送回王府去。”镇南王沉声吩咐道。

这梅姨娘若是真的在春猎中闹出什么丑闻来,那自己的颜面可就全丢尽了!

“王爷!”梅姨娘面色骤变。

她苦心谋划,才终于惹得镇南王对萧世子勃然大怒,没想到这世子妃才寥寥数语,竟然就把局面给扳了回来?!

她还想说什么,但是镇南王却不想听了,他可没脸面跟一个姨娘在这里争执。两个婆子立刻又把梅姨娘给带走了。

“父王,”南宫玥拉了拉面色不虞的萧奕,温声又道,“世子也是因为……,所以才一时有些冲动了。”

萧奕仍是不语,但也算是默认了南宫玥的说法。

而镇南王早就习惯了萧奕这性子,这逆子何曾在自己跟前服过软!不过这一次,这逆子也算是为了王府的名声……

镇南王清了清嗓子,以训诫的口吻说道:“阿奕,你是镇南王世子,做事就该冷静持重,三思而后行,不可过于冲动。”

镇南王随口训了几句后,就大步离去了。

周围的众人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世子妃来南疆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多来王府的变化有目共睹,更有不少人在一次次的接触过早就见识过世子妃的厉害,但此刻仍是唏嘘不已。

本以为一场风暴就要降临,没想到世子妃不过是三言两语,就如同春风化细雨般平息了局面,这不仅代表着世子妃的手段,还显示了她如今在王府的地位。

姚夫人和田大夫人暗暗地交换着眼神,以世子爷随心所欲的性子,他认定的理,那是天王老爷也别想左右他,也亏得有了世子妃在他身旁,让他依然肆无忌惮,没有后顾之忧。

俗话说,男主外,女主内。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而在场的安家人和常家人,之前与南宫玥都只是几面之缘,只看着世子妃性子和善、好亲近,却没想到原来这位看着温和娴雅世子妃是个如此八面玲珑、口齿伶俐之人,而且,在王爷和世子爷之前都如此有脸面!

经历这个高氵朝迭起的插曲后,众人也不再久留,纷纷告退了。

不过须臾,营帐中就空荡荡的,寂静无声,只有外面此起彼伏地传来忙碌的跑动声、搬运声、吆喝声,各府还在忙碌地扎营安顿着……

这些嘈杂的声音仿佛很近,又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

丫鬟们感受到气氛有些凝重,都默默地退下了,把这里留给了两位主子。

看着眼帘半垂的萧奕浑身都释放着阴郁的气息,南宫玥有些心痛,有些内疚,她的阿奕应该永远笑着,就像初次相逢时那个狡黠的少年一般。

“阿奕,”她朝他走近了一步,担忧地看着他,讷讷道,“对不起……”她没有把梅姨娘与母妃相似的事告诉她。

阿玥为什么要对自己道歉?萧奕猛然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南宫玥近乎小心翼翼的表情,心口一紧。

他竟然让阿玥为自己担心了!

他明明是想让阿玥永远快乐地笑着,可是他却让她觉得不安了……

这件事分明就不关她的事,他那个父王都不觉得他自己做错了,阿玥却在这里为她没有做过的事道歉,这都是因为他!

都是他的错!

他竟然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人而伤到了他最在意的人!

好像是被当头倒了一桶凉水似的,萧奕的眸子变得清澈明净起来,他一霎不霎地看着南宫玥,抬起右手,指尖轻柔地抚着她白皙细腻的脸颊,笑得顽皮。

“臭丫头,你莫非是本世子肚子里的虫?”他的手指继续下移,轻佻地挑起了她的下巴。

什么跟什么?!南宫玥差点又被萧奕的不按理出牌给弄懵了,但细细一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她怎么把他的心声给说出来了,也就是说,他在跟她说对不起。

不过,他这声道歉说得也太绕,太让人不舒服了吧。

她,才不是他肚子里的虫呢!

南宫玥一时也不知道是释然好,还是生气好,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没好气地瞪着他,整个人一下子就变得生机勃勃。

这才是他的臭丫头。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萧奕的桃花眼中波光潋滟,温柔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他忽然俯首,撷住了她嘴角的那一丝怒意,心湖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帐子里只剩下了两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守在外头的画眉感觉帐子里头安静了许久,迟疑地朝帘子看了一眼。

这么久没动静,该不会……

一个小丫鬟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说道:“画眉姐姐,世子爷他会不会……”想着刚才世子爷那阴沉的表情,小丫鬟不由打了个寒颤。世子爷虽然尊贵,但为人委实有些可怕,听说在战场杀人就跟砍豆腐似的,所以二少爷才会这么怕世子爷。

画眉无语地眼角抽了抽,伸指在小丫鬟的额心重重弹了一下,道:“想什么呢!”世子爷见到世子妃,那就那就跟见了心肝蜜糖似的,世子妃说一,世子爷不敢说二。

小丫鬟委屈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她也是看画眉姐姐皱着眉头才会越发的胡思乱想。

画眉又好气又好笑,她是担心,但是她担心的是世子爷“不知轻重”。世子妃自从中毒后,身子虽然渐渐养好了,但还是虚,今日骑了一整天的马,刚才又招呼那些来请安的人,现在想必是累了,而且明天春猎就要正式开始了,免不了要早早起身……

万一世子爷一时头脑发热……

画眉忧心忡忡地想着,直到一盏茶后,南宫玥出声唤她们进去,她才松了口气。

这一晚,各府的人都是早早的歇下了,整片营地很快就陷入了寂静之中,只剩下四周巡逻的南疆军士兵,以及营地中的一些篝火燃烧至天明……

众人陷入了安眠之中,可是也有人注定彻夜不眠,比如被镇南王下令送走的梅姨娘,被押送在马车中的她根本就无法安睡。

她的贴身丫鬟曾在途中婉言哀求两个王府护卫能否在路上的驿站停留一晚,毕竟梅姨娘还怀着王爷的骨肉,却被护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护卫也是无奈,毕竟遣送梅姨娘回王府是王爷亲自下的命令,办完了差事,他们还要回去跟王爷复命,这若是耽误了一个晚上,他们又如何跟王爷交代?!

一辆马车加上两匹高头大马一路疾驰,连夜赶路。

“姨娘,”马车里的小丫鬟担忧地看着面色阴沉的梅姨娘,劝道,“您要不要还是闭眼歇息一会儿吧?”

梅姨娘仿若未闻,她心里还在惋惜,明明这次已经成功了,偏偏在最后一步的时候,被南宫玥搅了局。这个南宫玥简直太难缠了。

自己这边迟迟未有结果,只怕已经让六殿下甚是不满了。

最后一招也已经用了,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正想着,外面传来一个护卫的声音:“老路,再加把劲,再过十几里路就是骆越城了,我们正好可以在天亮的时候进城。”

那个被称为“老路”的车夫应了一声,往马上抽了一鞭子,喊着:“驾!”

意外就在这一刻骤降,一道羽箭忽然从路边的一棵大树上射出,划破长夜。

“嗖——”

那冰冷的破空声令人不寒而栗。

随行的两个护卫顿时警觉,高喊着:“小心!有刺客!”两人纷纷拔出腰际的长刀,并勒了勒马绳,试图缓下马速。

可是没想到的是,那道羽箭根本就不是冲着他们来的,从其中一个护卫的右边擦过,迅如闪电地射向了车轱辘。

护卫暗道不妙,但是已经晚了,下一瞬,羽箭穿过车轱辘的空隙,“咔擦”一声,箭身卡住了车轱辘,让车轱辘无法转动,于是马车被迫停下。前头拉车的马根本毫无提防,被这么一拽,吃痛地嘶鸣不已,前啼高扬……

而马车里的梅姨娘和小丫鬟则因为马车骤然停下产生冲力往前倒去。

“姨娘!”

小丫鬟紧张地用身子护住了梅姨娘,背部结结实实地撞上了马车的窗框,疼得她龇牙咧嘴。

小丫鬟也听到了护卫那句“有刺客”,吓得瑟瑟发抖,但还是鼓起勇气微微挑开窗外,往外看去,只见一个蒙面黑衣人从树上飞跃而下,挥着寒光闪闪的长刀朝这边而来。

小丫鬟手一软,就放下了帘子,很快就听外面传来了“铮铮”的兵器交接声,只是这么听着,就让人胆战心惊。

她牙齿直打战,问道:“姨……姨娘,我……”我们该怎么办?!

她话还没说完,马车的帘子就被人一把撕下,跟着一个黑衣人敏捷地跳上了马车,手中的长刀对着梅姨娘高举,他的后方不远处,另一个蒙面黑衣人正和两个护卫缠斗着,其中一个护卫惊慌失措地朝马车这边看来……

银色的月光从夜空拂照下来,锋利的刀刃在月光下泛着寒光,更透出一种凛然的杀意,朝着梅姨娘直刺而来。

梅姨娘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脸上露出难以置信,脱口而道:“为、为什么……”

她的最后一个字甚至都没机会出口,对方冷硬的长刀已经毫不留情地刺入她的胸口……

梅姨娘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耳边回响着小丫鬟凄厉的尖叫声:

“啊——”

这是她最后听到的一个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