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4弃子/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阳光透过树荫在猎台附近投下一片斑驳的光影,猎台边已经变得稀稀落落。

镇南王、不少将士以及大部分的年轻子弟都已经进山林狩猎去了。

萧奕早就迫不及待想带着南宫玥去狩猎了,随口就把傅云鹤、萧栾、萧霏他们给打发了,让他们自己玩儿去。

再说了,按照他的经验,狩猎那是多好的“机会”啊……

萧奕对着傅云鹤挤眉弄眼了一番,傅云鹤心领神会,笑嘻嘻地拉着韩绮霞走了。他从大哥那里讨了匹南凉马过来,正打算今日送给霞表妹呢。

眼看着萧奕和南宫玥身旁的人四散而去,在上方的空中徘徊不去的小灰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朝萧奕他们飞了过来,啼叫着,它这一来,把寒羽也引了过来,学着小灰长啸不已。

官语白和小四跟随寒羽走了过来,萧奕仰首看着空中的双鹰,笑眯眯地说道:“小白,我们赶紧走吧。你看寒羽都快等不及了!”

官语白也是抬眼看着碧蓝的天空,此刻旭日方升,日头不算大,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只见那一白一灰两鹰嬉戏玩闹,鹰击长空,让人只是这么看着就觉得心情豁然开朗。

官语白嘴角勾起一个清浅的微笑,眸中在阳光下反射出璀璨的光芒,道:“寒羽,咱们狩猎去!”

说来,自打他收养小寒羽后,就一直在为战事奔走,没有好好带着小寒羽四处玩玩过,也幸好有小灰可以陪着寒羽玩耍,寒羽才能长成现在这般模样吧。

连一旁的小四都有些跃跃欲试,抿成一条直线的嘴角快要压抑不住的上扬。

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休闲惬意过了……

机灵的竹子赶忙命人把众人的马儿牵了过来,众人纷纷翻身上马,随便挑了条小路就往山林的方向去了。

南宫玥之所以把春猎的地点定在青源山一带,一方面是因为附近山清水丽,风景秀丽,那些夫人姑娘可以去附近的踏青漫游,泛舟游湖;另一方面这边的山势平缓,并不陡峭,适合策马而行,也方便喜猎之人深入丛林狩猎。

众人既然不打算去凑热闹争胜负,便很是悠闲自在,沿山路蜿蜒而行,欣赏着山林中的美景。密林深处,空气比外面的营地还要清新,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山林特有的气息,丝丝缕缕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叶洒落在树枝上、山路上,野花上,花香、鸟语、山泉叮咚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令人神清气爽。

萧奕、南宫玥和官语白一行人不由沉浸其中,享受着山林中的恬静……直到前方传来一阵“簌簌簌”的声音,树林间发出一阵骚动,雀鸟惊恐地乱飞,就像是一颗巨石被骤然扔进了原本平静的湖水中,激起了千层浪。

就算萧奕他们不过去,也能猜到是小灰和寒羽又追逐着雀鸟恶作剧了。

众人面面相觑,萧奕直接不客气地大笑出声,他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山林间,连带官语白和南宫玥也被他影响,嘴角含笑,唯有小四面黑如炭,果然,自家的寒羽完全被萧世子的那头灰鹰带坏了。

“簌簌……”

树叶振动声和雀鸟的扑扇声此起彼伏的传来,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会儿南,一会儿北,两头鹰好像是到了它们的乐园似的,亢奋极了,尤其是寒羽,啼叫声都激动得略显高亢。

又走了半个时辰后,他们四周已经再也听不到雀鸟的声音,很显然,是被那两头鹰给吓跑了,雄鹰不止是天空的霸主,也是地面上不少小动物的天敌,这四周的动物似乎都躲了起来……不知不觉,他们走到哪里,哪里就是静悄悄的一片。

南宫玥忽然噗嗤笑了出来,银铃般的笑声吸引了萧奕的注意力,萧奕挑眉看着南宫玥,饶是他自认了解南宫玥,也搞不清楚她在笑什么了。

迎上萧奕疑惑的桃花眼,南宫玥笑脸盈盈地说道:“我在想啊,带着小灰和寒羽出来,我们今日恐怕是要无功而返了。”

说着,她环视了四周一圈,他们附近几十丈都是静悄悄的,那些小动物被小灰和寒羽这一吓,怕是很久都不愿出来了。

她也就是随口一说,却引来了萧奕不满的眼神。

“阿玥,你觉得我会让你饿肚子吗?”萧奕故意皱眉谴责着她,仿佛在说,你也看轻我了吧。

南宫玥心里咯噔一下,以萧奕的性子,恐怕是要显摆一下自己的骑射了。

果然,下一瞬就听萧奕继续说道:“阿玥,你信不信我半个时辰内就能打到猎物?”

南宫玥一脸真诚地看着他,正想表达她深切的信任,就见萧奕眉头一动,下意识地往后方看去,一旁的小四亦然。

难道是有人来了?

南宫玥直觉地循着他们的目光望去,很快就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似是有人正往这个方向奔驰而来。

起初众人都以为是其他在猎场狩猎的人,又继续往前行去,但随着后方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急促,萧奕、官语白和小四都隐隐感觉到来人是冲着他们来的。

“阿玥……”萧奕打了个手势,示意南宫玥停马。

众人“吁”了一声,都勒住了马绳,不一会儿,策马追来的人就映入他们的眼帘,伴随着声声高喊:“世子爷!世子爷!”

是朱兴。

朱兴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地跑来找他们,萧奕眯了眯眼,眸中闪过一道锐芒。

很快,朱兴策马来到近前,他利索地飞身下马,把马绳随手扔到了一边,大步上前,抱拳行礼。

朱兴看来面色焦急,额头布满了冷汗,道:“世子爷,梅姨娘三个时辰前在距离骆越城十几里的地方遇刺身亡。”

闻言,南宫玥心中一沉,眉头微蹙,脸上又惊又疑。

谁会去刺杀一个姨娘呢?

的确,梅姨娘是镇南王的姨娘,还怀着身子,但终究也不过是一个姨娘而已。

南宫玥一直怀疑梅姨娘的来历有问题,所以才会让朱兴调查她的来历,可是还没等他们查出结果来,梅姨娘就被杀了!

南宫玥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越想越是不安,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众人都是翻身下马。

朱兴喘了口气后,飞快地把两名护卫护送梅姨娘回骆越城时,在中途被两个黑衣人刺杀的事飞快地交代了一遍,然后接着道:“世子爷,那两个黑衣人得手后,就立刻撤退了。两个护卫留了一人看守梅姨娘尸身和马车,伤势较轻的王护卫就赶来猎场来找王爷禀明经过……还没到营地,便被属下拦了下来,先来禀报世子爷。”

这猎场营地,除了循例的王府护卫外,朱兴也在外围安排了碧霄堂的护卫加强防卫,毕竟世子爷和世子妃在这里,绝不能有一点儿差池。

也因而,没有萧奕的允许,任谁谁都别想踏进这营地一步。

萧奕微微颌首,没说什么,脑海中有千头万绪,一时还没理出思路来。

朱兴束手而立,等着命令。这护卫虽然被拦了下来,可梅姨娘身亡的事是瞒不了多久的。

这时,官语白出声问道:“阿奕,这位梅姨娘可是你父王的姨娘?”

萧奕点了点头,他对梅姨娘知道得不多,于是,南宫玥干脆就接口说了关于梅姨娘的事,从梅姨娘如何被乔大夫人送进府说起,说到了李家村的猎户一家,然后便是昨日发生在萧奕营帐中的那一场父子对峙,其中自然也不免提起梅姨娘与先王妃大方氏长得有几分相似的事……

说着,南宫玥有些担忧地看向了萧奕,却见萧奕的桃花眼依旧清澈,其中有疑惑,有沉思,却没有阴霾。

南宫玥心中暗暗地释然,嘴角微勾,是啊,她的阿奕一向不会庸人自扰,一旦想开了,也就过去了。

待南宫玥说完后,四周就安静了下来,只有风吹枝叶的簌簌声。

官语白沉吟片刻,食指轻轻地叩动着,缓缓道:“若我的推测不错的话,这应该是用梅姨娘的命所布的一个局。这步棋走得很妙,只是不知道布棋的人有没有让梅姨娘知道她是一枚弃子。”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春风吹来,轻柔地拂上众人的脸颊,似乎一切如旧。

官语白继续道:“杀人要么是为了灭口,要么是为了仇恨,再要么就是为了能从死者的死亡中获取某种利益……”

那么问题来了,梅姨娘死了,谁能得到从中好处?!

想到这里,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萧奕。

“官公子说得不错。”南宫玥点了点头,似笑非笑道,“梅姨娘怀着身孕,说不定就会生下庶子。”

在外人看来,世子萧奕与镇南王素来不和,假使镇南王又有了儿子,那对于萧奕而言,自然是一个威胁。俗语说,父母爱幺儿。以镇南王的脾气,若是这个庶子能得到他的宠爱,他会做出什么事来,还真不好说。

南宫玥眯了眯眼,接着道:“昨日营帐里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大家都知道阿奕想要把梅姨娘赶回骆越城……”

这也就代表着萧奕对梅姨娘有深深的不满,这种时候,梅姨娘一旦出了意外,镇南王很容易就会把萧奕的不满“曲解”为对梅姨娘的仇恨与杀意。

看着南宫玥的面色越来越凝重,萧拉住了南宫玥的素手,指尖轻轻地在她的掌心搔了一下,安抚她的情绪。

他嘴角一勾,漫不经心地说道:“如今梅姨娘死在路上,父王只怕会以为是我干的,以父王的脾气,就算只是些许的怀疑,也足以挑起我们父子俩的矛盾。”

的确如此。若是被对方先发之人,面对镇南王的质疑和怒火,萧奕的性情是绝对不会乐于解释的。哪怕平日没事的时候,两父子也大多一碰面就相互看不顺眼,更何况还有梅姨娘之死在前。

如今萧奕已有兵权在手,闹到最后,万一镇南王执意要废世子,指不定两父子就会兵戎相向。!

萧奕挑了挑眉,语调一转,用一种近乎旁观者的口吻说道:“对于幕后的策划者来说,一旦镇南王府乱了,南疆自然也乱了。会希望南疆内乱、自顾不暇的,约莫有两方人马,第一……”说着,他伸出一根食指,指了指天上,暗指皇帝,可是皇帝如今因为几位皇子的事焦头烂额,恐怕是暂时没心情理会南疆了。

“第二,”萧奕又加了一根中指,“恐怕就是百越,小白,我说的对不对?”

官语白含笑地看着萧奕,颔首道:“阿奕,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萧奕剑眉微挑,猜测着说道:“奎琅?努哈尔?亦或是……”

官语白轻叩手指,说道:“倘若如今南疆内乱,阿奕你必无法分心去对付百越,这事儿,乍一眼看来,似乎是对努哈尔有利,可是……”他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清澈的双眸仿佛能够轻易看透一切,“如今努哈尔正在骆越城,难以脱身,南疆内乱对他并无实质性的好处,反而会让他永无归期,所以,这事儿应该不是努哈尔所为。”

“如果不是努哈尔的话……”南宫玥近乎喃喃自语地思索着。那会是……

“六皇子!”

“卡雷罗!”

三人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然后都笑了。

努哈尔如今自身难保。奎琅远在千里之外,这一步步缜密的布置,显然非他所能完成的。

所以剩下的人选十之八九就是百越六皇子卡雷罗。

如此,推论就成立了。

一旦南疆乱了,萧奕短时间里必没有心思再理会百越诸事。卡雷罗趁机命人杀了正在骆越城“做客”的努哈尔,这么一来,百越自然就回到他们兄弟俩的手上,无论是寻机让奎琅回来,还是他自己即位,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阿奕,”官语白温润的眸中闪过一道精光,又道,“我怀疑卡雷罗如今应该正在骆越城。”

南宫玥和萧奕互看了一眼,他们俩也赞同官语白的看法。

梅姨娘潜伏在王府已经数月,哪怕之前萧霓的事让骆越城中的不少百越探子被连根挖起,梅姨娘也没有一点作为,没露出一点破绽,显然她身上应该是背负着特殊的使命,如今她忽然就开始连番有了动作,很可能是得了上峰的指示。

再结合卡雷罗在百越失踪,极有可能是趁机来了骆越城。

南宫玥若有所思,心念飞转,思吟着说道:“阿奕,整件事中,乔大夫人买到梅姨娘应该是‘巧合’,”或者说,是算计了乔兴耀夫妇,“否则,梅姨娘也不需要如此周折地给自己伪造身份,只需要让乔大夫人从人牙子中将她买下即可。但是……”

南宫玥顿了一下,抬眼对上萧奕的眼眸,“但是由小方氏把梅姨娘送给父王恐怕就不是巧合了,结合方家三房与百越有所勾结的事,梅姨娘应该是小方氏故意送到父王那里的。”

萧奕眸深似海,又是好一会儿没说话,与南宫玥交握的右手微动,与她十指交握起来,仿佛从中得到了力量一般。

他笑了,灿烂如朝阳,眸中带着一股杀气:“所以,现在是一个好机会!”

官语白与萧奕四目对视,也笑了,清浅如水。

两个青年相对而立,一个笑得张狂,一个笑得温文,却都透着鹰一般的锐利,那是一种瞄准猎物就誓不罢手的眼神。

说到底,他们俩本质上都是驰骋沙场的武将。

官语白又看向了朱兴,问道:“朱兴,那梅姨娘即然是被遣送回王府的,身边想必会带着贴身丫鬟在路上伺候,那丫鬟可还活着?”

朱兴怔了怔,因为那小丫鬟微不足道,他刚才倒是忘了提,急忙抱拳回道:“回侯爷,那叫兰草的丫鬟虽然受了点惊吓,倒是没事。王护卫可能是想让她作为见证,就一同带回来了。”

官语白嘴角的笑意更深,那就再好不过了,吩咐道:“把人速速带来!”

朱兴看了一眼萧奕,见他没有反对,便抱拳应了。

他飞身上马,策马离去。

他们要在此处等朱兴回来,也就不方便继续再往前走,南宫玥干脆提议道:“阿奕,官公子,我们就在此处小憩片刻吧。”

话音刚落,鹰啼声从不远处的空中传来,抬眼望去,便见两头鹰不知何时开始往回飞了……

小四嘴角微扬,心道:总算寒羽还有些良心。

下一瞬,半空中的白鹰和灰鹰朝他们俯冲了下来,双翅平展,在临近地面两丈左右的地方,它们忽然丢下了什么,“咚咚”连接两声落地声。而两鹰又朝空中扶摇直上,发出得意的啼叫声。

南宫玥盯着地上被双鹰丢下的两头獾子,不由笑了:“寒羽学会狩猎了。”

看来小灰玩归玩,也没忘了正事。

萧奕得意洋洋地笑了,仿佛这是他猎到的一样,道:“来来,我们把这两獾子给烤了,也别辜负小灰和寒羽的一片心意。”

于是百卉和竹子就忙碌了起来,捡柴火,生火,萧奕则自告奋勇地处理起猎物来,美名其曰:他的刀功最好。

萧奕随意地坐在一块岩石上,熟练地使起刀子来,他的刀功极为高明,阳光下,只见银色的刀光刷刷刷地闪过,兽皮很快就被分离下来,留下鲜红的血肉和浓重的血腥味……

说句实话,那鲜血淋漓的样子看着有些惊悚,但是南宫玥并不在意,她是医者,再血腥的场面也见过,她反倒是用一种欣赏的目光在欣赏着萧奕的刀功。

当朱兴带着那个叫兰草的小丫鬟赶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血腥的一幕。

不过是给猎物剥皮而已,朱兴当然是面不改色,可是那兰草的脸色却是更难看了,身子微微摇晃着,脑海中又浮现出梅姨娘死前的样子,当刺客的长刀自梅姨娘胸口拔出时,炽热的鲜血急速喷了出来,溅在她的脸颊上,她的嘴角几乎能尝到鲜血又热又咸的味道,还有梅姨娘死不瞑目的双眼几乎瞪得凸了出来……

“呕……”

兰草急忙捂住嘴,差点没吐出来,但是经历过生死一劫后,她的理智居然压抑住了生理上的冲动。

她努力调整自己视线,不去看萧奕血淋淋的双手,心里却是战战兢兢的。

听说世子爷在外头有“杀神”的名号,以前她还觉得有几分怀疑,可是此刻看着世子爷那双手沾血却漫不经心的样子,却是心中一寒,仿佛那把快得几乎目光都要追不上的短刀下一刻就会割上她的咽喉似的……

兰草脚下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颤声道:“世子爷,奴……奴婢什么也不知道啊。”就绕她一命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