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4求医/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在小花厅中又小坐了一炷香后,南宫玥就亲自带着傅大夫人和南宫昕他们去了早就为他们收拾好的院子。

傅大夫人知道南宫昕和南宫玥兄妹俩久别重逢,想必是有不少话要说,就随口打发了他们,只留下了傅云鹤说话,说是要好好“审审”他。

无视傅云鹤求救的眼神,南宫玥和萧奕带着南宫昕、傅云雁一起离开傅大夫人客居的院子。

南宫昕是第一次来骆越城,第一次来碧霄堂,南宫玥兴致勃勃地领着他四下逛着,想让兄长看看她现在的家。

四人悠闲地绕着碧霄堂走了小半圈,然后步入小花园中。

时值四月,木香花、紫藤、月季等等纷纷绽放,迎面而来的微风带来阵阵清新的花香,原本在说笑的四人不知不觉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一边沿着小湖往前走,一边欣赏起园中的美景。

湖的对岸是一片小小的石榴林,此刻石榴花已经在枝头半待半放,红艳似火,那艳丽的红,似朝阳,又似鲜血……

南宫昕不由怔怔地盯了好一会儿。

一瞬间,他又想起了五皇子从祭天坛上摔的那一幕,那一地的鲜血流淌开来,红得触目惊心……

有时候,南宫昕忍不住会去想,倘若当初五皇子没有摔下来,是不是就不会发展到今日这个地步!

“阿昕。”傅云雁敏锐地感受南宫昕的情绪有些不对,担忧地看着他。

南宫昕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然后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了右侧的南宫玥和萧奕,表情略显凝重地说道:“妹妹,阿奕,外祖父如今可在骆越城?皇上想请他老人家去王都给五皇子殿下看病……”

他的声音有些艰涩,又是一阵微风吹来,拨动他颊畔的发丝胡乱地飞舞着,此刻的他身上不见年轻人的朝气明媚,却是透出几许萧瑟。

一说起五皇子,南宫玥就忍不住想起这些日子来听闻过的王都种种,表情不免露出几分复杂来,双手更是不自觉地袖中握紧。

她还没说话,萧奕已经开口道:“阿昕,此事不急,暂且先等等。”

闻言,南宫昕和傅云雁都是掩不住的讶色,夫妻俩互看了一眼,南宫昕问道:“阿奕,你的意思是……”

“阿昕,如今王都的局势如何?”萧奕不答反问,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他一边说话,一边随手从花坛里捡了一块圆扁的小石子出来,然后猛地甩手朝湖面抛了出去,石子急速飞向了湖面,然后就像是长了翅膀般在湖面上反弹跳跃了好几下,这才缓缓地沉入了水中,只在湖面上留下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朝四周荡了开去……

这只是一块小小的石子,却搅乱了一池春水。

盯着那一圈圈的涟漪好一会儿,南宫昕才恍然地回过神来。

他理了理思绪后,方道:“阿奕,五皇子病重,诚郡王被圈禁,顺郡王和恭郡王表面上关心五皇子,其实都不太安份……我们在来南疆的路上,还被顺郡王派来的礼景卫伏击,幸好咏阳祖母早有准备,才防患于未然……”南宫昕眼神晦涊,转头看向萧奕,“想来现在皇上应该已经知道礼景卫的事了……”

萧奕忽然接口道:“恭郡王新娶了千卫营陈指挥使家的姑娘;礼景卫谋逆,皇上忙着镇压,已经顾不上去追查到底是谁主使的礼景卫;如今朝野上下正联合奏启皇上,以五皇子体弱多病不堪大任为由,请皇上另择太子人选,而皇上根本压不下来。”

他一鼓作气地说下来,这一桩桩、一件件听得南宫昕目瞪口呆,萧奕虽然远在千里之外的南疆,但是很显然,他对王都的了解并不比自己少,甚至于连自己离开王都后发生的事,他也都知道……

“阿昕,”萧奕一双桃花眼直视南宫昕,如常道,“如今王都已是大乱,若皇上不能稳住大局,外祖父就不能去王都!”

他说得轻描淡写,仿佛在说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仿佛话中所言之人不过是个普通人,而不是帝王与未来的太子,但他话里不赞同林净尘现在去王都之意却是分外的坚决。

南宫玥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站在萧奕身旁,她的眼神晦暗不明,但从她抿直的嘴角可以看出她也支持萧奕的决定。

“阿奕,可是五皇子的病……”南宫昕喃喃地说道,他看到过五皇子病发时的样子,那简直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折磨,明明五皇子是那么宽厚仁慈的一个人,他可以是一个明君的……

萧奕又从花坛里捡了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子,再次抛向湖面,石子化成一道虚幻的灰影划过半空中,落在水面上,但这一次,石子直接沉入了水中,顷刻覆灭……

萧奕看着湖面道:“阿昕,你可曾想过,外祖父到了王都会如何?”

南宫昕也不是傻瓜,萧奕稍微一提点,再结合他们之前所说的王都的局势,他顿时想通了不少事情,表情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傅云雁看着他,悄悄地握住了他的手,试图给他力量。

南宫昕苦笑了一下,揉了揉自己纠结的眉心。

是啊,他深陷五皇子与五和膏的这个局中,以致看不清其中的利害关系。

萧奕语调犀利地直接点明残酷的事实:“阿昕,外祖父若是跟着你回王都,必然会成为几位试图夺嫡的皇子的眼中钉,弄不好,外祖父的性命堪忧!”

南宫昕脸色微白,眼神越发幽暗,他明白萧奕没有夸大其词。二皇子都敢派礼景卫来伏击他和岳母以及六娘的车队,为了皇位,这几位皇子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阿昕,你还是太善良了。”萧奕淡淡道。

以南宫昕的性子,若是没有这件事,他一定可以辅助五皇子好好治理朝堂上下,大裕说不定会迎来一个清明治世。

可是,世事最残酷现实的地方就是它不受人的意志所改变……

在皇帝某种程度的纵容下,形势才会渐渐走到了这一步。

“阿昕,就算外祖父不顾自身安危跟你去了王都,恐怕对五皇子殿下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萧奕意味深长地继续道。

“……”南宫昕闭了闭眼,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倘若几位郡王再次对五皇子下手,这一次五皇子还能侥幸死里逃生吗?

要是五皇子薨了,那么正在为五皇子治病的外祖父就很可能会背黑锅。

届时,证据什么的,也不过是皇上一句话的事,外祖父十有八九会为此承担帝后的迁怒。

天子一怒,血流漂杵。

皇帝若是当下想要泄愤,谁也救不了林净尘……甚至还会祸及南宫家!

南宫昕沉默不语。

小花园中的风景再秀丽,也缓和不了他沉重的心绪,心头仿佛压了一座小山似的。

他在心中暗暗自问,他到底该怎么办?

难道说这已经是一个解不开的死局了吗?

“阿昕,本月初,我已经给岳父飞鸽传书。”萧奕忽然提到了南宫穆,一下子又吸引了南宫昕的注意力。

南宫昕疑惑地挑眉,父亲又能在这件事上帮上什么忙?南宫家能利用的力量也唯有士林学子……士林学子……

南宫昕脱口道:“春闱?!”

萧奕给了南宫昕一个赞赏的眼神,心道:阿昕还是孺子可教的,果然不愧是阿玥的兄长。

他缱绻地看了南宫玥一眼,这才接着说道:“要是皇上能顺水推舟,借助士林学子来力压朝局,扶五皇子殿下为太子,”那就说明皇帝还有机会掌控住朝堂,“外祖父就能去王都,否则阿昕,我不‘建议’外祖父去。”皇帝若是压不住朝局,五皇子就是“众矢之的”,岌岌可危,那么林净尘此次的王都之行怕是会有去无回。

萧奕说是“建议”,但是他的语调极为霸气,话语间,一种无形的气势就爆发出来。

萧奕面对南宫昕时一向客气,嘻嘻哈哈,直到这一刻,南宫昕才有了一种深刻的感觉,萧奕除了是他的妹夫,还是南疆万人之上的镇南王世子,是率领数万南疆大军征战沙场,履战履胜的一方霸主。

南宫昕久久没有表态,但是他心里已经知道萧奕说得不错。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他能为了大义、为了友谊,拿自己的前程乃至性命去冒险,可是,他不能要求家人陪他一起去冒险,更不能拿外祖父的生死去赌……

见南宫昕神色灰暗,萧奕又道:“阿昕,你且安心在王府住着,等到王都那边有了消息,再行定夺。”

“希望皇上这次能够快点下决心……”南宫玥幽幽叹道。

南宫玥的尾音消失在一阵微风中……

“簌簌簌……”

风轻轻拂过,吹得枝叶颤动作响,湖面荡起阵阵涟漪,又渐渐地归于平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种淡淡的哀伤将重逢的喜悦冲散了些许。

过了一会儿,傅云雁开口了,打破了这份沉寂,就见她指着前方的一个出口,说道,“阿玥,我记得前面出去后,再过去些,就是方家外祖父的住处了吧?方家外祖父今日可在?”

“你的记性真是好,前面就是听雨阁。”南宫玥含笑道,“哥哥,嫂嫂,我们一起去给外祖父请个安吧。”

于是一行人就沿着湖往西南方的那个出口行去,走出小花园后,沿着一条蜿蜒的石子路往前,四周一片恬静……直到“喵呜”的一声打破宁静,众人都是循声看去,只见前方不远处的一丛花木中,两只猫儿缠绵地盘成一大团橘白相交的毛球,橘猫殷勤地给白猫舔着脖颈的毛发,白猫懒洋洋地偶尔发出“喵”的一声,看来颇为陶醉。

傅云雁盯着那两只猫儿,噗嗤一声笑了,玩笑地说道:“这日久生情果然是不错,三哥和霞表妹看对了眼,连小橘和小白也成一对了……”

南宫玥的表情顿时有些奇怪,她想说其实小橘就是小白的跟屁虫,就听傅云雁感慨地接着道:“也就是怡表姐的婚事总是有些波折……”

南宫玥愣了一下,她还记得去年她和萧奕离开王都前,云城长公主就已经在为原玉怡相看了,后来原玉怡也给她来过信,说是云城给她定下了信国公府的易二公子。那易二公子虽然南宫玥不曾见过,但是似乎听闻其年纪轻轻就进国子监,还算是才华出众。

南宫玥急忙问道,“怡姐姐出了什么事?”

傅云雁忍不住叹了口气:“阿玥,你还不知道吧?怡表姐前不久和那易二公子退亲了。”她愤愤地我了握拳头,“哼!退得好,照我看,那种以貌取人的家伙根本就配不上怡表姐。”

跟着,傅云雁就和南宫玥细细地说起当时的事,原来是两个多月前,那易二公子和几个友人去太白酒楼喝酒,喝到酒酣时,易二公子醉后吐真言,觉得自己堂堂一个国公府的嫡出公子,却迫于云城的威仪,不得不娶一个脸上有伤的母夜叉,还说什么“女为悦己者容”,原玉怡既然知道自己毁了容,就该有自知之明云云。

与他一起喝酒的多是狗肉朋友,嘴巴也不牢靠,也拿这个当闲话与别人说笑,这一来二去的,就传入了原令柏的耳中,气得原令柏叫了一伙公子哥在易二公子从国子监出来的时候,给他套上麻袋,狠揍了一顿。之后,他回府后,就把此事告知了原玉怡。

原玉怡当下就去找了云城,坚持要求退婚。云城考虑了一夜后,便应了。

傅云雁越说越是生气,继而忧心地蹙眉道:“虽然我也觉得这门亲事该退,可是怡表姐毕竟是年纪不小了,这个时候退婚,一来名声有损;二来这年龄适当的好男儿怕是早就被别家给定下了……”

南宫玥也是皱了皱眉,从简三公子到易二公子,原玉怡的婚事委实是波折了点,不过……

“与其委屈求全,日后成为怨侣,还不如重择一门亲事。”南宫玥正色道,“对于女子而言,婚姻那可是一辈子的事。”

南宫玥这么一说,傅云雁也释然了,道:“阿玥你说的是。怡表姐这么好,一定是还没遇上对的人。一辈子只嫁这一次,自然是宁缺毋滥!”

女子一旦嫁了一个男子,就要为他孝顺公婆,生儿育女,操持家务,甚至还要照料他的妾室通房、庶出子女……不像男子,若是对自己的正室不满意,还可以纳小妾、养外室,左拥右抱。

傅云雁不由想到了某个左拥右抱的男子,不屑地撇了撇嘴,话锋一转道:“阿玥,恭郡王妃过世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你那白家表妹的事,你可听闻了?”说起年轻轻轻就香消玉殒的崔燕燕,傅云雁也颇有几分感慨,她虽然也不喜欢崔燕燕,但也不得不感叹恭郡王韩凌赋的心狠。

这女人一旦所嫁非人,赔上的就是一条命!

南宫玥已经许久未曾听闻关于白慕筱的事,对今世的她而言,白慕筱早就是一个无关的路人了。既然傅云雁说起,南宫玥就随口问了一句:“她可好?”

傅云雁抿了抿嘴道:“三月时,她诞下了一个恭郡王的长子,只是听闻那孩子似乎有些问题,似乎是手足畸形扭曲……有好几日,王都中的流言都传得沸沸扬扬,说你白家表妹是个妖女,所以才会诞下妖胎。后来那孩子还早早就夭折了。”

南宫玥微微一讶,她是听闻过恭郡王长子夭折,王妃暴毙的事,倒不知其中还有这等阴私。她思忖片刻后说道:“怕是白侧妃在怀孕时被人下了药……据我所知,要是母亲在怀胎时误服了落零草汁,就会引起胎儿畸形。”她顿了顿,叹息道,“这孩子是毁在了内院的争斗啊。”

稚子无辜,只是可怜了那无辜的孩子。

傅云雁嘲讽地勾唇,说来韩凌赋的后院中已经死了三个孩子和一个正室了,恐怕这还仅仅是开始而已……

话语间,听雨阁出现在了前方,众人便也不再说这些扫兴的事,一起进去给方老太爷请了安。

以傅云雁的妙语连珠,自然是哄得老人家哈哈大笑,当下就从上次在和宇城淘来的印石中挑了两块分别赏了傅云雁和南宫昕。

听雨阁里,说笑声不断。

太阳西下时,镇南王从骆越城大营回了王府,得知傅大夫人是特意来为傅云鹤提亲的,这段时日沉郁的心情好转许多,他特意吩咐南宫玥帮着傅大夫人操持一二,又命她准备接风宴。

接风宴就在王府的大花厅举行,各房的夫人姑娘们都出席给傅大夫人以及傅云雁接风,王府中小小地热闹了一番。

等席面散场,南宫玥回到屋里沐浴更衣后,已经是一更了。

南宫玥困倦地坐在梳妆台前由着丫鬟帮她绞干头发,半梦半醒,连净房里的水声何时停止的也没有发现。

满身湿气的萧奕从里面走出,示意画眉退下,自己接过画眉手中的白巾。

萧奕轻轻地替她擦拭着头发,见她那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忍不住就凑过头去想偷一记香。谁曾想……萧奕的唇还没碰触到她的脸颊,南宫玥就突然抬手试图把发丝抚到耳后……

“咚!”

这一次,萧奕真的是毫无提防,下巴被南宫玥的手臂撞了个结结实实,吃痛地捂住了嘴。

“唔……”

南宫玥的手臂也被撞痛了,忙转过身来,直觉地想问萧奕是何时站在那里的,就迎上萧奕以手掩嘴的狼狈样,桃花眼水当当的。

她很少看到萧奕此刻这般小可怜的样子,怔了怔后,睡意全无,差点笑了出来,最后还是忍住了。

看萧奕那幽怨的眼神,她要是真敢笑出来,恐怕今晚就别想安生了。

“阿奕,”南宫玥从一旁取来一块帕子,“你没事吧?”

萧奕委屈地看着她,含糊地说道:

“里……索……咧?”

你说呢?

他变调的腔调逗得南宫玥又是忍俊不禁,她急忙又走近半步,柔声道:“阿奕,放下手让我看看。”

萧奕从善如流地放下手,露出已经被鲜血染得红艳艳的嘴唇,透着一丝妖艳的美感。

可是南宫玥却只觉得心疼,原本心底的那点戏谑消失殆尽。她原本还以为萧奕是装可怜,没想到他是真的被她撞伤了。

“阿奕,快张嘴!”她担忧地说道。

萧奕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地张开嘴,鲜血从嘴里淌了出来,看得南宫玥越发心疼。她小心翼翼地用帕子拭去他口中淌出的血水,又小心地翻开他的下唇。

他的上排牙在下唇内侧撞出了一个齿印大小伤口,还有血在往外渗,看着有些血肉模糊……

“阿奕,我替你上点药吧。”南宫玥又给他拭去几滴血珠后,正要转身去替他拿药,却被萧奕一把抓住。

“不……”

萧奕本想说不用了,这么点小伤舔舔就好……舔舔?!

他贼兮兮地转了下眼珠,笑眯眯地说道:“何必上药这么麻烦,帮我舔舔就好!”说着,他期待地朝她抛了一个媚眼。

南宫玥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看他还有心思想这些有的没的,显然是没事了。

“我给你倒杯水漱漱口。”南宫玥当作没听到。

“阿玥,那不如你给我上个药?”

“或者给我吹吹?”

“……”

内室中,萧奕不死心的声音不时响起。

夜渐渐深了,温馨闲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