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5亲事/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尽管南宫玥说让林家姑娘来向自己请安,可正所谓“抬头嫁女儿,低头娶媳妇”,好不容易娶一趟儿媳,傅大夫人可不想为了长自己的脸面,就让林家以为自己对这份亲事有所慢待。

于是,次日一早,她就带上了早就备好的十六色礼盒,在南宫玥的陪同下去林家拜访女方的长辈,这一来是为了表示公主府对这桩婚事的重视,二来,正好也瞧瞧让自己儿子看中意的姑娘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南宫昕和傅云雁来了一趟南疆,自然也是要去向林老太爷请安,就连傅云鹤也被萧奕放了一天的假。

南宫玥早早就派人来传过讯,所以守门的婆子知道有贵客要来,一早就守在了门口。

婆子一看马车来了,急忙大敞宅门,迎马车入内,又对着黑马上的傅云鹤问安行礼道:“傅公子,您来了啊。”说着,她扫了傅云鹤身旁的南宫昕和后面的马车一眼,心道:这马车里坐的想必就是傅公子的母亲了……

婆子咽了咽口水,对着一旁的小丫鬟使了一个眼色,让她赶紧去通传。

南宫玥和傅云雁率先下了马车,跟着,傅大夫人才慢悠悠地在小丫鬟的搀扶也下来了,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心里琢磨着:今日她既不能失礼人前,也要不着痕迹地给这未来儿媳一个下马威才行。她当然也没欺负人家姑娘的意思,但也不能让她觉得当他们傅家的媳妇是那么容易得是不是?他们傅家怎么说也是有规矩的人家……

而一旁的傅云雁心中却是雀跃不已,眼中溢满了期待,既是期待见到久别的韩绮霞,更是期待看到母亲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的表情。真是太好玩了!

“娘,我们快去拜见外祖父吧。”傅云雁挽起傅大夫人的胳膊道。

她这么一说,傅大夫人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林净尘不只是未来儿媳的外祖父,也是女婿的外祖父。

这莫不是就是缘分?!

一行人就在那婆子的引领下,往正厅去了。

隔着十几丈远,傅大夫人就看到厅中坐这两人,上首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形容清癯,他右手边的圈椅上,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姑娘,身穿青蓝色薄缎长褙子,月白色百褶裙,弯月髻,虽然距离尚远,傅大夫人还看不清她的容貌,但是也可以看出这位韩姑娘的打扮得非常朴素。

傅大夫人心里有些不悦,心道:这一般的姑娘家第一次拜见未来的公婆,总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吧。

很快一行人就走到了厅堂外,傅大夫人奇怪地挑了挑眉头,为什么她觉得屋子里的这位姑娘看着似乎有些眼熟呢?

傅大夫人眨了眨眼,脚下的步子停了一瞬。

这,这是……

傅大夫人霍地瞪大了眼睛,这位姑娘的面容既熟悉又有几分陌生……她,她,她看着怎么这么像齐王家那个投湖自尽的霞姐儿呢!

这容貌至少像了九、十成!

傅大夫人定睛看着对方,细看之下,又觉得南宫玥的这位表姐和表侄女韩绮霞似乎迥然不同,韩绮霞是知书达理、温柔娴静的王府嫡女,而这位林家姑娘似乎又“糙”了些,肌肤黑些,人瘦些,气质中透着一种爽利的感觉。

“六娘……”傅大夫人忍不住悄悄地拉了拉傅云雁的袖子,想征求她的认可。

傅云雁无辜地眨了眨眼,故意道:“母亲,我们快进去吧。”说着,她半是殷勤半是催促地挽着傅大夫人进去了。

于是,傅大夫人更纠结了,忍不住又朝她右手边的傅云鹤看去,心里嘀咕着:鹤哥儿找了一个这么像表侄女的未来媳妇,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鹤哥儿以前喜欢霞姐儿?

可是鹤哥儿若是喜欢霞姐儿的话,为什么不和自己说呢?当初若是他们公主府去提亲,想必齐王夫妇也乐得他们表兄妹俩亲上加亲,齐王妃也不至于想出让霞姐儿去跟奎琅和亲的馊主意!

想到红颜薄命的韩绮霞,傅大夫人心里一时有些唏嘘,几乎是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位林家姑娘了。儿子找这位林家姑娘分明就是把人家当成了霞姐儿的替身,这实在是太坑人家姑娘了!

傅大夫人的心情复杂极了,不知道是惋惜,还是同情,亦或是两者皆有……

感慨间,傅大夫人忽然感觉到有哪里不太对劲。

对了!

南宫玥怎么从来没说过她的表姐长得像霞姐儿呢?!

傅云雁一直在暗暗地观察着母亲的表情,见她似乎想通了什么,终于忍不住发出清脆的笑声,笑得前俯后仰。

太有趣了,这个笑话足够她独自回味许久了!

看傅云雁笑成这副样子,傅大夫人哪里还不明白其中大有问题,难道说……

她心中隐隐浮现某种可能性……

这怎么可能呢?!

但是除了这个,似乎也没有别的答案了……

就在傅家母女俩怪异的表情和眼神中,韩绮霞站起身来,心道:难道说六娘和鹤表哥还没和表舅母说自己的事?

她很想问问傅云雁和傅云鹤,可是现在也委实不是合适的时机……想着,她俏丽的脸庞上隐隐浮现起一片淡淡的红霞,心中被一种女儿家特有的羞赧所占据。

大家都是亲戚,她与表舅母傅大夫人自然是相熟的,可是今日她们之间的身份却变了……

韩绮霞站起身来,力图镇定,落落大方地给傅大夫人福身行礼:“表舅母可安好?”

六个字等于就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傅云鹤右手成拳地放在嘴边,窃笑了一会儿,厚着脸皮道:“母亲,这是您未来的儿媳,您可满意?”说着,他还得意地对着傅大夫人眨了眨眼,而韩绮霞的脸颊越发红了,娇艳似花。

傅大夫人虽然刚刚已经隐约猜到了这种可能性,但还是惊得目瞪口呆,也顾不上和儿子计较了。

眼前这个气质与一年前迥然不同的姑娘竟然真的是齐王府的霞姐儿!

傅大夫人来回看了看南宫玥和傅云雁,心中终于了然。

原来如此!

也就是说,一年前的投湖自尽恐怕都是一场戏而已……是啊,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当年既然没有见到尸体,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也难怪仅凭鹤哥儿的一封信,婆母就这么爽快地答应了这门看似有些不太般配的婚事,原来是因为婆母也知道了韩绮霞死遁的事啊。

以韩绮霞的性情、品貌,当然是配得起自家儿子的!

傅大夫人忍不住瞪了傅云雁一眼,这丫头,说她懂事嘛,她每日疯疯癫癫的,可是这么大的事,她的嘴巴倒是紧,去年她陪她祖母一起来过南疆,肯定是早就知道了霞姐儿还在世的事,居然瞒了那么久!

还有鹤哥儿……

傅大夫人又看向傅云鹤,很想做出凶悍的表情,却压抑不住上扬的嘴角,道:“满意,自然是满意。”

总归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傅大夫人喜笑颜开。傅家是勋贵,林净尘的外孙女说到底只是平民,本来傅大夫人还有些担心,未来儿媳是小门小户出身,恐怕担不起傅家儿媳的重任,但要是对方是韩绮霞的话,连这点顾虑也没了。

本来他们这样的人家也不需要再与人联姻来保福贵,更不需要再结门门第显赫的姻亲来为自家锦上添花,只要阖家安稳就好。

想着,傅大夫人精神一振,她心里自然是迫不及待想和韩绮霞叙旧,但也还记得礼数,先上前笑吟吟地和上首的林净尘见了礼,与此同时,几个年轻人也都一一行礼

林净尘捋了捋胡须喜笑颜开,笑容爽利地让众人都赶紧坐下,小丫鬟急忙给主子们都上了茶。

傅大夫人心中有许多话要和韩绮霞说,但是她还记得她这趟来最重要的任务,便看向了林净尘,单刀直入道:“亲家老太爷,鹤哥儿和霞姐儿年纪也都不小了,亲事还是要早点操办起来才是,我看明日四月二十九日就是吉日,干脆明日我就来提亲,您觉得如何?”

干得好!傅云鹤暗暗赞了母亲一句,一旦看准目标,就下手果决,不愧是母亲大人。

韩绮霞早知道傅大夫人此行是为何而来,此刻还是难免再次脸上一片燥热。

这几个月来,她其实都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直到现在,她才有了真实感。

林净尘也是个性子爽利的,觉得这对小儿女情投意合即刻,这些世俗的礼仪也不过是形式罢了,爽快地就应下了。

这两个爽快人凑在一起办事,三两下就把提亲的事给敲定了。

之后,众人寒暄了一番后,林净尘随便找了晒药的借口走开了,由着他们几个叙旧。

林净尘一走,傅大夫人便迫不及待地说道:“霞姐儿,快让表舅母好好看看!”

傅大夫人近乎急切地把韩绮霞招到身旁,心中一方面高兴表侄女“死而复生”,另一方面又觉得有些唏嘘,堂堂王府嫡女,皇帝的嫡亲侄女,却不得不走上死遁的这一步。

而且,看韩绮霞此刻的样子,就知道这过去的一年,她过得必然相当不易,黑了,瘦了,手也明显糙了……

然而这丫头的眼睛却变得炯炯有神。

那是一种由内而发的自信,如果说,过去,韩绮霞是因为她的出身因为齐王府而荣耀尊贵;现在,她却是因为她自己!

傅大夫人的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一句古语: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也许正因为经历了这一番波折,霞姐儿才会有这样的成长,才不再是暖房中的一朵娇花。

傅大夫人拉着韩绮霞的手,含笑道:“霞姐儿,与表舅母说说这一年多来你到底是怎么过的?”

韩绮霞正要说话,傅云雁却故意凑趣道:“母亲,您莫不是要霞表妹站着说话?这还没嫁进门,您这未来婆婆就要儿媳做规矩吗?”

傅大夫人忍不住又瞪了傅云雁一眼,意思是,就你话多!

傅云雁不以为意地吐了吐舌头,她一句话让厅中的气氛霎时轻快了不少,南宫玥、韩绮霞和傅云鹤都笑出声来,也让这小小的花厅变得熟稔起来。

一个小丫鬟忙搬了把圆凳到傅大夫人身旁,让韩绮霞坐下。

之后,就听韩绮霞清亮悦耳的声音回荡在厅堂中,她说得是轻描淡写,而傅大夫人听来却是不由得心情随之跌宕起伏。

她没想到原来为韩绮霞的死遁出谋划策的人竟然是韩淮君和蒋逸希。

原来韩绮霞这一年来都在跟着林净尘学医。

原来这群孩子竟然也一直瞒着婆母。

原来这短短的一年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

到后来,傅大夫人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在心里唏嘘地感慨了一句,真是缘份啊!

不过是短短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傅大夫人的心态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她一会儿看看韩绮霞,一会儿看看傅云鹤,怎么看,他们怎么般配!瞧这两孩子说话神色间透出的亲昵默契,等以后成婚后一定和和美美,自己想必很快就可以抱孙子了!

傅大夫人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看着比傅云鹤还精神兴奋。

在林家用了午膳后,傅大夫人就独自先行回了王府,她还要赶紧去准备提亲的事。

一路平稳地疾驰,驶过了王府的正门时,车夫缓下了马速,马车里的小丫鬟好奇地挑帘往外看去,只见门前停着一辆华盖翠帷马车,一个婆子正扯着嗓子对着门房叫嚣着:“你这个贱奴,还不赶紧给我们夫人开门。”

“小的这也是奉命行事啊,嬷嬷你就别为难小的了。”门房不停地赔罪,满脸的无奈。他又何曾想得罪这些贵人,可这是王爷吩咐的。

傅家的马车绕过那辆华盖翠帷马车,继续前行,马车里的傅大夫人从头到尾都没在意外头的那点喧嚣。

而那华盖翠帷马车里的人也注意到了傅家的那辆黑漆平顶马车,一双白净、略显丰腴的手挑开了窗帘往外看。

马车里的人眉头微蹙,嘴角带着一抹倨傲,正是乔大夫人。

乔大夫人今日来王府自然是为了见镇南王。

自从春猎回来后,先是镇南王休妻,又是萧家三房和六房被驱逐出骆越城,跟着再是方家三房被除族,这一连串的大事在骆越城上下传得沸沸扬扬,可是镇南王却完全没跟她商量过,气得乔大夫人好几宿没睡好。

本来她是想以后再也不管这个弟弟……却没想到这么多天过了,镇南王竟没来找自己低头认错,显然是完全不觉得他忽略了自己这个长姐,乔大夫人越想越气,越想越不甘心,所以今天就气冲冲地来了,不成想门房拦着不让她进王府。

看着门房和婆子吵成一团,乔大夫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是镇南王的嫡长姐,身份尊贵无比,可是如今竟然连王府的大门也进不去了。

一定又是南宫玥在挑拨离间,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哄得镇南王连小方氏都休了。如此下去,这王府以后哪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想着,乔大夫人微微眯眼,正时,她突然注意到那辆黑漆平顶马车拐了个弯,消失在了眼前。

这是要往碧霄堂去?

但这马车上的徽记又不是王府或者碧霄堂的,也不是骆越城的府邸的,莫非是……

“杜鹃,你去问问碧霄堂这两日是不是有客人?”乔大夫人若有所思,随口打发一个随行的小丫鬟过去问讯。

那车外的小丫鬟应了一声,小跑着上前,客气地对着那脸色不太好看的门房把刚才乔大夫人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门房不敢瞒,忙答道:“昨日王都有贵客来了,是世子妃的兄嫂,还有咏阳大长公主府的傅大夫人,世子妃安排在碧霄堂住着……”

两丈外马车里的乔大夫人也听到了,气得右手微微使力,狠狠地攥紧了帘子。

难道说马车里坐的就是傅云鹤的母亲傅大夫人?!

这么说来,春猎那天傅云鹤说的竟然都是真的,公主府真要给傅云鹤配一个游方郎中的外孙女。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傅云鹤明明是她先相中的女婿,这林家实在太不要脸了,竟然仗着自己和世子妃的关系,无耻地想要把林家姑娘高嫁到公主府!

真是白日做梦!

乔大夫人咬了咬牙,吩咐道:“车夫,赶紧给我追过去,追上前面那辆马车。”

前头的车夫应了一声,急忙挥起鞭子策马追去。

从王府的正门到东街大门约莫有百来丈远,等乔府的马车追过去的时候,傅大夫人的马车已经被门房迎了进去。

“吱——”

看着闭合的大门,乔大夫人没好气地吩咐一旁跟着马车跑得气喘吁吁的青衣小丫鬟:“还不赶紧给本夫人去敲门!”

“是,大夫人。”青衣小丫鬟上气不接下气地应了一声,赶忙去叩响青铜门环。

门房打开一侧角门来,瞥了乔大夫人的马车一眼,立刻就认出了这是乔府的马车,对马车中的人已经心中有数了,却故意问道:“你是哪府的?可有帖子?”

青衣小丫鬟挺了挺胸膛说:“我是乔府的,我们夫人要见世子妃,你还不开门相迎。”

这么说来就是没帖子了。门房心里有数了,语气淡淡地又道:“这几天,世子妃事忙,没有帖子一律不见客,请回吧。”说完,就“砰”的一声把角门给关上。

那“砰”的响声就像是一记耳光狠狠地甩在了乔大夫人的脸上,她真想吩咐下人硬闯,偏偏她出来也就带了两个护卫,而且碧霄堂的护卫个个都是身手不凡,真要闹起来,自己恐怕也是讨不得好!

最近真是事事不顺。正好慢了一步,若是刚才能及时拦下傅大夫人,好好找机会与对方坐下来谈谈就好了!

乔大夫人心里气恼不已,但是也无可奈何,甩手放下了手中的帘子,愤愤道:“回府!”

小丫鬟急忙应了一声,随行的下人们都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于是,乔家的一行车马又原路返回,打道回府。

一回到骆越城的乔宅,乔大夫人还没来得及坐下,喘口气,就见一个身穿青蓝色褙子的婆子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禀道:“夫人,大姑娘她……她又在摔东西了!”婆子说得还算含蓄,乔若兰何止是摔东西,还撕东西,打丫鬟,整个人疯疯癫癫的……

乔大夫人一听,头都痛了。

女儿因为在前些日子的春猎上没能找到机会和官语白偶遇,回来后,就一直在发脾气,怎么劝也不听,每日也就是喝了安神汤睡下后,还稍微安分一会儿。

她好好的一个女儿如今变成这副样子,她看好的女婿又眼看着被人抢走,弟弟镇南王不知道吃了什么迷魂药,如今对她是爱理不理,现在更是连王府大门都进不去了!

仔细想来,这一切,都是从世子妃来到骆越城以后,才一步步地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如今全家都像是被世子妃下了蛊似的,对她的话言听计从,奉若神明……

乔大夫人的眸色晦暗不明,就在这时,一个丫鬟进来禀报道:“夫人,安府的安大夫人求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