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艳遇/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霏既没看安知画,也没看那被踩坏的绣球,继续往前走去。

常环薇顿觉畅快不已,加快脚步跟上了萧霏,而亭子里不少夫人们都是暗暗摇头,只觉得萧大姑娘还真是性子如往昔,却不知道今时不同往日,她已经没有夫人小方氏为她撑腰了。

安知画整张脸都黑了,浑身微微颤抖着。

安府的丫鬟们噤若寒蝉,把那被踩扁的绣球捡了起来,送到安知画跟前,想请示姑娘是不是该换一个绣球。

安知画吃了这么大的亏,哪肯干休,这时候,她若是由着萧霏欺辱自己,以后谁还会把她放在眼里。

安知画眸中闪过一抹戾芒,也不管在场的另外八位姑娘,提着裙裾就朝凉亭中走去,那个捧着绣球的丫鬟赶忙跟了上去。

“世子妃,”安知画走到南宫玥跟前委屈地福了福身,一双大眼睛中水雾朦胧,“您瞧,小女这绣球被踩坏了。”

安知画没指名道姓,但是在场又有哪个人不知道是谁踩坏了这绣球。

安知画挑衅地看了一眼萧霏,心想:这萧大姑娘敢当庭广众之下做出如此行径,也是给了世子妃明正言顺训斥她的机会。

正所谓“有舍才有得”,想必世子妃会念着自己的好的。如此才不枉费了自己一个宝贝。

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南宫玥只是淡淡地瞥了那被踩扁的绣球一眼,就轻描淡写说道:“画表妹,不过一个玩意儿罢了,坏了也就坏了。百卉,你去我库里把那个白玉镂空金缕球取来赔给画表妹。”

“是,世子妃,”百卉应了一声,匆匆而去。

安知画微咬下唇,脸上先是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随后又有些不甘。

自己这宝贝金缕球价值千金又独一无二,平日里就连她自己都舍不得把玩,这什么白玉金缕球又哪里比得上!她还不稀罕世子妃赔呢!

安知画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姑娘家,一时间没有掩饰好脸上的愤愤不平,雪白的贝齿紧咬着下唇。

一旁的安大夫人打圆场地斥了安知画一句:“画姐儿,不过是一个绣球而已,坏了便坏了。”她笑着对南宫玥和萧霏又道,“世子妃,萧大姑娘,我这女儿年纪小,不懂事。”

南宫玥笑而不语。

一时间,无论是亭子里,还是花棚下的气氛都冷清了不少,那八位姑娘都是面面相觑,接下来的游戏还玩不玩呢?就连那些夫人们也在窃窃私语,不明白世子妃的用意究竟是什么。

南宫玥对此根本全不在意,侧首和萧霏说着话。

见状,安知画也不好说什么,幸而很快又陆续有客人抵达,她便借着迎客,顺势走开了。

没有了绣球,也就意味着游戏告一段落。

姑娘们各自散去了,自行寒暄、赏花,只是经历刚才那个小小的插曲,这气氛总是不如之前热闹自在了。

半个时辰后,跑了一趟碧霄堂的百卉回来了,手里多了一个雕花红木匣子。

百卉打开匣子,从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白玉镂空金缕球,向南宫玥复命。

在场的女眷都好奇地看了过来,这世子妃出手的东西,想必不会是什么凡品,只是安姑娘那金缕球在大裕也可谓是无双之物,世子妃的东西再好,恐怕也及不上吧。

这时,百卉的小指不着痕迹的微微一勾,白玉镂空金缕球竟就这么顺势从她手中滑落了,不少姑娘都下意识地低呼了一声。

金缕球咚地摔落在地面上,然后咕骨碌碌地滚了出去,正好滚到了安知画的绣花鞋前,在她的鞋尖上轻轻地撞了一下。

南宫玥挑了下眉头,先轻斥了百卉一句:“这可是赔给画表妹的,你这丫头也太不小心了。”跟着,她看向了安知画,笑吟吟地又道,“画表妹,可否烦扰你把这金缕球捡起来?”

一瞬间,四周寂静无声。

这一下,在场所有人都看出来,世子妃是在帮萧大姑娘出头呢。

原来小方氏虽然被休,但是世子妃与萧大姑娘还是姑嫂情深,也就是说萧大姑娘在王府依旧地位稳固……这么想来,萧霏是王爷唯一的嫡女,又有世子妃的爱护,总比王府的庶女们要尊贵。想要与王府联姻,萧大姑娘仍旧是第一选择。

常夫人更是暗喜,有道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女儿刚才的那一番作为必然会给萧大姑娘留下不错的印象。就是!他们常家可不是那些逢高踩低的府邸。

想着,常大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得色,悠闲自在地捧起了茶盅,心情大好。

萧霏更是一脸倾慕地看着南宫玥,心想:心想无论母亲做过什么,大嫂从来都是这样毫无私心的维护自己。能有这样的大嫂,真好!

唯独安知画俯首看着脚边的金缕球,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世子妃分明是故意的!难道说世子妃真的要维护萧霏?!

安知画心里难堪极了,真是恨不得一脚踩上脚边的这个金缕球。

可是,她不是萧霏,她不敢!

她的脚像是绑了千斤巨石一样,抬不起分毫。

安大夫人看着安知画,有些紧张地叫了一声:“画姐儿……”她就怕女儿一时气急失去了理智。

安知画深吸一口气,好一会儿,终于动了,俯身将那金缕球捡了起来,接着若无其事地福了福身谢过了南宫玥,笑容略显僵硬。

这白玉金缕球在她的手中仿佛变得格外烫手,丢也不是,拿也不是。

安大夫人正想打个圆场,花廊那边又有几道身影在冯氏的陪同下朝这边款款而来,几位夫人注意到后,就暗暗示意身旁的夫人,于是越来越多的目光投向了花廊的方向。

这来人眼熟得很,正是乔大夫人和乔若兰母女。

现在已经过了帖子上写的巳时。一般来别人府邸做客,都会特意提前些时候,免得失礼人前,大概也只有镇南王之类的贵客,才可以姗姗来迟。

乔大夫人选择众人几乎都到齐的时候才来,摆的是什么架子,众人都是心知肚明。

冯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这里的气氛有些古怪。

她见安知画的手中捧着一个白玉镂空金缕球,便笑着活络气氛:“三妹妹,你们可是在玩什么游戏?”

刚才发生的事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的,安知画表情有些僵硬,但很快就若无其事地笑了,避重就轻地答道:“大嫂,我们在玩‘击鼓传花’,谁接到绣球,就要在五息间诵一句牡丹的诗句,否则就出局。”

乔大夫人笑着随口道:“诵诗有什么意思?不过是背诵罢了。不如接到绣球的姑娘,表演一个才艺,或弹琴或舞蹈,岂不是雅致有趣多了?”

乔若兰附合道:“母亲你这主意好。”说着,她也看向了匣子中那个白玉镂空金缕球。

她本来只是随便瞟了一眼,却不小心注意到了什么,眉尾一扬,语气中透着一丝惊讶,又道:“安三姑娘,你这金缕球甚为精致,可否借我一观?”

安知画当然是从善如流,吩咐了丫鬟一句,丫鬟就接过金缕球,呈到乔若兰跟前。

乔若兰拿起白玉镂空金缕球,细细地观赏着,赞道:“这金缕球繁缛精致,丝丝金缕最细处堪比蚕丝,这份手艺……如今的师傅怕是做不到了,这可是前朝之物?”说着,她对安家倒是有几分另眼相看了,不愧是南疆四大家族主意,还是底蕴深厚的。

立刻就有一位夫人叹道:“乔大姑娘果然不愧为南疆双姝,真真是好眼光,姑娘若是不说,我还看不出世子妃这个白玉镂空金缕球竟是前朝珍品。”

世子妃?!乔若兰手一僵,手里的那个白玉镂空金缕球差点没摔下去,恨不得把刚才那番话全数收回。

她本来还想跟几位姑娘一起玩玩击鼓传花,可是此刻知道这金缕球是南宫玥的,顿时兴致全无,迫不及待地把那白玉镂空金缕球丢还给了安知画。

周围的夫人们皆是惊叹不已,没想到,世子妃随随便便拿出来的东西竟是如何不凡,南宫世家果然底蕴i深厚,相比之下,安三姑娘的那个绣球也就只配得个“昂贵”二字,被衬得就如同暴发户似的。

也是,这安家一度败落过,也难怪安家人行事有些急功近利。

感受着这一道道目光,安知画的脸上一阵羞一阵怒,捧着金缕球没有吱声。

安大夫人向她连连使着眼色,终于,安知画定了定神,今日对自己而言可是至关重要的,万不可就这么被影响了。

想到这里,她又露出活泼的笑容,招呼着刚才的八位姑娘玩起击鼓传花来。

清脆的琵琶声再次回响在园中,金缕球随着乐声绕着圈子,姑娘们一个个地陆续出局——

余姑娘随性地借着丫鬟的琵琶弹奏了一小段;王姑娘借了安家的剑表演了一段剑舞;还有李姑娘展示了一番高超的茶艺,花朵在茶水中悠然绽放……

几位夫人饮着那李姑娘泡的的花茶,都是连连赞好。

这时,一个嬷嬷悄无声息地走到安大夫人身旁,压低声音附耳说了一句。

安大夫人眸光一闪,便吩咐身旁的丫鬟道:“李姑娘这茶泡的好,你拿去给三姑娘也尝尝。”

“是,大夫人。”

丫鬟急忙屈膝领命,捧了茶盅,递去给了安知画。

安知画轻啜了一口热茶后,就随手又交还给丫鬟,须臾,琵琶声又一次被奏响,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金缕球在姑娘们的手中传递……

这一次,琵琶声止时,金缕球正好落在了安知画手中。

安知画落落大方地站起身来,把那白玉镂空金缕球交给了一旁的丫鬟,然后笑吟吟地说道:“正好我前几日学过一曲舞,不如我就舞与大家热闹热闹。”

既然安知画要跳舞,花棚中的姑娘们就退开到了一旁,丫鬟们则赶忙把那些交椅都搬开。

安知画略整妆容后,姿态优雅地站到了花棚正中,然后琵琶声奏响,安知画玉腕一甩,水袖顺势飞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与此同时,湖的另一头,几个高大的男子正信步朝湖边走去。

“王爷,请这边走。”安子昂在前面带路,沿着一片嶙峋的假山往前而去,“前面就是牡丹花棚了。”

镇南王淡淡地应了一声,有些意兴阑珊。

安府的这园子在他来看,再寻常不过,话说,南疆又有哪个府邸的园子能越过王府!

忽然,一阵清幽的琵琶声自前方若有所无地传来,乐声清澈婉转,如一股山泉从山林间潺潺流淌……

安子昂正好带着镇南王绕过了假山群,眼前便是一片豁然开朗。

镇南王不由得循着琵琶声看去,只见湖水另一边的凉亭旁有一个紫藤花棚,一串串粉紫色紫藤花下,一个身穿玫红色衣裙的姑娘正在花棚中翩然起舞,她体态轻盈,每个摆手、旋转、下腰、飞跃……都是那么优美动人,随着她的舞动,衣袂飘扬,青丝翻飞,如传说中的牡丹仙子般明艳动人,又透着一种张扬,一种自信,一种青春的活力。

镇南王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望着湖边裙袂飞扬的少女,目中闪过一抹惊艳。

“王爷,绕过这个湖就是牡丹花棚……”

安子昂故意说道,可是镇南王仿若未闻地站在原地。

安子昂是男子,当然看出镇南王眼中的惊艳。他心中既激动又得意,勉强按捺住几欲翘起的嘴角。

今日这一幕,自然是安子昂细心筹划后安排的“偶遇”。

在乔大夫人的指点下,他特意事先调查了镇南王这几年宠爱过的年轻妾室,从侧妃卫氏,叶姨娘,方家的方紫茉,到最近的那个梅姨娘,无一不是年轻貌美,又有颇有几分才气。

也是,这男子啊,越是人到中年,就越喜欢那种年轻俏丽的少女,仿佛自己也会因此变得年轻了。

而自家的画姐儿无论从容貌到才学,都不比这些女人差,身份还是他们安府的嫡女,她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一个给镇南王留下印象的机会。

比如此刻!

花棚中,年轻的少女还在尽情地舞动着,旋转着,身姿柔软,翩然欲仙,让看者移不开目光……

“王爷。”安子昂又唤道。

镇南王这才回过神来,目光淡淡地看向安子昂微微挑眉,透着一分不耐。

安子昂笑道:“真是让王爷见笑了,小女学了几天舞,倒是在王爷跟前献丑了。”

这一回,镇南王倒是有了几分兴趣,随口问:“这是令嫒?”

“正是。”安子昂毕恭毕敬地答道,又故意叹息着多说了一句,“小女今年刚及笄了,哎,女儿大了,留来留去留成仇。”

也就是安知画至今还没许人的意思。

镇南王淡淡地应了一声,也没有说别的,便径自大步往前继续走去。

“王爷……”安子昂急忙跟了上去,心里有点拿不准镇南王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们几人又走远了,都没注意到湖的对面,一双明亮的眼眸在他们出现时望向了他们。百卉目送镇南王一行人渐行渐远,然后收回目光,悄声在南宫玥耳边禀了一句。

南宫玥若有所思地朝镇南王离开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目光又看向跳得香汗淋漓的安知画。

今日只是玩乐罢了,因此其他姑娘展现才艺时都是适可而止,点到为止,唯有这安三姑娘似乎有些用力过猛了。

南宫玥眸光一闪,捧起了跟前的茶盅,掩住嘴角的一抹似笑非笑。

安家这到底是在打什么意思?

难道说……

想着,南宫玥看向安知画的眼神中多了一分兴味。

这时,琵琶声渐缓,而安知画的舞也随之慢慢地缓和了下来,最后以一个甩袖的动作作为收尾。

安知画不着痕迹地朝湖对面看了一眼,跟着落落大方地对着众人福了福身道:“知画献丑了。”

众人赞了几句后,安知画就退下了,游戏继续,又经过几轮后,最后是一位郎姑娘赢了南宫玥给的彩头。

之后,安大夫人便带着众人去花园外的花厅用了席面。

午膳后,众人小歇了片刻,又去园中赏了牡丹,到了未时,宾客们就陆续告辞散去。

南宫玥本来想早点离开,但见萧霏和常环薇聊得投机,就多留了一炷香,等两个姑娘说完了话,这才与主人家告辞。

安大夫人、冯氏和安知画三人亲自把南宫玥一行人送到了二门处,又恭送她们上了各自的马车。

马车自安府的大门驶出后,南宫玥略显疲倦地揉了揉眉心,百卉轻声道:“世子妃,要不要奴婢给您放个迎枕,您先躺着歇息一会儿?”

她话音还未落下,才刚出门的朱轮车忽然缓了下来,跟着外头传来车夫掩不住惊讶的声音:“世子妃,世子爷来了。”

阿奕?!

可是现在才未时过半,阿奕这么早就从骆越城大营回来了?!

南宫玥怔了怔,赶忙挑开了窗帘,往外看去。

只见正对安府大门的街道上,赫然有一匹高大的乌云踏雪,马上跨着一个紫衣青年,正目光灼灼地朝自己的朱轮车望来,当两人四目相交的那一刻,青年的俊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靥,比那空中的烈日还要炫目。

果然是萧奕!

萧奕就这么堂而皇之地骑马在安府门口等着,其他府邸的人自然也都看到了,一个个都是心潮澎湃,立刻就猜到世子爷是专门来此接世子妃的。

那些男子们纷纷上前与萧奕行礼,至于那些女眷,无论是夫人们还是姑娘们,都是心中艳羡不已。

有道是: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世子爷身份尊贵,还对世子妃如此情深,世子妃委实是命好!

萧奕随意地打发了那些来请安的人,然后直接翻身下马,把马丢给了竹子处理,自己则厚着脸皮进了南宫玥的朱轮车。

见状,其他人也不好再涎着脸过来请安,倒是让朱轮车里的小夫妻俩清净了下来。

这短暂的插曲后,朱轮车继续上路……等驶上一条宽阔的大街后,车速便在车夫的吆喝声中加快了不少。

车厢里,此刻已经只剩下萧奕和南宫玥,百卉早就识趣地退了出来,与车夫并排坐在外头。

南宫玥闲适地靠在萧奕的怀中,有了这块尊贵的“人肉垫子”,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伴着那阵阵单调的车轱辘声,她饶有兴致地把今日在安府发生的事一一告诉了萧奕……

随着述说,她也顺便把今日在安府的事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忽然发现提议让姑娘们弹琴跳舞的乔大夫人也许在整件事中也扮演着非常有趣的角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