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疑心/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方亮,南宫玥就在萧奕紧迫盯人的目光中,飞快地交代完了王府中的一些琐事。

随后,两人一起去了东仪门处。

傅云雁和南宫昕已经候在了那里,一行车马很快就出了东街大门,一路往城外的庄子而去。

庄子离得不算远,马车驶了一个时辰多也就到了,小憩了片刻,在庄子里用了些农家菜,到了下午就去泛舟垂钓,生火烤鱼,好不悠闲。

看着南宫玥悠闲轻快的样子,萧奕心里对接下来的南凉之行越发期待了。只可惜,这个庄子里没有温泉……

因为明日要一大早去大佛寺上头柱香,这一晚,南宫玥和傅云雁早早地就回庄子歇下了。

第二日,四人起得更早,天空才露出鱼肚白,他们就已经骑马轻装简行地往大佛寺而去了。

其实萧奕早就派人跟大佛寺打了招呼,又派人在那边盯着,这头柱香他们是势在必得。

等他们抵达骊潼山脚时,天色还未全亮,路上的信徒已经不少了。

南宫玥也不是第一次来大佛寺了,熟门熟路带着傅云雁一起往观音殿去拜送子观音。

观音殿前空空荡荡,一个七八岁的小沙弥守在殿外,伸长脖子不时张望着,见南宫玥一行人走来,笑着迎了上来,行了双掌合十礼:“施主贵安。”

小沙弥暗暗地松了口气,幸好世子妃他们来得早。

昨日,世子爷派人来传讯,说世子妃要来观音殿上头柱香,务必要把别人拦下了,又不许他们兴师动众,以免让世子妃看出破绽。

世子爷和世子妃既然要便衣出行,那主持当然不便来迎,就派了自己在这里守着。寺里其他的僧人也是战战兢兢,就怕有别人来早了……

佛说,众生平等。这佛门圣地,非要拦着信徒不让上香,岂不是亵渎佛祖?偏偏镇南王府他们区区大佛寺也得罪不起!

小沙弥年纪还小,举止间难免流露出不自然的异状,南宫玥一下子就看出了对方的怪异,若有所思地朝萧奕看了一眼,难道是他……

萧奕笑眯眯地看着南宫玥,毫不心虚。他身为镇南王世子,难道连世子妃想上头柱香的特权也没有?

南宫玥瞪了萧奕一眼,佛门清静之地,现在可不是和他计较的时候。

那小沙弥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带着四人进了殿中,丫鬟帮着点燃香,然后送至主子们的手中,四人虔诚地跪在观音像前的四个蒲团上。

南宫玥双手合十虔诚地跪在观音像前祈求着。

观音菩萨,她可不是临时抱佛脚,去年她就来求过了。

现在是不是能赐给她和阿奕一个小娃娃了呢?

男孩女孩都好,只要是他们的孩子,那就是他们最珍贵的宝贝!

南宫玥嘴角微勾,眼前似乎浮现一个对着她笑得灿烂的胖娃娃……

须臾,她便睁开了眼,这时,她身旁的傅云雁刚求了签,兴奋地和南宫昕一起找人解签去了。

“施主,您可要求一签?”那小沙弥又把签筒递给了南宫玥。

南宫玥应了一声,接过了签筒,然后虔诚地捧着签筒晃了晃,一根竹签从中掉了出来。

百卉忙俯身捡起了竹签,交到了南宫玥手中。

南宫玥在萧奕的搀扶下站起身来,她拉着萧奕一起去一旁找老和尚解签。

那老和尚眯眼看了竹签后,就递了一纸签文给他们,上面写着——

桃红柳绿满山春,

吐出奇花爱煞人。

花花定然成硕果,

风云扫去涌金轮。

南宫玥嘴里无声地念了一遍,似乎领会到了签文的意思,俏脸染上了一片飞霞。

画眉好奇地凑过来,看了一眼,惊喜地说道:“世……少夫人,这是上上签!”

世子妃求到了上上签,那也就说碧霄堂很快就要有世孙了!

画眉双手合十地道了声佛。

饶是萧奕不算信佛,听到是上上签,也是面上一喜,心里觉得这大佛寺果然有几分灵验。

居然看得出来自己和阿玥马上要有一个小阿玥了!

萧奕心情大好,豪爽地吩咐给大佛寺添了五千两的香油钱,喜得那小沙弥笑眯了眼,忙领着百卉捐香油钱去了……

之后,萧奕和南宫玥就悠然地往碑林的方向走去,傅云雁和南宫昕刚才解了签后,就先去那边了。

萧奕毫不避讳地牵着南宫玥的手,行于竹林间的小径中,四周绿油油的一片翠竹,仿佛这世间除了竹,就只剩下他们俩一般……

“阿玥,”萧奕一边走,一边含笑地看着身旁的南宫玥,“军营那边暂时没什么事了,我们明天就出发吧。”想到从明日开始,就可以甩掉那些围绕在他们身旁的跟屁虫,萧奕的眼眸就闪闪发光,绽放出璀璨的异彩。

南宫玥脚下的步子一滞,疑惑地抬眼看向了萧奕,微挑眼尾以示疑问。

“阿玥,你还不到十六,怎么就这么健忘了呢?”萧奕故意摸了摸南宫玥的发顶,提醒道,“南凉,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去南凉的吗?”

南宫玥缓缓地眨了眨眼,几乎怀疑自己是幻听了。

她是答应了和萧奕一起去南凉,但是她还以为那至少是一、两个月以后的计划,哪有萧奕这么说走就走的!

南宫玥忍住扶额的冲动,耐着性子道:“阿奕,傅伯母、哥哥和嫂嫂他们还在呢。”

言下之意是,家里有客,哪有主人就抛下客人忽然就出远门的道理!

萧奕却毫不自省,点了点南宫玥的额心说道:“阿玥,你啊,就是太拘泥于小节。”他耸了耸肩,理直气壮地道,“反正是自己人!而且,小鹤子为了成亲也备好了宅子。若傅伯母和阿昕他们不愿住碧霄堂,就住小鹤子那里也一样的!”

反正傅大夫人是傅云鹤的母亲,南宫昕和傅云雁是傅云鹤的妹婿加妹妹,他们搬去和傅云鹤同住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南宫玥静静地看着萧奕,他说的好像确实是不无道理。但是以她对萧奕这么多年的认识来看,要是被他的歪理带走了,那可就别想回到正道上。最好是从一开始就坚持住自己的原则。

萧奕也没指望这么容易就把南宫玥说服了,他眨了眨眼,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就变得可怜兮兮的,撒娇地晃了晃南宫玥的手,道:“阿玥,再晚的话,就又要去不成了!”

跟在几十丈外的画眉几个几乎是不忍直视了,怎么人家夫妻俩撒娇的都是妻子,到了自家主子这里,就倒过来了呢?

亏世子爷一个堂堂七尺男儿撒娇卖乖的本事简直比猫小白和小橘还厉害!

萧奕一眨不眨地看着南宫玥,如寒星般的眸子似乎隐隐泛着一层水光。

南宫玥无奈地叹了口气,被萧奕打败了。

一见南宫玥点头,萧奕立刻勾唇笑了,若非这里是佛门圣地,他真想把她给抱起来,好好地转几个圈……

没事,他先记着就是!

看着萧奕贼兮兮的笑容,南宫玥眼皮跳了一下,心里有种古怪的感觉。

她还没来得及细想,就听前方的碑林那边传来了傅云雁的喊声:“阿玥,阿奕!”

傅云雁大力地对着两人挥着手,南宫玥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四人之后在大佛寺里看了碑林,又去其他殿也都拜了一圈,再用了些素斋后,便一起离开大佛寺,回了碧霄堂。

明日就要出发前往南凉,南宫玥一回院子,就让丫鬟们开箱,说要准备几件出行的衣裳。

丫鬟们把内室中的几个樟木箱子都打开了,几个小丫鬟都是兴致勃勃,心里都想着也不知道这次谁能跟着世子妃一起出门。

然而,当她们听说世子妃要跟着世子独自外出,不带她们时,几乎都吓傻了。

百卉还算镇定,画眉直接结巴了:“世……世子妃,您要和世子爷两个人去南凉?”

这南凉距离南疆可是有数百里远,这一路上谁来服侍世子妃呢?!

指望世子爷?

他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

南宫玥刚开始也有些头痛,可想想难得跟着萧奕一块儿出门,更乐意顺从他的心意。反正自己有手有脚,还怕不会洗漱铺床吗?就是梳头有些麻烦罢了……

她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画眉,给我找几套骑装出来。”

画眉一向不质疑南宫玥的吩咐,可是此时却是忍不住想劝劝世子妃了。

她正要开口,就听萧奕已经兴致勃勃地说道:“阿玥,我来帮你挑衣裳吧。”

他看着一屋子的丫鬟,觉得这些丫头委实是碍眼得很,便挥了挥手道:“你们几个都下去吧。”

丫鬟们面面相觑,让世子爷帮世子妃整理行装,这不是捣乱吗?

可是主子吩咐了,世子妃也没反对,丫鬟们也只好依命行事,一个个地退了出去,留到最后的百卉迟疑了一瞬,还是禀道:“世子爷,世子妃,乔大夫人一个时辰前来了……”

百卉没机会再往下说,萧奕不耐烦地又挥了挥手。他那姑母来了又不是什么新鲜事,让他父王烦就好,关他们什么事?!

百卉又福了福身,恭敬地退出了内室。

总算是耳根子清净了,萧奕扫了打开的樟木箱子一圈,从其中一个箱子里拿出一套海棠红的骑装,道:“阿玥,这套好,衬你的肤色。”

南宫玥对萧奕的品味已经很见怪不怪了,反正颜色越是鲜亮的,他就越是觉得她穿得好看。也不想想,他们俩出门,是便衣出行,当然不能太招摇了。

不过……

南宫玥盯着萧奕的昳丽得比女子还要娇艳的脸,最招摇的恐怕还是他这张脸吧?

或者,这一路上干脆让他戴个帷帽把脸给遮起来?

想着,南宫玥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忍俊不禁。

萧奕狐疑地眨了眨眼,为什么感觉自己好像在阿玥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嫌弃”?

南宫玥感觉萧奕的神色不对,若无其事地笑道:“阿奕,我们俩准备一色的衣裳可好?”

一句话成功地转移了萧奕的注意力,心道:这个主意好,这样他们一出门,别人一看就知道臭丫头是他的!

他正欲开口,却是眉眼一动,往门帘的方向望去,下一瞬,就听百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世子爷,世子妃,桔梗姑娘来了,传王爷之命让您二位过去一趟外书房。”

萧奕皱了皱眉,真是麻烦死了。

他正想说不去,南宫玥却是先一步开口了,说道:“阿奕,我们过去看看吧。”说着,她放下手中一套湖色的骑装,向着萧奕眨眨眼睛。

方才百卉才说起乔大夫人了,现在镇南王又把他们叫过来,所谓何事简直一目了然。

萧奕勾了勾唇角,两人交换了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

萧奕磨磨蹭蹭地又赖了南宫玥好一会儿,两人才一起往王府的外院去了,一直来到了镇南王的外书房。

书房里,乔大夫人果然也在,正挺直腰板坐在窗边的一把红木圈椅上,板着一张脸,冷冰冰的目光投向萧奕和南宫玥。

两人就当做没看到,若无其事地上前。

见过礼后,镇南王心情不错的让他们俩都坐下,然后看了乔大夫人一眼,示意由她来挑起话头。

乔大夫人慢悠悠地轻啜了一口热茶,这才道:“阿奕,世子妃,如今栾哥儿的母亲被休,你父王正值壮年,身旁也没个人照顾……”

果然……

南宫玥半垂眼眸,暗自好笑:这乔大夫人也太心急了些吧。安府的宴请也过去一天而已,她倒是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把人抬进来了,也不知安家到底给她许了什么。

乔大夫人端着架子,一本正经地继续说着:“这偌大的王府没有女主人,传出去也不成样子,还是应该早日续弦才是正理。”

镇南王听着微微颔首,他这个长姐最近总算是为他考虑了一回!

续弦的事若是由镇南王主动开口和世子爷、世子妃提,难免显得他有些猴急,由乔大夫人这长姐来开口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萧奕嘴角微勾,他一贯是玩世不恭的样子,以致乔大夫人一时有些看不出他的喜怒。

“不知父王和姑母心中可有人选?”萧奕直接问道。

镇南王清了清嗓子,力图用如常的语气说道:“阿奕,刚才你姑母刚刚说安家有意把嫡女嫁进王府,你们觉得如何?”

乔大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得色,眼眸发亮,心道:做父亲的想要续弦,儿子儿媳还能拦着不行?要是萧奕敢拦,她就敢把这事闹大了!

乔大夫人就等着萧奕反对,萧奕越反对,他们父子俩之间嫌隙就越大,那么镇南王才会记得她这个长姐对他的好!

萧奕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乔大夫人在想些什么,嘴角的笑意变深,透着别人不易察觉的嘲讽,道:“只要父王满意就好,我和阿玥怎么会有意见呢!”

南宫玥恭顺地应声,一贯的低眉顺目,温婉和顺。

乔大夫人一时傻眼了,差点没暗暗捏了自己一把。这还是她那个事事跟他父王对着干的大侄儿吗?

镇南王也有几分意外,难得对着萧奕露出几分满意的笑容。

这个逆子自从娶了世子妃以后,懂事多了,也知道体会他这父王的不易了。难怪俗语说的好,取得良妻旺三代人,取得恶妻毁全家。这个儿媳真是错有错招地娶对了!

镇南王捋了捋胡须道:“那续弦的事,就由世子妃帮着操持一二。”

萧奕面上不动声色,笑眯眯地说道:“父王,我和世子妃近日要出去一趟,等回来后再安排吧。”

“好,就等你们回来再说。”镇南王心情大好,笑着应了。

他倒没觉得萧奕会敷衍自己,他这个儿子也没别的优点,就是性子还算爽直,有一是一,懒得敷衍人,他要是不乐意,就算是自己这个父王,也拿他没办法。

想着那日在安府看到的美人,他眼中闪过一抹炽热。

一旁的乔大夫人却是眉宇紧锁,心道:原来如此!她算是明白了,萧奕他这是想拖延时间呢!

她眸光一闪,含笑地对镇南王道:“弟弟,只是续弦,也用不着多隆重,既然阿奕不反对,还是赶快把这事定下吧。若是阿奕和世子妃要出门,我也可以先帮着操持起来……”

镇南王心中一动,大姐说得也是,就算是世子妃不在,大姐也可以先帮着把婚礼的诸事先操持着,那么等萧奕和世子妃回来的时候,也就可以直接举办婚礼了。

对于镇南王墙头草的性子,南宫玥已经很习惯了。

她微微一笑,得体地说道:“姑母,父王续弦怎么说也是王府的大事,侄媳以为不能操之过急。”说着,她对着镇南王欠了欠身,“父王,安家三姑娘自小在兴安城长大,近日才初抵骆越城,为人品性如何,儿媳是一概不知……父王,儿媳以为还是父王派人去兴安城打听打听才好,以免得像梅姨娘那般……旧事重演。”

南宫玥含蓄地提醒着,还故意引导镇南王的目光朝乔大夫人看了一眼。

一想到梅姨娘,镇南王的心头就猛地一跳,那因休了小方氏而稍稍安定下来的心再一次高悬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的惶惶不安。

是啊!梅姨娘可不就是大姐送进王府给小方氏的……结果差点给王府酿成了滔天大祸!

想着,镇南王的右手不由得握成了拳头。

虽然最后还没弄清楚大姐到底和此事有没有关系,但这次续弦的事,又是大姐主动提起的,这一位安家姑娘不会又有什么问题吧?

镇南王不免疑心大起。

本来镇南王已经下令不许乔大夫人再踏进镇南王府,可是今日她一早就在王府门口等着自己,用续弦一事成功地哄了自己把她迎进了王府。

可是现在再细想,镇南王就觉得其中有些蹊跷。

大姐此人说难听点就是无利不起早,她为了这事如此不遗余力,该不会是安家许了她什么好处吧?

想到这里,镇南王的眼神就变得晦涊起来。

乔大夫人却是对梅姨娘之事一无所知,更不知道梅姨娘早已经被一把火焚得尸骨都无存了,还以为这人正好好的在王府里当她的姨娘呢,自然也就没注意到镇南王的神色有些不对。

她眉稍一挑,阴阳怪气地对镇南王说道:“弟弟,你这儿媳妇管得也未免太宽了吧,我这还是头一回听说有儿媳管到公公的房里事了,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镇南王府没大没小。”

镇南王没有应声,目光沉沉地看着乔大夫人,眼神似锐剑一般,仿佛想把她给看透一样,看得乔大夫人心里咯噔一下,仔细回忆自己说的话,自认她所说句句是站在镇南王这边的,没一点问题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