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7所/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仪良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双手抱拳躬身向萧奕请命。

萧奕坐在马上俯视着他,笑吟吟地说道:“哦,那将军的意思是……”

孟仪良忙又道:“末将知道世子爷公务繁忙,尚有南疆诸事要管,必无暇理会这区区南凉小国。”见萧奕没有不悦之色,孟仪良放下心来,滔滔不绝地劝道,“以末将之见,世子爷大可以寻个可靠忠心之人帮着世子爷打理南凉。世子爷,我南疆军中有不少老人自老王爷时就跟随于麾下,忠心耿耿,天日可表!”

萧奕漫不经心地掸了掸衣袖,脸上笑意不减,问道:“孟老将军,若是本世子把南凉交予将军,将军会如何行事?”

闻言,孟仪良精神一振,心想:看来世子爷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孟仪良故作镇定地回道:“世子爷,末将以为有乱民暴动者,杀,以暴制暴。正所谓乱世用重典,不外如是!”

孟仪良越说越是激动,侃侃而谈,又说什么重立户籍、重查人口以便增收人头税以充军资……最后又义正言辞地说道:“南凉人不过是群蛮夷之辈,无需与他们讲什么道理,凡有人不服闹事的,杀了便是,如此,民心自然就安定了。世子爷,您的根基是南疆,至于这南凉属地,您无需过于费神。”

萧奕轻笑出声,淡淡地看着他,说道:“孟老将军,你连本世子需要什么都不知道,就想代替安逸侯主持南凉政事?呵,人贵有自知之明,孟老将军,你年纪大了,也该安享晚年了。”

说完,萧奕也不理会孟仪良有什么反应,一夹马腹和南宫玥一同走了。

孟仪良僵立在原地,望着萧奕和南宫玥离去的背影,浑浊的老眼中升起一层浓浓的阴霾。

三年前,世子爷奉皇命重回南疆,当时,他们这群跟随过老王爷的老人之中,田禾是最早向世子爷投诚的,大部分人包括他都是抱着观望的态度想先看看世子爷的本事再说。

结果却是一步错步步错。

就因为晚了这么一步,他在世子爷面前就再没露过脸,有什么好事都轮不上他,轮不上他们孟家。

他本想着自己比不上田禾也就罢了,毕竟是当初自己看低了世子爷,以致棋差一招。

但是局面也未必没有挽回的机会,他这次主动请缨跟随田禾来南凉,就是想着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以世子爷的身份,肯定不能久留南凉,而田禾早晚也是要回南疆的,只要自己能被世子爷委以重任管理南凉,那么他们孟家以后就是南凉的土皇帝,更可以萌恩子孙……

不想,世子爷麾下有一个田禾不够,竟然还莫名其妙地冒出一个安逸侯来!

这安逸侯算什么东西,不过是皇帝的走狗,就知道故弄玄虚,妖言惑众!

怎么世子爷就偏偏如此信任那安逸侯?难道世子爷是被那安逸侯下了什么蛊不成?!

想着,孟仪良眼帘微垂。

世子爷并非是一个会顾念老王爷情份的人,唯今之计,得想个法子,让世子爷知道,自己的能耐。

说起来,最近有个人自称是南凉最大的马商,愿意为南疆军供马。要是他能弄到大量而又便宜的良驹,世子爷一定会自己刮目相看的。

再者,那安逸侯的幽骑营似乎更加缺马,也许还能利用这个机会……

孟仪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注意到前方几十丈外的南宫玥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压低声音问道:“阿奕,此人是……”

对于那些跟随祖父的老将,萧奕也所知不多,就简单地说了几句:“孟仪良,他是当年祖父来南疆后,追随到祖父麾下的,跟着祖父打过几场胜仗,曾立下过一些军功……”

当年孟仪良立下军功,所以才有这些年的荣耀,至于能不能将之维持下去,就要看他们孟家自己了,刚才听那孟仪良一番大放阙词,看来这位孟老将军是真的人老脑子也糊涂了。

萧奕满不在意地说道:“孟仪良在这次南凉战败后,主动去找田禾请缨,一起来了南凉。”

回想着孟仪良刚才所言,南宫玥若有所思地叹道:“阿奕,看来他所图不小呢。”俗话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只可惜世人往往看不透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

萧奕向她眨眨眼睛,笑嘻嘻地说道:“阿玥,这种小事,小白会应付。”

南宫玥嘴角抽动一下,故作叹息地说道:“官公子真是可怜……”

碰到萧奕这种不知道是挚友还有损友的家伙,到底是官语白幸运,还是官语白的倒霉呢?

“我们给小白带些好吃的回去不就行了?”萧奕毫不愧疚地说道。

话语间,两人策马悠闲地往前行去,不一会儿,就把南凉王宫远远地抛在了后方……

他们今日是出来玩的,因此故意放缓了马速,南宫玥一边驱马而行,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昨日初来乍到,她倦得很,都没心思好好看看这乌藜城。

跟人来人往的泙湖城相比,乌藜城没有那么热闹喧嚣,但一眼望去,街道整洁,来来往往的百姓都神态安宁,眼神平和,那种安然生活的感觉,与泙湖城隐隐透出的浮躁迥然不同。

这个城镇在经历了战火的摧残后,已经渐渐地开始恢复了生机。

南宫玥和萧奕走走停停,足足花了半个多时辰,才出了城。

萧奕只大致知道那个玉市在距离乌藜城数里的西郊,却是不曾去过的,于是,就边走边找人问路。

渐渐地,就见人流都往相同的方向涌去。

到了人流密集的地方,两人下了马,牵着马儿随着人流悠闲前行。

那所谓的玉市是在一片巨大的空地中或以竹或以木或以油布搭起了数十个凉棚,那些玉石商人就在凉棚中摆起摊位,摊位中除了出售各种玉饰品、未打磨的玉石,就是堆着一块块风化的石头。

有趣的是,玉市中行走的百姓多数看的不是玉饰,不是玉石,而是那些看来平凡的石块,一个个打量、细语,又不时地上前敲敲打打,眼神与表情中露出异样的神采。

见南宫玥面露好奇之色,萧奕解释道:“那是玉石的毛料……”

萧奕简单地给南宫玥介绍起赌石来,那些毛料是按分量卖的,个头越大的,自然也就越贵。所谓的赌石,就是挑一块石头剖开,里面要么是一块珍贵的翡翠宝石,要么就啥也不是,刀起刀落间,或令人一夜暴富,或令人倾家荡产。

整个玉市中最热闹的地方大概就是市集中心了,在那里摆放着好几块这几日开出的极品玉石,引得一众看热闹的人纷纷跑来围观,都在猜测着不知道哪一块玉会是这次比赛的玉王。

一切只能等今日申时过后,所有这三日来开出的玉会摆在一起,决出“玉王”。

周围的南凉人七嘴八舌地说得口沫横飞,可是南宫玥也听不懂,只能听萧奕转述,不由兴味盎然。

两个一边说着话,一边悠然自得的逛了起来。

时不时地有人挑选好了毛料,让老板开石,才不过半个多时辰,南宫玥就看到有好几个人开出了玉石,虽然品相一般,但瞧着还是有趣的很。

南宫玥不禁有些跃跃欲试。

萧奕最是了解她的心意了,说道:“我们也挑几块玩玩。”

南宫玥笑着应了。

两人只是随便来玩玩的,既不打算投机,也不打算出名,镇南王府更是不缺几块玉石,因此南宫玥也就是抱着好玩的心情,来到一个摊位前,随意挑了五六块毛料,让摊位的老板帮着开石。

那老板一见南宫玥和萧奕的样子,就猜到他们是赌石的生手,先把丑话说在了前头,先收了银子,又说什么“开石无悔”云云的。

一看这边有人要开石,就有不少好事者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问着谁是毛料的主人。

当看清对方是一个年轻的女子时,一个中年男子羡慕地用南凉语说道:“我听说刚刚来了一个女子,连续挑出了好几块石头,全能开出玉,不会就是这位吧?”

“真的?那眼力和运气可不是一般啊!”旁边一个老者不敢置信地说。

无论是赌石的行家还是新手,都知道这毛料不到切割开来,谁也不能保证石头里面是什么,能否开出玉来,六成靠知识与经验,剩下的四成全看运气,即便是几十年的老行家恐怕也不能保证挑中的石头一定含玉。

围观的众人说得兴浓,萧奕也一一转述给南宫玥听。

话语间,第一块石头被开石的老师傅切割开来,四周顿时嘘声一片,只是一块废石而已。但大部分人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看,谁知道接下来的三四块也都是废石,只有最后一块开出了一块比手指没大多少的玉,品相也一般。

他们在毛料上花了几十两银子,却只得了这么一块连二两银子都不值的小玉石,说来算是赔得血本无归的那种。

那些围观的人一看没开出好的玉料,一下子就一哄而散,三三两两地走开了,意兴阑珊。

谁想南宫玥还是笑吟吟的,把那块玉石抓在手里把玩了几下,指着上面如波浪般的纹路道:“阿奕,你看,这玉石上的花纹还挺有意思的,要是顺着这纹路打磨成一个笔托,应该会挺好看的。”

萧奕顺势握住了南宫玥的手腕,就着她的手打量着那块玉石,在那如玉肌肤的衬托下,他顿时觉得这块玉看着顺眼了不少,笑着颔首道:“等回去后,我就给你打磨。”

南宫玥斜了这个抓住每个机会占便宜的登徒子一眼,直接把那块玉石塞给了他。

虽然只得了一块小玉石,但南宫玥的兴致更浓了,抛下一句:“我们再挑石头去。”

“是,夫人。”萧奕赶忙好像小厮一样跟了上去。

玉市里人来人往,不少摊位前都是人头攒动,两人随便又挑了一个人少的摊位。

南宫玥先在摆玉石的桌子前扫视了一遍,见没什么好玉,目光就朝一旁的石堆看去,随便挑了一块褐红色的石头,然后学着萧奕用南凉语吩咐老摊主开石。

她话音才落,就听右边传来一个清亮活泼的女音道:“这位夫人且慢。”

是大裕话?!

南宫玥略显惊讶地扬了扬眉,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南凉少女正站在一丈外看着自己,她身穿一身翠色的半袖衣裙,一头乌发只是简单地梳了一个黑油油的麻花辫子,鬓角戴着几朵翠色的花朵,看来如同初初绽放的花朵般清新可人。

少女的身后跟着数十个看热闹的南凉人,男女老少,三教九流,一片热闹喧阗声。

那少女目露惊艳地多看了萧奕一眼,就立刻收回了视线,继续对南宫玥道:“这位夫人,不如由我给夫人挑一块更好的石头吧?我保证一定可以开出好玉来。”

少女说的是大裕话,跟随在她身后的那些南凉百姓都是听不懂的,但是这玉市中的那些玉石商人却是走南闯北,更别说他们南凉的大部分玉石其实都是通过各种渠道销往大裕,有不少人都懂些粗浅的大裕话,就把两人的对话翻译给四周的百姓听。

那些围观者听了,都炸开了锅,七嘴八舌地说道:

“这位夫人可有福了!”

“是啊,这位璃沙罗姑娘挑石头的眼光那可是一看一个准。”

“今日玉市里水色质地最好的几块玉都是璃沙罗姑娘挑出来的,没准今日的玉王就要从中择出了。”

“……”

众人说得兴奋极了,简直比这位璃沙罗姑娘本人还要激动。

南宫玥淡然一笑,直接拒绝道:“这位姑娘,不必了。”跟着,她再次以生硬的南凉语吩咐老摊主找人开石。

璃沙罗怔了怔,有些意外,但立刻就重振旗鼓,说道:“这位夫人,且听我一言。实不相瞒,夫人选的这块石头,里头确实是玉石,但是品相不佳。”唯恐南宫玥和萧奕不信,她又跟着解释道,“夫人,您这块毛料是红皮壳的,虽然外表看着细腻圆润,十分漂亮,却也只是华而不实,切开后内部的翡翠往往品相一般。”

她说话的同时,后方不少懂行的人都是频频点头,更有人赞叹这姑娘年纪轻轻,却是个懂石懂玉的行家。

璃沙罗挺了挺胸,目露自信之色,笑着劝道:“这位夫人,我是因为看您这块石头形状有趣,像个红果子般,想买回去讨妹妹欢心,所以才想和夫人换一块石头。”

她扫视了摊位里的石堆一眼,又使了个手势,立刻就有一个下人奉上了一块拳头大的白色石头,“夫人,这是我方才在前面的一个摊位里挑的。这块石头就算出不了龙石种,应该也能出个冰种。作为让夫人割爱的补偿,那块石头就由我赠予夫人。”

璃沙罗说得有理有据,且好言好语,四周大部分人也争相或以南凉话或以大裕话劝说起南宫玥和萧奕来,毕竟这可是天上掉银子的好事啊!

听那些不相干的人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萧奕是眼见心烦,语气微冷:“还不给我开石!”

他眉目如画,笑时如同一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哥,蹙眉冷语时,气质就骤然变了,锐气四射,让人不敢小觑,看得那璃沙罗心中一惊,也不敢再多话。

老摊主飞快地看了璃沙罗一眼,立刻就吩咐开石师傅去开石。

四周围观的人都是唏嘘不已,觉得这位大裕来的公子和少夫人还真是不识抬举,更有人上前问那位璃沙罗姑娘能否将她手中那块石头让给他们……

开石师傅三两刀就把那石头开了,果然,其中只开出一块龙眼大小的小碎玉。

四周嘘声一片。

然而让这些看客们意外的是,南宫玥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丝毫失望和后悔之色,反而兴致勃勃地把玩着小玉石,对萧奕说道:“阿奕,你说拿它来做一个挂坠好,还是做一对耳环好?”

萧奕毫无原则地应道:“你慢慢想,等你想好了,你画出图来,我来给你做。”

南宫玥笑着应了,把玉塞给了萧奕。

璃沙罗怔怔地看着二人片刻,眸光一闪,方才若无其事地叹道:“夫人不愿割爱,但这块石头我还是赠予夫人的,就当有缘一场,留个纪念!”

她飒爽磊落地说道,那姿态颇有“买卖不成仁义在”的气度,又引来四周不少赞赏的眼神。

说完,她留下那块白色毛料,正欲翩然而去,却被南宫玥叫住了:“姑娘且留步。”

璃沙罗眼中微微一亮,朝南宫玥看去。

南宫玥嘴角一勾,笑盈盈地看着璃沙罗,语气中却透出一丝犀利:“若姑娘有所意图,还望直言。”

璃沙罗瞳孔微缩,虽然她力图镇定,但面上却是掩不住那微微的讶色。

南宫玥接着道:“姑娘一来就知我们是大裕人,还特意用了大裕话,若说是偶遇,怕是也太巧了。”

虽说大裕人长相与南凉人略有不同,但是大裕四方也有不少小国小族之人与大裕人看起来没什么两样,而这位姑娘偏偏就认定了他们是大裕人!

璃沙罗脸色又变了变,心念飞转,果断地有了决定。

她恭敬地以大裕的礼节福了福身,爽快地承认道:“南凉古那家的女儿璃沙罗,见过公子、夫人。”

古那家?!

南宫玥对与南凉之事几乎是一无所知,当然不知道这古那家是何来历,但是四周围观的百姓却是知道的。

古那家是南凉最大的皇商,在南凉亡国之前,除了南凉的王室,整个南凉最富庶的人家就是古那家。

古那家的孩子无论男女都有继承家业的机会,璃沙罗自小聪慧,父亲就打算为她招一个赘婿,留在家里。

可是谁也不曾想过南凉竟然会亡国。

虽然他们古那家没有因为南凉亡国而被牵连,但已经没有往日的风光,如此下去,只怕不出十年就会逐渐败落。

璃沙罗如何甘心,她如今是家中三位掌家候选人之一,若是要从两位兄长中脱颖而出,就必须在这时有所作为。

不久前,萧奕在路上打听玉市地点的时候,璃沙罗就得到了消息,匆匆赶了过来,先是给自己造了势,又特意安排了这场偶遇,目的就是希望能在世子面前露露脸。

比如刚才,若是世子妃肯接受自己的好意,收下那块毛料,等到石头里开出翡翠珍品后,世子爷和世子妃自然会对自己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旦她能搭上世子爷,就有机会重拾古那家的荣光。

那么古那家下一代掌家的身份就必然是她的了。

却没想到世子妃会是如此反应,让她原本周密的计划英雄无用武之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