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清白/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比起朱御史所禀之事,之后官员们所奏的不过是鸡毛蒜皮而已,百官也知道皇帝心情不好,有些事就干脆压下不提,没一会儿,早朝就散了。

平日里下朝后,还会有大臣找南宫秦唠嗑几句,可是今日众人对他都是避之唯恐不及。

历朝历代,科举舞弊都是大忌。

他们都是心知肚明,这一次无论舞弊案是否真有其事,也无论无论南宫秦是否清白,一旦考生闹起来,引起大乱,为了给考生一个交代,作为主考官的南宫秦,难逃罪责,轻则罢官流放,重则……南宫家满门恐怕都会保不住!

众臣心思各异,有的人幸灾乐祸,有的人心生恻隐之心,有的人惊疑不定,也有人不免涌起了兔死狐悲之感……

南宫秦没心情理会别人怎么想,下朝后,就直接回了府,并让人去把南宫穆叫到了他的书房里,打发了下人后,他就把早朝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

南宫穆当然相信兄长绝不会徇私舞弊的,可也同样明白此事的厉害之处,面上难免露出骇然之色,一时千头万绪涌上心头。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倘若这次恩科真的有舞弊之事,那么能有机会做这事的也就这么几人,可是这次副主考黎大人也是出身世家,官声清明。

而若并无舞弊,那显然,定是有人在刻意挑动考生,针对南宫家……

南宫穆想到的,南宫秦这一路也想过了。

他深吸一口气,说道:“二弟,我怀疑我上次奏启皇上更改试题的事被外泄了,所以才会为家里招来了这般滔天之祸。”

南宫穆顿悟了,喃喃道:“大哥的意思是?”

南宫秦平静地说道:“我南宫家怕是招了两位郡王的厌,成了他们夺嫡的眼中钉。若我所料没错的话,这件事想必是不能善了了。”

在皇帝拗不过朝臣拖延了庙祭的日期后,连那些中立的朝臣们也变得有些摇摇欲坠了,五皇子的势也因此变得更弱。在这样的情形下,始终站在五皇子这边的南宫家自然也就更加招眼。

南宫秦这次被委了恩科主考官的重任,本来应该是皇帝想借此给五皇子一点助力,现如今反而却成了两位郡王除掉南宫家的一个好机会。

南宫秦搭在扶手上的右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表情愈发严肃,“事到如今,二弟,我们必须早做筹谋。你安排一下,把恒哥儿送去南疆托付给玥儿,若真有个万一,也可以为我们南宫家保全住一点血脉。”

南宫恒是南宫秦的嫡长孙,更是南宫家这一辈唯一的孩子,若真到了祸及满门的地步,务必是要保住他。

南宫穆瞳孔一缩,知道大哥会说出这番话,真的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他站起身来,郑重其事地应下了:“大哥,您放心,此事我一定会安排得妥妥当当。”

若是让南宫家的血脉断绝在他们手中,那么他们兄弟俩就是南宫家的罪人,将来九泉之下,如何面对列祖列宗?!

南宫秦微微颌首,庆幸地说道:“所幸昕儿和他媳妇如今也在南疆,你且想法子尽快通知他们,让他们千万不要回来。有镇南王府护着,无论如何,总能保住性命的。”

南宫穆郑重应是。

书房里,气氛沉甸甸地,兄弟俩都知道这有可能将会是一场颠覆整个南宫家的浩劫。

与此同时,王都已经是暗潮涌动,南宫秦在早朝上被弹劾舞弊一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王都。

南宫家乃是士林世家,在文人学子中威望甚高,大多数的学子都不愿相信南宫家会出此斯文败类,但他们也对科举舞弊厌致极,从茶楼、酒楼到路边的小摊子,都可见学子在议论此事,期望朝廷早日能查个水落石出,给学子们一个交代。

紧接着,就有一学子登高一呼,言辞凿凿地指出此次榜上有名的几个贡生都是金玉其外的绣花枕头,学子们将信将疑之际,又不少与这几个贡生同乡的学子纷纷站出来响应,甚至还有人找到了这些贡生往年的旧文章……

尤其是黄和泰在乡试中所作的文章,更是引得一片哗然,谁都不愿相信,这样的人竟能高中会元。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次的恩科之中恐怕真有徇私舞弊。

十年寒窗,谁会愿意自己付出的努力功亏一篑。

学子们乱了,纷纷奔走请命,一个个都义愤填膺,渐渐有人怀疑其他中榜的贡士也都是舞弊而来,徒有虚名,两方学子争锋相对,一时硝烟四起。

三日后的一大早,一众学子自发地聚集起来,往着贡院的方向而去,越靠近贡院,人群就越庞大,数百名学子以及闻风过来看热闹的百姓将通往贡院的街道堵得水泄不通。

巳时过半,烈日当头,学子们浩浩荡荡地来到贡院门前,贡院门口的守卫看着这么人多也有些发虚,其中一人外强中干地说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竟敢来贡院聚众闹事!”

为首的一个头戴方巾的青袍学子上前半步,作揖道:“吾等并非聚众闹事,只是想求一个公道而已。”

顿了一下后,那青袍学子骤然拔高嗓门:“十年寒窗苦读,只为一朝金榜题名。各位大人,吾等只求大人重查试卷,还众位学子一个公道!”

说完,他“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就像是一滴水落入湖面中,泛起了阵阵涟漪,后方其他的学子也都一个接着一个地跪了下去,场面看来透着一丝悲壮。

跪在地上的学子们齐声喊了起来:“求大人重查试卷!”

“求大人重查试卷!”

“……”

声声请命如雷震,学子们一个个都是满脸通红,群情激愤。

两个守卫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人叹了口气,劝道:“我看你们还是回去吧。你们势单力薄,就算求也没用的,还是回去再好好复习,错过了这次恩科,还有下次的会试。你们再闹下去也讨不得好的,万一被夺了功名,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学子们一听皆是面面相觑,心中有些忐忑:是啊,当权者最忌百姓聚众闹事,在场这么多学子,若是朝廷打算革除几个挑事者的功名,那也未尝不可能。十几年的苦读,家里人的殷切期望……

学子们表情各异,不少人开始心生退意。

这时,那为首的青袍学子霍然地站了起来,一瞬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青袍学子双目充血地瞪着那黑色牌匾上龙飞凤舞的两个金漆大字:

贡院。

这是天下学子实现理想的第一步,却是这么一个肮脏的地方。

青袍学子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嘶吼道:“朝堂不公,徇私舞弊,大裕危矣!”

“邓兄……”

他身后的一个褐袍学子想拉他的袖子劝他几句,可是已经晚了一步,那邓举子猛然朝前方贴着榜文的白墙撞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后,只留下一地的鲜血飞溅上白墙,飞溅上那明黄色的榜文,将数个名字染上了刺目的血渍,看来触目惊心!

邓举子死前的嘶吼声回荡在众位学子的耳边:“朝堂不公,徇私舞弊,大裕危矣!”、

学子们为之而沸腾……

……

此事次日早朝就由朱御史如实上禀,满朝骇然。

朱御史最后道:“皇上,舞弊徇私令天下学子心寒,如今学子群情激愤,皇上圣明,请还天下学子一个公道!”

御座上的皇帝面色阴沉,却是没有立刻表态。

这时,又有个大臣出列道:“皇上,臣以为朱大人所言甚是,天下学子乃是我大裕未来的栋梁之才,更是我大裕繁荣昌盛的根基,此事若是不能给众学子一个交代,朝廷威信何在?大裕危矣!”

皇帝沉吟片刻,就算他原本想慢慢查、细细查,现在也不得不有所作为了。

至少得先安抚住了这些群起激愤的学子们。

“传朕旨意,暂押南宫秦,重查试卷!”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铿锵有力,声音落下的同时,满朝寂静无声,没有人注意到俯首躬立一旁的朱御史嘴角勾出一个得意的弧度。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早朝就这么散了。

早朝后,锦衣卫指挥使陆淮宁奉旨率领一众锦衣卫策马赶往南宫府。

一众鲜衣怒马的锦衣卫所经之处,百姓无不避让,不少人都暗自揣测着,锦衣卫出马,一定没好事,这一次,也不知道是哪个府邸要倒霉。

锦衣卫目标明确地穿过几条街,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南宫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南宫府团团包围。

府中的下人还搞不出清楚状况,只能战战兢兢地领着陆淮宁和几个锦衣卫去了南宫秦的外书房。

“南宫大人!”

陆淮宁还算客气地对着起身相迎的南宫秦抱拳,又抬了抬手中的那卷圣旨,在宣读了旨意后,说道:“还请南宫大人随我走一趟。”

尽管南宫府眼看着似乎大厦将倾,可是陆淮宁却也不敢太过怠慢,毕竟就算南宫秦这次栽了,南宫府的二少爷还是咏阳大长公主的孙女婿,五皇子殿下的伴读,更别说南宫府还出了一个镇南王世子妃呢!别的不说,镇南王世子那脾气,就连陆淮宁也不敢轻易招惹。

更何况,如今大罪还未定,陆淮宁自然也得礼敬几分。

南宫秦虽然还不知道今日早朝的事,却已经听说了昨天发生在贡院的惨剧,几乎是彻夜未眠,心里也隐隐料到了这一刻的来临。

他爽快地一笑,笑容中透着一丝苦涩:“本官不会让陆大人难做的……”

他抚了抚衣袍,随着陆淮宁离开了,腰板仍旧挺得笔直。

不过不到一盏茶时间,一众锦衣卫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

南宫府中顿时人心惶惶,立刻就有下人去荣安堂禀告苏氏,苏氏一下子昏了过去,荣安堂中乱作一团。

柳青清大着胆子掐了苏氏的人中,又给她闻了闻盐巴,苏氏方才悠悠转醒……

虽然苏氏脸色还有些苍白,但看着眼神还算清明,一屋子的人都稍稍松了口气,柳青清亦然。

如今的南宫府早已是柳青清当家,这几年也足够她在府中建立起足够的威望,她当机立断召集了府中的几个管事嬷嬷,并接连下了几道命令:“……吩咐下去,不许府中下人非议此事;如有逃奴,一律杖毙;还有,让门房闭门谢客……”

管事嬷嬷们领命而去,在杀鸡儆猴的杖责了几个下人后,府里总算稍稍平静了下来,只是所有人都免不了有些惶惶不安。

毕竟,若是主家定罪,他们都得被归于官奴发卖,到时候,逃不过妻离子散的命运。

柳青清忙得有些焦头烂额,这时,一个青衣小丫鬟气喘吁吁地小跑着进了厅来,屈膝禀道:“老夫人,大少奶奶,恭郡王府的白侧妃来了。”

白慕筱来了?!柳青清眉头一皱,对于这位白家表妹实在是没什么好印象。

她正欲开口,就见一旁苏氏在王嬷嬷和冬儿的帮扶下坐了起来,喜形于色,急切地说道:“快让表姑娘进来!”她仿佛找到了救星般,喃喃自语,“筱儿是个好孩子,这些年又深得恭郡王的宠信,若是她能说服恭郡王帮着老大求求情,那老大一定会没事的……”

那青衣小丫鬟正要领命而去,柳青清一个眼色立刻有一个婆子把那小丫鬟给拦住了。

“祖母。”柳青清不紧不慢地说道,“孙媳以为这个时候南宫府还是闭门谢客的好。”

“柳氏,你说什么?!”苏氏气得额头青筋乱跳,柳青清一个孙媳居然还敢对着她这个祖母指手画脚,做出指点江山的模样了?!

苏氏愤而拍案道:“我们南宫家还容不得你做主!”

她抬手指向那青衣小丫鬟,正要命令她去请白慕筱进来,就看到一道熟悉的修长身形正大步朝这边走来,脱口而出道,“晟儿!”

南宫晟得知早朝发生的事后就匆匆从翰林院回来了,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南宫秦已经被带走了。他听说苏氏晕倒了,就又急忙赶来了荣安堂。

苏氏一见嫡长孙,就像是瞬间有了主心骨,把柳青清的种种不孝之举数落了一遍。

府中出了如此祸事,南宫晟心中也难免不安,但还算镇定,他耐心地听苏氏说完后,好言哄道:“祖母,孙儿无用,让祖母为父亲操心了。孙儿以为如今南宫家应该闭门谢客,免得让皇上以为我们南宫家是畏罪,是在意图跑门路减轻罪责。祖母,父亲的为人您最清楚不过了,绝不会做徇私舞弊之事,既然父亲清白,就不怕皇上查。等皇上还父亲一个清白,自然就没事了。”

苏氏眉头微微舒展,她自己的儿子性子她最了解,老大为人最是耿直廉洁,眼里根本就容不下一颗沙子,决不可能会徇私舞弊。

是啊,长孙说得有理,清者自清,若是他们自乱阵脚,反而惹得皇上对他们南宫家平生疑窦,那岂不是弄巧成拙?!

想着,苏氏总算平静了不少。

不过经历折腾了刚才这一番后,苏氏疲累不已,在冬儿的搀扶下进内室歇息去了。

南宫晟和柳青清便告退了,夫妻俩走出荣安堂后,脚下的步子顿了一下,相视苦笑,他们都知道接下来将会是南宫家的一场大难。

两人一边往前走,一边双手交握在一起,仿佛想借着这个动作从对方身上汲取力量似的。

柳青清表情恬淡而平静,早在公公决定送走恒哥儿的时候,她就已经想明白了。

恒哥儿被送去南疆,以三妹妹的为人,一定会看顾好他的。恒哥儿好好的,自己也就后顾无忧了。

她转头看着丈夫俊美的侧颜,所谓夫妻,就是生则同衾,死则同穴,生死与共!

夫妻俩缓步朝自己的院子行去,与此同时,在角门外的马车上候着的白慕筱也得知了南宫家闭门谢客的事。

来传话的小丫鬟有些诚惶诚恐地看了那黑漆平顶马车一眼,唯恐白侧妃动怒。

马车里的白慕筱淡淡地应了一声,声音似乎没有一点恼意,吩咐道:“碧痕,打道回府。”

碧痕应了一声,急忙吩咐车夫,马车就在车夫的吆喝声中飞驰而去。

白慕筱挑开窗帘回头望去。

几十丈外的南宫府大门紧闭,门庭冷落,一些路过的百姓正对着门匾指指点点……

白慕筱发出嘲讽的讥笑。

这一切都是南宫家自作自受!

南宫家,尤其是南宫秦当年敢这样羞辱她,如今这也算是因果报应!

白慕筱放下窗帘,收回了视线,一双黑眸黑得好似一汪幽潭,无底的黑暗。

坐在白慕筱对面的碧痕小心翼翼地问道:“侧妃,您说南宫大人会怎么样?”

白慕筱以一种平静得近乎冷酷的声音说道:“自古以来,考场舞弊案都是朝堂上的一场血腥风暴。”

史上的舞弊案无一不是掀起一片腥风血雨,南宫秦身为主考官,肯定是摆脱不了干系,他可以说,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只要这次的舞弊案越闹大越大,为了平息学子的怨愤,不止是南宫秦逃不过,南宫家满门落罪也不在话下,要么满门抄斩,要么流放边疆……

一旦没有了南宫家的撑腰,南宫玥还能像现在这样得到萧奕“全心全意”的宠爱吗?!镇南王又会如何看待这个娘家败落的世子妃?

倘若南宫玥已经生下一儿半女,那为了世孙,没准镇南王父子还会给她一分颜面,可惜啊,南宫玥到现在还是膝下空虚……

这大概就是命了!

白慕筱的唇角越翘越高,胸口中充斥的是难言的痛快!

她真想放声大笑!

不知不觉,马车里的气氛有些诡异,碧痕飞快地瞥了白慕筱一眼,立刻垂首,心中忐忑而惶恐:姑娘真的变了。

“哒哒哒……”

在规律的车轱辘声中,马车飞快地朝恭郡王府飞驰而去。

马车进了郡王府后,在二门停下,白慕筱在碧痕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却对上一双不善的锐目。

王妃陈氏身旁服侍的一位嬷嬷已经候在了那里,那嬷嬷上前一步,看着恭敬地福了福身,脸上却有些皮笑肉不笑地,带着一份轻蔑,道:“白侧妃,王妃请您过去一趟。”

白慕筱心情好,也懒得和一个奴婢计较,应了。

反正陈氏叫她过去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也不就是立规矩吗?!

陈氏对她的羞辱,她一笔笔都记着呢,将来自然能十倍百倍地奉还给韩凌赋和陈氏。

白慕筱淡定地抚了抚衣裙,随着那嬷嬷去了正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