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1厚礼/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嬷嬷引着白慕筱往东次间行去,前面又有小丫鬟为她们挑帘。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挑帘声,可以听到一个熟悉的男音从屋子里传来:“……茗儿,岳母身子不适,明日本王就陪你回一趟娘家探望岳母。”

郡王妃陈氏的闺名是陈秀茗,这声“茗儿”唤的正是陈氏。

这郡王府中,除了韩凌赋,又有谁敢如此唤陈氏?!

白慕筱嘴角微微翘起,透着一丝似笑非笑的嘲讽。原来韩凌赋竟然也在!

“多谢王爷。母亲知道一定会很欢喜的。”陈氏听似温顺地应道,语气中透着几分受宠若惊。

话语间,白慕筱走入东次间,只见韩凌赋正和陈氏一起坐在罗汉床上,两人之间只隔着一方小小的案几,夫妻俩看来一副相敬如宾的样子。

白慕筱不露异色地继续上前,先恭敬地给二人行了礼,然后又周到地谨守妾室的本分在一旁为两人端茶递水,“王爷,王妃,请喝茶。”她举止间挑不出一点错处。

陈氏心中得意,故意与韩凌赋说起明日回陈府的事,韩凌赋压下心中的不舍,拿起白慕筱奉上的茶盅遮掩嘴角的不耐,按下心中的烦躁继续和陈氏周旋……

又和陈氏说了些无关紧要的琐事后,韩凌赋忽然眉头一皱,胸口的心跳砰砰地加快了两拍,一阵浓浓的倦意骤然袭来。

他想揉揉眉心,却忍不住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最近他总有些精神不济,有种说不上来的难受。韩凌赋不由心想:也许该找个太医来诊诊脉了……

见他脸上掩不住的倦意,陈氏贤惠地说道:“王爷您刚回来,一定是累了。”说着,她看向白慕筱,淡淡地吩咐道,“白妹妹,还不扶王爷去休息!”

陈氏的语气很是轻慢,透着一分高高在上的味道,好像是在吩咐一个丫鬟一般。

“是,王妃。”白慕筱恭顺地福身应下了,没有一丝不满。

白慕筱就随着韩凌赋一起离开正院,两人一路往星辉院而去。

此刻才未时,天上的日头还有些烈,不过郡王府中多树木植株,浓密的绿荫把日头遮住了大半,四周看来幽远而宁静。

“筱儿,你刚才是去南宫府了吧?”见四下无人,韩凌赋开口问道,“南宫府现在的情形如何?”

白慕筱点了点头,叹息道:“王爷,南宫府闭门谢客,真正是故作清高。”顿了一下后,她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嘲讽,“想必等过几日他们就该来求王爷您了。”

韩凌赋并不意外,道:“南宫家一贯不识好歹。”

说着,韩凌赋看向前方,阳光透过浓密的树荫在前方洒下一片斑驳的光影,幽静之中透着一丝神秘的味道。

“现在他们还没被逼到绝路,为了面子,也要故作清高一番,保持所谓的文人风骨,可是等他们知道其中的厉害,自然会求上门来。”

韩凌赋缱绻地看着白慕筱,柔情脉脉道:“筱儿,你放心,我怎么也要为你报了当年之辱!”想起当年种种,韩凌赋闪过一抹恨意。

韩凌赋说得深情,可是白慕筱心中再清楚不过,韩凌赋就算是真要报仇,那也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南宫家对他的羞辱。

这个男人也就会说一些好听的话哄她开心罢了。

可是表面上,白慕筱却做出一副感动的样子,道:“多谢王爷对筱儿的一片心意。”

白慕筱深情地抬眼望着韩凌赋,眸若秋水,如空谷幽兰般风致宛然,令韩凌赋移不开眼。

“筱儿……”韩凌赋痴痴地看着白慕筱,两人四目胶着,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人。

丫鬟们和小励子都是识趣地和主子们保持一段距离。

韩凌赋情不自禁地牵起了白慕筱的手,正想提议两人去花园中散散步,却又是一阵倦意袭来,他不由自主地连着打了两个哈欠。

见状,白慕筱眸中闪过一道异芒,却是一脸关切地看着韩凌赋道:“王爷这几日可是公务烦恼?怎么也要顾着自己的身子啊!”

韩凌赋又打了一个哈欠,不以为意地说道:“我没事。筱儿,我这两日留在宫中吃不好、睡不香,最想念的就是你亲手煲的汤,倒像是吃上了瘾似的……”他玩笑地说道。

他本是说者无心,可是话出口后,却心念一动。

他好像猛地打了个激灵一般,倦意全消。

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当日奎琅与他商谈合作时,曾提到过五和膏能让五皇弟上瘾,不可自拔。难道……难道自己也是……

韩凌赋眸光闪了闪,这些日子,他几乎日日都会用白慕筱亲手煲的汤,而只要一日不用就会精神不济。这一次他被留在宫里,整整两日没有回来,这症状也更加明显……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不禁起了一分疑心。他多年惯会隐忍,不动声色。

“王爷喜欢就好。那今晚筱儿就亲手为王爷洗手做羹,以谢王爷为筱儿出气。”白慕筱俏皮地对着韩凌赋福了福身,巧笑倩兮,整个人如同玉人似的。

若是平日里,韩凌赋定是越看越怜爱,可是此刻却是有一分心惊。

白慕筱毫无所觉地继续道:“等南宫家被定罪,出嫁女虽然不会受到牵连,但是我那玥表姐的日子怕也不会好过了。”话语间,难免就透出一丝期待。

就像是那洁白如雪的花朵上,骤然染上了尘埃。

韩凌赋一眨不眨地盯着白慕筱嘴角的那一抹笑意。

细碎的阳光透过树荫的缝隙在这对璧人身上撒下斑驳的光影,映得两人的脸都是半明半暗,透着莫名的诡异……

王都的天气一片晴朗,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而那遥远的南边,南凉的都城乌藜城亦是阳光普照,比王都还要热上三分。

南凉王宫的后花园里,一处四面通透的水阁中,清脆的乐声回旋着,夹杂着极具节奏的铃鼓声。

水阁的正中央,一个蜜色肌肤、身穿白玉兰色衣裙的少女正在优雅而快速地旋转着身体,那么快,那么稳,又那么轻盈,好似陀螺一般,又好似在花丛间、水面上翩翩起舞的白蝶一般。

随着乐声激昂,她还在越转越快,整个人像是要飞起来似的。

在一阵急促的铮铮弦声后,乐声骤然而至,而那少女也随之停了下来,步履竟然还是那么稳健,眼神清明,如一尊静止的雕塑,只有她额角微微沁出的汗珠可以看出她刚才曾经肆意舞动过。

“静若处子,动若跳兔,妙!”

清脆的女音含笑着响起,只见水阁的一边坐在一个清丽的粉衣女子,肌肤白皙,与那蜜色肌肤的舞女形成鲜明的对比。

一身靛蓝衣袍的萧奕就坐在她身旁,笑吟吟地看着她,时不时地喂她一颗梅子,舍不得移开目光。

那舞女虽听不懂大裕话,但见南宫玥脸上满是笑意,想必心情不错,便上前一步,拉开裙摆,微微躬身谢过。那充满异域风情的脸庞对着南宫玥露出落落大方的笑容,脸不红气不喘。

南宫玥命栀子赏了舞女几个银裸子,就令人把她带下去了。

南宫玥目送对方离去,还有几分感慨,道:“阿奕,以她这本事,没十年功夫怕是不成。”

他们大裕的舞偏柔,偏慢,与这南凉舞的热情奔放有着鲜明的差别,因此南宫玥看起这南凉舞来,还很有几分新鲜感。

萧奕却是不以为意,漫不经心道:“不就是转几个圈吗?有什么难的?”说着,他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

知萧奕如南宫玥猜到他恐怕要“献”舞,忙试图转移话题。

她正要起身,下一瞬,萧奕已经机警地站了起来,比她还快了一步,正好扶住了她的胳膊,小心翼翼地将她搀扶起身。

“阿玥,你是要回月息殿吗?”他殷勤地道。

南宫玥略显无奈地指着水阁西面的扶拦道:“阿奕,我是要去那边喂鱼。”

说着,她的眉头抽动了一下,自从确认她怀了身孕后,这几日来,只要萧奕在她身旁时,他就是这副样子,不是抱,就是扶,好似自己是一个易碎的搪瓷娃娃一般,尤其是头两日在屋子里时,她几乎是没机会下地。

其实刚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第一次当母亲的南宫玥也有些紧张,但这几日下来,她已经平静多了。

她从南疆一路骑马到南凉身子都是好好地,除了嗜睡以外,既没有医书上说的恶心呕吐,也没有头晕乏力。很显然,这个孩子非常健康,也很乖。

说不定真的和阿奕想的那样,是个乖巧的女儿呢。

想着,南宫玥不由得嘴角微勾,掩不住期待之色。

萧奕尴尬地一笑,虽然他很想说他可以抱她过去的,但是以阿玥害羞的性子,恐怕是不会愿意自己光天化日之下把她抱来抱去的。

他也不想挑战阿玥的极限,还是要用水磨功夫让阿玥一点点适应才是。

萧奕在心中暗暗计划着。

这家伙又在动什么歪脑筋?!南宫玥眉头一抽,又道:“阿奕,你昨日不是和官公子说好了要去看马吗?快点去吧。”南宫玥近乎催促地说道。

为了给幽骑营采购战马,从上月起军中就开始对南凉的各大马商进行择选,并挑出了几家。

今日,萧奕和官语白正要亲自去瞧瞧,以决定从谁家采购战马。

萧奕嘟了嘟嘴,也亏得他形容昳丽,否则一般男子做起这个表情,怕是要别扭得人起一身鸡皮疙瘩,可是在他脸上却只显得可怜巴巴的。

他如何不知道南宫玥是在故意转移话题,可是看马的事是早就约好的,他总不能临时爽了小白的约吧。

萧奕磨磨蹭蹭,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南宫玥倚靠在栏边喂鱼,看着在池中尽情畅游的锦鲤,连她的心也静了下来,很是悠闲。

片刻后,一个碧色衣裙的宫女快步走来,以生涩的大裕语恭敬地禀道:“世子妃,古那家送了贺礼来。”说着,宫女恭敬地双手地呈上了礼单,“世子妃,这是礼单。”

南宫玥只是微微扬眉,脸上没有一丝惊讶。

这几日,不单止是古那家,南凉的各大家族听闻南凉属地的新主人来了乌藜城后,都陆续地送来贺礼。

南宫玥随手接过了礼单,漫不经心地看着。

如同最近送来的其他礼单一样,礼单上是以大裕的文字书写的。不过,比起某些人家送来的略显别扭的文字,这张礼单上的字迹娟秀端正,便是在大裕,也算是拿得出手的。

想起那位古那家的姑娘那口还算标准流利的大裕话,南宫玥心念一动,该不会是出自那位璃莎罗姑娘之手吧。

南宫玥飞快地将礼单扫视了一遍,目光在某一样礼品上停顿了一下——

麒麟送子玉雕。

麒麟为仁兽,象征吉祥,据《拾遗记》记载,相传孔子将生之夕,有麒麟吐玉书于其家,上写“水精之子孙,衰周而素王”。自此,就有了“麒麟送子”之说。

想着自己腹中的孩儿,南宫玥嘴角微勾,这个麒麟送子倒是喻意不错。

“把这‘麒麟送子’拿来给我瞧瞧。”南宫玥吩咐道。

宫女怔了一下,急忙应声。

这些日子来,这南凉的各大家族也没见着少往宫中送礼来,可任那礼物再贵重,世子妃也不过是扫一眼礼单,令她们入库罢了,没想到今日倒是为了这古那家破例了。

南宫玥一声令下,这宫人自然不敢怠慢,以最快的速度令人开箱,把那“麒麟送子”玉雕取来了。

绿得发油的翡翠玉雕置于红丝绒布上,不过拳头大小,雕得非常精致,麒麟的背脊上坐着一个手持莲花的的童子,线条流畅细致,抓住了两者的神韵,威武的麒麟与憨态可掬的童子形成鲜明对比,看来十分趣致。

这玉雕格外精致,无论是麒麟还是童子都能看出独特的声韵,

玉雕的玉质如丝绸般光滑细腻,水足饱满充盈,荧光四射,分明就是价值千金的龙石种祖母绿。

翡翠龙石种可是翡翠中罕见的稀有珍品,自然不是随处可得之物!

南宫玥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眼尾一挑,然后拿起那祖母绿玉雕细细端详了一番,果然,看这大小和水头,应当就是用那日在玉市开出的那块龙石种祖母绿所雕琢成的。

没想到那位古那家的姑娘还是颇花费了心思的。

南宫玥微微勾唇,眼中闪现些许笑意。

那日没收下这祖母绿翡翠,是因为她不缺上好的翡翠,但这“麒麟送子”玉雕她却很喜欢。

见南宫玥喜欢,栀子便在一旁略显生硬地凑趣道:“世子妃,这‘麒麟送子’吉利讨喜,可要奴婢帮您摆在屋子里?”

南宫玥点了点头,抓在手里又把玩赏鉴了一番。

自那日从玉市回来了以后,南宫玥便找人问过古那家的事,知道古那家曾是南凉最大的皇商,以前专为前南凉军提供军马。只是自从南凉国破后,古那家也从皇商变成了普通的商贾,而且因着曾为南凉军提供过军马的缘故,就算萧奕并没有针对他们,如今的地位也变得有些尴尬了。

也难怪璃莎罗会刻意安排那场偶遇,还费尽心思地送了这份大礼。

不知道今日来的马商里,有没有这古那家。

说起择马,此刻,南凉王宫西北角的跑马场,熙熙攘攘,“马”头攒动。

今日一共来了三家马商,他们是经过了几轮筛选后,被择出来的,每家都带了几十匹好马。

此时,跑马场中至少有近两百匹马,再加上马商的主事、以及一干守卫马场的南疆军士兵,将这跑马场围得好不热闹。

萧奕和官语白的到来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三家马商皆是当家人亲自前来,他们的脸上压抑不住期待、忐忑之色。

如今南凉王朝已亡,南凉地界已经归了镇南王世子萧奕,对于他们而言,若是自家的马能被萧世子选中,那就是自家的大好机会,说不定就能重演当年古那家崛起的辉煌。

“世子爷,这边请。”

一身铠甲的孟仪良毕恭毕敬地跟随在萧奕身旁。近十几年来,孟仪良在南疆军中一直负责战马事宜,也包括了这次的筛选,因而今日他也陪着过来选马。

此刻,三家马商的马已经分别用木制围栏围了起来,泾渭分明,颇有井水不犯河水的感觉。

“世子爷,”孟仪良一边说,一边指了指最靠近入口处的一处围栏,其中圈了四十来匹黑马,“这是古拉家送来的马,中间的围栏里围得是德勒家的马,离得最远的是艾西家的马。世子爷,德勒家有着南凉最好的马场。俗语说,好马出腿上。世子爷,您看,这德勒家的的黑马体格匀称,四肢强健,一看就是力大善跑的好马。”

孟仪良自信地侃侃而谈,抓住这个机会在萧奕面前展现自己所长。

萧奕一直笑吟吟地,就算是孟仪良也能感受到他的好心情,说得更卖力了。

萧奕随口应了一声,粗略地扫视了跑马场一圈,转首看向官语白道:“小白,我们看看去。”

官语白自然没有异议,两人便就近从古拉家的那数十匹马看起。

今日的这三家马商能在几轮筛选中脱颖而出,他们的马匹自然都是上等的良马,也是有资格作为战马的。但是萧奕和官语白这次挑的并非是普通的战马,而是为了配给幽骑营使用的。

这一次,官语白计划想先购三千匹良驹。

而之后,他们还会需要更多的战马……

更多的战马就代表着烧钱,就算萧奕对银子再没概念,也知道虽然自己拿回了祖父给的产业,名下又多了一个银矿,恐怕也追不上自己烧钱的速度。

还是要想办法广开点财路才行啊……

官语白一眼就看出他在想什么,含笑道:“等今年南凉的税收上来了,我们的手头就能宽松许多了。”

税收?!

萧奕眼睛一亮。

他过习惯了捉襟见肘的苦日子,都忘了现在不比从前。南凉这片地界已经是他的了,每年的税收就是一大笔收入,买几匹马简直绰绰有余!

萧奕大手一挥,豪迈地说道:“小白,你尽管挑,全买下来也不要紧!”

官语白失笑着摇摇头。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在古拉家的围栏里溜了一圈,又出来了。

随在一旁的孟仪良眼看着萧奕和官语白如此熟络,脸上闪过了一丝阴霾,但很快就又压抑了下去,上前道:“世子爷,侯爷,前面是德勒家的马……”

孟仪良引领着两人进了第二个围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