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2归顺/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奕微微眯了眯桃花眼,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那两位郡王心中有所求,因此所行之事也都是以此为出发点,又怎么玩得过狡诈如狐的小白……

有时候,他还真是同情他们生不逢时,偏偏就遇上了小白。

萧奕的嘴角勾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然后仰首一口饮尽杯中的茶水。

忽然,殿外传来小灰欣喜的鹰鸣,萧奕循声看了去,只见十几丈外,两头鹰正围着一道朝这边走来的粉色身影打转,好像在和她打招呼似的。

是阿玥!萧奕顿时眼睛一亮,站起身来上前相迎,等南宫玥走入殿中时,萧奕正好走到近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南宫玥对着萧奕微微一笑,道:“阿奕,我带了些椰汁和芒果椰汁糕来,你们试试。这椰汁清如水甜如蜜,夏天用些可以解渴祛暑、祛风驱毒、益气润颜……”

听她一本正经地说起椰汁的种种益处来,萧奕真是恨不得在她脸上亲一记,眼中笑意浓浓。在他来看,椰汁好喝好吃不就行了,其它的都是细枝末节。

他的臭丫头还真是读书人家的孩子,一副小学究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将来他们的囡囡应该也会那么可爱吧!

萧奕忍不住浮想联翩。

南宫玥说话的同时,跟在她后面的百卉和鹊儿走到一边的一张案几旁,打开了食盒,从中拿出几小碟点心和椰汁,冰镇后的芒果椰汁糕和椰汁还冒着丝丝凉气,那一块块芒果椰汁糕做成了一朵朵精致的花形,乳白色的椰汁糕中间夹了金黄色的芒果肉,色泽鲜亮,只是这么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百卉开始给主子们上点心,就在这时,小灰的鸣叫声再次传来,下一瞬,就见它展翅冲过了一边的水帘,直冲进殿中,最后落在了官语白跟前的桌面上。

它浑身都湿透了,落下后,就展翅抖了抖浑身的灰羽,无数的水珠随之喷洒而出,四溅开来,洒在桌面上,洒进茶杯里,洒在刚端出来的一碟芒果椰汁糕上……

百卉和鹊儿的脸色顿时僵了一瞬,所幸,她们今日带来了好几碟点心。鹊儿瞪了小灰一眼,这个小灰啊,真是被世子爷宠坏了,跟世子爷一样蔫坏蔫坏的。

看着好像落汤鸡一样的小灰,官语白不由失笑,此刻,灰鹰的羽毛湿哒哒的,虽然抖掉了身上的大部分水,但还是不断有水珠滴下来,看来蔫哒哒的,完全不复平日里的英伟强健。

一旁的小四不客气地发出嗤笑声,冰冷的脸庞看来生动了几分,那嘲笑的眼神仿佛在说,难怪别人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

下一瞬,一头白鹰也展翅穿过水帘飞了进来,看到殿中的众人,它兴奋地叫了一声,然后朝小四身旁的一把高背椅飞了过去,落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小四嘴角一僵,立刻就避开了寒羽,寒羽抖了抖湿羽,一脸疑惑地看着小四,不懂他为什么躲着自己。

“哈哈——”

萧奕不客气地大笑出声,笑得前俯后仰,连南宫玥和官语白都有几分忍俊不禁,殿内洋溢着一种欢快的气氛。

两头鹰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为何而笑,振翅在殿内绕着圈子嬉戏,不时发出欢快的鹰啼,与笑声、水声交织成一片。与此同时,两个丫鬟又重新给主子们上了点心,这一次,百卉时刻警觉地盯着小灰,看得一旁的鹊儿忍不住窃笑了一下。

三人坐下吃了几块点心后,两头鹰觉得无趣,又穿过水帘飞了出去,“哗啦啦”的水流落在它们身上又是一阵水花四溅,水帘旁一片狼藉。

南宫玥失笑地摇了摇头,环视着四周道:“阿奕,这清濯殿确实名副其实,凉快得紧。”

两人默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由萧奕对官语白道:“小白,我瞧这里不错,寒羽也喜欢,你不如就在这儿住下吧?”

这几日,南凉的天气越来越热,已经快要媲美南疆最热的时候,看样子这天气只会更热,官语白身子虚,既受不得寒,也熬不住酷暑,萧奕和南宫玥都担心天气再热下去他会吃不消,所以才希望官语白从日曜殿搬到此处来。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官语白微微一笑,应下了。哪怕是在如此酷热的天气下,他白皙的肌肤上依旧干爽,没有一滴汗液,温润如玉。

他当然知道萧奕是考虑到自己体虚,这才有此提议,所以也就不与他客气了。

很多事,他心里明白就好。

至于萧奕,已经开始考虑等他们回了骆越城,是不是该在碧霄堂也建起类似的屋子,阿玥一向畏热,南疆的夏天对她而言终究是太热了些。

他得悄悄在南凉找工匠,然后给阿玥一个惊喜。

萧奕心里暗暗地琢磨了起来。

这时,一阵急促的步履声自殿外传来,虽然混杂在阵阵水声中不甚清晰,但是耳尖的萧奕和小四已经循声看了过去。

一个年轻的将士步履匆匆地朝清濯殿走来,脸上泛着一种异样的神采,嘴角高高地扬起,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好事一般。

“世子爷,侯爷,”他大步走到殿中央,对着萧奕和官语白抱拳禀道,“西阑国、大赤国刚才派使臣送来了和书。”

西阑国、大赤国是南凉西南方的两个小国,无论从领土还是国力上,都与南凉相差甚远,但是两国慑于南疆军的威名,主动送来和书,对于南疆军而言,实在是一件大振军心的好消息!

萧奕从那将士手中接过两纸和书,和书上写的字生硬别扭,如同三岁小儿所书,却是以大裕语书写的,可见两国的臣服之心。

萧奕将两纸和书都随意地扫了一眼,就递给了官语白。

两纸皆是示弱的和书,乍一眼看写的差不多,却有本质的差别。

西阑国说愿归顺镇南王世子。

大赤国说愿归顺大裕。

官语白一看,嘴角翘了起来,把那两纸和书放在案几上,眼中含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萧奕慵懒地把右手肘撑在椅子的扶手上,拳头撑住脸颊,道:“西阑国的和书本世子爷收下了,传令下去,好生招待使臣。至于大赤国,”萧奕的嘴角勾出一个弧度,“怎么来的就怎么送回去,让使臣好好想想这和书该怎么写!”

说到后来,萧奕的语气中透出一种凌厉的锐气,如同那急射而出的利箭一般。

哗啦啦……

殿内静了一瞬,殿外清脆的落水声似乎更响亮了,那将士面色一凛,急忙抱拳领命:“是,世子爷。”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他拿着大赤国的和书又快步离去了。

看着那将士英气勃发、健步如飞的背影,官语白嘴角的笑意更深,与萧奕对视了一眼。

今日是这西阑国和大赤国两个小国,接下来想必其他诸国也会有所表示了……

两人乌黑的眸子中都闪烁着璀璨的光芒,如暗夜的星辰般熠熠生辉。

不过才短短几日,南凉国内就掀起了一波又一波惊澜,自从打下南凉后,萧奕和官语白都心知肚明南凉的局势就如同那看似平静的海面,实际上,海面下一直暗潮汹涌,直到最近,这些潜藏的危机才一点点地暴露出来……待他们将这些一一铲除干净后,南凉才能破釜沉舟,迎来新生。

再说,他们也并非毫无所获,好歹也收获了一些被浪潮冲上岸的小鱼小虾。

想着,萧奕勾出一个奸商般狡黠的微笑,道:“小白,刚刚从南凉余孽收缴的那些武器、骏马,我看着不错,就替幽骑营收下了。小白,你说那些南凉人是不是知道我们正缺马缺钱,所以特意来找我们‘投诚’了?”

他的语气中透着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听得小四不客气地翻了一个白眼。

萧奕所说的这批南凉余孽是从古那家父子顺藤摸瓜逮住的。

那古那家父子毕竟是商人,而不是专门培养的探子,萧奕也就是令人稍稍一审,赫拉古就全数招了,只求留他一命,他愿意将大半家财上缴南疆军。

没本事还想当枭雄,学前人玩什么奇货可居!

萧奕嘲讽地想着,脸上的笑容更为灿烂,不得不说,他还是“由衷”感激赫拉古的。

从赫拉古那里得了关于南凉余孽的消息后,萧奕立刻派兵围剿,大有收获,缴获了大量前南凉王室留下用以复辟的武器,军马,钱财等等,这下,不只是幽骑营有了新的兵器和军马,连他的玄甲军也有半年不愁军粮了。

这还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递枕头!

官语白也是心情不错,颔首道:“加上这批军马,幽骑营每人就可以配上三匹骏马了。”

等到把从古那家收剿来的那些马场清点完毕,还会有更多的骏马可供挑选,只差几步,幽骑营就快要成了,他一手重建起来的幽骑营……

官语白下意识地握了握拳头,往昔在西疆时的回忆迅速地闪过眼前,至今为止,想到这些事,官语白的心还是会痛。

他决不会让南疆军步上官家军的后尘,官语白温润的眸子变得锐利起来。

他拿起一旁的茶杯,借着饮茶平复心绪。

萧奕捻了块芒果椰汁糕,三两口就吞了下去,随口问道:“小白,幽骑营的那帮小子怎么样?”

此刻,官语白已经恢复了正常,含笑道:“华楚聿性子沉稳内敛、善于谋略;李得广有万夫莫开之勇;陆平遥直言敢谏,英勇骁战,这三人各有特点,华楚聿有领兵的经验,只是不善交际,以后,幽骑营以华楚聿为主,由李得广和陆平遥从旁辅助,其下再提拔几个正副骑率……”

官语白侃侃而谈,说起这些事来,他整个人就看来精神一震,容光焕发,“还有,阿奕,我打算把新锐营也叫到南凉来历练一番。”

萧奕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这些小事,小白你自己拿主意就好。”他又饮了一杯茶,冲掉糕点留在嘴里的香甜味。

一旁的南宫玥从头到尾都没有插话,只是微笑地看着二人,她对军事并不感兴趣,就算是听了,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见萧奕的茶杯空了,她便去拿一旁的茶壶,主动为他斟茶。

她的指尖才碰上茶壶,眼尖的萧奕已经看到了,殷勤地说道:“阿玥,我来就好。”

他话音刚落,只见一道灰影闪过,南宫玥手中的茶壶已经被一双鹰爪给勾走了,寒羽紧随其后……

就算是萧奕也难得愣了一瞬,直到南宫玥清脆开怀的笑声骤然在殿中响起,双鹰仿佛找到了新的乐子,抓住那个茶壶在水帘之间穿来穿去,从这头飞进,那头飞出,顽皮地把殿中弄得湿漉漉的一片……

南凉宫中,气氛一片轻快闲适。

而殿试后的王都也是亦然,簪花宴后的第三日,天方亮时,早朝照常开始了。

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皇帝一扫这些日子来的烦躁,看来精神焕发。

自打舞弊案爆发以后,皇帝一直被朝臣和学子们连连施压,要他尽快处置考官给天下学子一个公道,直到殿试之后,这座压在他心头沉甸甸的大山总算是被移除了。

皇帝俯视着金銮殿上的百官,意气激昂地宣布这次舞弊案的结果:“……科举择才,黄和泰乃状元之才,此次恩科会试舞弊纯属子虚乌有、捕风捉影的无稽之谈,着令主考官和副主考无罪开释,即日官复原职。”

闻言,不少官员都是松了一口气,这事能以这种结果平息,对于朝堂而言也是大幸!

却还是有人不甘心,朱御史上前一步,出列作揖。

他还想说什么,皇帝已经在他之前沉声道:“朱爱卿,你可否敢与今科状元郎辩上一辩?”皇帝这声爱卿已经极具讽刺之意,话中更是透着警告。

朱御史的身体一下子僵直得仿佛瞬间被冻僵了一般,呆若木鸡。

头甲三名游街那日发生的事早就传遍了整个王都,状元舌战群雄有目共睹,若是没有同等之才学,勉强与这位状元郎一斗,怕是要在皇帝和百官跟前丢尽颜面,等于偷鸡不着蚀把米,以后他还如何在朝堂上立足?!

想到这里,朱御史嘴巴开开合合,再也说不出话来。

其他的官员如何看不出朱御史的尴尬,心里暗自好笑,其中一个中等身量的官员上前一步,向皇帝躬身后,对着朱御史朗声道:“朱大人应该是太宗时期弘道八年的进士吧?”他口中的太宗时期指的是先帝在位之时,“本官记得那一年的春闱考题论的是屯田制,朱大人也许可以和黄状元切磋一下。”

那官员话语间透出似笑非笑的嘲讽来,朱御史的面色更为难看,汗如雨下,他那年参加会试论的正是屯田赋税条例,一个国家建国之初,屯田制可以助国家安置流民,开垦荒地,恢复农业等等,因此在他会试的那篇文章里是大大地肯定了屯田赋税条例,还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才在会试中得了二甲传胪,可是屯田制的弊端在此后短短的几年内就逐步暴露了出来,早在太宗时期就已经废除了屯田制,现在对方旧事重提,分明就是讽刺自己目光短浅……

这朝中的其他官员都知道这位江大人平日里就和朱御史不对付,此刻提出这个建议分明就是不怀好意,想看朱御史出丑。

朱御史气得老脸通红,又羞又恼,却只能僵硬地表示他对黄状元之才学并无质疑云云。

话落后,寂静的金銮殿上,突然响起几声轻微的窃笑声,显然在耻笑朱御史的心口不一。

这点小小的波澜很快揭了过去,根本无法影响皇帝的好心情,几个官员奏了些不大不小的事情后,早朝就波澜不惊地结束了……

在皇帝下旨后,南宫秦和黎古扬立刻就被释放出了天牢,两人相视而笑,这一次能够全身而退已经是天大的运道了。两位大人彼此道了一声珍重后,就各自回府。

当南宫秦被送回南宫府时,围在南宫府四周的官兵们也早已退走了,南宫秦的归来令阖府上下欢喜不已,无论是主子们,还是下人们都是松了一口气,知道南宫府最大的危机已经度过了。

众人寒暄了几句后,其他人便纷纷散去,南宫秦先去沐浴更衣,洗去了一身晦气,然后就和南宫穆、南宫晟一起去了他的外书房。

当三人在书房里坐下后,皆有几分唏嘘感慨,过去这段时日发生的事恍然如梦。

南宫秦饮了口茶后,正色道:“二弟,阿晟,这次南宫家为何会遭此难,你们已经猜到了吧?”经此一遭,他睿智的眼眸中染上了几缕沧桑。

南宫穆点头叹道:“大哥,这一回幸好黄状元是有真才实学的。”否则的话……连南宫穆都不敢想下去。

“幸好吗?”南宫秦苦笑了一声,看着南宫穆和南宫晟道,“若说幸好,应该是幸好有阿奕。”

阿奕?!

南宫穆和南宫晟皆是面露惊讶之色,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和远在南疆的萧奕扯上关系,而南宫秦被关在天牢里,又是怎么和萧奕联系上的呢?

南宫穆出声问道:“大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南宫秦本来也没打算瞒着他们,把他在天牢中收到了萧奕命人暗中递来的条子,他又因此上了奏折请皇帝如期举行殿试的事一一说了,至于殿试上以及之后的事,南宫穆和南宫晟自然也都知道了……

叔侄俩面面相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越听越是震惊,越听心中越是复杂。

南宫穆不禁叹息,萧奕这一次为了南宫家真是费劲了心神。人说女婿如半子,女儿没有嫁错人。

也许,冥冥之中还是有缘分吧,明明玥儿和阿奕无论从出身到性子都是迥然不同、天差地别的人,却是成了一对心意相通的神仙眷侣。

南宫穆正感慨着,就听南宫晟迫不及待地问南宫秦:“父亲,既然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是不是要把恒哥儿接回来了?”想到被送去南疆的幼子,南宫晟难免流露出浓浓的思念来。恒哥儿是他和妻子的长子,也是唯一的孩子,若非是性命相关,他又怎么舍得让才三岁的孩儿经受千里奔波之苦。

他殷切地看着南宫秦,谁想南宫秦摇了摇头,表情凝重地说道:“阿晟,顺郡王和恭郡王这次吃了大亏,恐怕不会善罢干休,恒哥儿在南疆安全些……”

南宫穆和南宫晟又是一惊,心沉了下去。是啊,这个道理不难理解,两位郡王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闹得是满城风雨、朝堂动荡,又怎么会收手?!

南宫府暂时避过了一劫,但后事又会如何,谁也不知道。只能静观其变。

南宫秦叹了口气,话锋一转,又道:“二弟,阿晟,这段时日,府中可有什么事?”

闻言,南宫穆和南宫晟自然而然地想起同一件事来,面色都不太好看。南宫晟直接道:“父亲,二妹妹她让利家休弃了。”一提起此事,他的语气中掩不住的愤慨。什么叫知人知面不知心,他算是知道了。

南宫秦双目一瞠,面沉如水。

就在这时,一个青衣小厮进来禀道:“大老爷,二老爷,大少爷,二姑爷来了,想要求见大老爷。”

他口中的二姑爷就是刚刚才休弃了南宫琰的利成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