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教化(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瞬间,南宫玥的脑海中闪过许多,心中颇有几分唏嘘。

萧奕恩怨分明,古那家虽然曾为前南凉供过军马,但只要他们安分守己,萧奕是不会赶尽杀绝的,偏偏他们自己作死,还要连累满门,只可怜了那些年幼的孩子……

哒哒哒……

在阵阵规律的车轱辘声中,马车很快在古那家门口驶过。

感慨一闪而过,南宫玥很快又被外面热闹的街道吸引。

随着街上的人流越来越多,马车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见状,南宫玥干脆和萧奕一起下了马车,步行着往北城门而去,两个丫鬟跟在主子们的后方。

他们所在的街道就直通往北城门,因为今日有市集,所以不止是城内的百姓,就连附近几个小镇村落也赶来这里赶集,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南宫玥还是第一次来这南凉的市集,市集里卖的蔬菜鱼肉、水果点心、物件摆设以及衣物头巾等等,与大裕王都、南疆都有很大的区别,让人觉得陌生新鲜,又带着一丝熟悉,所谓民生,其实也就是衣食住行。

两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看到新鲜的食物点心,就尝一尝;看到有趣的物件摆设,就买下来,没一会儿,萧奕手上已经是大包小包了,但看他那笑眯眯地样子,显然是乐此不疲。

四周不时地传来阵阵吆喝声,即便是语言不通,南宫玥也能猜出他们是在吆喝自家的商品,忽然,前方的一抹火似的艳红吸引了南宫玥的注意力,她绕有兴趣地挑眉,欢喜地拉起萧奕的袖子道:“阿奕,快看,是糖画!”

南宫玥未必是多么喜欢糖画,只是在南凉看到中原的糖画,忽然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欣喜感。

见她高兴,萧奕直接握住了她的手,晃了晃道:“走,我们买糖画去。”

两人快步朝卖糖画的摊位走了过去,越靠近那个方向,人就越多,一群四到九岁不等的孩子围着那糖画摊垂涎欲滴,一双双明亮的眼眸就像是一颗颗宝石一样熠熠生辉。

一支支插在竹签上的糖画花样繁多,摊主用琥珀色的糖浆画出了一个个生动有趣的图案,十二生肖、飞禽走兽、瓜果花草……半透明的糖画在阳光下色泽鲜亮,泛着诱人的光泽。

眼看那摊主一气呵成地画了一只花纹复杂的蝴蝶,南宫玥几乎可以听到那些孩子吞咽口水的声音,不禁失笑,也是,小孩子又有几个不喜欢糖的。

见南宫玥也看得津津有味,萧奕心念一动,走到那摊主身旁以南凉语对他说了一句,又丢了一个碎银子给他。

南宫玥本来以为他是要买糖画给自己,谁知下一刻就看那干瘦的中年摊主掂着碎银子,欢喜地让开了。萧奕在摊位后坐下,以小汤勺舀起些许浓稠的糖汁。

很显然,他是要自己来画糖画。

那些孩子们也很是意外,七嘴八舌地说着话,一个个都很是兴奋,想看看这个漂亮的大哥哥能画出什么玩意。

萧奕略一思量,就已经拿着小汤勺在摊位的石板上飞快地来回浇铸,随着缕缕糖丝地飘洒,一头雄鹰的轮廓很快被勾勒出来,栩栩如生,然后是细处的羽翎,他的动作稍稍缓了下来……

孩子们很快就看出这是一头鹰,目光灼灼,不时发出赞叹的惊呼声。

勾下最后一笔后,萧奕得意洋洋地朝南宫玥看去,笑眯眯地说道:“这位夫人,你可要买糖画?”

南宫玥朝四周看了半圈,配合地指了指一旁卖鲜花串的摊位道:“来朵花吧。”

萧奕自信地一笑,在石板上连着画了好几朵糖花,蔷薇、铃兰、茉莉……没一会儿,南宫玥的手中就抓了一大把的糖花,那些糖画在阳光下那么晶莹剔透,看得那些小女孩都舍不得移开眼睛。

这时,一个五六岁的粉衣小姑娘朝萧奕走上前一步,怯怯地问道:“大哥哥,你会画猫儿吗?”

小姑娘说的是最简单的南凉语,因此南宫玥也听懂了。

萧奕看了小姑娘一眼,又以小汤勺舀起了一勺糖汁,再次以糖作画……画了几次后,他已经熟练了不少,三两笔就画出了一只正蜷成一团睡觉的胖猫,圆润的身子上些许虎斑,看来活灵活现。

是小橘。南宫玥一下子就认出了自家猫儿,嘴角不由得微微翘起。出门这么久,她还真是有些想念自家的猫小白和小橘软绵绵的身体了。

萧奕画完猫儿后,便熟练地用小铲刀将糖画猫铲起,粘上竹签,然后朝那小姑娘转了转,用南凉话问道:“像吗?”

小姑娘的眼睛闪闪发光,好像着了魔似的盯着那糖画猫。

萧奕勾唇一笑,昳丽的容颜在阳光下看来艳光更盛,可是知萧奕如南宫玥却是从他的笑容中看出一丝狡黠,果然下一瞬,就见他张开嘴,“啊呜”一口,那糖画猫儿就只剩下一半了……

全场静了一瞬,孩子们都傻眼了,尤其那个粉衣小姑娘盯着那没了脑袋的糖画猫,嘴巴瘪了瘪,黑边分明的眼睛湿漉漉的,好像随时都要哭出来似的。

这家伙的恶趣味又发作了。南宫玥无语地扶额,心里已经开始为腹中的女儿感到忧心,有萧奕这种不省心的爹,女儿的前途实在是不乐观啊……

“小妹妹,别难过了,这个送给你可好?”南宫玥从摊位上拿起了一支糖画,递向了粉衣小姑娘,以生涩的南凉语道。

四周其他的孩子们当然也听懂了,此起彼伏地发出阵阵艳羡的叹息声。

粉衣小姑娘微颤颤地看着南宫玥,没有接过,见状,南宫玥干脆就直接把糖画送到了她手中。

小姑娘满足地盯着手中的糖画,实在舍不得吃,就凑过去舔了一口,满足地笑眯了眼,然后递向右手边的另一个翠衣小姑娘,翠衣小姑娘也是小心翼翼地舔了舔,笑开了颜。

看着这些孩子,南宫玥笑着以生涩的南凉语说道:“你们排好队,我和这位哥哥请你们吃糖画。”

不过是请吃些糖画而已,萧奕自然是由着南宫玥。

想到甜蜜蜜的糖画,孩子们顿时喜形于色,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宫玥,欢喜得差点没跳起来。

有个淌着鼻涕的男童忍不住以南凉话问道:“姐姐,真的吗?”

其实比起这个孩子,糖画摊的老板更迫切地想知道这个问题的回答,一双浑浊的眼眸差点没变成铜钱的样子,如此算来,自己今日可就是赚了双份的钱了。

孩子们问归问,已经快速地排好了一条蜿蜒的长龙,期待的目光投射在糖画身上。

这些孩子所求也不过是糖画而已。

南宫玥嘴角微勾,再次以南凉语道:“你们听说过孔融让梨的故事吗?”

孩子们疑惑地眨了眨眼,显然是一无所知。

讲故事实在太有难度,完全超出了南宫玥所掌握的那三脚猫的南凉语,她便笑吟吟地看向了萧奕。

萧奕心里默默叹气,他还没给自家囡囡说过故事,倒是先给一群别人家的孩子讲起故事了。

他三言两语就简明扼要地把孔融让梨的故事给说了,那些孩子听得若有所思,立刻在几个大点的孩子主导下重新换了位置,这一次,站在最前面的是那个小小的“鼻涕虫”,剩下的孩子以年龄大小呈阶梯状排好了队。

孔融让梨,便是让大孩子谦让小孩子。

南宫玥微微一笑,给了孩子们一个鼓励的眼神,送的当然不是萧奕画的那些,而是由着他们自己在摊位上挑起自己喜欢的口味来,不够的话就让老板接着画。

孩子们拿了糖画就兴冲冲地跑了,有的嘴里还说着,要拿回去给自己的弟弟妹妹吃。

望着这些孩子欢乐的背影,南宫玥若有所思,转头看向萧奕,提议道:“阿奕,我们在南凉开办学堂吧?”

她如黑曜石般的眸子熠熠生辉。

收归民心,可以从小孩子做起,教导大裕文字、习俗等等,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待那些孩子慢慢长大,自然只知大裕的好,不记得曾经的南凉……等再到下一代时,这些南凉人也就这么变成大裕人了。

萧奕含笑地看着南宫玥,若非这里是大街上,他真想狠狠地亲南宫玥一下。

他的阿玥真是聪明!

萧奕只能退而求其次地抬手,一根修长的食指将南宫玥颊畔的发丝捋到耳后,道:“其实这件事,小白也想到了,我们打算先在乌藜诚附近的乡间开办几所学堂,招收孩子免费入学,”说着,他勾唇一个狡黠的笑,“管一日两餐。”

萧奕当然不是好心地白养这些南凉孩子,只不过无论是大裕还是南凉,普通的孩子都是小小年纪就要帮着操持家务,那些父母又怎么会愿意家中少半个可以使唤的劳力。可若是管两餐可就不同了,所谓“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就算是为了蹭吃蹭喝,那些南凉人也会送孩子去学堂。

届时只要规定孩子不能完成学业,就必须退学,孩子们自然会好好读书。

这学堂教的自然不是四书五经,官语白特意编了一本《千言书》,书中把自古以来各种书籍中用以教化民众的话语编辑在一起,比如“人之初,性本恶”,是以要通过后天的礼仪教化来“化性起伪”;比如“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顺则天下治,三者逆则天下乱,此天下之常道也”;又比如儒家的忠孝观念,不过这“忠”的对象当然是镇南王府,此类云云。

想着,萧奕得意地摸了摸下巴,心道:小白长得一副纯良的样子,肚子里果然是黑的!哈哈,不过,他喜欢!

说话间,萧奕被前方的一个摊子吸引,指着前边道:“阿玥,我记得那黑芝麻馅的椰丝糯米团子味道不错,我们买去送给小白吧。”

萧奕贼兮兮地笑了,南宫玥忍俊不禁地斜了一眼,一起往那个卖点心的摊位去了。

两人一边说,一边继续往前走着,语笑喧阗。

这一日,直到正午左右市集散去,他们才满载而归地回了王宫。

等到南宫玥怀胎满了三个月,南凉诸事也已经安定了,萧奕就打算带她回骆越城去。

于是,南宫玥兴致勃勃地准备起了各种礼物,虽然这些时日已经零星备了几大马车,但她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每天都是绞尽脑汁地想着还有什么可以买了带回去的。

百卉和鹊儿更是忙个不停,要将回程的琐事一样样地安排好,还要把世子爷刚为世子妃定制好的新马车装点一番,务必让世子妃在马车上能待得舒适些。

足足忙碌好几日,东西才终于打点收拾得差不多了。

除了从南疆那边过来的奴婢要跟着回镇南王府以外,回去的路上还多了几个南凉宫女,以便在路上伺候。能被带走的当然都是各有所长的,比如一个宫女做的点心酸酸甜甜,很合南宫玥的胃口;另一个宫女手巧,擅长编织各种花篮、香囊,侍弄各种香料……百卉在问过南宫玥,就一同带上了。

等到了启程的日子,天方亮,十几辆马车和随行的仆从和士兵已经候在了宫门口。

官语白也起了大早,亲自来到宫门口给萧奕和南宫玥送行。

清晨的微风吹在官语白的身上,吹得他的袍角翻飞,看来清瘦单薄。

“咳咳。”

官语白干咳了几声,看得萧奕和小四都是眉宇微蹙。

“我没事的。”官语白忙道,“只是最近夏花盛开,花香有些撩人。”刚才他也就是被花粉吹得喉头有些发痒,所以才微咳了几下。

小四每天都盯着他,若是他到了亥时还不睡下,小四的脸就阴云密布了。

“小白,”萧奕一本正经地拍了拍官语白的肩膀,问道,“你觉得我是那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吗?”

南宫玥在一旁替官语白摇了摇头。

萧奕对着南宫玥谄媚地眨了一下眼,仿佛在说,真是知我这非阿玥也!

然后,他又道:“有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们认识这么久,你怎么就没学到我一星半点呢?”

闻言,小四的嘴角抽了一下,真想问萧奕,你觉得自己到底是“朱”,还是“墨”。

官语白当然明白萧奕是在劝他莫要太辛苦了,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说道:“我知道。”

萧奕笑得更为灿烂,昳丽的脸庞上洋溢着一种耀眼的神采。

“小白,南凉的冬天阴冷,对你的身子不好,等入秋后你就回骆越城吧。”萧奕好像老妈子一样滔滔不绝地继续道,“反正南凉大势已定,还有幽骑营、新锐营的那帮小子们可供差遣。你有什么事就使唤他们做便是,反正玉不磨不成器,能被你使唤,那是他们的福气!”萧奕振振有词地说着。

一旁的鹊儿几乎是有些同情起萧奕口中的“那些小子们”了。虽然说世子爷说得好像也没错,能跟着安逸侯,随便学些皮毛,也够他们受用无穷了。

小四则瞪着萧奕,那眼神仿佛在说,叽叽歪歪那么多干嘛?还不赶紧走人,省得公子在这里陪你们吹风!

萧奕也不是磨蹭的人,把事情大致交代了一番后,很自然地弃了马,和南宫玥一起上了马车。

他们的车马一路驶出宫门,沿着宽阔的街道飞驰而去,官语白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去,脸上没有忧伤,没有不舍,没有什么离情别绪……

离别是为了重逢。

他们正一步步地朝他们的目标迈进,越来越近了……

官语白唇角微勾,勾勒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意。

------题外话------

打个广告——

《盛世妖宠之邪妃笑天阑》/公子安爷

她,是华夏第一兵王。铁血杀伐,肆意潇洒。一场事故,化为一缕幽魂。

她,是万澜国凤家六小姐。天生痴傻,丹田尽碎。

然,当她变成了她,从此,一袭红衣绽放万千风华!

他,是神秘的腹黑妖孽,一场意外,遇到了她。从此,毒入心髓,绝不放手!

他说:“天地为证,日月为媒。吾以万里江山为聘,许你生世;心血为引,换你安好!你生,我守你永世无忧;你死,我灭天地、入黄泉,繁花碧落亦不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