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无子(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止是南宫家,王都的其他朝臣府邸也都在私下议论皇帝命五皇子代他前往泰山祭天之事,各有思量。

舞弊一案最后虽由苏之敬承担了所有的罪责,顺郡王却也因此失了圣宠,甚至还被罢了在户部的差事,可谓损失惨重,而唯一让韩凌观庆幸的是,在朝堂上的其他羽翼并没受到牵连。

他当然不甘心吃下这闷亏,于是,这段时日来,可谓是风起云涌。

恭郡王韩凌赋连番被御史弹劾,各种污糟事被一桩桩扯了出来,闹得狼狈不堪,只能勉强见招拆招。

大裕朝堂的局面愈发混乱。

偏偏这时,又有南方大旱传来,早朝上,为了派谁去赈灾争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才择定了平阳侯,皇帝刚想退朝,一位官员出列请命,铿锵有力地说道:“皇上,臣请令三驸马奎琅前往南疆。”

这一句话惊得满朝鸦雀无声,震惊不已。

金銮殿上,不少官员用一种“你是不是疯了”的眼神瞪着那个官员,就连皇帝都是目露诧异地看着他,道:“霍爱卿何出此言?”

那霍大人当然早就是心中有了计较,不慌不忙地说道:“皇上,镇南王世子率十万大军兵临百越都城芮江城下,想必不日就可攻破芮江城。”顿了一下后,他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皇上,百越不可一日无主啊!”

闻言,百官又静了一静,全都品出些味道来。

是啊,百越远在千里之外,待镇南王世子拿下百越都城,肃清伪王余党,那百越可就是萧奕的囊中之物了。

等到了那时候,萧奕恐怕有足够的时间拥地自重,在百越埋下自己的势力,就算日后再让奎琅回去,怕是也难再动摇萧奕在百越的地位了。

手掌南疆的镇南王府已经让皇帝忌惮,若是再加上百越……恐怕大裕都难奈何于他了!

皇帝若有所思,许久之后,给了一句“容后再议”。

那霍大人也不急躁,恭声应诺。

这一日的早朝就在一片诡异的静默中结束了。

韩凌赋如今没有正经的差事,下朝后就直接回了王府,可还没等他喝上一口茶,就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韩凌赋看着又找借口来自己府里的奎琅,眼中露出一丝不耐烦,道:“妹婿,能做的,本王已经命人去做了,至于父皇同不同意,那就不是本王能控制的了。”

坐在窗边的奎琅眯了眯眼,说道:“三皇兄,你可别想蒙骗吾,这不过是一点儿小事,能不能成只在于你是不是真心帮吾。”

韩凌赋烦躁地锁紧了眉头,揉了揉太阳穴。

这些日子来,他可谓是诸事不顺,不但被二皇兄逼得步步紧逼,还因此被父皇斥责了几顿,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谁?!

当日若非奎琅逼迫自己,自己大可以慢慢剪除二皇兄的势力,等彻底击溃了五皇弟之后再来一鼓作气地对付二皇兄,哪会像如今这般落得腹背受敌的局面。

偏偏他还不得不为了奎琅的事浪费人力,更要为此接受对方无谓的质疑,若是以前,韩凌赋早就翻脸了,可惜,今时不同往日。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将心绪平静下来,对自己说:奎琅所求的这件事对自己也不算没一点好处。等到奎琅走了,自然就没有人对他指手划脚了。

想着,韩凌赋的心情又好了一些,嘴角的弧度微微弯起。

韩凌赋没有把白慕筱和摆衣放在眼里,这两个女人也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等奎琅离开王都后,他立刻就送她们“上路”!

届时,奎琅远在千里之外的百越,朝堂这边还需要自己来助他制衡谋划,难道奎琅还会为了区区两个贱人和自己翻脸吗?!

韩凌赋咬了咬后槽牙,乌黑的眸中闪过一抹狠绝,耐着性子对奎琅道:“本王从不妄言,妹婿再多等几日,自知本王的诚意。”

奎琅似笑非笑地应了一声,暂且信了韩凌赋。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回百越了。

他离开百越太久了,时间越长,变数就越大。他现在只想快点夺回自己的王位……等他稳住了百越,也就该开始收拾萧奕了!

奎琅随手拿起一旁的酒杯,豪气地一饮而尽。

想要收拾萧奕,自然不能直接与其硬碰硬,只需吩咐韩凌赋在朝中运作,想方设法让皇帝忌惮镇南王府,甚至收回他们的兵权,届时,当年的官如焰一案必将重演!

萧奕带给他的屈辱,他一定的会一点一点讨回去!

奎琅越想越是得意,觉得摆衣替自己拿住了韩凌赋总算是下了一步好棋,这个女人也算是有了那么点用处。

想到摆衣,奎琅就想起了一件事来,再次催促道:“三皇兄,为了你我的情谊,你和摆衣也该有个孩子了!”

一个流着百越和大裕血脉的孩子!

等到这个孩子登基,大裕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一说到孩子,韩凌赋原本缓过来一些的心又乱了,烦躁不堪。

他比谁都想要一个孩子,不过不是和摆衣,而是和继王妃陈氏。

自从他和白慕筱翻脸后,他虽然还时常去白慕筱的院子“小坐”,表面上对她宠爱有加,但实际上,这些日子来他一直歇在陈氏那里。

偏偏陈氏的肚子不争气,始终怀不上。

不止如此,他甚至还宠幸了陈氏院子里的几个丫鬟,可她们也一直没有好消息。

韩凌赋心急如焚,心里曾一度怀疑是不是因为五和膏的缘故才导致陈氏她们怀不上,可现在听奎琅如此一说,似乎又不是……

丫鬟生的孩子到底身份低了些,自己是不是该再納一个侧妃呢?!

韩凌赋想到了这里,半垂眼帘。

当初崔燕燕“暴毙”的时候,他曾答应过崔家,会纳一个崔家姑娘为侧,崔家才算是息事宁人,如今,也许是时候了……

韩凌赋正琢磨着是不是该去崔府会一会崔威,却不知道此刻崔威的心已经被人撩动了一池春水……

此时此刻,崔威同样也在自己的书房里会客。

“崔大人,”一个身穿太师青锦袍的中年男子与崔威隔着案几而座,好言相劝道,“本官与崔大人相交多年,也是一片好意相劝。崔大人可要想清楚了,就算是恭郡王会遵守承诺,再纳一个崔家姑娘为侧妃,可是当初他就连正妃都能随意舍弃,区区一个侧妃又有何用?”

还不是随手可杀,随时可弃?!

崔威若有所动,却是凝眉不语。

那中年男子一直在观察着崔威的每个表情变化,也不心急,继续道:“崔大人既是恭郡王的岳父,觉得恭郡王此人如何?”

崔威一瞬间感觉心口被什么东西压住,沉甸甸地。

韩凌赋此人表面上温文尔雅,如同谦谦君子般,实则心机深沉,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也正因为如此,崔威才觉得韩凌赋有做大事的魄力,有帝王之相,相比下,五皇子为人如此优柔寡断,实在难当大任!

可是自打女儿过世后,他才意识到韩凌赋的狠绝是一把双刃刀,他不止对敌人心狠,对其他人亦然,当没有利用价值之时,他一样弃之如履!

然崔家已经上了恭郡王的这艘船,想要下,又谈何容易?!

崔威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中年男子叹息道:“以恭郡王的为人,哪怕真的纳了崔氏女为侧妃,恐怕心里也会以为是崔家在趁机胁迫,心不甘情不愿,甚至还会心生怨恨……一旦将来恭郡王得势,以他的心性,崔大人,你觉得他会放过你们吗?”

不说别的,死得不明不白的崔燕燕不就是崔威的前车之鉴吗?!

崔威心头一跳。

这些日子,他确实有这样的担心,却一直克制着,不去多想。

可现在不断传入耳中的字字句句,却好像生生地把他的心剖开了,让他不得不去面对。

是啊,以他对韩凌赋的了解,他温和的外表下,行事确实有几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意味,若是日后,崔府能帮得上他倒也罢了,如若不然……

他不想在外人面前露怯,硬着头皮淡淡说道:“即便小女身故,世人皆知我是恭郡王的岳父,难不成这个时候,我还能另择他路不成?”

问题是,就算他愿意投效其他皇子,其他皇子恐怕也不会视他为心腹……

“崔大人,这天下间成事的方法多的是……”中年男子意味深长地说道。

崔威微微挑眉,以示疑问。

中年男子心中得意地一笑,指点道:“崔大人,令嫒先郡王妃死得如此冤枉,想必九泉之下难得安宁。崔大人唯有让天下人知道令嫒之死另有蹊跷……如此,恭郡王以后行事才会有所忌惮。”

崔威垂眸沉思,久久不语。

要是让他去首告恭郡王杀妻,他是万万不会做的,因为这么一来,崔家和恭郡王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恭郡王来日若是一旦登上大宝,崔家也就完了。可若只是让外界稍稍透露出一些女儿的死因,对于恭郡王而言,怕是不会想要背负杀妻的恶名,如此才会善待自己这一“前岳家”,以免被外界议论。

这么一来,不管日后他能不能登上那至尊之位,崔家也能保全富贵……

好一会儿,他才抬眼看向了那中年男子,毅然道:“我该怎么做?”

闻言,中年男子再也按耐不住地勾唇笑了。

“簌簌簌……”

一阵夏日的暖风在窗外吹过,将屋子里的轻言细语藏在了阵阵蝉鸣声和枝叶摇曳声中……

八月中旬,正午的烈日正灼,炙烤着大地,空气热得仿佛要灼烧起来。

王都如此,南疆亦然。

砂石铺就的路面被烈日晒得闪闪发亮,一辆简单的青篷马车朝一座山脚下的寺庙缓缓而来。

远远地,就吸引了两个扫地的小尼姑的注意力。

明清寺位置偏僻,四周都是荒山野岭,平日里都是人迹罕至,甚至很少有来上香的香客,来这里的基本上都是被“送”来清修的女眷,或者就是访客。

不一会儿,明清寺的大门大敞开,寺中上至师太下至洒扫的小尼姑都知道镇南王世子妃来了。

那些小尼姑年纪还小,心性未定,都好奇地往寺中的某个院子打量着。据说,这个院子里住的是镇南王府的大姑娘,名义上,是来为母祈福的。

“大嫂!”

萧霏看着从屋外走来的南宫玥,惊喜地脱口而出,几乎怀疑自己在做梦。

南宫玥笑吟吟地看着萧霏,只见她穿了一身白色的襦裙,乌黑的青丝挽成了一个松松的纂儿,头上只戴了一朵白色的绒花,从头到尾,素净得没有一点颜色。

萧霏原本气质孤高清冷,此时看来,却是透着一丝令人心怜的脆弱。

霏姐儿又瘦了!南宫玥心疼不已,隐忍着没有说出口,笑着喊道:“霏姐儿!”她亲热地挽起萧霏的胳膊,一如往昔。

南宫玥拉着萧霏到窗边坐下,八月里,蝉鸣不断,以前萧霏会觉得蝉鸣扰人清净,如今却也是安之若素。

桃夭赶紧给两个主子奉了茶,南宫玥一边捧起茶盅,一边不着痕迹地打量了屋子,只见书案上还放着几张刚抄写完的经书,砚台上未干的墨水,随手搁在笔搁上的狼毫……无一不显示萧霏刚才正在抄写经书。

南宫玥捧着茶盅的指尖微微用力,眸光一闪而过,话还未出口,就听萧霏掩不住期待地说道:“大嫂,我真的要当姑母了吗?”

萧霏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南宫玥好几遍,又在她的腹部流连不去,乌黑的瞳孔中绽放出了明亮的神采,看得一旁服侍的桃夭和柏舟都是心中一喜:自打来明清寺后,就没见大姑娘开怀过,还是世子妃……不,还是未来的小世孙有本事!

自从发现自己怀孕以后,南宫玥的小腹一向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她从一开始有些不自在,到现在几乎是坦然自若了。

如同萧奕所说,自家的囡囡就是招人喜欢,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南宫玥心中一动,她本来还担心萧霏的性子拧,要劝她回府怕是不易……如今再想,这事其实再简单不过,囡囡的“面子”这么大,又有什么事办不成呢!

南宫玥轻抚着腹部道:“霏姐儿,明年开春,你就可以当姑母了。”顿了顿后,她又道,“等囡囡出生了,霏姐儿,你就教她琴棋书画可好?”

“那是自然。”萧霏喜不自胜,一口应下,“我得赶紧给囡囡做几件小衣服才是……”这个时候,萧霏真是庆幸自己跟着大嫂学了点针线,否则都不能给她的小侄女做衣裳了。

不过,她的针线还是太粗糙了,得赶紧多练练才是!萧霏一下子在琴棋书画外,又有了新的目标。

南宫玥见状,故意顺着她的话说道:“霏姐儿,那囡囡的春装可就拜托你这姑母了。”

“大嫂,你放心。”萧霏一脸正色地应道,“我会找个嬷嬷好生请教一番,一定不会委屈了我们囡囡的……”一边说着,她一边盘算着自己的库房里还有一匹青蝉翼,拿来给囡囡做衣裳正好!

姑嫂俩说得投机,一旁的画眉却是有些无语,看向了百卉,用眼神说,这大姑娘怎么和世子爷一个德行,孩子尚未出生,怎么就不能是小世孙呢?!

再说了,虽说父在母亡,大姑娘需要为母守孝一年,暂时不能议亲,可是一年后,大姑娘总归要出嫁,又怎么可能一直留在王府……

桃夭和柏舟也是想到一块去了,暗暗交换一个眼神,心想:只要大姑娘开心就好。

------题外话------

有二更。

唔,有姑娘说我只有在求票的时候才会加更,其实误会了啦,我求票的时候从来不加更呢……没有质量的加更是没有意义。

月初的时候曾经答应过要加更,最近总算是存满了稿子,所以加了。

连载一年半,我从没请过一天假,7月以前都是日更7、8000字,7月以后也是一天6000字,偶尔万更。论质量,论稳定,我不会输给潇湘的任何人。作为非全职写手,我已经尽力了。也请彼此体谅。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