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相护(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霏畅想畅言了一番小侄女出生后的事,整个人看来一下子就容光焕发,但说着说着,她又想到了一件事,道:“大嫂,你这个时候到明清寺,今日岂不是起得很早?”

明清寺距离骆越城足足有三个时辰的距离,现在才刚午时,也就说大嫂应该天没亮就启程了。

南宫玥但笑不语。

萧霏眉头微蹙,道:“大嫂,你怀着身子,可要注意休息,切莫劳累了……干脆你在这里歇一晚,明日再走……不行,这明清寺太过简陋了。”

她自顾自地说着,一时竟把自己给纠结住了。

南宫玥既感动又觉得有些好笑,故意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道:“说来,我怀上囡囡以后,确实比以前嗜睡了不少,时常有些精神不济……”

画眉一向机灵,看世子妃的样子,立刻猜到世子妃要玩什么花样,便道:“大姑娘,您也帮奴婢劝劝世子妃,王府琐事繁多,这事情哪里是做得完的,世子妃如今身子重,什么事也重不过世子妃和小主子啊。”

南宫玥表面上给了画眉一个嗔怪的眼神,心里却觉得这丫头做得好,等回去了,定要好好赏赐她。

萧霏一脸正色地颔首道:“大嫂,画眉说的是。”说着,她心里又迁怒起萧奕来,心道:大哥也真是的,大嫂怀了身子,他也不知道多看顾几分……哎,像大哥那种粗莽之辈,哪能如女儿家心细如发!

南宫玥叹了口气,道:“父王马上要续弦,府中事务繁多,我身旁也没个帮手,也只能亲力亲为……”她迟疑地看了萧霏一眼,似乎欲言又止。

萧霏眉头锁得更紧,沉吟片刻后,道:“大嫂,你还是要安心养胎,至于府中的那些琐事,交给我便是。”她可一定要让她的小侄女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出生!

想到自己马上要有一个好似大嫂一般的小侄女,萧霏的眸子熠熠生辉。

桃夭和柏舟闻言,都是狂喜,勉强按捺住喜色。

夫人过世后,大姑娘就自揽母罪,避到这偏僻的明清寺里,茹素礼佛,日日抄写经书为夫人赎罪,那克己的样子让她们实在看得心疼不已。

所幸世子妃来了,三言两语就说得平日里听不进劝的大姑娘主动提出回府,实在让她们钦佩不已。

南宫玥嘴角翘得高高的,拉起萧霏的手道:“霏姐儿,那接下来,可就辛苦你了。”

虽然说定了回府的事,但是两人也没急着启程。萧霏先和南宫玥一起在屋子里用了些素斋便饭,之后又劝南宫玥在她的卧房中小睡了半个多时辰,这才慢悠悠地踏上了归程。

青篷马车从明清寺出来后,便一路驰行……

坐在车厢里的萧霏立刻感受到微妙的差别,赞了一句:“这个马车不错,比一般的马车平稳许多。”大嫂身子娇贵,正合适!

“制马车的师傅改进了车轮,又加了一个避震的小玩意,是以马车行驶时才稳了许多。”南宫玥含笑道,心里想着等回了骆越城,要命人给萧霏也定制一辆这样的马车,用最好的木材,以后还可以给萧霏做陪嫁。

想着,南宫玥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画眉笑着接口道:“大姑娘,这是世子爷特意在南凉订制的马车,南凉那边自然是不如大裕好,不过,这做马车的师傅倒是手艺不错。”

“也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萧霏若有所思地说道,心里想着大哥总算还做了一件还算像样的事。

见萧霏似乎有些兴趣,南宫玥便又道:“这马车的图纸就在我那儿,霏姐儿,等回了王府,我拿给你看看可好?”

萧霏眼睛一亮,立刻就应了。

于是,南宫玥干脆就继续围着南凉的话题说道:“霏姐儿,将来有机会,我们一起去南凉,南凉那边风景不错,多产玉石、水果,对了,还有那边的琴,也与我们大裕不同,是六根弦,形状也别具一格,我这次特意带了几架回来,还带了几个懂琴的丫鬟。”以后,她们无论是想听还是想学,都方便得很。

萧霏听得兴致勃勃,道:“大嫂,你说,要是这南凉的琴与我大裕的琴合奏,又是什么感觉?”

“我们回去试试不就知道了?”南宫玥笑道。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尽兴,也让这漫长的回程变得没那么枯燥乏味了。

马车一路缓驰,车厢里语笑喧阗,时间过得飞快,好像眨眼间天色就变得昏黄了,骆越城的城门出现在了前方,画眉挑开窗帘往外头看了一眼,兴奋地说道:“骆越城到了。”

闻言,在马车里拘了两个多时辰的丫鬟们都是精神一震,总算是快到王府了。

马车进城后径直往王府的方向驰去,接下来的路每个人都非常熟悉,马车直驶一条街后,先右拐,然后到下一个路口,再……

马车还没来得及再次拐弯,就听马车外传来一阵紧张的惊呼:“有惊马!”

跟着是此起彼伏的喊叫声:“惊马了!”

“小心,快避开啊!”

惊马?!车厢里的几人都是一惊,百卉急忙挑帘往外看去,外面的街道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街上的那些男女老少都吓得如鸟兽散,脸上惊慌失措,嘴里都是叫嚷着惊马云云。

街道的正前方,一棕一黑两匹高头大马正疯狂地朝这边奔驰而来,马目充血,长长的马嘴里发出阵阵嘶鸣声,虽然还隔着十几丈远,隔着喧嚣的人群,百卉几乎都能听到那两匹马发出浓重急促的呼吸声……

车夫急忙拉紧马绳,试图让马车停靠在一旁避让,百卉却是眉头一皱,这条路太窄了,马车旁的空隙不过堪堪够另一辆马车并行,这疯马飞驰而来,恐怕难免会有碰擦……

她眼角闪过两道鬼魅的黑影,一道停在马车旁,是萧暗;另一道则跃上了那匹棕色的疯马,萧影左手猛地勒住了马绳,棕马瞬间便缓下了速度,与此同时,黑马在他身旁奔驰而过,他右手一扬,又一把抓住了黑马的马绳,猛地将它拽住,勒住了黑马的脖子。

百卉稍稍松了一口气,下一瞬,却见那黑马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嘶鸣声,两只前蹄翘得老高,然后猛地一甩头,更疯狂地向前冲去……

“呲啦”一声,黑马的马绳在半空中断裂开来,黑马嘶鸣着拔腿狂奔,一下子就甩掉了萧影,继续往前奔驰,如同一头瞄准猎物的猎豹般,朝马车的方向横冲直撞过来……

糟糕!

百卉暗道不妙,一跃而下,想挡在马车前方,可是已经晚了一步……

“砰!”

那黑马在马车旁飞驰而过,沉重的马身在车厢上重重地撞了一下。

“大嫂!”

马车里传出来萧霏紧张的喊叫声以及几个丫鬟此起彼伏的惊叫,伴随着拉车的两匹红马焦躁的嘶鸣声,整辆马车都朝路的一边倒去,摇摇欲坠。

路边那些躲避的百姓见状均是倒抽一口冷气,好几人惊叫起来:“翻车了!翻车了!”

“李大哥,我们稳住马!”百卉大声喊着车夫的名字,同时飞快地和萧暗交换了一个眼神,百卉和车夫分别死死拉住了两匹红马,而萧暗勉力撑住了沉甸甸的车厢,这时,车厢已经朝右边倾斜了大半,时间在这一瞬几乎是停驻……

萧影很快加入了他们,马车在几人的合力下,各归各位。

众人都是捏了把冷汗,却还无法放下心来。百卉用最快的速度进了车厢,里面已经乱成一团,画眉、桃夭和柏舟横七竖八地倒在车厢一角,百卉扫了半圈,目光定在了一道着荷色褙子的身影上。

南宫玥俯卧在车厢上,一手托着脑袋,似乎还有些迷糊。

“世子妃!”百卉焦急地唤道。

“我没事。”南宫玥甩了甩脑袋,“霏姐儿……刚才霏姐儿护着我,百卉,快去扶霏姐儿。”

也不用百卉出手了,在刚才的撞击中回过神来的桃夭和柏舟已经去搀扶倒在一边的萧霏,众人还是惊魂未定,却听柏舟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叫声:“啊——”

桃夭也是面露惊恐,花容失色地指着萧霏的脸,“姑……姑娘,你的脸!”

萧霏已经被搀扶着坐了起来,一手捂着下巴,指缝之间一片血红,那红得刺目的鲜血顺着指缝流下,最后“滴答滴答”地落在车厢的地板上。

那声音明明很轻微,这一瞬,却仿佛在众人的耳边仿佛放大了十几倍一般,反复地回荡着。

这个时候,萧霏却是出奇的冷静,淡淡道:“我没事,大嫂,我们先回王府的。”

百卉勉强冷静下来,问南宫玥:“世子妃,您没事吧?”

“我没……”

南宫玥正要说自己没事,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跟着就是鹊儿熟悉的声音:“百卉,画眉,你们没事吧?世……夫人呢?”

鹊儿她们带着几个丫鬟婆子护卫跑了过来,接下来就是一阵鸡飞狗跳,鹊儿一面吩咐丫鬟去请林老太爷,一面吩咐人去抬轿子过来……

一盏茶后,众人总算从那场惊魂中稍稍缓过来一些,南宫玥和萧霏都被搀扶到了碧霄堂中,尤其是怀着身子的南宫玥更是直接被送到了床榻上躺着。

林净尘今日正好在王府和方老太爷下棋,得了消息后,他和方老太爷就在一个小丫鬟的引领下赶过来了,两个长辈的脸上都掩不住的忧心。

“玥儿……”林净尘蹙眉看着南宫玥。

南宫玥赧然地看着林净尘和坐在轮椅上的方老太爷,道:“两位外祖父,我没事,只是受了些许惊吓。”

林净尘伸出了右手,南宫玥立刻乖乖地也伸出了右腕,那乖巧的样子使得鹊儿几个丫鬟心叹不已:除了世子爷,大概也唯有林老太爷能让世子妃这么听话,这一点,就连远在王都的二老爷和二夫人都不及。

萧霏、方老太爷和几个丫鬟都屏住了呼吸,生怕惊扰了林净尘,目光紧紧地盯着他,希望能从他的脸色中看出是喜是忧。

很快,林净尘就收了手,道:“玥儿,你没什么大碍,只是动了些胎气,我给你开一副药,先卧床三日,等三日后,我再来给你看看。”

闻言,众人悬在半空的心终于算是落了地,都是长舒一口气。

“外祖父,我会听话的,”南宫玥急忙催促道,“您快去看看霏姐儿的伤……”

她心知,今日会平安无事,是萧霏在翻车的时候护住了自己,否则无论是撞到哪儿,恐怕都……想到这里,她就有些后怕,也更加心疼萧霏。

林净尘在来的路上,已经大致听说了一些事情的经过,给了南宫玥一个安抚的眼神,便走向了此刻坐在美人榻上的萧霏,她的右手还是捂着右脸的下巴,指间的血渍已经干涸了。

看着萧霏这副样子,方老太爷眉头紧锁,浑浊的眼眸中透着一丝心疼。

在林净尘的示意下,萧霏总算放下了手,只见她的左下巴边缘一道小指头长的伤痕,鲜血淋漓,看着有些瘆人。

柏舟倒吸一口气,脸色更为惨白,这么长的伤口,那大姑娘的脸上岂不是要留疤?

百卉打开药箱,熟练地给林净尘打起下手来。

去掉伤口中的木刺,清理伤口,再上药,再包扎……也不过是短短的一盏茶功夫。

那之后,林净尘再次示意她伸出右腕,萧霏同样不敢有异议,但是那眼神仿佛在说,我也就是受点外伤,哪里需要把脉啊。

但是连大嫂在林家外祖父跟前都这么听话,萧霏哪里敢质疑,乖顺如绵羊一般。

林净尘很快就收了手,道:“没什么大碍,不过受了些许惊吓,除了外敷的药以外,我再开一副凝神静气的方子,先服三日。”顿了一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伤口不深,好好敷药,休养好了,不会留疤的。”

萧霏也是乖顺地应声,云淡风轻,倒是一旁的南宫玥、方老太爷还有几个丫鬟都如释重负。

等林净尘写了方子后,萧霏就在方老太爷催促下,带着桃夭和柏舟先回了月碧居。

萧霏前脚刚走,后脚萧奕就急匆匆地赶来了,他看了一眼跪在院门外的萧影和萧暗,目光如剑,冰冷得没有一丝感情,萧影和萧暗都是心中一沉,齐声道:“属下知罪。”

萧奕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大步朝屋子里走去,两个暗卫看着世子爷离去的背影,互看了一眼,连一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萧暗眼中都透出沉重与惭愧来。

黑着脸的萧奕健步如飞地跨过门槛,又自己挑帘进了内室,无视一众给他请安的丫鬟婆子。

“阿玥。”在看到榻上的南宫玥的那一瞬,他的面色稍缓,就怕吓到他的阿玥,他的眼里早就看不到别人,乌黑的瞳孔中之看到南宫玥苍白的小脸。

南宫玥正靠着一个大迎枕坐在床榻上,脸上不由地逸出灿烂的笑靥,“阿奕!”

迎上他掩不住担忧的桃花眼,她急忙又加了一句:“我没事。”说着,她故意朝林净尘看了一眼,道,“外祖父在这里,我能有事吗?”

萧奕怔了怔,顺着南宫玥的视线看去,这才看到了坐在一边的林净尘和方老太爷,赶忙作揖行礼,然后又特意谢过林净尘:“多谢外祖父。”

林净尘含笑地捋了捋胡须,道:“阿奕不必多礼。”

萧奕在榻边坐下,也不在意林净尘和方老太爷就在一旁,目光灼灼地看着南宫玥,心中仍是心惊肉跳。只要一想到阿玥和囡囡刚才可能有个不测,他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